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8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零六章:合一
    巢祖的道统还是很有用的,有了道统,豢养鬼棺,制作鬼抬棺。研究血云棺都必不可少,要是我能继承下来,没准救外婆的时候能有所作为呢?

    技多不压身,我何必纠结这些,只是这周善也太好了吧?还要助我承接道统?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担心这个担心那个,巢祖道统虽好,但怎比得上我鬼道的道统?血云棺虽厉害,又怎么能阻碍我周家前进的脚步!我的要求很简单,到时候我们启开了血云棺,就把养鬼道的道统传承回周家,无论是哪个子嗣都好,一直让我周家的鬼道传承下去!兴盛往昔!我的余愿足矣,何须现在临老了再去奔波?”周善感叹一句,就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秘宝盒一样的封禁盒。

    我表情凝滞,看来这东西和刘师兄传承道统时一样。是用道具来传承的。

    “王胭,这是你们家的?”我叫出了王胭。

    王胭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才放下心来,要不然这周善拿了个什么古怪的东西,打开了跑出疯狗什么的咬我一口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“一天,你呀……到了现在还不相信我么?”周善打开了盒子,里面果然是一张古老的符箓,这种符箓服用后参拜祖师爷就能继承道统,十分的方便,不过进了道统如果不修炼,那也没多大的用处,毕竟师父请进门修行靠个人。

    我仍然派了鬼将去接过这东西,然后拿了符箓给王胭看。

    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,我才自己合水服用,在地下室那巢祖的神像下跪下,再把自己写着姓名和生辰八字的符纸烧了。上报祖师爷。才算完成了继承。

    道统之光映射在身上,我感到无比的舒畅。

    王胭很高兴我居然继承了和自己一样的道统,现在也该改个称呼了:“师弟!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叫,我差点没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我比你大,要叫师兄!”我抬手在她额上弹了下。

    王胭假装一副吃痛的样子蹲下来,最后抬起头撅起了嘴点,很不服气,大家都拜祖师爷,凡事都有先来后到吧,怎么后来的反而成自己师兄了?

    接受了的道统。皆能传承给人,但也要凭借道统之光的多寡才能引导,像我每样道统都不过是学得皮毛的人,道统之光没多少。也就没有资格引荐别人。

    道统越是强大,引荐者引荐时所需的道统之光就越多,当时师兄传承给我时,怕也耗费了不少道统之光吧?

    所以我现在有点担忧,收徒这事就算了,但我拜祖师爷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,也不知道祖师爷会不会把我扫地出门?而且身兼多重道统,有没有排斥?

    我看到巢祖神像旁边挂着张有些年代的巢祖画像,就烧了香,把画像请了下来,卷成轴后放到了背包里,以后再请人画上太一大神的、四小仙的,就能天天参拜了,到时候祖师爷也不好踢走我。

    至于鬼道的,我肯定不用担心,媳妇姐姐还在我身体里,她不会把我扫地出门吧?想来想去,能激怒她的,只有我身边一群莺莺燕燕的女子而已。

    继承了巢祖的道统后,我才开始正视眼前的周善:“想要我干什么?都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快速的提升你的实力,然后分头寻找遗失的中册和下册古籍,如此一来,我们才能打开血云棺,而且时间还不能太长,大概大半年最多,当然,越快越好,毕竟你外婆就算强到陆地神仙的程度,也不能仅靠龟息辟谷,吸收血云棺的力量就能活到那个时候吧?”周善说道。

    “提升实力?短短的时间里,大舅公,你说我怎么提升好?”我有些好奇,周善难道还能给我拔高实力不成?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人的灵魂强度就是我们玄门提升实力的办法,我看你的灵魂强度,也差不多到鬼将的初期了吧,不过人说修为,鬼说道行,你现在的修为,相当于寻道初期而已,从凡人到修士,再从寻道期到入道期,就相当于鬼的阴魂、厉鬼、鬼将、鬼王这些等级,你还需要再往上拔高些,到了入道期,我要做的下一步事情才能和你说,要不然想要帮上忙可有点难了,血云棺也没法打开。”周善教导道。巨豆杂划。

    其实我对人的修炼还真是两眼一抹黑,不过修炼灵魂的强度这一点,我倒是知道的,养鬼道和招鬼道都有自己的法门,特别是经过了周璇的传授招鬼道后,我的实力就开始突飞猛进了,从厉鬼到鬼将,也不过好几天的功夫。

    所以养鬼道和招鬼道融合后会让人变得强大,我也体会出来了,周善九死一生都要开血云棺找道统的事情我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可周善说我还需要再突破到入道期,这可怎么整?那就相当于鬼王级别了,练成张栋梁那种程度,半年内可行么?

