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8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九十八章:轻松
    李瑞中怎么死的,没闹明白,本来要欲盖拟彰办喜丧的,图个吉利。现在没办成,还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亲戚们都跑回了各自的房子里,关起了大门,躲在家里往外面看。

    王元一是玄警,这事情落在他眼前,当然不能不管,立刻打了电话叫支援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李老好像在棺材里诈尸了,可棺材是上好的实心棺材板,连钉子都有手指头那么粗,根本出不来。

    我虽然觉得挺渗人,但并没有多少的害怕,我更害怕突然而来的走尸匠。

    “我爸给人害死了,死不瞑目,诈尸了!”李庆和看着我颤着嘴唇说道。

    “庆和。冷静。”我说了一句,就带着他走向灵堂,而张小飞和王元一都分开行动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亲戚全跑光了,剩下了十几来个玄门中人,李家的就有七八个老人,看到我带着李庆和进灵堂,都盯着我不知道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我学着林飞瑜的样子,拿出了一把防尸粉,均匀的撒在了棺材上和底下,上了几根黑香。结果里面的尸体真的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这些老人神情都缓和了下来,李庆和也松了一口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就……就这么简单?”李庆和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还愣着干什么,趁现在带上家当出来吧。”我说道。巨阵何血。

    李庆和按着我的要求准备,就跑出了大厅,在星空地下摆上了案台和各种法器,他其实心里也悬,不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。

    我拿出了阵旗,挑选了一块地方,插上了聚阴阵的旗子,站在阵里等待敌人的第二波行动。

    斗法就是如此,经常一方在明。一方在暗,有时候给阴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插好了棋子,我摸了摸魂瓮,把所有鬼将都叫了出来,在聚阴阵里,她们同样也能得到好处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本能的伸手摸向了阴阳令,准备好打不过就逃入阴间。

    很好,阴阳令也在,我放心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庆和看我露出一抹笑容,心中着实淡定了很多。

    嗖嗖!

    很快,一只红眼的血尸就忽然出现在了门口,我阴阳眼看去,血尸至少也是中期的阶段。獠牙伸出了老长,头发披在旁边,穿着清末官服的样子。看到我们一群人防御庄子,迅速的朝着人群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动手!直接炸死!”我指挥鬼将习惯了,直接命令起我的鬼将来,结果话音刚落,大家居然一致的都借法了,看得我一阵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厉害,不喜欢听命别人,也别看李庆和现在是李家家主,但实力在人群里只能算是中游而已,说的话也不抵事。

    我今天呆了一天,大家早就知道我是谁,刚才又举手投足就稳定了李老诈尸,又招出一群厉害鬼将来。

    那群人也都服气了,所以我命令自己的厉鬼,他们却以为我是命令了他们,也纷纷借法起来。

    李家不乏能人,一大堆人借法,加上惜君和宋婉仪都用了远程攻击,这血尸还没到我这位置,就给炸成了粉碎,尸体冒着黑烟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兴奋起来,看来敌人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嘿嘿,真他娘像植物大战僵尸!不知道还有没有?”张小飞是电玩迷,随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们全部都严肃的抱以了杀人的目光,张小飞立即住了嘴,默默的玩他的竹节大阵。

    说什么不好就来什么,张小飞才安静下来,围墙外面就跳下了三具血尸来,和之前那具差不多,或许说仅仅差了一线。

    一只血尸好解决,三只可就没这么容易了,况且都是中期巅峰的血尸,速度也快得跟车子似的,其中一只瞬间就抓到了一人,咬掉了脖子上的一块肉,丢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轰一声,那人撞到了墙上,痛得差点昏过去,血水猛的狂涌出来,一个老者赶紧跑过去,帮受伤的人捂住脖子,快速的进行治疗。

    敢留在这里的玄门中人全都有点实力,要不然都逃了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对付一只,剩下你们围攻!”这时候目标分散,不适合再玩刚才那套,我带上了面具,给鬼将们加持了血衣。

