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8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零二章:发疯
    黑白无常带来的雾气散得差不多了,然而病房里阴森森的气息没有丝毫的减少,甚至更加的浓烈。

    黑色的雨衣下,女居士的容貌出现在我眼前。让我全身上下没有一寸皮肤不感到寒冷。

    意外,甚至是震惊和愕然。

    “天载其苍,**八荒,阴阳借法!天荡!”我迅速借了天荡,要将这诡异的变脸幻术给消除掉!

    当时周善制作血云棺幻象蒙蔽我的时候,我就是用这法术破了他的幻术。

    虽说有江寒挡在前面,但我并没有安心下来,她的速度太快了,一个老婆子居然能跟孙重阳借法神行这么快,简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而更难以想象的是,她居然没有制止我使用天荡,一阵白光闪过,彻底的覆盖了整个病房,照到了她的脸庞上。

    天荡没有作用。

    走尸匠仍然是女居士的模样,依然用阴沉沉的目光看着我。嘴角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不是女居士!女居士绝没有这样的眼神!我告诫着我自己,但很快,我的否定就给一模一样的容颜彻底的淹没了。

    那一抹笑,就是慈祥的女居士的笑容,神似,似乎是看到自己的后辈一般。

    女居士好像觉得目的达到了,把雨衣的帽子遮了下来,整个人又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怵然发怔,黑毛犼已经把我扑倒在床上!防止走尸匠的刀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苍白的笑声回荡在病房里,而外面,忽然也传来了劈劈啪啪的响声,随后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传来,应该是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!快走!外面的尸王也不靠谱!不能指望他!”宋婉仪猛烈的放出了无数的风刃,几乎是无空隙的乱挥,整个病房的漆面都给切成了花样。

    “军师大人快走!借路阴间!”黛眉放出了许多的红光围绕着我。最后自己钻入了我的小木人中。

    “借道阴间!”我心思已经不在当下。本能跟着黛眉的提醒,摸了摸阴阳令就借道了阴间。

    医院底下的阴间,一片的河流,我栽在了阴河里,一群的男鬼和女鬼扯着我往水里游。

    我咕咕噜噜的嘴里冒着泡,就这么沉下了水里,紧急之下,我捏了下陈善芸的命牌。

    陈善芸凭空出现在水里,手掌劈出,把几个厉贡接劈成两半。梅兰竹菊把我托上了水面。

    我嘴里痒得难受,刚才在阴河里灌了好几口,现在立刻狂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条条白色的蛆虫和黑色的水从嘴里涌出,痛苦得我眼泪都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拿出了魂瓮。我从防水牛皮包里取出了蓝符和法盐,咬开了中指,把惜君等所有鬼将从阳间召唤回了魂瓮,为了防止意外,把他们再次都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们没受伤,这是唯一让我庆幸的事。

    完了我又取出了一张早就画好的定魂黄符,消灾符,点燃浸泡到矿泉水壶里,憋着一口气喝完。

    接着又吐得半死,但因此也把吞进去的污秽全吐了出来。巨庄肠弟。

    宋婉仪心疼的拍着我的后背,惜君也乖了很多,黑毛犼也想把爪子搭在我肩膀上,结果给宋婉仪生气的拍开了,它呜咽一声就趴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江寒盘膝入定,只是看着也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河边,我脸色苍白,女居士和走尸匠的印象在我脑海里相重合,我浑身颤抖,如果女居士就是走尸匠,赵茜会怎样?苗小狸会怎么样?

    “带我回四小仙的洞府。”我浑身又痛又冷,似乎刚才的河水也让我染上了恶寒,带上了鬼面具,才稍微感觉到身体里生出了一丝的力量。

    江寒把我扛到肩膀上,跳上轿子把我放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宋婉仪和黛眉飞在一旁,防止有鬼偷袭。

    惜君不敢再抱我了,她身上鬼气很重,再靠近我没准就要出事了。

    阵营的强劲实力使得周围的厉鬼都不敢靠近,但一路都是迷呜重的树林和河流,阴惨惨的,很是恐怖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终于回到了洞府,把阴间的柴火聚拢在了一起,浇上了煤油灯的油后就燃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哆哆嗦嗦的蹲在火旁,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    刚翻了车,浑身都是伤,现在又掉到阴河里,身体给折腾成这样,我自己都觉得挺惨的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身上的。

    我现在最担忧和最想不通的是,平时保护赵茜、苗小狸、母亲和郁小雪的女居士章紫伊,居然是走尸匠!

