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8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两百章:要账
    巨大的震动和响声刺激下,我醒了过来,眼前,战斗不知打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我躺在了河边草坪上。身上传来一阵的剧痛,肋骨那很痛,似乎断了还是怎么的,头也昏呼呼的,车子这么高翻下来,不受伤就怪了。

    江寒魂体淡薄,仍站在我面前用的盾牌抵御攻击。

    惜君在那苦战,双目赤红的同时,头发都炸了开来,已经进入狂暴的状态。

    宋婉仪和黛眉盘旋在我头上,不断的放出远程攻击抵御进攻。

    黑毛犼的巨大身影就在我身上,这一伏下来就能把我盖住,它也加入了防御,而浑身上下全是刀伤。除了江寒,就是它在用宽厚的身体防止走尸匠的攻击。

    我发现我站不起来了,这一次栽得彻底,直接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左手还能动,摸了摸口袋,口袋里的东西都完好无缺,我松了口气,拿出了阴阳令,准备先借道到阴间,躲过这次追杀再说。我的鬼将们快扛不住了,我这个情况也无法使用血衣。

    “借道阴间。”摸着阴阳令,我喘着粗气念了咒语。

    结果并没有一阵青烟冒出来,我心下一凉,关键时候这阴阳令坏了?居然借道失败了!

    正苦笑之时,黑毛犼身子又压了下来,把我护得死死的,我知道又是帮我挡刀子了,听到黑毛犼呜呜叫了好几声,宋婉仪和黛眉就调转了攻击。

    周围再次响起噼噼啪啪的闷响。

    我拿出了蓝符,用左手进行鬼道借法。但速度却慢得可以,真怕还没借到我的鬼将就得死了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”

    正在关键的时候,车子急刹车的声音传来,廖钊来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稍安,还好这两天纵容赵昱和廖氏兄弟去县城狂欢,要不然就赶不及来救我了,走尸匠运气好,给堵在厕所里都没弄死他,他应该是在这条小河里洗了澡,顺便招来血尸反围堵我。

    熬夜就不是什么好事,一时的放松让我差点命丧黄泉,外面赵昱的喊杀声大作,肯定是这家伙在表现吧,否则凭借他尸王的实力。早就干掉两具血尸了。

    “赵昱,三个眨眼的时间你要是杀不死那两具血尸,你的南越王就别当了!”我忍着痛骂起来。

    赵昱在外面一听。吓了一跳,赶紧发疯似的攻击敌人。

    两个后期的血尸哪里挡得住他全力攻击,转眼间就给古剑劈成了几半,随后赵昱就跳到了我跟前,跟耍大刀一样的狂舞宝剑,意思就是他要卖力杀走尸匠。

    我一摸小铜棺,就叫出了王胭她们。

    同等级的鬼打不过尸类,太阳底下更是这样,连王胭的鬼棺消耗都是用秒能计算的。

    不过王胭一出来,走尸匠就不敢打了,很快周围就陷入了一片的宁静,王胭四处撒网,在消失前已经扩散到了三十米开外,没发现走尸匠的踪迹。

    大家都松了口气,江寒把我扛上了越野车,准备开车前往中医院,后头看向河里,这皮卡车不报废也差不多了,毕竟那是两块巨石。

    我收起了所有的鬼将,并拨通了王元一的电话,让廖钊告诉他来解决这次的事情,自己就给送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医院给出的病例是身上多处软组织受损,右手脱臼,幸好肋骨没断,是我翻车的时候本能摸了魂瓮,一群鬼将保护的缘故,否则躺几个月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医生给我右手复位了,我终于可以自由动作,不过浑身都痛,医生嘱咐让我住院两天观察,拍些ct什么的全身检查,预防万一。

    我也怕死,明知道医院是要狠狠宰我,但说得厉害,我也不敢不照着做,就躺在了医院里,放出了所有的鬼将,甚至把黑毛犼丢在了门外,只要有异动先咬了再说。

    王元一这人在漂亮女孩面前守不住事,很快韩珊珊就跑来了。

    看我躺在病床上,来了就靠在了我身边,翻开了我的被子看我咋样了,我现在是病号,也只能由着她了。

    “开个车都能给山石砸到,你到底撞的什么霉运呀?你就不能小心点么?吓死姐了知道不!”韩珊珊担忧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人倒霉,所以你还是别离得我太近了。”我看着韩珊珊低着头观察我的伤势时,浑圆的胸脯拖不住要掉下来了的样子,呼吸也有点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韩珊珊看我盯着她的胸脯,轻哼一声,左右看着没人,就伸手要作势拉衬衫领口。

    我赶紧咳了两声,惜君和宋婉仪、黛眉都在呢,你看不见不代表她们不在吧!巨岛东技。

    结果韩珊珊嘿嘿的笑起来,只是整理了下衬衫:“看你,什么眼神呀,是不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了?”

