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9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一十一章:情仇
    青春的悸动,让祝玉萍同样喜欢上了异性,一个三十多岁的指导道长,那位道长气度十足。面目阳光,看起来仙风道气,难怪少女倾慕之极。

    三人盘膝蒲团,坐在道门的长石上,年轻道长在那指点诸法,手持一本道书,说得周边云气翻腾,让我诧异莫名。

    可见他道法之高,远在我想象之外。

    三人是何人?

    女居士章紫伊,走尸匠祝玉萍!还有一个很是眼熟的少女,我不知在何处见过。

    女居士目不斜视,眼光不离道法,脸上写满认真,祝玉萍凝聚眼神,却钉在了年轻道长的身上。欣赏爱慕早就泄漏出去了。

    年轻的少女倒好玩了,单手撑着下巴,眼珠子咕噜噜的乱转,她样貌虽在三人里并不出挑。但那股灵性却无比天然,让人一见就知道她精灵古怪,尤为聪明。

    是外婆!

    我目光激动,眼泪忍不住嗖嗖掉下来,原来外婆年轻时。也在这里学习过。

    女居士和祝玉萍都穿着一样的深色道服。外婆却不然,一身简易的朴素白衣,尽显随意。

    外婆笔记里,说她年轻时就神通广大,什么地方都能乱钻进去,什么地方有道术,就想尽办法去游学掌握。创意无限。

    不过正是这种性格,让她学习别人家的道法是半吊子,只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,最后只有自己的鬼道天下无敌了。

    外婆出生一九四三左右,时至现在,应该七十二三岁,按照她现在的样貌,应该是六十年代的事情了,深山老林中的道门修行,正好对得上笔记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笔记里记载,那时候外婆用了什么诡计,陷害了道门的一个弟子,随后又设计救下了对方,接着混入了道门中听学,在那里,她学习了足有一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的听课,原来就是争端的起因。

    那位指导道长的目光不时停在了女居士的身上,请她来讲解说到的道法,女居士口若悬河,解释得头头是道,更是引来道长的青睐。

    外婆却毫不起眼,自己在那鬼画符,字迹也一如既往的潦草难看。

    祝玉萍到了这个时候,还不算记恨女居士,而是觉得自己模仿得不够彻底,所以指导道长才没有把目光转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因此她更是变本加厉的去学习女居士的一举一动,甚至打扮和妆容。

    模仿的成长,代价何其之大?动作可以神似,发声可以模仿,但样貌终究是爹娘给的,谁能改变?

    祝玉萍又开始从法术着手,天天的跑去跟指导道长讨教法术,日日不间歇,道长并没有一丝不耐,可眼中除了指导,却没有其他的情感。

    这些琐碎的事情变本加厉,转眼两三年过去,事情完全变了质,女居士道法更为精强,或许这就是天才和凡质的区别,祝玉萍完全的丧失了自我,在道门的弟子里,她仅仅如同女居士的影子一般,在光的强烈下,影子日渐弱小。

    后来,指导道长结婚了,取了一个和女居士颇有相似,实力更是相当的女子,共赴巫山。

    祝玉萍也彻底因此而崩溃,疯狂。

    道门之中海汇百川,有着各门各科的指导道长,所以她转投了同门中更为厉害的指导道长为师,开始学习一些走尸,一些阴损的道法。

    和女居士的交集也变得更为疏远,几年的时间过去了,再次出现的祝玉萍已经不是祝玉萍了,她整容成了女居士的样子!

    我看着孽镜台的她,彻底惊愕了,她居然能够为了那位指导道长整容成如此模样,可见心态已彻底变迁。

    再次出现在指导道长的眼前,道长的惊愕是难以形容的,可那正直的道长有了妻子,又怎么会再喜欢女居士模样的祝玉萍?巨狂司亡。

    纵是章紫伊亲自在他面前求他,他恐怕都不会移情别爱。

    祝玉萍哭得伤心,最后变成了嘶声怒号,可谓爱之深恨之切。

    最后让我和周璇都勃然变色的是,她去而复返,居然绑架了当年那位曾经指导她数年,有着师生情谊的道长的妻子。

    道长妻子的实力极强,但整容成了女居士模样的祝玉萍,却很容易的骗过了对方,取得了和女居士本就是闺中好友的道长妻子信任,并引她进入了埋伏好的大阵里,籍此掳走她。

    祝玉萍殴打那名被殃及的道长之妻,后来似乎并不解恨,施展了浑身的邪术,刀子,符法,制作走尸,如同折磨周璇一样的折磨那名女子。

    比如刀子划花女子的脸,切开她的嘴巴,刺穿她喉咙,让她发出难听的声音,无所不用其极,换着花样折磨着对方。

    道长妻子最后给割了舌头,死了。

    死之前,她仍认为祝玉萍就是自己的闺中密友章紫伊,是章紫伊把她制作成了女尸王……

    剧情复杂而沉重,我嘴巴张得很大,呼吸变得粗重起来,而周璇因为经历过这等恐怖,也双目圆睁,情绪波动得厉害。

    那个道长之妻,正是赵昱砍了头颅的女尸王呀!

