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39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一十三章:修炼
    召唤出陈善芸,我赶往中医院,一路上我的泪水抑制不住的流淌着。

    女居士强行恢复实力替我把走尸匠打成重伤,其实那时候就抱着必死的决心了。可惜我居然没有见她一面,还想着怎么用追踪器追踪她,实在可笑……

    郊外,我打了辆三轮车,整理了下心情去了医院,太平房前面,一群人在那发着呆,海师兄他们已经到那边了,就等着我来而已。

    黛眉在阴暗的地方等着我,我把她收回了小木人。

    打开太平间的门,女居士合眼平静的躺在那,我走了过去,心中觉得难过,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是重伤不治死的,还吊着一口气的时候。是赵茜一直的陪着她。

    赵茜见我走进来,眼泪汪汪的拿着本子交给了我。

    “师父回来的时候什么都说不了,说不出来,字也没留下半个。这本是之前离开家里的时候留下来的,我现在拿给你看,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我接过了本子,上面密密麻麻的字,娟秀无比。她是名门修士。出身神秘的道门,文字功底非常好。

    花了很长的时候,我才看完了上面的字句。

    内容大致是让我们好好的过,不要过于想念她。

    可见女居士还是挺舍不得我们的,上面提到了赵茜,提到了苗小狸,也提到了我。甚至还有郁小雪等。

    她说她早就算出自己命不久矣了,只不过凭借自己对命数的研究而延长了时间而已,她很想告诉我这件事情,但她没来得及。

    其实那是我当时心情混乱,给走尸匠迷了心神,甩手离去罢了,并非她没来得及跟我说话,现在我早已悔无可悔。

    她说道统已经传承给了赵茜,希望我以后能够把赵茜当成是她,以后一起互相扶持,永不放弃对方,也希望我以后能够多信任赵茜,多给她点机会。

    还说道感情之事,一切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我看完,忽然悲从中来,女居士确实是高人,从来不勉强别人,从孽镜台那我就看出来了,天真纯朴的少女从道门行走凡间,临了回去,还捎上了个杀过人的女孩儿祝玉萍。

    一个杀人犯还能给她影响得从良十年,可见女居士的魅力何其的超然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何等歹毒的人才能对她下此毒手,天杀的世界。

    赵茜在一旁嗖嗖的掉泪,摸着女居士粗糙的手,却没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把女居士运回四小仙道观吧。”我说道,把本子递给了赵茜,周瑛是我外婆,而女居士,可以说是我婆婆,因为我出生开始,就没见过爷爷和奶奶。

    而且在这里,也只有我见证了女居士的生平,她年轻的时候,她老的时候,所以送终也该由我去送。

    “天哥,我哭完这次就不哭了,真的,我不会再哭了……我要在别墅办,她是我师父……”赵茜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赵茜的决然,我只能点点头,那就在别墅里办吧,反正来的人并不会太多。

    我伸手拂过了女居士的脸,感受着她冰冷的气息,心中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救出血云棺里的外婆。

    认识的老人家也不剩几个了,他们引领着我成长,然而我现在成长了却无法保护他们,或许,是我成长得不够吧。

    周善说,我要在半年内进入入道期,但我等不了这么久,我需要变强,强如外婆,甚至比外婆还要强!

    棺椁由县里新来的黄家送来的,海师兄主持了入殓,然后把棺椁运回了龙渊小区的八号别墅。

    别墅的大厅已经给雷青的兄弟们清理过了,旁边都挂上了白布,棺椁停在了中央。

    花园里摆上了台凳,赵家的人已经忙前忙后了。

    现在赵家已经成了县里的四大玄门世家,其中的缘故谁都知道,对我更是恭敬无比,我虽然没有直接成为赵家的客卿长老,但一群人都隐隐的认为我是。

    毕竟之前赵家出事,我施展过雷霆手段,连王家都说灭就灭了,而我和赵家小姐赵茜的事,也在县城里早就传得沸沸扬扬,风言风语了。

    我真怕到时候赵茜因为我嫁不出去,到时候可怎么办?

