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8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零五章:冰释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你家亲戚?活人还是死人?”我惊讶的问起来,通道还要再往底下,我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肯定是活人。但不是我家亲戚。”王胭说着就往底下飘。

    在通道里,我说话的声音没准对方已经听到了,王胭和别的鬼不一样,只要铜棺在,她就不会给消灭。

    王家的祖宅阴气旺盛得很,王胭在这里似乎还能感受到什么力量,我看到小铜棺消耗明显减慢了很多,看来越到下面,鬼气也越旺盛。巨来乐才。

    “一天,你也来了?”

    正当我想着各种各样可能的时候,熟悉的声音从底下传来。

    “江寒顶在前面,惜君靠后一点,宋婉仪准备法术,黑毛犼殿后。”我下着命令,却没打算后退。因为后退已经不大可能了,如果是他引我到来,那这里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愧是我妹妹的传人,和她一样老谋深算,不想周家的男人,逊色女子一筹。”周善和蔼的声音从地下室传来,但我听着总有不寒而怵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大舅公,好久不见,这次又是什么事把你引来了这里?好好的引凤镇宣王不当了,怎么跑这来陪王诚这半疯半傻的痴货了?”我冷嘲热讽,反正和他撕破脸也不只这次了,不需要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“一天,你还是那样的口舌凌厉呀,这一点你外婆就赶不上你。我这趟来。也是打算帮你外婆开棺的,开棺之事也就是你我之事,不如我们重归于好如何?”周善还没见我人就开始忽悠我了。

    “好呀,不知道大舅公想要怎么个合作法?是先交代了引凤镇的所作所为,血云棺的古籍所书写内容,还是跟我说说李瑞中的死呢?”我一步步的走下去,却让江寒这破阵高手探查路段,小心之处尽量小心,生怕中了这老狐狸的诡计。

    老家伙是谁?那是引诱了上万的鬼去开血云棺,结果几乎全给他血祭了的神人!连我都差点给他忽悠陪葬了。我要是再给他忽悠一次,我就不叫夏老魔了,改叫夏笨笨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这都没问题。血云棺的事说来话长,我们可以后面慢慢说,至于古籍,为何你自己不去看看?我这就能给你,可你说李瑞中死了?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我这段日子以来,就一直就呆在这个密室里,怎么不知道?”周善大笑后开始平静下了心态,要和我交换信息了。

    江寒路探得差不多了,我一步踏到了地下室里。

    进入地下室的瞬间,我惊呆了,这里几乎和一个小型十六格停车场一样的大了,想不到王家底下居然还有这等地方,怪不得把王胭丢在地下室,也不见她性格扭曲了,这里一切都应有尽有,连灯光和发电机都不缺。

    周善穿着一身很正常的风衣,已经不是引凤镇时候的样子了,面具也没带,鬼将也没招来半个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看,也就是一个普通老人的样子,我心中讶然,这老狐狸又打着哪门子主意?

    他手里拿着一本古册,知道我不会过去拿,就自己丢在了前面的地上。

    江寒扛着盾牌走向前,伸出手后,册子就嗖一下飞到了他手里,仔细的翻了几页,觉得没什么问题后拿到了我跟前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,果然是关于血云棺的书籍,但只有一小本,还挺薄的。

    “大舅公,上中下册呀,你就给我个上册,能干点什么?”我皱了皱眉,但还是收进了单肩背袋里,不要白不要,这是救外婆必备的东西,只是现在还没时间去研究。

    “一天呀,古谚老成谋国,其实真的不错,有些事,我们还是不能太过冒进了,你看我这次不是就出问题了么?有了上册,就仗着自己在世家的头衔,调研方便,就四处查阅资料,还对这术法进行了反解疑,结果以为解出来了,兴冲冲的跑去救你外婆,可结果呢?败兴而归就算了,还害死了这么多无辜的冤魂,实在都是自负惹祸呀……”周善摇头叹气的说道,找了把椅子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忽悠吧,你接着忽悠,你几乎灭了三个城隍的兵力,现在三个县城隍都兵力严重空缺,上边应该已经发文书拿你了吧?你是不是要救外婆我不知道,反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但你要夺我道统这件事怎么解释?现在你倒是卖乖了,一把椅子搬来大刺刺坐下,就以为是我大舅公了?”我冷笑起来,有周善在,我已经失去了在这查找资料的兴趣,这老谋深算的狐狸指不定全翻了一遍,倒不如先问问他好了。

