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9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一十章:平生
    走尸匠的歹毒不需要多说,我拿出刀子,就是想要动私刑,不杀她。我心中都觉得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周璇忽然的到来,打乱了我的阵脚。

    城隍军队来的及时,似乎有什么人一直跟着我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要不然这么短的时间里,不会跟准备好一样,就把城隍大军给召唤上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一见发财,一见发财呀!夏一天!把此人交给我们就好,这件事情你完成得很漂亮!城隍说了,那三亿的债务,给你免去一亿!”黑无常飘悠悠的过来了。

    白无常也随行而至,依然是我欠他很多钱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拿着那件能隐身的雨衣,没有理会他们,细细的观察起来。给攻击了无数次,这雨衣已经满是血水和窟窿了,隐身效果忽略不计,也不知道能不能修复。

    折叠好放入了背包,我脸色很难看:“怎么?那她欠我的债怎么还?你们城隍能够报仇,我就该闷不吭声,至少给我划拉几刀吧?而且我记得,你们要的是死人,不是活人!”

    白无常皱起了眉心:“你要私刑还是要免债?城隍大人现在改主意了,要的是活人,已经给你直接免了这么多,你还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是,交给你好几百个任务了,第一次是交出百个鬼将,第二次是什么来着?多得我都忘记了。你就这个还完成得漂亮些。城隍大人本来都对你失望了,现在把这趟任务做得这么好,就做到底如何,一下免去一百年的劳役,还有什么好说的?而且这走尸匠叫神什么了……对,叫祝玉萍的,下去也是死路一条,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。”黑无常阴恻恻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些东西要从她口中挖出来,我不能这么不明不白把她交给你们。”我冷着脸,祝玉萍?不姓章?可这模样和女居士一模一样呀!

    “嘿嘿。就知道你会这样,你先看看,周围多少鬼将,多少兵力。虽说你这有个接近鬼王的存在,但要硬抗我们这么多城隍大军,好像也不大可能吧?跟你说吧,这次引凤镇的事情过后,我们城隍已经得到了上头的兵源补充,现在已经是周边县里最大的一支了。”黑无常伸出手,挨个的朝着鬼差鬼将们指过去。

    又是威逼又是利诱,看来周璇是志在必得,如果是要祝玉萍死,我不动手都没关系,就怕周璇起了什么古怪的想法放了走尸匠,那以后就是源源不断的报复了。

    走尸匠祝玉萍忆现在是出气多进气少,但谁敢去小看她?

    正踌躇间,林子里一声‘还有谁’的惊天大吼就传来了。

    整个城隍大军一听,纷纷躁动起来,这震天吼声,可比战鼓厉害多了,林子里刚落下的飞鸟又惊得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:“嘿嘿,我家的南越王已经干掉了祝玉萍的尸王了,不知道你们城隍军能不能挡?”

    话说完,赵昱就从林子里钻出来,手里拿着女尸王的头颅,头颅脖子上的切口平滑,显然是古剑砍得。

    “吾皇,食君之禄!忠君之事!赵昱幸不辱命,已将敌将斩于剑下!”赵昱古剑插在地上,双手奉上头颅。

    我摆摆手,让他收起来,傲慢的说道:“嗯,做得不错,赏人民币十万,希望你再接再厉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吾皇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赵昱说完,完事就把头颅一丢,他的车子又多了十万块的预算,现在高兴坏了,要这头颅还有啥用?巨叼帅号。

    “尸王也不是南越王的对手,你们家的周璇能奈我何?威胁这种事最好别做,我只是想知道祝玉萍的事,看着她灭亡,其他的事我不会管。”我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行,祝玉萍肯定会死,死后孽镜台前照一照,什么事不都清清楚楚了?你且跟我下去,这事情咱们还有商量不是?”黑无常看南越王威猛无比,居然尸王都给他砍死了,自家城隍不过鬼王,能抵得住?心中难免惧怕。

    原本仗着兵力多少来威胁,现在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早该这样不就好了,这次借道阴间的费用也给我免了吧。”我啐了一口,这次也不打算用这阴阳令了,太贵了咱用不起呀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白无常拍板,就摆手启动了大阵。

    “吾皇,请留步,这赏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我从阴间回来就给你。”这赵昱连点做王的气质都没有,等一下都能死了,就知道伸手讨钱,怪不得一辈子反王了。

