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7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九十六章:上香
    我快步往客房那边找两兄弟和赵昱,结果没有发现他们在。这天鱼肚白都亮没出来,他们这么早跑哪去了?

    摸出了三星手机,我拨通了廖钊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一天?你可终于拨通电话了。你倒是和南越王给我们说说情吧,这家伙我们兄弟真伺候不了了,把他的魂收回去得了,好不好?我们也不需要他保护了。”廖钊小声的在电话那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一听不对呀,这两人现在都去哪了?

    我左右看了一眼,妈的,老子的越野车呢?

    “那南越王大半夜的,就要我们带他去青楼呀,我们看道观里也没有事,只能带他去了,可那谱儿够大的!动辄就称他是王,还说我们都是你手底下的奴才,理应伺候他,要怠慢了就是一顿饱打呀。还说杀了我们两个就跟捏死蚂蚁一样,唉,现在我们在龙城夜总会,花了二十万了!他点了二十个小姐,现在还在那看她们跳艳舞呢!一会儿还说要去泡温泉,我们俩不知南方这地界哪儿有温泉呀,看来得去桑拿会所了,都给他折腾疯了!”廖钊哭笑不得,这又要买单,又要伺候人的。也够苦的了。

    “那把我越野车开走算哪门子事?”敢来四小仙道观偷车的人还不存在吧?到处都是厉鬼,钥匙还在我身上呢。

    “不关我们的事呀,我们给南越王揍了一顿,就答应开皮卡车带他去逛青楼,结果那家伙一定要开你那辆好的,就让我们俩撬开了车子,搭了线启动开出来了!皮卡车的钥匙我们留在大殿贡台上给你了。”廖钊难为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气坏了,看来越野车又要进维护点了,赵昱简直是疯了,真把他自己当南越王了吧!

    不过廖氏兄弟没事那就好,现在就是心疼这几十万而已。而且廖氏兄弟有尸王保护,我也放心,也只能说道:“先稳住他吧,我今天还有事要办,你们俩跟赵昱说,让他别太过分了,再敢妖孽,回头我就收了他,有什么事你俩直接给我电话,现在也快大清早了,他也快疲了吧,到时候直接带他回道观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那你小心点。”廖钊只能连声答应。

    赵昱之前得了我命令。虽说这具尸王反骨,可命令还是遵守的,也不敢太过分。要不然廖氏兄弟估计一个照面就给他杀了,现在能这样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况且听到那边夜总会还有廖宏的歌声,我也是醉了,这三个谁是谁非还真说不清楚,算是让他们轻松下好了,就是心疼我的越野车。

    我拿了皮卡车的钥匙,把惜君和黛眉放了出来保护我的安全,开车前往李家庄子。

    白日匿迹的符文激活,丢了枚铜钱含在嘴里,我隐藏了气息才敢开车,要不然真怕走尸匠跑来找我。

    庄子上守夜的没几个人,但桌子倒是不少,数了数有三十多桌,闲餐能弄那么多的,李家也算大龙县的名门了。

    从牛皮背包里拿出了一扎香,我走进了李家的大堂。

    李瑞中和几个兄弟在那聊天,一群姐妹和他老妈都在灵堂里守灵,直系亲属不少,但大部分都在睡觉。李家吃了一亏,家主居然给人暗算死了,现在灵堂里就有三五个高手在,外面还有好几个我没见过的县外高手,都准备随时应对突然而来的事,这不,我到李家来,也有逃难的想法。

    一会儿天亮,这么多玄门高手在,我不信走尸匠敢拿我怎样。

    李老的棺椁很豪华,一般人也用不起,我抽出了四根玄门市场买的一百块钱一扎的檀金香,沾了碟子里的火油点着,甩灭,跪在蒲团上拜了三下。

    在棺椁前面插了三根,后面上一根,几个醒着的亲戚回礼,我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远远开了阴阳眼扫过,有好几个高手在,孔家的孔德也在,看到我眼色躲闪,他上次在张栋梁的事情里,就绸缪过要弄死我,现在见到我还活蹦乱跳,没准他心里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现在我恶事缠身,孔德不来惹我,我也没必要去找他麻烦。

    张玉芳看到我,点了点头示意看到我来了,而一边的张小飞见我,立即就屁颠屁颠跑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天哥!嘿嘿,来啦!”张小飞到了我这台坐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时间是七点多,这小子来得挺早的,我不动声色的吐出了铜钱,说道:“来了,你昨晚一晚上都在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昨晚和李哥唠叨,顺便陪着守灵,王哥也来了会,晚上回去了。”张小飞说道。