    “唉,这次我惹祸确实太大了,要不也不会躲在这与世隔绝之地了,但我能有什么办法呢?鬼道本是一体,道宗之后却一分为二,偏重养鬼的成了养鬼道,偏重招鬼的,成了招鬼道,两个分支渐行渐远,有了自己的道统传承,却也因此各自酣战,之后鬼道一宗也就逐渐衰落了。中间几个朝代里,也有高手出现,融合了两派所长,实力强横,可都不过是昙花一现。招鬼道法来的迅速,霸道无比,率先就能成气候,而养鬼道法,虽然后期提升空间更大,蕴含的可能性也更多,可对比其他的道统,却成长极慢,所以养鬼道衰弱,招鬼道兴盛。但招鬼道也是有极限的,到我这个级别突破越来越难,养鬼道却成了招鬼道继续突破的可能,好比你外婆,就是个异数,她兼得了两道的道统道法,成就果然非凡。”周善说道。

    我沉思了下,说道:“鬼道不是周家的么?养鬼道你自己都看不好,难道还想要从我这里拿到?”

    “周家养鬼道统不能旁落,我不讨你要,就得去跟你外婆要,我正是知道你外婆没死,才去救你外婆,想要取回我们周家的道统,但要开血云棺,势必又需要无数高阶鬼将的帮助,还需要给血云棺血食,因此把周围的鬼将拉拢过来,去周边寻找闯入这里心怀贪念的家伙,就成了必然的行为了,血云棺和你的魂瓮差不多,没有血食,鬼能出来么?只是一切皆是我理所当然的虚妄之想,血云棺厉害无比,激活之时,方圆数里的鬼物皆成了血食,若不及时逃入阴间,逃出大阵,难有幸免。”周善述说着整个经过,语气平淡而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我绝对会来,而专门为此编制好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血云棺到底是什么?有什么作用,开棺后到底会发生什么?我外婆能不能救出来?怎么救,其他理由我不需要听,你说得再动人都没用,至于周家道统会不会旁落,更加不关我我的事,你到底想要怎样直说。”我也招来了凳子,就坐在他前方十米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血云棺是上古之物,王家传承至上古巢祖,为人筑巢,也为鬼做棺,更深悉血云棺的一些关窍,我正是问过了王家的上任家主王越的鬼魂,才知道了血云棺并非和我理解的那样,用血食就能开棺,这本上册古籍虽说还没什么用,但找到中册的时候,可就不一样了,这次我来,就是抱着这个想法来探访的。”周善循序解释。

    “把你自己说得毫无半点错误,那当初你为何骗我说杀了走尸匠?现在那走尸匠撵得我到处乱窜,现在好了,要不你帮我把她杀了如何?我就信你一切所说!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上次我派了吕葭前去暗杀走尸匠,结果此人居然能用计蒙混了过去,吕葭回报我的就是如此,我如何骗你?而这一次开棺,我九死一生,实力保留不到一二,要杀此人已经难如登天了,一天,你没必要对我如此隔阂,我所想所思,不过是为了周家鬼道长存罢了,至于之前的雷霆手段,也是万不得已,如果你站在我这个位置,或许也会和我一样的做法。”周善来了个死无对证,我也没法子追究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周善为了周家的道统四处奔忙,这倒是能解释过来,可毕竟他曾经要夺我道统传承,我岂能再次轻信他?

    “一切都圆得挺好,那王家的古籍呢?大舅公,要不你给我一份怎样?要不之前我们两人的误会,没法冰释前嫌吧?更谈不上合作了。”我伸出了手,露出阴冷的表情,如果敢说不,我立刻就指挥鬼将杀了他。

    周善却非常的干脆,从怀里拿出了一本发黄的册子,直接丢到了我这里,宋婉仪伸出手就接了,在我面前翻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古籍,我叫出了王胭,王胭说没见过,但看了几页后,却又点头说好像是。

    我接了过来,翻了翻里面的内容,果然看到了其中附页里有鬼棺的制作方法和控制方法,不过这鬼棺是以凶猛的动物做材料,这王家学了以后,居然用阴体少女来代替,实在是阴毒,当然,因为有了智商,还有断魂锥,威力更加巨大到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巢祖道统已经没有传人了,棺材术的道统你要是想继承,我倒是有个办法。”周善说道。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,这次合作,他给了我这么多好处,难道其中有诈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