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8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九十九章:炸尸
    我发愣的功夫,裤脚全湿了了,一只脚踏进了厕所的槽子里。

    还好李家庄子卫生措施不错,厕所都是自动冲水。要不然也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又是一刀划过,江寒从魂瓮里飞出来,几乎是睡在了我身上,负重下我脸部都压到了地上,虽说是自己的尿,但也挺恶心啊!

    “主公!属下救援来迟!”江寒确认我没事,赶紧一抱我就撞出了厕所。

    冲锋时有什么东西给碰到了下,撞得旁边的震了下,看来在厕所里偷袭我的走尸匠也因为地方狭窄给碰到了。

    “把厕所封了!”冲出厕所后,我立刻挣扎下来,命令江寒堵在男用公共厕所门口。

    惜君和宋婉仪、黛眉和黑毛犼都跑出来了,一窝蜂的挤在厕所那。

    王元一和张小飞都跑了来,惊疑不定我在干啥。

    “差点给那鬼东西暗杀了!”我摸了下鬼棺,召唤出了王胭。命令她们进入厕所击杀敌人。

    公共厕所都是南方蹲式的,十几个排开,水槽的水满了会自动冲水,简易但实用。

    王胭带着小女鬼进去杀走尸匠,一条条红绳布满了厕所,这次他给江寒撞了下,就给堵在厕所里,算是失策了吧,要是杀不死他就真是怪事了。

    “快拿鱼雷来!”我转头和正在跑过来的李庆和说道。

    李庆和看我头上身上全是水,脏兮兮的就知道我在厕所出事了。

    明天就出殡了。李家出殡,引魂炮当然少不了,用来开路的,是叫‘鱼雷’的一种塑料外壳的炮竹,威力极大,丢鱼塘里能冒出一片鱼肚白。

    小女鬼搜索不到,这走尸匠肯定躲在厕槽里了,屎尿对鬼将还是有影响的,鬼也只能在地面搜索,也知道脏。

    反正也早上了,大家都醒了。点炮仗也不算什么缺德事,况且这底下还有个杀人犯。

    我收起了王胭等女鬼,就和李庆和率先点了炮仗,丢入了厕槽里。

    轰隆的巨响后,硝烟捂得里面都白了,一坨坨屎飞出厕所的格子窗,大家跑都来不及,王元一和张小飞都点了炮竹丢了进去,厕所里如果有人,最少也得炸伤,要不耳膜都要遭殃。

    正发愣间,一个黑影满身是屎的冲了出来,疾驰撞上了江寒的鬼头盾,又踏上了江寒的肩膀凌空飞驰。

    所有人就都呆住了。等明白过来,那影子就到了庄子外面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给逃了!”李庆和反应过来。手里的炮竹却还点着,引线快烧完了。

    我吓坏了,一巴掌就拍了他的手,然后捂着耳朵自己跳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李庆和还想骂我,结果炮仗轰的巨响,一群人脑袋嗡嗡的都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给这炮仗一炸,大家耳朵都受不了,就别谈去追了,纷纷怪李庆和发愣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说庆和了,人两天两夜都没睡了,你还指望他脑袋能多清楚。”我给李庆和解围起来,因为这种事对我来说常有,熬夜多了就明白了,脑子灵光一闪就别指望了,能料理好正常事情不出错都很难。

    李庆和捂着耳朵,对我抱以感激。

    做大夜的师父开始叫李家的亲戚集中,再来一场法事就要出丧了,我找了片阴郁的位置,和王元一、张小飞就在旁边看着,顺便放出了所有鬼将警戒。

    这次走尸匠给整得够呛,他肯定有杀我的心思,要不然不会跑厕所来暗杀我,好在媳妇姐姐知道我有生命危险,都会想尽办法提醒我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到了八点,棺椁抬了出来,准备起棺上山。

    李庆和捧着李瑞中的遗像领路,我和王元一、张小飞则跟在棺椁后面,走去李家选好的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这次风水选址是赵家的赵熙,位置比较远,经过好些甘蔗地,树林,又走进了山路,抬棺的用了两拨人才走到了傍山绕水的山坡。

