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7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九十三章:部署
    我开车回到了四小仙道观的时候,已经是九点多了,雨水绵绵的一直下,从昨晚到今晚。一刻都没停,看天气预报,这鬼天气估摸着也得要下一天。

    两天的雨,使得大龙县方圆的阴气浓重了起来,连我开车在山涧小路里都有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车子里,我也不得不带上鬼面具,因为刚才敲我车窗的厉鬼太多了,青面白眼,男女老幼的都有,空亡日,诸事不宜,大凶。

    “张小飞,李庆和那边怎样了?”我挂了个电话给张小飞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,情绪比较稳定。李老昨晚入棺了,后天送上山,天哥你不过来?王哥来上了下香,刚走。”张小飞下午去的,待了一天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过去吧,王元一查到什么没?”我看有张小飞和王元一在,就决定先处理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查到,这事只能暗地里查了,玄门的事,他能查到就查了。查不到人也要安葬不是,李老年纪也大,对外就说是喜丧了。”张小飞说道。

    李瑞中死得太过蹊跷了,昨晚这个时候还突然的出现在我车子前方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,我就到了四小仙道观,停好车子后,我撑着伞,背背包游走了一遍四小仙道观,拿出了四套阵旗,沿着大阵外加了聚阴小阵,把阵眼放在了四阵汇集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口红色的棺材就朦朦胧胧的摆在四阵中央。

    王胭还没出来。消耗太大,这口棺材开了阴阳眼才能看到,主要是震慑敌人。

    小铜棺还在我手上,这算是遥控器。

    大阵一摆上,周围厉鬼晃晃荡荡的就飘来了,阴气聚集,四小仙道观的鬼气就跟乱葬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包围四个阵的四小仙道观前方,我摆下了鬼啸阵,聚集来的厉鬼会给我控制住,用招鬼术分散到了道观的四面八方做警戒之用,到关键时候助我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大阵防御好了前面,后面当然也没有放过,我把**大阵也摆上了,就算不从前面进来。我也能够用厉鬼帮争取点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做完一切,我浑身给雨水溅湿了,不过我仍然对这些大阵没有多大的信心。毕竟黛眉也说过,之前那神秘的东西,是突然出现在四小仙道观的小广场里,最后原地消失的。

    没有修为界定,没有境界划分,就是一阵的黑影,换了谁遇到都会不自在。

    廖氏兄弟看到阵势如此巨大,都吓得脸色苍白,以为我这是要和天斗法来着。

    “把尸王和怨尸都准备下,今晚可能会有敌人来袭。”我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廖氏兄弟当即又是摇铃,又是吹箫的,现在廖钊用玉笛控制赵昱,而四具怨尸由廖宏独立控制。巨乒引巴。

    很快五具尸体从道观后面荒凉阴沉的地方爬出来,都到了道观里。

    赵昱手上握着一把沾满血的古剑,似乎给廖氏兄弟浸染了什么血,看起来寒光湛湛,砍鬼的话绝对是一剑一个。

    这把古剑不简单,赵昱是反王,杀人无算,沥过无数人的血,鬼见了也得让三分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布置下防尸阵,今晚可能会来个厉害的走尸匠,到时候就全靠你们了,缺什么道具现在就开皮卡车去黑巷子口跟农国富拿,就说记在我账上,回头再结账。”我补了一句,只有把这里弄成铜墙铁壁,才能睡得安稳些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这就去布置。”廖钊说完,跑去开车出门,廖宏着准备大阵。

    如临大敌的姿态让廖氏兄弟都吓得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看到廖钊离开,我吹响了口哨,很快一道影子就从山那边飞来,黛眉来了。

    我摸了魂瓮,把惜君和宋婉仪,黑毛犼、江寒都叫了出来,围在了一起开会。

    惜君吃了张栋梁的咒印转化成了自己的力量,加上之前濒临突破,现在已经是大鬼将后期了,黑毛犼是中期巅峰。

    江寒和宋婉仪虽然只是中期,但他们身上有精良装备,和后期的鬼将对敌,也不至于给秒杀当场。

    “我要召赵昱出来,你注意用玉箫稳住他的尸身。”我拿出了印玺,手指点了下,念出几个招鬼术的咒语,摇了摇后,一道黑烟就从里面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昱出来后,见自己尸身就在旁边,立刻就想要朝着尸身钻去,我冷笑一声:“赵昱,你以为没有我的咒语,能进入尸身里么?”