    黑毛犼立刻隐入了黑暗中,准备时刻进行必杀一击,而惜君正面的跑去迎敌,她有血衣加持后,无限接近鬼王的等级,实力直接和宋婉仪和江寒拉开了好长一段距离,所以正面对敌把握最大,也适合她的战斗风格。

    因为实力的飞涨,惜君张开嘴就能凝聚出了一枚红色的光球,速度比以前快了一倍有余,就是血尸看到都有些犹豫,不敢硬接。

    黛眉没有进我的魂瓮,只是自愿进入小木人藏着,我也和她混熟了,她很愿意帮我,战斗开始就飞在了我身后,和宋婉仪站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她的法术威力更强,就是同等级的给打中,也吃不消。

    黛眉和宋婉仪并排飘在我后面,成了我强大的远程炮塔,而江寒拿着银枪鬼盾,更是霸气凌人,站在我面前,仿佛谁都冲不进来!

    事实证明,包括三个大后期鬼将在内的阵容,欺负一个中期的血尸还是很轻松的,基本和坦克碾压过去没什么区别,那只血尸转眼就给消灭了。

    不过另两头血尸配合厉害多了,伤了好几个人,战况也陷入了胶着。

    李庆和带着自己李家的人,而王元一带着另外几个县外的人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李庆和并不适合指挥作战,光借法就没时间说话了,更别说指挥了,倒是王元一有点意思,跟着他那一组的玄门修士看他的天元借法厉害,都隐隐以他为首,开始在他的命令下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我二话不说,就命令惜君和众多鬼将去攻击李庆和攻击的血尸,很快就把那具血尸摆平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具血尸了,大战无数,对这种没有悬念的战斗,我根本不会自乱阵脚,我等了一天加一个半夜,就是为了现在借到李家的力,借到其他玄门高手的力,籍此折断走尸匠的手脚,只要他以后一步急行差踏错,我就能有机可乘,甚至击杀他也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从小侄子开始,这家伙就开始尝试养着我玩,结果现在想要收我的时候,却发现已经吃不下我了。

    我可不是周璇,周璇实力是比我强,一己之力估计就能轻松秒杀我。

    可我更懂的去借力打力,只要让我活下来,我就能拉动无数的枷锁链条,把算计我的人捆住手脚,最后用刀子捅破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我知道走尸匠快要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砰咚!

    剩下的一具血尸也直挺挺的倒下了,在王元一和李庆和等玄门修士的限制下,鬼将发挥了强大的实力,消灭了所有的血尸。

    “很好!把受伤的抬到庄子的医务室。”李庆和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消灭了赶尸匠的走尸,现在只需要等待本人的上门了,昨晚大战了一回,我这次已经学精明了,只要有出现的痕迹,我就叫王胭把他扎死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他受伤了还敢不敢来。

    然而,让我失望的是,走尸匠居然只派了这几具血尸来,后面似乎没半点要继续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庆和高兴坏了,杀了四具中期的血尸,这战况足以彪炳了。

    我则没理会他,战战兢兢的等到了后半夜,准备快要天亮的时候,聚阴阵里摆着的桌子旁,我和张小飞,王元一,李庆和开始嗑瓜子吹牛。

    大家看似轻松,实则我在这段时间里,已经把昨晚遇到走尸匠的事情说了一遍,三人脸色各异,但要帮我的初衷并没有改变,李庆和更是自信之极的拍胸脯说要保我。

    我感激归感激,但这件事应该不会就这么简单,走尸匠受伤,势必恼羞成怒,就怕到时候真不打算把我弄成走尸,而是直接杀我,那时候可就好玩了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我先去上香,你们继续聊。”李庆和走了。

    熬过了后半夜,看天蒙蒙亮了,我高兴的就去了厕所,今晚看来就这样了,走尸匠也要睡觉吧?

    结果尿到了一半,忽然媳妇姐姐就扯了我的衣角,我也来不及收拾工具,立马就滚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头上,一片刀光,朦朦胧胧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