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7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九十二章:预兆
    没有云门的道统,想要踏出这一步,犹如万丈沟壑。

    但不解封,单单靠惜君一个攻击型的前锋。我很容易会陷入危险中。

    我苦思良策,最后发现我想不到办法,最后我想到了女居士,她是摆弄咒符的高手,我何须舍近求远?

    跑下了楼,女居士在教导赵茜法术,我就到了一旁,捧着云门的秘籍求助。

    “婆婆,这是之前张栋梁丢的古籍,我花了很大功夫找到的,我想要解封他给我下的咒,但又借不来法术,有点为难,能不能帮帮我?”我诚挚的请教起来。

    女居士点点头。犹豫了下才接过古籍,看了好一会功夫,她开始用手指来模拟符咒的语言。

    不愧是高人,很快解咒的手势都给她解了出来,可用手势借法,同样非常困难,甚至可以说比念咒还难。

    女居士也陷入了沉思,她知道我是想偷别人道统的法术来解咒,因此自己也在想着办法。

    我从女居士那儿学到了指法,一边偷偷打着法印。一边跟着念咒,两样施法方式一同施展,结果双倍施法没出来,自己给不同步借法差点绕晕了过去!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赶紧收功。

    女居士看我差点被反噬,一副你咋那么笨的样子,恨不能一巴掌抽过来。

    赵茜是又气又笑,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我。

    半响的恢复,我又陷入了苦思之中。

    力量存在天地之间,法术从咒符,从咒语里借来。也有用指法来借法的,那就是女居士,她这指法很玄妙,能让祖师爷们认出来,并开启通道让人借到法术。

    但同样也要有道统,大神们才会放开下载法术的速度不是?

    可天地初始呢?大神也是从最初修炼起来的,那他们怎么借法的?又怎么开放了借法通道给人?

    我思绪飘得有点远。

    电信借法,移动借法,联通借法,好吧,大家都是网络,电信网络下载移动服务器里的文件,肯定是能下载的,但下载速度慢。可解码时间久点,可终究能下载完吧?

    我要不用鬼道道统去借借云门的法术试试?女居士都翻译出来云门的指法,这指法神灵都懂了。就差通道的问题解决不了吧?

    要不挤一挤服务器,最多花点时间试试?

    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女居士,女居士眼前一亮,摸摸我的脑袋,说我很聪明,跟着又开始研究起咒符翻译来。

    约摸快到了傍晚,她终于把一条解封的咒符翻译成了各家通用的符法,但这符法除了要绘制符文,指法也是繁复无比,我光是记录下来,就已经够呛了。

    最后我用之前韩珊珊给的三星手机录了下来,放慢了动作开始学习,记了老半天才记下来,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了。巨匠状才。

    我照着云门古籍上的咒符画法,画出了三张符箓,跑到了道场里解封。

    准备好法盐和挑开了精血后,我就借起了法术,最后不负希望,真给我把江寒的魂瓮解封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江寒探出了脑袋,小心翼翼的爬了出来,最后死死的抱住了我,好几天没见了,他感动得呜呜大哭。

    我赶紧把他推开,安慰起来:“没事了,回头我给你制作个鬼王级别的魂瓮就好了,我先把宋婉仪和黑毛犼解封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公。”江寒最后才盘膝在地上。

    宋婉仪那个魂瓮就困难了点,失败了一次,成功了一次,三张符刚好够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终于**得成,能够将婉仪解封出来了,我好高兴呀。”宋婉仪也想趁机扑过来,结果给我拦住了,她立即学着江寒嘤嘤哭起来,跪坐在地上好不凄凉。

    我早知道宋婉仪一出来就会这样,就拿出了鬼面具,从面具背面拿出了藏在里面的鬼将手镯,拉着宋婉仪的手给她带上。

    手镯像是碧玉,很衬宋婉仪,带上后闪闪发亮,宋婉仪惊喜交加,很想趁机亲我一下。

    最后媳妇姐姐毫不留情的用阴风把她挡在了外面,不过宋婉仪早就习惯了女主子的脾气,也不难过,摸着手镯吃吃的看着我笑。

    惜君看到我给宋婉仪送了手镯,各种不高兴了,瘪着嘴,拉着我的手扭起了窈窕的身子:“哥哥,你偏心,凭什么给山鬼东西不给惜君呢?”

    我最受不了小女孩儿嗲声嗲气的,不过现在不是没找到惜君用的武器么,就说道:“别着急,一会我就给朋友打电话,托他给你找一件厉害无比的兵器,你喜欢什么兵器,跟哥哥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惜君喜欢你,不要什么手镯了,你把山鬼丢了就好。”惜君搂过来。

    宋婉仪气坏了,大家都是丫鬟,凭什么惜君就能随意又搂又抱,太不公平了,但这话她觉得不能说,就以冷哼代表了。

    “山鬼可不能丢,哥哥喜欢你,也喜欢山鬼,快说说,你喜欢用什么武器,哥哥给你托人找一个。”我看宋婉仪气得不轻,就安慰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惜君喜欢好吃的,喜欢好衣服,最喜欢哥哥!”惜君没心没肺的说道,腻着我不打算放手了。

    我感慨良多,她现在就是小孩子的心性,我也很希望她以后都能这样,无忧无虑的,但这真的可以么?吞神鬼将,注定是一辈子的不凡。

    解除了魂瓮的封印,我紧绷的心思终于算是松开了些,有了这些鬼将,我几乎能够和鬼王有一拼之力,虽说赢不了,但逃还是逃得掉的。

    现在关键是再次制作出鬼王的魂瓮才行,宋婉仪那个裂开了,江寒的也不比之前惜君刚进阶时候好多少。

    我下楼的时候已经是入夜了,外面的天都黑了下来,想起了昨晚闹鬼的事,来找我的到底是哪路神仙?

    有点害怕牵连到别墅里的母亲和赵茜她们,我决定回四小仙道观,独自承担这件事。

    刚下了楼,母亲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走过来跟我说道:“这里的事情基本解决,明天我就带着你小雪妹妹回临县了,你在这里要乖乖的,没什么事情也要记得常来电话。”

    母亲这个时候回临县,我有些难以理解,但她决定下来的事情是不会轻言放弃的,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选择这么做,但她既然说了,就一定不会听我劝解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你要小心些,有什么事情也打电话给我,也就两三个小时的路程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哥,我很快就会回来啦,你别太想我了,要是想我就给我电话喔。”郁小雪拉着我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安慰了几句,其实倒是她想我多点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会叫爸爸的司机送伯母回去的,天哥你放心就好了,要不明天天哥没什么事,我们一起去临县玩好不好?”赵茜想到了一起游玩的提议。

    我苦笑摇头:“看来是不行的,李庆和父亲去世,我无论如何要去搭把手,朋友的义气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,到时候可能我爸爸也会去,我也会去烧香的。”赵茜说道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李庆和现在情况怎样了,李破晓又逃到了哪里去,孙重阳又打着什么主意,反正先回四小仙道观布阵才是办法。

    现在魂瓮解锁,加上黛眉也在,又有王胭作为我的杀手锏,能够击杀大鬼将后期的存在。所以我底气很足,加上四小仙道观的大阵,或许能够解决孙重阳这货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我注定不能出门,以为躲到哪里,对方似乎都会追踪到我,李瑞中的死,就是一个开端,那神秘人突然的出现,突然的消失,会不会是幕后的黑手已经沉不住气了?一切,恐怕今晚就要来临了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