    不过现在还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,我坐在了棺椁的旁边,给来这里上香的客人回礼。

    赵茜和苗小狸,郁小雪都来了,都坐在棺椁的另一边,苗小虎和苗小豹两姐妹都来了,不过是帮手倒茶什么的。

    因为是下午,来的人并不多,都是我认识的人,也有县城玄门里给我面子的玄门修士,或许他们连女居士都不认识。巨吉见弟。

    到了夜里,四大玄门里的李家、张家、孔家都派了很多人过来,有不少的直系亲属都过来搭手帮忙。

    结果我出去看了下,人似乎就多了,还有不少人慕名而来,对我是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当然,周围邻居来得更多,想不到女居士在这里住的时间不多,但却颇有人缘,出乎我的意料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就到了深夜,李庆和和张小飞,王元一这三人都来了,烧了香火后,就坐到了我这边的席子上陪我守丧。

    可正聊着好好的,一个人影就从外面的门口走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人一看,脸都白了很多。

    李破晓,他还是那么的落魄,那身道袍根本就没换过,几天时间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,居然不怕玄警抓他又回来了,还拿着一扎便宜香。

    一撩衣摆,李破晓跪在了地上,点燃了香火拜三下,冥神静气了好一会,才说:“道友心如止水,两袖清风,亲制的朱砂也于我帮助极大,更有除魔卫道之心,虽不知道友名讳,但挡不住李某的敬佩,今来此,无重若泰山之言,更无贵重之物表我哀思,仅上此香,祭奠英魂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并不等我们回礼,就站了起来,环顾了我一眼,回头离开。

    李破晓其实也不算坏人,只是心肠太过直板,一个二愣子,你还不能和他较真,他觉得你是坏的,你就是坏的,说不动他。

    王元一拿出了手机,就想着拨通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我摆摆手,还是决定今天放过李破晓,这人落魄至此,今晚抓不抓他也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入夜也不会再有人来了,我和海师兄交接了下,就准备找个地方修炼。

    李庆和和王元一,张小飞知道我要借道阴间修炼,所以就准备留下来替我守灵,毕竟之前李瑞中去世的时候,我就帮着守灵了两天一夜,他们看在眼里,义气所在,自然奋不顾身。

    王元一开着车送我去了三岔公路,道别后,我找了个阴气重的地方借道阴阳,进了阴间。

    叫了陈善芸送我去了四小仙道观底下的洞府。

    我把惜君和宋婉仪全召唤了出来,开始商量起怎么把洞府重新休整一遍的事情,并且准备在四小仙旁边摆下聚阴阵才行。

    阴阳令只能救命的时候使用,太贵了用不起,别到时候用多了,给周璇打工万年都还不清。

    “要修葺阴间洞府,还要开条借道阳间的路,那就需要请懂行的鬼来,而这么大的洞府,难免大张旗鼓,费尽周折,跟周围的城隍还得及时沟通好才行,要不然定会派军队来此围剿我们的。”宋婉仪说道。

    黛眉也从小木人出来,她考虑了下就说道:“军师大人,此事就交给我来办理吧,您诸事缠身,上面四小仙道观要主持,下面的洞府又要修葺,倒不如放权给我,军师只要解决钱的问题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多谢你了,我会想方设法的准备好钱给你。”我很是感激,但阴间的钱我不知道去哪弄快些,现在还欠着周璇一亿呢。

    “军师打算如何凑齐阴间的钱?用上面的冥纸烧下来?那个作用不大呀。”黛眉有些疑惑,她知道我肯定不知怎么筹钱。

    “烧点金叶子先顶着吧,不行我再去找周璇借点。”我说着,从单肩包里拿出了一沓的特制冥纸,烧出了许多的金叶子给黛眉先顶着用。

    黛眉脸上一窘:“这些指定不够,我先帮军师活动活动,顺便去调查下市场吧,钱能生钱,不行军师再去弄吧,目前您还是修炼为主,琐事我们来办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我不能全指望黛眉赵茜,看来还得去找一趟周璇贷款,可找这表妹真不一定能说动她,那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,轻易不会理我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修炼是正事,琐事就先不管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,要不我和山鬼,大狗狗去抢钱好了,那个听说来钱快喔!”惜君缠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很无语,看来又是宋婉仪的高招了,不过抢劫这种事还是别干了,我有阴司差事在身,不能知法犯法。

    取出了之前买到的大型布阵旗子,我在洞府周边摆下了大型聚阴阵,遣惜君和宋婉仪、江寒、黑毛犼在外面修炼,兼之护法。

    我则把周璇和周善的招鬼道修炼法门又过滤了一遍,静下心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鬼气经过大型聚阴阵的汇集,变得浓烈无比,带着鬼面具,盘膝石床上的我给冻得浑身哆嗦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种近乎疯狂的修炼会不会出问题,但管不了这么多,我需要变强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