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9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零八章:证明
    我启动了车子,往县城开去,半路上我就拨通了韩珊珊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姗姗,小型的追踪器能帮我弄一个么?我有大用处。想追踪个人,不知道能不能弄到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病好点了?追踪器?有是有……米粒大小的可以么?”韩珊珊关心的问了我病情。

    “还好,有就好,那我这就过去?”我有些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吧来吧!姐就在床上等你!”韩珊珊看我着急的样子,咯咯笑起来,她怕是真没见过我着急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好,别墅是吧?我这就去。”我也顾不得听她余下的话,挂了电话就往龙渊小区赶。

    到了别墅区,我敲了韩珊珊家的门,结果门是开着的,看来她已经等着我了。

    熟门熟路,我直接就上了楼,敲了下房间的门,还是开着的,我皱了下眉:“韩珊珊?”

    “干嘛。还不进来?我没穿衣服,就在床上呢,想要追踪器,自己来拿。”韩珊珊腻腻的说道,声音软绵绵的,渗人。

    我反正胸都揉过了,现在都这情况了,也怪不得我粗鲁,这韩珊珊也真是的,都热锅上的蚂蚁了,还这么不识趣。

    有些生气的推开了门进去,结果韩珊珊正坐在自己的小办公台上,用小型电焊和各种工具摆弄着,身上还穿着米色的透明睡衣。

    “哼哼,来得刚好。等我三秒钟。对了,手机拿来。”韩珊珊快速的摆弄手中的工具。

    我把之前她给我的三星手机放到她往后伸出的手上。

    韩珊珊拿着手机按了几下,另一只手却在不停的焊接什么,速度飞快,看得出天赋很高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她真拿出了刚做好的小米粒似的东西给我,手机也还给了我。

    “刚做的?”我惊讶了,忘了去看她诱人的身段,光盯着追踪器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?就是拿以前的零部件组装了下而已,现在已经连上你的手机了。可惜还是没赶在你来的时候弄好,也没来得及躲进被窝,现在让你看了精光。”韩珊珊挺着傲人的胸脯,故意的在那显摆。

    我没敢看。赶紧的转过身:“别呀姐,我谢谢您了,我也真没看到,真还有事,人情先欠着,回头请你吃大餐,这情债就算了,我真还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我急匆匆的就跑下楼了,唉,在闹下去,媳妇姐姐不找我谈话就怪了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又不让你赔我什么,姐是逗你呢!穿了泳衣的,你倒是看一眼呀!”韩珊珊气坏了,我居然直接跑了。

    我也尴尬的出了门,跑到对面赵茜的别墅里,回头看向韩珊珊卧房的窗口,她开着窗对我挥舞小拳头,气呼呼的,一副刚找了小三又回头找二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女居士呢?”客厅里,只有赵茜一人在,我脸色有点发白。

    “天哥,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修炼上的困难了?昨晚半夜还打电话过来找师父,她知道后,今天早早就在道场里给你卦算了。”赵茜有些狐疑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当时心急了,后面我解开了其中的关窍,就不劳烦女居士了。”我表情一凝,心中叹气,女居士如果没有第二人格,那该是多好的一个人,走尸匠真的是她?

    可种种迹象都指向了她,让我又不得不相信这恐怖的事实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台上的物件,赵茜的桃木剑,定星罗盘都在,上面还有十几本写满咒符的草稿纸,看来女居士也是够拼的,要把一切自己懂的东西全传授给赵茜,看来还指导了桃木剑和定星罗盘的用法吧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物件,一个符文包出现在了我眼帘,这是女居士的东西吧,我曾经见过她从里面拿出了初血运符给我服用。现在只要把追踪器放到里面就好了,如此一来,我手机就能定位到女居士的位置。

    可我心里去莫名的有了一丝无奈,恩将仇报么?