    我一口老血差点没咳出来。

    宋婉仪直接爬到了我床上,坐在一旁,瞪着韩珊珊,对我娇嗲道:“主人,此女子不知廉耻,让婉仪把她赶出去罢了,你要看,看婉仪的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黛眉看人和鬼都这么没有尺度,顿时冷哼起来,心想这都什么人和鬼呀。

    “山鬼你好不知廉耻,哥哥,你不要理会她好不好,你也别看她了,惜君也行喔。”惜君啐了一口,摸着我的手画圈圈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没有,还看你,小屁孩子。”宋婉仪袖子遮住小嘴咯咯笑起来。

    惜君气坏了,正要反驳却给我收进了魂瓮。

    我瞪了宋婉仪一眼,有些责怪她口无遮拦,宋婉仪知道我生气,就跑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惜君这小丫头是有样学样的,最好别给宋婉仪带坏了。

    说着话,赵茜和苗小狸也急匆匆的赶来了。

    赵茜眼圈红红的,看来是知道这事情后,就哭了,苗小狸倒是没什么,但神色倒是有了点关切,她好像也不希望我受伤吧。

    病房虽然是单间贵宾的,但也不算太宽敞,我赶紧的把惜君和宋婉仪收了起来,而且现在在医院里,走尸匠应该也不敢太张扬。

    “天哥!你怎样了?”赵茜疾步走过来,她一身的紫色连衣裙,手里还拿着顶遮阳帽,青春动人。

    “还好,死不了。”我笑了笑,赵茜却眼泪巴拉的快要哭起来了。

    韩珊珊赶紧的安慰起来:“茜茜别担心,我就夸张了点,其实没什么事,就是破皮卡车翻下了七八米的河里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这韩珊珊脑门开洞的,这不越描越黑么。

    “啊!”赵茜果然吓了一跳,就要撩开被子检查我身上还有什么伤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听她扯的,病例在这,你自己看看吧。”我示意台上有病例。

    赵茜赶紧拿了病例,细细看完才松了口气:“吓坏我了,还好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身上都贴满了创可贴,现在几个女人和女鬼围着我转悠,媳妇姐姐也不恼了,我的受伤让她宽容了许多,只要不是太过分,她不会放出威压赶走照顾我的人。

    韩珊珊又逗我说了些话,就跑回警局上班去了,说了晚上再来看我,赵茜和苗小狸就留在医院忙前忙后,甚至还叫人送来了熬好的粥和清汤。

    本来我是准备要收了赵昱的魂的,结果赵昱刚才就千万保证不会再乱跑了,觉得不好落了他南越王的面子,才放过了他。

    廖氏兄弟就带着赵昱在病房门口待命,警惕走尸匠的到来。

    可这赵昱是个疯子,似乎还有狂躁症,在病房的门口走来走去,看到护士还眼冒青光,虽然没敢付诸行动,但看着就让人害怕,我最后还是决定摇印玺先收了他的魂。

    廖氏算是松了口气,这两天虽然花天酒地,但伺候这南越王也挺累的,各种的闹腾,这下算是安静了。

    我出事的消息传得快,但也局限在了好友圈里,大家也怕把仇家引来。

    赵熙也过来慰问了下,还有海师兄和姚龙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李庆和、张小飞和王元一都没落下,四大跑跑在一起也没啥说的,就是吹吹牛什么的,王元一这货当然也不忘奚落我。

    大家都有事情要忙,最后只有赵茜和苗小狸留了下来,准备今晚就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看时间入夜,就让她们先回去,毕竟走尸匠来了,她们反而就成为累赘了。

    赵茜不愿意,但现在情况特殊,我是真的不能留她,就说了些口花花的话,吓得赵茜脸红红的跑了。

    阴阳令不能用了,我就把鬼将都放了出来,顺带让印玺的赵昱和他尸身归位,毕竟夜里也没有几个护士值班,况且外面还有廖氏兄弟帮看着,出不来多大事。

    而且只有尸王才能挡住走尸匠一时半会,实在不行,就只能叫江寒扛着我跳楼逃命了。

    昨晚熬了一夜,今天又有好友看望,一直没怎么睡觉,所以就算知道现在危险重重,最后我还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可到了半夜我忽然听到了什么,就睁眼醒来。

    入眼处,白茫茫的烟雾就弥漫在病房里,遮挡了所有能看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来催债的……来催债的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奇寒无比,仿佛穿透我的心灵,不断的催我要什么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欠人账了?

    我睡意全消,彻底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