    “半年内进入入道期,大舅公,你说笑么?我混了多久,经历多少生死才冲到了现在的寻道期,好几天以来我都觉得增长缓慢,恐怕再往上增长可越来越难了,算算时间,你要我半年进入道期,好像不太可能吧?”我对周善的说能在半年内提升到入道期不大相信。

    不过我感觉倒是挺微妙,从我原本以为周善是好人,最后在引凤镇,又认为他是坏人,到了现在,他居然就坐在我跟前循循教导我,成了半个师父,那也算世事无常,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可能的,这个世界提升灵魂强度的方法还有很多,你既然在短短时间里误打误撞到了寻道期,再过半年的闯荡,进入入道期很难么?平日里的修炼,阴间鬼气的灌体,玄门市场的丹药,三位一体的提升,这又何难,天下大了去了,隐藏的世家门派也不少,好比你们夏家,进入入道期,也不过只是个开端,就像婴儿踏出一步而已,呵呵……”周善如同个普通的老头一样跟我聊着。

    这老狐狸,似乎不知不觉间,已经把自己放到了引我入道的师父位置上了。

    “夏家?夏家是什么东西?夏瑞泽又是谁?大舅公,你是不是该解释下我本家的事情好些?”我皱起了眉,既然都谈到了这个话题,那事情总该说个明白吧?

    母亲为什么不说夏家,为什么隐瞒我的出身?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事情,你母亲居然没和你说过?”周善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我既没摇头,也没点头,如果我说母亲没告诉过我,那周善肯定不会说吧?他这个人最擅长的是隐藏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说过,那这件事,你何不自己去寻找答案?我小小的周家家主,可不敢轻易把他们的好事抖出来,你也不必问我过多,专心的把实力提升起来,到了那一日,你自然想知道什么就知道什么,不想知道的,它也会潮水一样涌向你,当然,如果你想要现在就不自量力去找他们,我可不敢保证你能活着进入入道期。”周善冷言一笑,直接就闭口不谈了,好半响才又说起了修炼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心中顿时郁结起来,夏家连周善都不耻提起?其中又发生了些什么不愉快的事情,让母亲和周家断开了来往?夏家似乎有滔天的势力,连周家面对它,都不过小蚂蚁一般?

    这一切的谜底都需要揭开,但母亲直接闭口不言,显然是不想我参与进去,而从血云棺救出外婆来,其实才是我现在急切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善一边的指导我招鬼道的术法,又问了我一些学到的知识,甚至让我演示从周璇那学来的指法和法术,顺道还指正了一些我曾经曲解,还有自己擅自加入的一些奇怪法门,顺道询问了我平时修炼的方法。

    我把周璇教我的修炼法门说了一遍,周善点头,就指点了一些窍门,我觉得应该不会错,就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随后他还提到了鬼面具的事情,跟我说修炼时候最好找阴气重的地方,带上面具再修炼,这样修炼速度会快上很多,毕竟鬼道的功法比其他的功法修炼要快很多。

    我想起在阴间带着面具睡过几次觉,怪不得虽然起来后身体难受,但随后修为都会增长很多,原来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那以后可就要多去阴间走走才行,就算欠下阴司再多的钱也先欠着,我脸皮厚,现在都债多不压身了。

    到了后半段的时候,我对周善已经彻底改观了,不愧是周家的家主,对于鬼道的理解和招鬼术的运用大气磅礴。

    也远不是周璇小巧简练可比,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对周璇是天才的理解,她的招鬼术更有个人特色,而不像周善那样一板一眼,完全教科书级别的。

    可惜,周璇已经是鬼王了,走的已经是另一条修炼的路了,也不再是周家的一员,和招鬼道再无瓜葛了,要不然或许我还能够看到招鬼道的另一种成长和结果。

    一个速成机巧,一个循序渐进,都有自己的想法,现在我取其利,去其糟粕,总比一家之言好吧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