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8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零四章:夜探
    想了想,觉得女居士嫌疑并没有完全消除,这会影响到我的判断,所以就拒绝了。况且现在也快入夜了。

    赵茜有些失望,可实在也没什么办法,看来女居士也看出我对她目光的不同以往。

    开车离开了精神病院,为了方便找到王家的道统或者秘籍的信息,我把王胭单独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俏生生的小姑娘第一次给我单独召唤出来,有点不习惯,瞪大了眼睛看我:“哥哥,你怎么了?好像不高兴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能要去你以前不开心的地方,那里应该有关你的身世,有关你四十八个姐妹身世的东西存在,不知道你能不能带我去?”我看着小棺材鬼气的迅速消耗,我虽然着急,但心中疑虑了好一会,才问起了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哟?我不知道呀,我小时候开始。就是姑婆带着我了,一直就在一间很大的地下室里学习呀。”王胭无辜的问我,她自己也不知道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当时你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?”我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时……当时我睡着了,什么都不知道就给姑婆叫醒了,才一会儿就见到哥哥了,什么都不知道呢。”王胭怯生生的回答我,生怕我不满意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看来王胭从小到大就如同笼中鸟一样给囚禁着,一直修炼和学习法术,连学都没上过吧?

    收起了小铜棺,我打了电话给赵熙,问了王家的相关产业。

    赵熙知无不言,我发现王家产业也很大,有几间棺材铺,两栋别墅。一个养狗场。也同样有庄子和祖宅。

    棺材铺现在还有人经营着,不过最近都转到了县外一个姓黄的经商者的名下了,两栋别墅,一栋是王栋的,之前我已经去过,现在什么都没了吧,还有一栋别墅,是王恒的,但前几天刚卖掉,是外县姓何的接盘。所以已经没有王家的人了。

    养狗场也转让了,基本上所有卖地的钱都分给了县里的亲戚,大部分都去了临县发展。

    王家跟玄门有关的都得罪了我,死的死。疯的疯,这件事闹得很大,王家也打没了,现在只剩下祖宅还在,祖宅在县外的塘村,有点偏。

    我问了地址,赵熙有点疑惑,但还是告诉了我。

    “一天,我不知道你打听塘村干什么,不过我先说说最近我听到的消息。”赵熙在电话里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赵叔,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吧。”我知道肯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塘村本来也就那么几户人家,都是给王家守业的,可最近你不是把王家打光了么?那里已经没人了,听说都搬走了,所以你如果没什么事,还是别进去了。”赵熙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闹鬼?”我皱了皱眉,我其实也已经不是特别害怕巩类的东西了,毕竟有鬼将在,我更怕的是赶尸匠。

    “嗯,不过也不全是……呵呵,看来你是要去了,那你就去吧,你现在也能独当一面了,倒是我担心过头了。”赵熙听我口气,知道我肯定要走一趟塘村,就没有制止我。

    “谢谢赵叔,我只是去确认点事而已。”说完,我和赵熙又寒暄了几句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塘村既然这么神秘,看来王家的道统发源地很可能就在那,不过按照这个时间段,去到那也快到了晚上了,没准走尸匠也会跟来,到时候怎么办?

    但现在时间紧迫,不去也不行,最多危险的时候借道阴间算了,反正自己是独行侠,也不用去顾虑其他人。

    我把惜君等鬼将都放了出来,开车前往塘村。

    听说塘村位置已经靠近越南边界了,因为有个很大的鱼塘,才叫塘村,人口少,其实只能算个庄子。

    道路因为几天前下雨,泥泞之极,我导航之后就拐进了山路,周围只有树林,水雾有点大,显得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王家守业的人没了,整个塘村到大路的路段都静悄悄的,渺无人迹,早早的我就带上了鬼面具,含上了铜钱,不过偶尔蛇鼠串过路边,也吓得我心中发麻。

    开了十来分钟,路就到头了,死寂一样的村子,四周黑漆漆的,看了下天空,夕阳西下,有种荒凉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我停下了车子,车窗没敢开,把视线投到了鱼塘,沉寂的水面上,水葫芦就安静这么飘着,偶有一两朵忽然的沉下去一半,看来鱼塘还是有活鱼的,应该是王家守业的人养的。

    鱼塘的另一边,陆陆续续的十几间房子连在一起,看起来应该是好几十年前的房子了,让人增加了极强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在这投资拍鬼片,没准就会大卖特卖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正想着恐怖的事情,突然间,嘭的一声,窗外一个老头突然趴在了我旁边的窗上。

    蜡黄的脸贴着窗口,浑身都是泥垢,还露出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我怔住了,惜君露出了牙齿,要去把这老头弄死。

    “王诚?”我说出了这老头的名字,并不怕他忽然冲进来,车窗还是很坚固的。

    王诚半疯半痴的看着我,笑得很渗人,看了我好一会,忽然就跑向了前面的鱼塘,一头扎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我心中揪了下,王诚的落魄我知道,但没想到会独自一人留在了塘村,王家果然是树倒猢狲散,连曾经的家主也都抛下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后跳了鱼塘么?我叹了口气,打开车门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不需要难过,这样的老土匪,之前做法连我都看不下去了,现在既然没死,周围也没有人,不如给他拘魂来个痛快吧,投河而亡,反倒是新增厉鬼。”宋婉仪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生死由他吧。”我说罢,就朝着一间写着‘王家祠堂’的祖宅走去,通常道统什么的都应该是藏在这里吧?

    因为没有人了的缘故,祠堂周围阴气很重,刚才路过的时候,已经有不少厉鬼徘徊此地,相信不久,王诚也该死了。

    “宋婉仪,惜君,江寒,黑毛犼,你们分开进入祖宅搜索下,有阴魂野鬼就地斩杀,有鬼将以上的就拘来问话。”我命令道,最后摸了摸黛眉的小木人,把她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黛眉,这次还得靠你保护我周全了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大人何须客气。”黛眉缕了缕头发说道。巨来呆弟。

    趁着没有完全入夜,我从牛皮背包里拿出了阵旗,在周围布上了防鬼的大阵,还布了聚阴阵吸收附近鬼气。

    我走进了阴森森的王家祠堂,里面空荡荡的,和赵家之前的那个祠堂差不多,是大龙县的建筑风格。

    祠堂里有天井,一缕夕阳照了下来,让我看清了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约摸走到了里面十几米的时候,惜君他们就陆续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吃了三个喔。”惜君给我报功。

    “一只,杀了,没发现有鬼将。”宋婉仪简单的说道。

    黑毛犼和江寒也来了,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我就知道里面有鬼,毕竟没有了人,鬼就会跑来占地方做窝,还好我有鬼将,不然能把我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王胭,你还记得这里么?如果记得,就带我去你以前待过的地方。”看这里鬼气阴寒,我知道地下肯定藏着不寻常的东西。

    王胭从小铜棺里出来后,左右瞧了一眼,就高兴了起来:“就是这里!我记得以前就在这里偷看爸爸他们来祭拜祖先,还有那,那里我都记得。”

    她指了好些地方,我心中高兴,看来果然来对地方了。

    王胭快速的带着我穿过了几间房间,又转入了密室的入口,打开了一些奇怪的机关,最后来到了一个斜坡通道里。

    我计算着位置,估摸着应该是地下二层了。

    通道里静悄悄的,王胭指着前面的通道,表情却愣了下,随后说出了让我脸色发白的话:“哥哥,就在前面,可……可是有个人也在那。”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