    “吾皇,赵昱可没有要反的意思。”赵昱制住了身影,这才扭头去看周边的环境。

    这里鬼将后期已经有两位,还有两个中期的鬼将。

    江寒手持银枪鬼盾,威武不凡,而宋婉仪手上的玉镯也发着碧光,也不是凡品,他赵昱顿时忌惮了很多。

    再往外的看,一口红色的棺材散发强烈的鬼气,连旁边都是布过阵的痕迹,他立刻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也看到了,我能把你收了,同样也有本事把你灭了,或者把你和尸体合二为一,或者强行分开,再把你的魂摄入印玺之中,你能逃到哪里?反到何处。”我也不跟赵昱啰嗦其他,非常的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这家伙太容易反了,稍微有利于自己就会直接叛离,很不值得信任,偏偏能力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吾皇麾下济济一堂,赵昱不敢反,只是刚才念及身体,一时本能举动。”赵昱半跪在地,眼睛却徘徊左右。

    惜君看到这小胖子眼睛突然看向她,她有点好奇,可能觉得是我新收的手下,就跑了过去蹲下来盯着赵昱看。

    赵昱除了对我还有点忌惮,对其他鬼将当然是眼露不屑,一抹尖牙自然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这个能让惜君吃了么?没准就成鬼王了喔。”结果惜君就不高兴了,嘴巴裂到了耳朵根,一排鱼鳞牙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行,要乖,哥哥留着他还有用,如果他不听话,再让你吃了他!”我抱着她,摸摸她脑袋,实际她现在这吓人的牙齿我到现在还是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惜君听哥哥的喔!”惜君乖巧的说道。

    赵昱也脸色一变,这小女孩脑袋缺根筋不成,自己等级都比她高一些,居然引不起她半点的恐惧呀,难道这小女鬼有些什么来头?

    又看向了黛眉,黛眉抱手低头看着她,似乎也没有半点的尊敬。

    在这里,他好像也不过是我麾下鬼将的一员而已,似乎已经没有其他特殊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赵昱,我要灭你其实没有半点的困难,如果你愿意助我,好处同样也不少。”我随口说道,以前皇帝收小弟,好像都这样恩威并施吧?

    “吾皇说的是,赵昱一定兢兢业业,不敢起任何的异心。”赵昱叹道,现在他没法子反,如果要反,那也是要等夺回身体以后。

    我控制不了现在的赵昱,一切只能打商量,互相帮助而已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先回窝里躺着,我有用到你的时候,再召你前来。”我说道,用印玺在他面前晃了下,就把他收回了。

    我拿出了小铜棺,看了一眼,鬼气聚集很快,已经快到了能实战的程度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会就在大殿门口一起守着我,我昨天到今天都没睡好,困死了,一会必然有强敌袭扰,大家做好完全的准备就行。”我说道,就朝着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在四小仙祖师爷的大殿里,不会有鬼怪敢来捣乱吧。

    “哥哥!哥哥,我要抱着你睡!”惜君扑向了我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觉得祖师爷可能不喜欢,就把她放回地上:“乖了,先去周边巡查一遍,今晚不行,改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今晚惜君要和哥哥睡。”惜君黏上了我。

    我觉得没法子,如果按照昨晚的情况,进了大殿没准也躲不过,惜君也好久不见我了,也该满足下她的心愿不是,就看向了那边的空房子,随后朝着那里走去。

    宋婉仪嘟囔了下嘴,就跳上了黑毛犼跑去其他地方了,江寒无奈耸肩,准备去另一边巡视后再来保护我。

    黛眉直接去了后面。

    可我还没走进房间,一个黑影就从外面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,我还没反映过来,这家伙一张红彤彤的符就贴到了赵昱的尸身上,廖钊还想要揭开封住尸体行动力的咒符,结果黑影一掌推出,就把廖钊打飞了出去!

    “哼,今日便是你的死期!哈哈哈!以为摆了大阵,招来厉鬼就能拦住我?养鬼道,也不过如此!”孙重阳得意的拍拍赵昱那动弹不得的尸身,然后冷笑的回过头看我。

    我却跟看个白痴一样看着他,这家伙肯定不知道我解了魂瓮的封印吧?还突如齐来的拿个符纸就去贴赵昱尸身,傻了吧唧的想要干啥呢?

    孙重阳看到个小鬼挂在我脖子上,愣了下。

    惜君露出了鱼鳞牙,红着眼睛盯着孙重阳。

    我带上了鬼面,快速借法:“鬼道借法,血衣!”

    惜君立刻从鬼将后期到了大后期巅峰,黑毛犼也飙升到了后期,却不需要我命令,主动隐入了黑暗之中,伺机扑出来。

    孙重阳大骇,忙急退两步,双手一合,一张蓝符就在手上燃烧了起来:“两仪交会,纵地金光,太极借法!地崩!”

    轰隆!两道黑白光芒忽然出现在我脚边,把我围了起来,地面震动着,似乎马上要崩塌一样,我感受力量的重压,浑身都难受了起来。

    惜君跳下了地面,咆哮一声,周围鬼气跟着沸腾起来,一颗篮球大小的红球就出现在嘴边,给她拿着往地面砸去,力量的撞击下,爆炸声传来,抵消了太极借法的地崩。

    江寒快速的从旁边扑出来,把我扛在了肩膀上,一面盾牌挡在了我和他的前面!

    这种感觉我熟悉极了,那是配合无数次后的战斗本能,有了他们,我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