    王元一是玄警系统的一员,公务缠身没跟着守夜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吧?”我还是问了一句,毕竟走尸匠来找过我,很可能之前找过李瑞中,做到无声无息杀人,太简单了。巨坑系划。

    不过拘魂这一点上就联系不上他了,似乎能做这种事的,周善嫌疑大点。

    “大兄弟!你可算来了,咋样,昨晚没见你来呀?”李庆和在旁边站着。

    戴孝的不能坐凳子,李庆和就站着和我聊天。

    “能咋样,还不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,差点见不着你们了。”我简单的说了下昨晚的大战,包括孙重阳给我当模特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庆和和张小飞没心没肺的笑起来,都十分的解气,手机还开了蓝牙求我发几张经典的用来保命。

    我嘱咐不能乱传后分别发了两三张给他俩,看这李庆和居然还高兴得起来,就有些警告的说道:“庆和兄弟,你爹不刚过世么,这么高兴真没事?别忘了,李破晓还活着呢。”

    李庆和有点不以为然:“我说大兄弟,李家的清微借法,年轻一代我玩得最厉害,你也看到了,现在我就是李家的继承人,上面玄门都已经给了话了,以后我就继承我爸,成李家领头人了,谁他娘敢背后嚼舌根?况且这是喜丧不是!你说李破晓?哈哈,别说他不知道是死是活,就是站在我面前,我现在都不怕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挖槽,你现在都是大龙县四大世家之首了!我这还得看老祖宗眼色!”张小飞叹了口气,自己在张家现在不上不下,虽说老祖宗钦点了,但张玉芳不退下,自己没法上呀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不好太过打击李庆和,他爸刚去世,有些悲喜不定。

    “小飞,你才多大年纪,我都三十好几了,你跟我能比么?”李庆和拍拍张小飞肩膀,一副过来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还别说,李庆和确实比我们都大,除了老是和我一样喜欢逃,其他还是挺靠谱的。

    我们现在是大龙县四大跑跑,我是夏跑跑,他是李跑跑,还有王元一和张小飞也很怕死,不过怕死是因为他们聪明,这个年纪的二愣子,其实就李破晓和孙重阳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医院里的赵合。

    年轻一代开始掌权了,老一辈快要退出历史的舞台了。

    正说着,庄子外,一个穿着破烂的道士,背着一个空剑鞘来了。

    我和李庆和神色大变,脸直接都绿了,张小飞同样表情不好看,周围认识这道士的人,全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。

    第一眼看到现在的李破晓,就是落魄。

    他拿着一扎简易的香烛,我估摸着就是地摊上卖一块钱的,而他脸上,手上,都有血迹,衣服也烂了好几个洞,一边袖摆还丢了,结实而邋遢的臂膀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破晓一只眼睛因为肿起而半眯着,另一只眼睛强睁着看我们,失去了原有的盖世色彩。

    英雄无敌的李破晓,居然混到了这个程度?

    哑口无言的同时,我们双目都不禁要含上泪花了。

    “大兄弟,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点?好像不是他杀了我爹的吧,那咱还要不要把他弄没了?”李庆和叹了口气,也有些可怜起李破晓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县城里第一玄门修士李破晓?不能吧天哥!”张小飞嗖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出这鬼抬棺看来也不容易,而且进了阴间地界地界,凶邪无数,碰上就是九死一生,他一个没有桃木剑,蓝符法盐又耗光的玄门修士,能撑得多久?

    怕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吧?

    李破晓看到我们,却没有理会,一瘸一瘸的挪步到了李瑞中的棺材前,跪下,抽出了四根香点燃起来:“李兄,那日一别想不到便是永恒,破晓赶来,上香便行离去了,此去之后,不知何日能再来见你,李兄,黄泉珍重了,若他朝黄泉相遇,再把盏共饮罢。”

    “赶人吧,李破晓借尸还魂,所图谋什么我们不知道,想要干什么我们也不知道,不过他肯定不是一般的货色,他今天落魄,明天呢?后天呢?”我看着李庆和和张小飞,想起的却是他之前的所作所为,就算我不理解他的想法,但做法总是无法原谅的吧?

    凭什么我就是邪,他就是正?他借尸还魂张一蛋,难道就不邪了?

    好几次李庆和调查他的中途差点就死了,给我一提醒,也晃过神来了。

    他咬咬牙就走了过去:“李破晓,我不知道你和我爸什么关系,但我们李家不欢迎你了,你来给我爸烧香完就走吧,这次就放过你了,可下一次就没那么好商量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