    一路上走尸匠没来,太阳也冒出来了,虽然熬了一夜,但我也轻松了起来,大白天走尸匠暂时是不会再来了吧。

    点了一封炮竹丢到挖好的墓穴里,我走过去念念有词,洒了三两的防尸粉,一把冥钱,一扎点燃的黑香,这能防止李瑞中诈尸,以后也会平平安安,随后才让李家下葬。

    李家和玄门的人都知道我的本事,现在看我做事,都一副崇敬的模样,有的老师父也用我的做法跟自己的徒弟们解释关窍。

    李庆和感激的看着我,毕竟光这一手就花费不少,这是真正的兄弟情谊呀。

    下了葬,我拿了一条红绳,一些利是,就往来时路回去,王元一好张小飞也跟来了,李庆和在后面还要烧香跪拜什么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也都很快散去了,人群里也挺安全,同样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我因为有阴阳令,和媳妇姐姐在,打不过可以借道阴间,慢慢也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回到了李家的庄子,跨过了秤砣和火盆,洗过了柚子叶浸泡的热水,大家就准备走人,约定平安宴上见。巨阵吉亡。

    “累死,一会我得回去睡一天,好容易一天假。”王元一在旁边说道,就去开他的跑车了。

    “行,下午见吧。”我说道,就准备自己开皮卡车离开。

    张小飞这次自己开了面包车来,没跟王元一走,不过看到我落单,就跟着我过来,说道:“天哥,咱们商量个事?”

    上次在四小仙道观的时候这张小飞就欲言又止,这次瞅准王元一和李庆和不在的机会又找上我,还不方便用电话,看来是有什么坏事要干了。

    “说吧,又有什么馊主意了?”我觉得听一听也没什么,反正又不花钱,没准还有钱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“天哥,我最近听外头说您花销巨大,手头那一千万最近也花得差不多了吧?这还要装修四小仙道观什么的,说不好的,您事儿多缠身,蛇大洞也大的,很快会入不敷出了,要不咱们是不是合作盗墓好点?最近有座大墓,比南越王赵昱那座还要大的,凭您的本事,加上我们张家的盗墓实力,咱们要不翻了它怎样?”张小飞眼光光的提示我。

    “盗墓?不大好吧?”我还没听完就知道这家伙想干嘛了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,就算咱们不去,其他人也会去,咱们都是兄弟了,我张小飞还能坑你不成?按照古籍记载,里面金银珠宝众多,但这可不是主要的,还有许多古董什么的,一批下来,您好几年花销都解决了!行的话咱们电话约个地方喝茶,见面聊。”张小飞不留余力的怂恿起来,怪不得电话里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嗯,我考虑下,到时候就给你电话。”我随口说了下,其实盗墓来钱快我知道,不过凶险也是随之而来,我现在恶事诸多,走尸匠追着我不放,四处乱窜的,过了昨晚,今天又不知道该躲到哪里去了,哪有时间陪他。

    看来躲进阴间才是我的归宿,拿出了皮卡车钥匙,我启动车子就回四小仙道观。

    廖氏兄弟这次买的是国产的皮卡车,中兴的旗舰,下地六七万。而且廖宏别看他愣愣的,选的歌曲都很霸道,这车配上音乐,开起来就觉得虎。

    连惜君搂着我的脖子,听到这音乐,小脑袋也晃呀晃的哼起来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怪不得廖宏去夜总会时给赵昱这尸王当了歌手,那是虎胆和音乐细胞在发酵作怪。

    走尸匠今早给炸得满身是屎,我心情当然大好,也懒得去换音乐了,一路狂奔,顺便拿起了电话打给廖氏兄弟,毕竟一天一夜功夫了,这赵昱不知道咋样了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就接通了,这廖钊估计一直看手机呢:“一天?”

    “是我,赵昱咋样了?”我开口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,昨天中午就命令我们跑出来了,然后继续各种花天酒地!现在刚离开夜总会!准备去至尊桑拿泡澡!不过赵昱说今天干脆不回去了,他说你不在我们俩个就得继续听他的,对了,你到哪了?李家出殡了?”廖钊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嗯,快到县里了,就转角路牌那,行吧,我去趟县里好了,顺道把赵昱叫回来。”这赵昱是尸王,行为模式和身体跟人没多大区别了,除了身体冰冷没有活力外,一般的人接触他也不会想到是具尸王,顶多是个带绿色隐形眼镜的混黑青年。

    “哦,行呀,那你快点来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廖钊的电话没讲完,在转弯的位置里,媳妇姐姐却猛地拉了我的衣服,吓得我左右顾盼,赶忙的把脚放在了刹车上。

    转角那,两个表情木纳的人坐在路边的两块大石头上,扭过头看我,我阴阳眼一看,是两头大后期的血尸!

    我一脚油门就想开过去,但这两血尸忽然的站起来,抱起了两块几百斤的大石头就朝我砸过来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媳妇姐姐提醒的时候我就急忙打方向盘了,结果还是躲闪不急,车头给中了快石头,副驾驶那位置直接给砸毁了!

    车子制动加上石头带来的惯性,安全气囊撞开后,弹得我脑海一片的空白,翻下了公路边七八米的小河里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