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7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九十五章:刺血
    朦胧的人影和孽镜台那看到的很像,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气息,我浑身哆哆嗦嗦起来,真没想到这个阶段。让我碰到了这么强的敌人。

    正是那个朦胧的人影,拿着尖刀割开了周璇的小嘴,把两腮割裂到了耳根,再划破了她的喉咙,让她彻底成了尸体。

    他会不会突然出现在我前面,做出同样的一幕。摸着阴阳令,我额上细细的雨水混杂冷汗淌了下来,我是要借道么?还是要继续站在这?

    “宋婉仪……你看到前面的东西了么?”没有气息,没有鬼气,什么都感觉不到,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太强了,屏蔽了所有能察觉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主人,看到了,可……”宋婉仪也吓了一跳。她也没认出这是人是鬼。

    廖钊在那边张口结舌,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黑影忌惮之极。

    黑毛犼站在一边,耷拉着脑袋,似乎没闻到他发出的气味,只能凭借视觉来发出一丝低吼。

    那黑影忽然再次消失不见!

    我眼睛一凝,害怕这黑影会出现在我后背,就快速的跑向了四小仙道观,结果回头的时候,也没看到有什么人影,媳妇姐姐也没有警示我。

    “搜!”站在广场中央。我面色都有些惨白。

    黑毛犼四周边的去检查,宋婉仪也飞到了半空中,黛眉也回头去观望。

    江寒护在我身边,惜君正面挂在我胸前,盯着我背后。

    好一会功夫,众多鬼将全回来了,什么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大阵和防护措施都摆着,居然还给那走尸匠轻松的进来了,由不得我不惊恐,现在要我去睡觉,这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我战战栗栗的走到了广场正中央。刚才那走尸匠就是从这里出现的,难道是定位了这里,和农国富一样用海市蜃楼投影过来的?

    “轰开它!”反正道观过了今天空亡日,明天日子好就动工了,就算房子弄塌了都没事。

    惜君接到命令,红色的光弹就砸得地面裂开,结果让我失望的是,这地方并没有过布阵的痕迹。

    哗哗……

    正当我考虑怎么回事的时候,房子旁边的水龙头开启了!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,阴阳眼全开之下,那边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吼!!”

    忽然,黑毛犼哀号的叫了一声,我猛的回过头,看到黑毛犼身上长长的拉出了一刀。刀锋闪过,我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殷红色的创口很惊人,我想都不想就把它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主公小心!”江寒大叫一声护在我身前。

    “呀。”宋婉仪忽然脸上多了一道狰狞的伤痕。随后飞快的躲入了我和江寒之间,她吓惨了,我只能把她护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哥哥,山鬼好像划了我一刀!”忽然,惜君也挨了一刀,还以为是宋婉仪划开的!

    我惊恐莫名,这神出鬼没的刀锋不断的让鬼将受伤,接下来会是我?

    啪嗒……

    我猛地扭过头,大殿那边的窗户直接裂开了,廖钊看到也是怵然之极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让鬼将继续遭殃,我收起了所有的鬼将,这个时候,只剩下黛眉和赵昱尸身,以及廖钊了。

    我抖了抖赵昱的印玺,把他召唤了出来:“进你的身体里,有敌人,很强!”

    赵昱慢悠悠的抬起头,左看看,右看看,没发现有敌人,面对脸色苍白的我,他就露出了戏谑的眼光。

    但当他肋下给捅了一刀的时候,他就跳了起来,一甩手要去抓住对方,但哪有可能抓得住?

    这回他不敢怠慢了,嗖一下就回到了自己肉身里,用咆哮来代表着自己的愤怒,手中的古剑甩了开来,威武不凡。

    “戴天履地,戴方履圆,符阵借法!天圆!”我挥舞大旗给自己加持了一层黄光,跑向了外围,摸了下小铜棺,把王胭等四十九个女鬼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廖钊连滚带爬的跟着我,面无人色已经不足以表达现在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王胭!有看不见的敌人,但现在看得见看不见都别管了,围着我们对空气乱扎也好!快助我解围。”我说完就躲在红棺材的旁边。

    小女鬼从红棺材那飞出来,身上全部都扯着一条条的红线。

    王胭挥动小手,一队队的小女鬼就四散而开,随后跟翻花绳子似的把红线扯成了蜘蛛网。

    这是以前王家女人的蜘蛛阵,只要有敌人在范围里,肯定会沾上红绳,王胭还是相当聪明的。

    “惜君,宋婉仪,黛眉,在旁边瞅准了有什么透明人,记得用远程攻击。”我先把惜君和宋婉仪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部署好后,顺道也没忘记命令赵昱:“南越王赵昱听令!护驾!”