    “茜,你房间那还有头痛药么?给我拿一颗?最近我睡得不怎么好。”我有意要支开她。

    “头痛?有的,你等等呀。”赵茜有些慌了,伸出了手背来探我的额头:“还好没发烧。”

    探完我的体温,赵茜就上楼去拿药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的拿出追踪器,颤颤巍巍的打开了女居士的符文包,心中挣扎了好一会,最终我咬咬牙,还是贴到了包包的内壁中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下楼梯的声音响起,我赶紧缩了手,回头看时,松了口气,赵茜估计是很担心我,不然也不会飞似的跑上跑下。

    我拿了药,看到赵茜盯着我,没办法也只能吃药了。

    “天哥,会不会是阴气过重?让你头昏脑胀引起了胀痛,叫师父给你看看好么?”赵茜见我表情痛苦,就要上去叫女居士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从小吃药就这习惯,好了,我还有急事,四小仙道观的工地还要巡视,就不打扰你和女居士研讨道法了。”我苦笑了下,就借故先离开。

    赵茜还想要留我,但我心里有鬼,不敢留在别墅,开出了龙渊小区,我拿出了手机,一个新软件就在醒目的位置,打开后,地图上显示了追踪器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心情复杂,但如果不这样,我就永远不知道走尸匠的迷怎么解了。

    正在我考虑怎么应对的时候,忽然手机上的追踪器跳了一下,我脸色顿时变了,这么快女居士就拿起符文包了?

    我呼吸急促起来,三星大屏幕手机的显示器上,绿色的点正移动起来,女居士出门了?

    她到了街上,停住了三四秒,但奇怪的是,她突然的就朝我的方向走来了!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她怎么知道我的位置?她能定位到我?她真的就是走尸匠?

    我一脚油门,就把车子朝着市区那开,路上,绿点快速的走到了原来我车子停放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一下,我觉得我似乎可以确定她的身份了吧?

    心中一下子悲凉了起来,以往我去到哪里,走尸匠都能察觉到我的位置,现在女居士能追逐到我,还不能说明什么么?

    悲哀过后的我面色阴郁,看来这次是没其他办法了,只能布阵迎敌。

    我迅速的开车回四小仙道观,道观已经在施工了,李庆和带着安全帽,在那里和几个指挥工人的工头说话,并且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手机上的绿点还在动,是往四小仙道观这条路来的,速度也很快,应该是开了车子过来,或者直接以神行术一类的快速移动法门过来的。

    我吓了车,赶紧的把李庆和拉了过来,大致跟他说了马上会有仇家来寻仇的事情,让他今天先放工一天,工资照样发给工人。

    李庆和惊呆了,但也立即做出了反映,和几个工头说了决定,就把工人遣走了。巨豆系划。

    大战一触即发,我召集了李庆和和廖氏兄弟还有尸王赵昱商议等下的行动。

    几个人和尸都认真的听完了作战会议,并且各自就位在四小仙道观四周。

    我直接在大殿门口拿着四小仙的大旗,等待走尸匠的到来。

    绿点一路的朝着四小仙道观开过来,我心脏也跟着绿点的跳动而剧烈的狂跳起来,呼吸也急促了许多。

    到了,马上到路口了。

    看着绿点,我心中默念起来,女居士会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我?走尸匠?还是面对面,光明正大的对抗?

    她的实力可并不弱,黄符借蓝符的法,指法迅如奔雷,灵魂强度甚至能直达张栋梁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一次,绝对是场苦战!

    绿点近了,来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的一挥手,李庆和和廖氏兄弟也跟着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可结果出乎我意料的是,女居士的绿点直接飞驰而过,没有在道观这停下来,沿着公路往着更郊外的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是一辆出租车!?

    我怔怔的站在原地,而李庆和和廖氏兄弟也哑火了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快步的走出了道馆门口,我沿着马路的另一头看去,又看了看手机,心中疑云重生,难道走尸匠要准备法器,那件诡异无比,能够隐身暗杀的雨衣?

    是了,肯定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可等了好一会,大概在十几公里的位置,绿点拐进了一处山道后停了下来,最后速度慢了许多,似乎是从出租车下来,用步行前往目的地了。

    我耐心的等着。

    但绿点直接在那停住了,十几分钟过去了,绿点还在那个位置缓慢的徘徊,我不知道女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三十分钟过去了,还是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我有些按捺不住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好几分钟,绿点动得更缓慢了些,我皱了皱眉,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电话响了,是赵茜的。

    “天哥,不好了,师父不知道怎么了,留下了纸条就走了,我刚才找不到她,去了她房间!”赵茜在那慌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内容呢?”

    “说让我以后好好的……让你也好好的……”赵茜在电话那头,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我脑子嗡的一下,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女居士到底去了哪里?我看向了绿点最后停留的方向,急踩油门赶去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