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7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九十七章:算时
    李破晓站起来,看了李庆和一眼,又看了我一眼,摇摇头。一副李家遇人不淑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气坏了,这都什么人呢?虎落平阳还那么嚣张?

    李庆和现在是李家家主了,回瞪了一眼李破晓:“你不走我就赶人了,你借尸还魂的事情县里知道的不少,你等着官方玄门的调查吧,事情我们已经商议定了,上面也准备拿了你调查,今天你没事,可不代表往后,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李破晓一句话不说,放下了剩余的香,站起身往庄子外走去。

    李瑞中生前,这里的人也不怎么欢迎李破晓,也只有李瑞中常常一对一和他书房聊天了。

    现在李瑞中死了。大家当然都对他没有好脸色。

    李破晓算是走投无路了,出了庄子后,开始消失在我们几个人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李庆和赶紧打了电话给王元一,告诉了李破晓刚才来过,两人一合计,王元一就派人去追缉李破晓了。

    这事本来就上报过,可因为李破晓厉害,李瑞中又明着作保,大家就一直投鼠忌器,现在李瑞中都没了。事儿就十拿九稳的实施起来。

    我今天还不能去抓他,大白天的自己都在逃命,要不是走尸匠我会跑这来借人气么。

    坐了好半天,我们三个一直聊着李破晓的事情,心情都很高兴。

    孙重阳不会再来,李破晓如今逃命正急,去了两个大害,够我们喝上一杯的了。

    “天哥,时间都快中午了,我昨晚可一晚上没睡,今晚还来守灵。这就和老祖宗回去了,话说你不打算回去休息?”张小飞是困倦了,就问起我来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今天闲着没事干,就呆在这吧,谁让我和庆和关系铁。”我嘿嘿笑道,实际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,那是赖在这不走了,怕死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兄弟!妈的,你们一个守白天,一个守晚上,我……我太感动了!”李庆和握起了我的手,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    我赶紧把他甩开,这小子看了孙重阳的照片给掰弯了怎么的:“庆贺。请自重,我不搞基。”

    李庆和推了我一把,破涕为笑:“谁他娘和你搞。我直男,好了,我不跟你们说了,今天来的人多,我不能老呆在这,一天大兄弟,你就自个照顾自个,我先忙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去吧,我一会自己找位置吃饭就行。”我看张小飞和李庆和都走,也没好意思拦着人家,我不能表现是我要赖上他们吧?

    吃饭时间还差一个多小时,两人走后,我就在周围闲逛,最后看孔德起身要走,我没事找事就过去了:“孔老,别来无恙呀,小的最近承蒙照顾,好几天吃好睡好呢。”

    孔德脸都苦了下来,笑着点头,而两个后辈是和他一起来的,不认识我,面色有点铁青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你?你算个什么卵泡东西,和我叔那么说话?”那后辈虎着脸指着我。

    “孔德,这家伙是你侄子?”我上下看了一眼,手伸进了口袋里。

    孔德吓得站起来,一巴掌就抽了这后辈,脸色青灰:“年纪小不懂事,不认识你,夏……一天兄弟千万别见怪,回头我会再罚他。”

    那侄子一听我名字,本来还生出的火气瞬间就灭了,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,哆哆嗦嗦起来。

    我灭了临县好几十人,早就恶名昭彰,关键是官方来了又无功而返,大龙县玄门世家,现在哪个听到我名字不提心吊胆的。

    “孔德,你事情也见光好几回了,大家都是大龙县的人,你知道我不找你是为什么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,再有一次通气张栋梁那老匹夫的事,张栋梁和王家就是你们的榜样!”我压低了声音,面色寒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栋梁昏迷给抬到南市治疗后,世家联合就散了,而把张栋梁打进医院的赵昱,现在还成了我麾下的南越王,我用不着给他好脸色,这也是震慑那些墙头草必要的一环。

    “兄弟说的哪里话……这事情是我二弟自作主张,真不关我的事。”孔德有些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作为四大玄门世家,大家应该互相帮助不是,团结对外嘛,你非要……”我话还没说完,外面海师兄和姚龙的车子就来了,两人都拿着一扎香朝我走来。