    廖氏兄弟这时也追着赵昱来了。

    “赵茜和一个女警察来了,把女居士接走了,那个女鬼将也跟着去了。”廖钊简单的说了下。

    我一想就知道赵茜担忧女居士,求到了韩珊珊那,绿点或者我的手机给韩珊珊时刻跟踪着,自然知道女居士和我的行藏。

    让两兄弟带赵昱回去,赵昱还想要跟我说钱的事,结果我进了白无常的大阵,直接就借道阴间了。

    城隍府,整个庭院里花开四溢,红得,绿的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然而原本吸引人的地方,我却第三次从里面跑出来,吐得黄胆水都快没了。

    周璇的残忍不亚于祝玉萍,她怎么给祝玉萍折磨的,就怎么的折磨她。

    连刚来的时候我威胁她必须从一亿加到一亿五,她都没眨眼就迫不及待的跟我要刀子,我把祝玉萍手上缴来的尖刀给了她,又试探性的跟她换了五千万抵债,她也没说话,看来恨之入骨都算是说轻了。

    我很高兴,一个人一把刀还了两亿,这交易做得……

    祝玉萍的脸其实和女居士还是有些不一样的,细节上,女居士脸上有的痣,她并没有,耳朵也没有女居士富态,这或许是她雨衣连耳朵都盖起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太过残忍我也看不下去了,祝玉萍想死也死不了,惨嚎连天,只是我不知道周璇还要折磨她多久,难道要全数奉还?

    我没敢再进去,看周璇的架势,肯定是要杀死这祝玉萍的,就找了间房间开始修炼起来,手机显示到了夜晚的时候,祝玉萍那边本来低不可闻的声音也没了,我知道走尸匠彻底的消失在了世间。

    毕竟感受阴间里活人生机断绝很容易。

    惊慌的祝玉萍魂魄被几条红色的链条捆绑,但已经是疯狂的状态了,黑白无常吃力的牵制着她,毕竟祝玉萍实力强大,已经是鬼王的级别了。

    我看向了她的肉身,上面全都是狰狞的刀口,这刑法我知道,是凌迟。

    不禁叹了口气,女人呀,果然不能招惹。

    一旁的小侄子更是可怕,正从脚底开始噘着祝玉萍的尸身,完了笑嘻嘻的瞪着我:“大伯,要一起吃师父的肉么?”

    我颤栗了一下,刚好点的胃又翻滚了起来,相对我之前的私刑,果然是残忍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去孽镜台,一起去看看?”黑无常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周璇把刀子丢在了地上,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: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就跟周璇,黑白无常前往孽镜台。

    祝玉萍还要经历什么折磨我没兴趣知道,但她的身世,还有女居士的身世我都需要解惑,以及从中牵扯到血云棺,还有我的身世,以及和周家,外婆的关系,都要从祝玉萍走过的道路中找出来。

    孽镜台前,黑白无常用力一扯殷红的锁链,祝玉萍就给拉到了镜子前。

    她身世的一幕幕,也如逢场作戏一样上演了。

    开场的时候,是一个褴褛衣服的小女孩,她屈着身体,正从大人的身上偷东西,偷到了钱,就去买了包子给自己的弟弟送去,这应该是祝玉萍一生里做的第一件坏事。

    随后,她的弟弟因为她偷了别人的东西,逃脱不及时而死在了别人的乱棒之下。

    剩下的就是复仇了,那时候的祝玉萍还因为杀人而迷茫,可渐渐杀的人多了,也就没有了感情,直到被追杀的无处可逃的她,遇上了一个陌生同龄女孩,给带回了一个神秘的门派之中。

    和祝玉萍一起的女孩更加的知书达理,生得更加的漂亮,我已经能够猜测得到,这就是章紫伊女居士了。

    而他们到的神秘门派,虽然我不清楚是什么名目,但很显然就是道门,因为只有这些古门派,才会有如此的意境和规模。

    她们在一起生活,一起学习,一起长大,直至情同姐妹。

    而祝玉萍虽然平日里还有些江湖里带来的坏习惯,但也逐渐因为女居士的影响,而改变起来。

    她也似乎忘记自己杀了多少人,竟开始过着和章紫伊一样的生活,甚至模仿着她的行为,动作,打扮,说话的方式……

    孽镜台显示的坏事也越来越少,年龄的跨度就变得大了起来,好像她本就该这么善良似的。

    所以随后很长的一段时间,只显示生平坏事的孽镜台闪了一下,就跳过了很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当镜子再次映照起来时,是女居士和她都成长到十七八岁的年代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坏事,是从女居士和她的争执开始的……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