    我从头开始理了一遍思路,最先知道她的时候,是赵茜告诉我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女居士就很落魄了,神志不清饥寒交迫,却还有舌头,能够说话。

    赵茜就领她回去当了师父,后来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,女居士出走了,再次见到她的时候,她没有了舌头。

    师兄刘方远遇到他的时候,应该就是女居士更为窘迫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在街上,她行侠仗义,还为了苗小狸,在误会之下和我大打出手,最后善良的帮了我好几次。

    为我缓解了厄运,给我服食了初血运符,教会了我不用念咒就能用手指借法,指点过我很多很多的法术关窍,对我成长的帮助巨大,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,她都是慈祥和蔼的,就是连海师兄都对她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可刚刚我遇到的走尸匠呢?她眼神中带着生人勿进的气息,残酷而阴寒,她折磨周璇的身体,用那把小刀划开了周璇的嘴,最后是喉咙,接着把周璇的孩子张天思,我的小侄子做成了鬼娃,酿造了一切悲剧的开端。

    紧接着开始让小侄子追杀我,甚至定出了吃掉周璇肉身,给鬼娃提升实力的残酷计划。

    给小侄子追杀的一段时间里,我终日惶惶不安,精神衰弱到几近崩塌,甚至逃入了小义屯时,她也是阴魂不散的摇铃,直到把我赶入引凤死镇。

    可惜,在阴差阳错的事情交错下,她的计划还是给我搅黄了,小侄子给周璇带走了,周璇也以另一种身份存在世间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终于忍不住的出来追杀我了,不断这折磨我的神经,紧紧的逼迫着我精神崩溃,直到现在,开始不顾一切的来想杀了我。

    我想起了为何之前不杀我,只是折磨,到最后却到了要杀我的原因。

    或许一切都是赵昱的出现吧?

    她不是对赵昱没兴趣,而是知道把我杀了,赵昱的印玺就会落到她手里,她也就能控制尸王了吧?

    当然,如果运气好,还能把我做成走尸!

    可一个人,能够把两面角色都塑造好么?

    那到底她是谁,谁是她?女居士脑袋有病,这我知道,可那不是只会忘了一些事情么?

    难道,这有人格分裂症隐藏着?

    比如白天是慈祥的老太太,到了夜里十二点后,就成了驱赶走尸害人的老太婆?

    对了,这似乎就解释的通了,走尸匠不在时,女居士就在赵茜身边,过了夜里十二点赵茜睡觉后,女居士就以走尸匠的身份出门了。

    那么她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,谁让她没了舌头?又发生了什么事,让她变得如此残忍?有了双重人格?

    衣服烘干后,我摸了摸额头,很烫,脑袋晕沉沉的躺在了石床上。

    最后,我睡了过去,朦朦胧之间,我不知怎么的站在了孽镜台前。

    镜子里,黑影拿着刀子,划开了周璇的嘴巴,最后从镜子里慢慢走出来,一刀要扎向了我!

    结果惜君扑了过来,给我挡了这一刀!

    冷汗淋漓的我惊醒过来,我居然会做梦?

    我浑身都给冷汗浸湿了,我知道,我精神崩溃了,这种情况下给走尸匠逮住,我肯定能给她轻易做成走尸。

    不能这么给她继续控制我的精神,我需要自救,而且阴间也不适合久待,我得回医院才行。

    摸了阴阳令,我借道回了阳间。

    烈日炎炎,我出现在了四小仙道观的广场里。

    抬起头,天上的太阳灼热无比,似乎烧得我身体都着火起来,我头脑一片空白,就仰头栽倒。

    噗通,躺在地上,我痛得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天哥!”赵茜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是赵茜来了,我此刻正躺在了医院里打着吊瓶。

    环顾左右,张小飞来了,赵熙、王元一、李庆和也来了,坐在了椅子上,连师兄和姚龙都在病床前说话和讨论。

    看来都以为我病得不轻吧?怎么来这么多人?

    再继续看下去,却看到女居士站在了人群的旁边,我忽然的惊恐莫名。

    嗖一下拔开了扎在手里的针,我跳了起来,警惕的看着女居士,手里摸着借道阴阳的阴阳令。

    “小子!你真烧糊涂了?”

    “一天!”师兄想稳住了我,我却按捺不住心脏剧烈的跳动,走尸匠就在他们身边,为什么他们都没发现!

    赵茜嘤嘤的哭起来,跑过来拉着我的手:“天哥,是我们呀!求求你别这样了,再这样他们说要把你转到精神病院去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在一旁换药的医生和护士惊呆了,一个大脸盘的女医生冷笑了下,示意了我背后的什么人,我猛的想要转身,但却屁股一痛,知道自己挨了针。

    镇定剂!?

    我的意识再次模糊起来,眼睛却死死盯着女居士,难道我最后要成为走尸了么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