    我手握着拳头,心中对这祝玉萍更是恨意愈烈。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”疯了的祝玉萍看到这一幕,仍笑得出声来,可想而知她的狂态,已抑制不住。

    孽镜台里,指导道长斥问祝玉萍,祝玉萍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,并哀求着道长和她共结连理。

    指导道长面对如此丧心病狂的祝玉萍,再也顾不得师徒情谊,要当场击杀她!

    然而,祝玉萍早就和她后任的指导道长沆瀣一气,在前任指导道长发难之时,将其毙入了山崖。

    自从祝玉萍整容成了女居士,掳走了道长妻子,杀死了指导道长后,被怀疑被调查的章紫伊虽因证据不足未被正法,但也无法再存于道门,遂给驱逐出了师门,成了散修。

    章紫伊心态并无变化,不急不躁,就当是自己要下山游历而已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里,浑身颤抖得厉害,章紫伊年轻之时,何等的天资聪颖,就算面对外婆时,亦有其擅长之处不落锋芒。

    然而如此纯良正直的人,却在一次预谋中让祝玉萍的奸计得逞,陷入了重重的陷阱之中,给对手俘获。

    严刑酷打免不了,棍棒折磨更是家常便饭,章紫伊渐渐的神智有些不清晰了。

    不过祝玉萍虽说疯狂,但对当年的姐妹情谊还是记得的,制作尸王这种事情,她似乎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可世界上只能有一个章紫伊,所以她还是没有放过这个曾经从世俗里,把自己救出来,带入了道门的姐妹,她把她推到了悬崖边,亦如之前对付自己的指导道长,一棍敲其头脑,毙入了悬崖。

    正因此机会,章紫伊趁着逃了,远避于群山旷野,而祝玉萍也认为自己的姐妹章紫伊死了,随即隐藏在了一处庄园里修炼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后,是一些琐碎的杀人回忆录,有自己去做的,也有和后任指导道长合作的,数十年的生涯里,死在她手底下的人,已经多不胜数了,或是玄门高道,或是佛门高僧,无一不是厉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高楼平地起,卧虎高山齐,数十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,孽镜台前,祝玉萍再次见到女居士时,我不禁又再次落下眼泪。

    辗转了数十年的风餐露宿,原来的美人儿章紫伊,在逃过了死劫之后变成了现在的老太婆。她的头脑不再清如往昔,原先的修炼,也早就在当年濒临死亡后停了下来,修为大降,由原来的入道期,掉回了寻道期,只是那股淡然的气息和侠骨柔情却未减半分!

    那个时间段,应该是女居士遇到赵茜,传授了一些法术后,又离家出走的时候。

    如今姐妹相见,已成仇人,难免是一场激烈的大战。

    可疏于修炼的女居士怎会是祝玉萍的对手,轻易间,果然就给俘获了去。

    经过数十年的晦暗生活,祝玉萍歹毒已更胜一筹,她开始用刀子来折磨女居士,虐打她,甚至割断了女居士从少女时代就远比她动听的口舌,想要把她折磨疯狂,制作成第二具女尸王。

    二次的打击,让女居士籍此清醒了很多,当年的天资再次的临身,竟在短短的时日里创造出了自己独一无二的,以指法取代念咒的绝学,再次逃出了祝玉萍的魔掌!

    后面,孽镜台虽然没有了女居士的踪迹,可我知道正是那个时间段里,她和刘方远刘师兄相遇了,在四小仙道观住了一段时间,随后可能因自己的记忆力的逐渐恢复,而选择了离开吧。又几年的独居生活,女居士以独家的法门制作了特殊朱砂,于街日的时候上街摆卖,最后和我不起相遇,又因救苗小狸之时和赵茜相认,当然,这就是题外事了。

    孽镜台里,祝玉萍还是牵扯进了周璇的事,乃至外婆、我、还有血云棺的事。

    我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,连我身边的鬼王周璇,也有些蹙眉苦思起来,黑白无常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走尸匠祝玉萍为何成为道门杨家的帮手?为何又让小侄子追杀我?如何和血云棺扯上了关系,血云棺是谁制作出来的?这些事都将会一一揭开么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