    我话也懒得和孔德说了,跑过去和师兄说话。

    “师兄!姚叔!”我有些高兴,两人好像都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嗯,师弟,看到你活蹦乱跳,我就高兴咯。”海师兄笑道,过来就拍拍我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听说蹦跶上天了,现在都比我牛气多了,在李家的地盘就敢跑去教训小孔呀?”姚龙指着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震慑下他们,真忘了他也是大龙县一员了,居然转枪头来捅我后背。”我跟他俩寒暄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午饭时间,说了几句话,赵家两辆车来了,赵熙带着赵茜领头几个赵家有头有脸的客卿和亲戚都来了,上了香,我们几个就坐了一台,李家不算有钱,但也不缺钱,五菜一汤还是很可口的。

    “天哥,听说你今天大早上就来了呀?”赵茜坐在我身边,吃着我给她夹的菜,脸上甜甜的。

    “是呀,昨晚有事没帮庆和守夜,怎么的今天也要来帮忙吧。”我当然不能说我是逃难来的。

    “哦,天哥人真好,李庆和大哥和他家人肯定很感到宽慰吧。”赵茜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少女一身素雅的衣服,我有些惊艳,赵茜好像又漂亮了些,或许是最近这段时间没和她久待,新鲜劲又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玩多了,他在这里不添乱都好了,还帮忙呢。”海师兄坐在我旁边,直接就爆了我的底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反正大家都自己人,台上都是熟人了,百口无忌。

    最近师兄说是去了姚龙老家乡下疗养了,曾说自己也不再理会大龙县玄门之间的事了,而这趟专门赶回来,也只是因为李瑞中的身份特殊

    “师兄,你最近咳嗽好点没?”我还是要问一句的,而且看他气色好像不错。

    “死不了,就是几次反风,现在太一大神不鸟我了。”海师兄笑了笑,脸上落寞之极,又说道:“把阴阳家道统发扬下去,师弟,师父丘存之一脉,就剩下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脸色一白,眼泪禁不住差点掉下来,我握住师兄的手,他的手冰冷冰冷的,我阴阳眼朝他身上一看,气息暗淡得看不见,怕以后都借不到法术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是我自己托你姚叔给我散功的,现在我只是个平常人,也不会再咳血了。”海师兄另一只手盖在了我手上,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以后阴阳家似乎真剩我一个了。

    周围位置上不少人不时瞄过来,对我们这一台的人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我现在在大龙县的玄门里名字家喻户晓,传得青面獠牙,也有神乎其神的,但终归在厉害这一点上,大家都很认同,对付王家这件事虽然诟病极多,但因为我从不招惹无辜,只是快意恩仇,大家虽怕,但也不敢戳着我脊梁骨骂。

    海师兄他们都走了,赵熙和我说了几句话,也带着赵茜回去了,原本的一群人,再次剩下了我一个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一些玄门的修士,但凶名在外,也不敢过来跟我打招呼,这么一熬,又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王元一下班回来了,韩珊珊也来了,雷青也不知道和李家哪门子关系,也带了好几个兄弟来,还跑来跟我说话。

    鬼店的老板农国富也没漏下,看来李瑞中认识的人好像也挺多,大家都给这老人家面子。

    其实我和李瑞中没多大冲突,就是李破晓这二愣子互相有攻杀的关系,导致了无法调节,现在李瑞中一走,也就没冲突了。

    李破晓和李瑞中什么关系?想不到到了老人家去世,我也没闹明白。

    入夜了,下了两天连夜小雨,天空有了星辰,有了月光,可怎么看,我都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明天李瑞中要出殡,今晚要出点什么事么?

    这种感觉越是晚上,越是强烈,我有意无意把认识的人都赶了回去,就留下几个能打的好朋友,但就是这样,我还是有些担忧,跑去给李老烧了香,随后跟王元一,还有后面来的张小飞他们坐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今晚要出问题呀。”我捏了捏手指,和李庆和说道。

    李庆和看我一副能掐会算的样子,当场就噎了,话都说不出来。巨坑吉技。

    “别吓唬李庆和,有什么话就说呀。”看我神神叨叨的,王元一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刚要嘱咐他们该摆阵的摆阵,该沟通玄门修士的就去沟通下,结果,灵堂那里一堆人跑了出来!

    真的出事了,这次可不只是关我的事吧!

    咚!咚咚!

    我看了时间,十二点整,这时间掐得,够准的。

    “庆和,你去布法台,准备借法,王元一,你应该也没问题吧?小飞,你布阵,一旦觉得打不过,就尽可能的跑,不用管我,我会帮你们杀出血路的。”我站了起来,看向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灵堂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