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8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零七章:催命
    周善每次有大计划的时候,都不忘了要培养我一番,比如走尸匠把我逼急了,他就出手拦了一次。就算是威慑对方也好,也算是缓解了我的危机。

    而引凤镇的时候,他也并没有把我逼入绝路,虽然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,但既然要给我指路,只要是对的,我何不先走过去,再说其他呢?

    至于他是否真心要救外婆,我可以从往后的遭遇里慢慢验证出来,这个掺不了假吧。巨豆贞划。

    传授完修炼的方法,周善带上了鬼面具走了,也没有再留下什么话,他知道我不会信任他。

    我看了下时间,现在半夜三点多,走尸匠没来?

    虽说我怕影响到赵茜休息。但现在情况特殊,我还是决定拨通了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三下,赵茜就半睡半醒的接了:“喂……天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……不是,女居士在家么?”我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师父?在呢,怎么了天哥?”赵茜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让你去确认下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。”我说道,也管不了赵茜的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茜答应了一声,就听到她穿拖鞋的声音,然后开门关门,又是开门,最后是脚步声。

    我心中咚咚的乱跳,生怕女居士不在了,这就证明她是走尸匠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在呢。”赵茜跟我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是女居士醒来后发出的声音,我诚挚的道了歉就挂了电话,心中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女居士真是走尸匠?昨天我打草惊蛇。她直接就不来了?

    心中疑惑的同时。我叫出了王胭,问她地下室里,有没有什么藏宝室之类的地方。

    王胭指了好几个地方,我全部找了一遍,发现什么都没留下,看来王家搬家的时候把东西都带走了。

    我回到了地面,把阵旗全部都撤了,就准备开车离开,结果刚启动车子,嘭的一声。车门响了一下!

    惜君也扭过头看向了我这边的窗外。

    一个浑身湿漉漉的老头趴在车子的窗边,咬着一条鱼慢慢的把脑袋伸上来。

    这王诚跳鱼塘没死,却是抓鱼去了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却也叹息一声。开了车子离开塘村。

    开夜车很恐怖,周围树林黑漆漆的,野鸟乱叫,田鼠都跑到了泥路上,远远的看着,就跟人头一样。

    刚才电话确认过了,女居士在别墅里,第二人格就算发作成了走尸匠,也不会来这么快。

    所以我一路上果然也没有遇到走尸匠,安全的到达了四小仙道观。

    在道观里,廖钊和廖宏已经回来了,赵昱今天也没去夜总会。

    现在正怏怏不快的坐在广场的一张大椅子上,跟个疯子似的,而廖氏兄弟分别盘膝坐在了左右,这昏昏欲睡的表情,让人不禁想笑。

    停车的时候,赵昱高兴坏了,赶紧的跑向了了我,半跪在地:“恭候吾皇大驾,赵昱等候多时了!”

    廖钊也赶紧的跟过来,可却是脸上一窘。

    而廖宏则白痴一样直接半跪在地,还扯了下他哥的裤子,提醒他要跟着跪下。

    “右大将廖宏,参见吾皇陛下!”廖宏看廖钊不跪,自己就参拜起来。

    我面色一窘,看向了廖钊,廖钊表情也尴尬得很。

    看到廖钊居然不跪,那白痴赵昱气坏了,瞪了廖钊一眼,牙齿都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左大臣……左……”廖钊真给吓坏了,赶紧的要跪下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!你们搞什么玩意!”环视了下四小仙道观,这三位车子没买到?我是服气了,看来又是赵昱这货闹出来的戏码。

    “回吾皇陛下,如今南疆俸禄未发,赵昱已粮饷告急,先前车乘给吾皇征用,毁于大战,如今赵昱新车马却已无余款购买,还望吾皇看在赵昱兢兢业业,恪尽职责的份上,拨款救济,缓解下如今的困境。”赵昱没真正当过南越王,这话说的倒是文绉绉的,怕是廖钊这左大臣杜撰出来,他连夜背下的。

    我气坏了,这三位敢情是把一百万都花在夜总会和桑拿里了,钱都不够买车了吧!这赵昱还敢说我他车子是我征用坏的,好呀,可真是够调皮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得好,我明天再转给你五十万,你们三看着花!记住了,要守好四小仙道观,别整日里到处乱跑!工人的板房都搭建起来了,看好这里的旧道观。”虽然生气,但还是先招安为主,赵昱现在还是挺有用,虽然爱享受了点,但给钱养着算了,总好过他去抢劫了银行闹下大事来,到时候玄警又招来了。

