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9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零九章:真相
    廖氏兄弟和尸王上了李庆和的车子,也跟着追来,两辆车子迅速的开到了绿点的位置。

    山路陡斜,道路难行。车子到了半道,果然开不进去了,我下了车子,快步的往林中跑。

    这座山坡四处都是桉树,应该是某个老板承包的树林,树林成长年限还不到,也没什么人来。

    挑选这地方,靠近四小仙道观也不远,实在是心思算尽。

    “赵昱!先去探路!”

    赵昱速度飞快,拿着宝剑在树上腾跃而过,没有地形的阻碍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我自己也召唤了惜君和宋婉仪等鬼将,跟着跑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李庆和跟在我身边,他这趟也有些好奇来人是不是自己杀父仇人。

    “陈善芸,带我往前三公里。”我说了句。就招出了陈善芸,跳上了轿子。

    廖氏兄弟本身没什么实力,但对付尸类很拿手,在农国富那弄到了很多控尸的阵旗,这次是专门来对付走尸匠的。

    李庆和也爬上了轿子,这轿子不算宽大,四个人挤在了上面看起来相当的重,梅兰竹菊四个女人扛起来,很像是给我们虐待似的,不过能称为五鬼搬山,力量本来就不小,在山路中奔驰跟车子一样快速。

    很快在绿点的位置上停了下来,我看到了地上洒了一地的纸符,还有那颗米粒大小的追踪器,心中疑惑重重。

    山里。一间简陋的小木棚就建在平地上。棚里有锅碗瓢盆,还有一些香烛和纸钱等物,我心中惊讶,觉得应该是女居士第二人格产生时所居住之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阵阵响声从林子里传来,居然是斗法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心情紧张,催促陈善芸快点过去,战局进入了白热化了?这么厉害的法术对轰,谁和谁在那?

    “庆和,你先把布阵的东西摆上,一会我用五鬼抬着你借法。这样你移动速度能快点。”我示意道,炮塔还是要装上轮子速度快点。

    李庆和拿出了包裹里的家什摆了起来,和我呆得久了,东西每次都准备得充分。这次蓝符更是带了好些来。

    廖氏兄弟也拿出了包裹里的纸符和一些奇怪的道具,一会应该能够对付走尸匠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景象让我愕然了,远处百余米的树林里,女居士手指连点,好十几张的黄色符箓腾空而起,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冲向了空气中,最后贴到了空气中,烧灼起来。

    符箓烧灼的地方,一声惨叫忽然传来,黑色的人形浓烟滚入了丛林里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受伤的是什么人,但听过声音后,我全身都巨震了下,这是医院里曾经出现的走尸匠!?

    她不是女居士?

    那我岂不是误会了?

    女居士并没有放过走尸匠,手指灵动,端腕齐胸,迅速指挥黄符攻向那走尸匠。

    走尸匠滚到了地上,很快又消失不见了,女居士丢了符纸,再次追杀,攻击凛冽无比。

    无论步法和指法,女居士都运用自如,走尸匠居然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开了阴阳眼,女居士身上蓝光熊熊燃烧,实力绝不弱于张栋梁,而走尸匠有隐身雨衣,但刚才那一瞬间受伤,我看到她和女居士的实力竟也相当。

    难道是孪生姐妹?

    虽说我没看到走尸匠的样子,但想来和女居士章紫伊是一模一样的!

    我愕然极了,心中充满了愧疚,立刻命令赵昱前往帮忙。

    女居士手指掐算,黄符捏在手中,拿出小碗吐了口嫣红的血,两个指诀后,用符纸浸泡水擦拭了眼睛。她的眼角本来淡淡的血迹又因重新施法而加深,眼珠子也冒着红光,似乎因为符法似乎已经能看到走尸匠了。

    看来刚才从斗法开始,这一招‘灵符指路’就没停过,应该使用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占据上风的女居士速度根本不像是个老太婆,一脚踏出就纵出好几米!

    我怔了下,女居士这实力等级变化太大了,我记得她虽然厉害,但不至于强大到如此地步,难道用了什么秘法提升自己的实力?

    道场借法提高自己的实力,然后跑出来找走尸匠寻仇?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强行拔高实力的秘术也是有的,但使用后不会有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正当我赶过去的时候,一声巨响传来,地面忽然伸出了一只手,扯住了女居士的脚,用力一拉就把她拽到了地上!

    那拽住她脚的,居然是一具尸王!那尸王披头散发,是个女子的模样,这女子三十多岁,样貌已经看不出来了,全是刀口子,她之前就埋在了地下,一出来就凶戾无比。

    恐怖尖爪一下子就扣住了女居士的脚,咔咔两声骨响,女居士痛得表情扭曲,咿咿呀呀的叫起来,我看到她嘴里的舌头只有半截。

    说话什么的,根本是不可能的,我不知道哪根筋出错了,居然之前怀疑她就是走尸匠,还怀疑她有腹语,她就是哑婆婆呀!