    “哦!”赵昱愣了下,一边把古剑挥舞得密不透风,一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绳子以红棺材为中心,快速的扩散出去,由原来的十几米,最后把广场都铺了完了。

    很快,广场位置的一个地方,红绳扭曲了下,伺机而动的黛眉等鬼将立即就施展了全部的远程攻击!

    而赵昱也高高跃起,跟飞起来一样从空中持剑朝那位置砍去!

    就算再行云流水的攻击,对王胭这样的女鬼来说都跟慢动作一样,她们虽然单个实力不强,但却能在鬼棺覆盖的范围里进行瞬移,所以七个小女鬼一刹那就出现在扭曲的红绳那边,齐刷刷的扎了一下,又消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!

    随后黛眉和宋婉仪的远程攻击才轰到那位置,把地面轰出了黑色的小坑。

    赵昱这尸王更慢,这才拿起剑跳到了那位置,连敌人影子都没摸到,望着什么都没有的周围,他首次感到自己一个尸王,居然连一群小女鬼都不如。

    宁静无比的空气中,大殿的门前,朦朦胧胧的影子站在了那里,阴阳眼里,一滴滴殷红的液体伴随雨点溅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滴答声让人惊心动魄,他受伤了。

    真要比快,谁能快过一群瞬移的小女鬼?况且他只是会隐身而已,不见得能厉害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影子在大殿外消失不久,我的心情就沉重了起来,因为我也不知道他伤得多重,什么时候会来。

    兴奋是肯定的,夏老魔和走尸匠的第一次正面交锋,居然赢了。

    可要对付他,王胭却是杀手锏,但这群小女鬼可不能像惜君那样随叫随出,得有聚阴阵才撑了这么久,如果对方准备死磕怎么办?在时间上我就耗不过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谁察觉到了他的行动规律和模式,能不能提前预警?”我问起了周围的宋婉仪等鬼将。

    结果宋婉仪摇摇头,也没找到靠谱的预警方法。巨坑住划。

    “南越王赵昱!你呢?”我看赵昱首战居然没有半点建树,当然没放过奚落他。

    赵昱肥胖的身躯一震,半跪在地:“吾皇,我办事不力,辜负圣恩!不过只要那鬼东西靠近我五尺开外,我便能察觉到空气的躁动!定能将其斩杀剑下!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”这赵昱胡吹的本事倒是有,让他呆在我身边没什么用处,看了眼廖钊就说道:“罚你这段时间镇守四小仙道观,保护观内人员安全!”

    “谨遵皇命!”赵昱眼珠子转了下,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别动你的歪脑筋,我就在四小仙道观底下的阴曹地府,上来看到出什么问题,你知道我的手段!”我警告了句,把所有鬼将都收回了魂瓮,连黛眉都请她进入了小木人,随后摸了阴阳令,借道阴间。

    廖宏开皮卡车去拿了防走尸匠的法具了,一会摆下大阵,加上赵昱在应该能守住,而且走尸匠是冲着我来的,不会对廖氏兄弟下手吧?

    回到了阴间,我用蓝符施展了血衣,给黑毛犼和惜君等恢复了伤势,接着拿出了小铜棺,摆下聚阴阵恢复。

    在阴间还摆聚阴阵,小铜棺恢复非常快,估计我睡上一会儿它就能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黛眉也跟着我进入了阴间,她还有些好奇这里的环境为何阴气浓郁,直到我说了她才惊讶不已,毕竟只要她愿意进小木人,带她进入阴间就不会困难。

    刚才两场战斗使我精神消耗巨大,让其他鬼将在洞府周围随意活动后,我躺在了石床上准备休息。

    走尸匠没有一开始就不打算杀我,还不断的吓唬我,应是想仿照当时把周璇做成怨尸的方法,先折磨我个两三天,等我精神崩溃后,再抓来做成走尸,这也太过阴鸷了。

    我五阴齐聚,加上现在灵魂强度也到了鬼将级别,他觉得应该是收割的时候了么?

    然而只要我精神没崩溃,一时半会他应该拿我没什么办法,看来只能靠媳妇姐姐预警了,我现在怕就怕这家伙剑走偏锋,拿我身边的人下手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仅能让我更加愤怒而已,并不会使我精神崩溃,要不然他就不会直接来找我了,还是他有更深的目的?

    一切都显得十分的难以理解,走尸匠到底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想着想着,我睡着了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时,已经六点多了,在阴间这地界还是不适合人生存的,就算有鬼面具,我也承受不住鬼气不断入体。

    我借道回了阳间,天还没亮干净,雨倒是停了,看四小仙周围,好像也没什么事情发生,皮卡车也停在了小广场里。

    但整个四小仙道观似乎安静过头了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