    皇上难当呀。

    “多谢吾皇陛下!吾皇陛下千秋万代,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赵昱大声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围活动板房的民工全出来看热闹了,羞得我差点没一脚踹死他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这种古代人不能跟他一般见识,也赶紧的拦住了廖宏这给尸王洗脑了的二愣子,并对廖钊投以了同情。

    “先忍一忍吧,强敌环绕,有尸王在,我比较放心你们的安全,上次医院,要不是有尸王带你们离开,你们也跑不掉了。”我把廖钊拉到了一边宽慰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我们理解的,处了几天,这南越王架子是蛮大的,不过对我们兄弟没得说,还是挺护短,他能欺负我们,别人却不能欺负我们,前天好几个黑社会混混看我弟说话冲要打他,结果南越王就出来,狠狠就把对方都打成半残废了。”廖钊说道。

    我顿时一阵头昏目眩,这两位走尸的,居然跟尸王混出感情来了?这赵昱也够能的,还串好廖氏兄弟跟我玩儿俸禄的招。

    “别呀,一天,我不是说那种关系,我俩长什么样你还看不见?他根本看不上我们,不对!我们也不会看上他吧!也不对……啧!”廖钊慌忙解释,生怕我误会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了,今晚你们三个先别睡了,晚上醒着点,医院那个走尸匠可能要来,你去叫工人把那边沙堆均匀扑在广场这,到时候就知道她来没来了,我要静心研究点东西。”我提醒了句,就去了大殿那边。

    廖钊是聪明人,就开始布防去了。

    我到了大殿那,燃香拜了四小仙祖师,就沿着周边大阵再摆了聚阴阵和**阵,随后回来拿出王家的古籍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廖钊就给工人加了工钱,随后推土车和各种车辆都来了,把沙子均匀的洒在了广场上,只要走尸匠敢来,我就能把她弄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当然,不希望是女居士,如果是她,我不确定我能下得去手。

    巢祖的古籍里有两个部分,分为上篇和下篇,上篇应该是建筑方面的书籍,给人建造房屋,摆弄房子风水的。

    下篇是给死人做房子的,也就是做棺材,建坟墓,而王家的女人好好的给人家建房子不学,非要去学给人家做棺材,养棺材,倒也是奇葩。

    当然,建筑部分和坟墓部分我没去看,看的也是棺材的部分,这倒让我有种自己打脸的感觉。

    棺材部分经过后人的撰写,已经丰富了很多,但我没有其他时间细细的研究,专门挑了小铜棺的制作方法和控制方法去看。

    简单的四五页里,除了制作的过程,就全都是咒语了,我赶紧的死记硬背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背,又几个小时过去了,天蒙蒙亮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鬼将没有预警,小广场铺好的沙子也没动静,我心里有点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难道走尸匠要等过了三天后,让周璇来收拾我?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最后一天了,我该怎么答复周璇?难道真要交白卷?那以后没了阴阳令,我岂不是逃无可逃了?

    正想着,忽然一阵白烟凭空的在广场那漂了起来,我吓了一跳:来了?

    “哈哈,一见发财,一见发财!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一天么!催命还是怎么的?”是黑无常,我脸色阴寒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既然知道,那我就放心了,记住,今天之内你要是没把走尸匠杀死,可别怪我们帮不了你了,城隍大人也说了,李破晓那个事情可以缓缓,但这个,缓不来,她很想看到你的成果。”黑无常阴森森的笑起来,随后就凭空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哼,我去杀走尸匠,你们城隍打算坐山观虎斗么?也不怕我杀不了对方,反而给杀了?到时候你们城隍府也要亏到姥姥家吧?”我看这黑无常一个鬼来,倒是有些好奇的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我们城隍大人在阳间又不是只有你一条线,也不缺几个零碎钱,嘿嘿,夏一天呀,我跟你也是混熟了,我也不希望你死,可没办法呀,城隍大人那也没打算给你派什么接济,这事儿你也别问了,好好干你自己的,把人找出来,杀掉,这样我们才有进一步的合作不是?”黑无常阴恻恻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无常鬼都来催债了,我有些急躁起来,在沙子上踱步,一边也默念着鬼棺的咒语,熟练以后看了下手机,又是两小时过去了,八点了。

    不行,我得主动出击才行,光等肯定是等不来的,走尸匠没准就是打着这主意呢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