    “大阵!快点!惜君!黑毛犼!”我眼都红了,摸了下小铜棺,王胭也出来了,四十九个小女鬼飞快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廖氏兄弟拿出了铃铛饿桃木剑,叮叮当当的要干扰那具诡异的尸王。

    看到女居士中了计,空气中传来阵阵阴险的笑声,女居士忍着剧痛手中一张黄符朝着女尸王拍出,那女尸王撒手后,身体跟鬼魅一样的向后移动!赵昱拿着古剑从天而降,朝着女尸王一剑劈了过去!

    女尸王身上缀着好些奇怪的竹筒,竹筒给赵昱这一劈就劈散了,连女尸王身体都给他劈出了一道伤痕,可竹筒里忽然一堆的紫色沙子飞得周围全是!

    毒烟弥漫,女居士脚断了动弹不得,挣扎的爬了两下就给紫色的沙子泼中,伤口的患处就跟开水烫过似的起了水泡,迅速的腐烂着。

    赵昱逼退女尸王时,王胭的队伍同时出现,连续扎了对方好几下。

    女尸王给断魂锥杂种,痛苦的一挥手,同样打散了一队小女鬼。

    赵昱趁机把女居士扛出紫沙,可惜人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    树林中的怪笑声更是凄厉,我怒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“救出女居士!”我着急的让黑毛犼把倒在毒烟外的女居士衔出来,放在了轿子上,女居士看着我,剧痛扭曲的脸缓了很多,挣扎了下招手让我靠过来。

    我这次误会她,她应该早就算出来了,在精神病院的时候她就想要提点我,可我因为不信任甩手离去,所以才导致她独自前来解决走尸匠。

    女居士照着刚才的方法,拿出了小碗、符纸,以血来抹过我的双眼。

    紧接着我睁开眼时,就看到前面二三十米外,一阵蒙蒙的阴影在晃动着,这应该是传说中的灵符指路了,能够找到被标记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婆婆,你先在这休息,我这就去把这女人杀了!黛眉,女居士就由你保护了。”

    黛眉享受不到血衣的加持,带着她危险重重,所以她负责照顾女居士,我则带着鬼将朝阴影追去。

    赵昱和廖氏兄弟就合力对付受了重伤的女尸王。

    “怎么打?”李庆和坐在轿子上时,表情复杂无比,这场战斗太过凶险了,两个尸王,一个不亚于张栋梁的角色,还能够隐身,这可怎么打?

    “尽管借法,我指哪轰哪!”我指挥着陈善芸,朝着树林里追去。

    “鬼道借法!血衣!”

    得到了血衣加持,鬼将精神奕奕,惜君更是神采飞扬,速度快得跟闪电一样,很快就追上了阴影。

    然而走尸匠也强大无比,几个连续碰撞,居然靠着**凡胎借法打退了惜君!

    “清微借法!道剑!”

    李庆和借来的一把大剑也朝着我指向的地方砍去,宋婉仪也不甘示弱,远程攻击也同时轰向了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走尸匠虽然知道我得了女居士的协助,已经能灵符指路,但面对这么多攻击,也是躲闪不及,道道风刃密密麻麻的攻击下,她身体挨了一下,溅出鲜血来。

    加上刚才女居士伤到过她,现在走尸匠除了逃跑没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持续下去我不知道能不能拦下它,我摸了下小铜棺,念起了巢祖的咒语。

    一口红色的棺材出现在我身边,四十九个小女鬼忽然的消失,忽然的出现在走尸匠血迹掉落的位置,疯狂的朝着空气猛扎起来。

    小铜棺有了道统咒语指挥,消耗鬼气和我的鬼气将联系在一起,除了鬼棺本身的消耗,我也因为念咒,需要提供给小铜棺鬼气,当然,随着我修为的精深,鬼棺的持续时间将会随之增加。

    四十九个小女鬼乱伐乱扎之下,阴影躲无可躲,连借法都力有不逮,很快就给扎得浑身是伤。

    “拿住!”

    过多的血迹已经藏不住她的身形,一群小女鬼把她围得结实,惜君快速的掐住她的脖子,捏着死死的。巨叼叉巴。

    这一次,走尸匠就算是上天入地也逃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李庆和兴奋得很。

    “剥了她的雨衣!”我也跳下了轿子,拿出了把瑞士军刀,阴沉着脸朝走尸匠走去。

    惜君一扯雨衣丢在了地上,走尸匠的容貌也显现在人前。

    咚咚咚咚!

    一阵阵的鼓声冲天而起,整个树林瞬间就阴气冲天起来,无数的阴兵鬼将密密麻麻的围在了方圆里许的地方!

    “城隍?”李庆和惊道。

    我咬咬牙,周璇来得真不是时候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