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0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一十八章:业力
    妈呀,老子发财了,借道都能借到阴间大鬼王的藏宝室,这运气太好了吧?我心脏狂跳。把其他鬼将都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江寒和宋婉仪都七手八脚的把东西逐件搬了下来,满满七个大箱子,里面都是阴间的金银珠宝。

    其中还有个箱子,散发重重鬼气,封了好几张阴间的咒符,看起来怪吓人的,我没敢打开,生怕出来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怪不得此地鬼气冲天,都直冲阳间了,原来是有这么个宝物。

    或许把它弄到四小仙道观底下的洞府,能间接影响下四小仙道观的阴气?到时候我岂不是能在道观那借道阴阳了?

    赶紧把宝物揣进了兜里,又开始寻思这么多金银珠宝我该怎么搬走好。

    洞府里四面都是墙壁,还有一堵石门!光明正大的搬出去是不可能的,要不然阴阳借道大阵早就起作用了,这阴阳令在城隍府都能直接使用。比阴阳借道大阵要强大很多,直接跑这来了。

    阴阳令除了使用者自己,还能带死物下去,这些金银珠宝没准我也能带上去吧。可满满七大箱子,我怎么搬好点?

    扛是扛不了,可不带一两箱,这次用阴阳令就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我咬咬牙把衣服全脱了,就穿了条内裤。

    “啊。主人。你好流氓。”宋婉仪不知道我要干什么,的叫了一声后不敢看了。

    惜君笑得贼贼的,跑过来要索抱,她还没抱过不穿衣服的我,但立刻给我果断推开了。

    江寒目瞪口呆,自己的主公怎么这么不顾形象?不会是展示下自己的肌肉吧?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把金银珠宝打包!我得带上阳间。再从别处借道回四小仙洞府。”我老脸一红的说道。

    宋婉仪虽说大骂我流氓,但过后却眼睛都不眨的看着了我,还咯咯的偷笑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鬼将一边抱起箱子,一边把宝物倒进我的衣服裤子里。

    堆了满满的一小座珠宝山后,还是有一小半没能装进去,我和宋婉仪又挑出了些不怎么值钱的,然后打包了最贵重一部分,绑结实后几个鬼将合力抬到我身上,可重得我喘不过气来,干脆就躺在了地上,我感觉要被压扁了,趁着还憋着一口气,我把惜君她们收入魂瓮,使用阴阳令后,回到了阳间。巨欢呆圾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入夜了,在给金银珠宝压死前,我叫出了陈善芸,把东西全搬到了轿子上,自己穿着条大红内裤,招摇着朝着打靶场那边跑。

    中途陈善芸见我只穿了内裤,顿时目瞪口呆,羞得转过身不理我了,解释了好一会才安慰好这小姑娘。

    那边还有车灯在亮着,赵昱今晚疯了,居然没去夜总会,疯狂的驾乘他刚买的宝马。

    看到我穿条内裤跑来,廖钊他们也吓坏了,还以为我给抢劫了,可看到轿子旁边一大包金银珠宝,心中顿时生出崇拜,敢情不是挨抢劫了,是抢劫别人去了。

    冥金这种东西都值钱,比金叶子分量重不知多少,这么一小堆,别说建洞府,建一座小城都没问题了,我现在摇身一变,成阴间的土财主了。

    鬼气腾腾的宝物到了阳间也一样的效果,我生怕闹出点什么事端,就赶往了四小仙道观,这次我没打算把宝物直接埋入四小仙洞府,毕竟我不知道宝物的主人什么身份,要是是鬼王,那我就遭殃了。

    对方肯定看重这东西,道观和打靶场的距离不远,也就跟道观去县城差不多,要是鬼王级别的鬼,搜索一件鬼气这么重的东西很容易,我看还是先封禁宝物的鬼气,藏在四小仙道观一段时间,风头过了,再考虑其他。

    快到道观的时候,我让五鬼先藏进了山里,毕竟现在那边工人多,眼杂。

    走路回到了道观,不少工人远远看着我光着身子,都不禁笑话我,我没理会笑声,去客房穿了套衣服,找了个稍微大的盒子,把小盒子放了进去,上面贴了好几张封魂符,把鬼气尽量的压制到最低,拿了铁铲到了道观后面的山脚下,埋到了地下。

    开了阴阳眼,看着这块土地因为埋了盒子,立即就跟坟堆一样的阴气腾腾,心也随着沉了下来,这还是封了许多符纸的情况下,如果不封,到底会是怎样的恐怖?

    盒子里有什么?我好奇了,可好奇我也忍着,毕竟就我那点实力,开了没准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暂时不管这么多,反正这个位置我可以暂时用来借道阴间,平时也让廖钊这比较灵活的人看着好点。

    坐上轿子,已经很晚了,我避开了公路,走山路到了能借道阴阳的坟山,借了阴阳路下了阴间,一路赶回了洞府。

    黛眉知道我晚上回洞府,就在那一边修炼一边的等待,远远看到我,面带愁云:“军师大人,没有钱,路路难行,黛眉有负军师重托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看我带来了什么,这些金银珠宝,应该够用的了,除去了建造洞府所用,其他都存起来吧,洞府地方挺大,周围可建几间房子。”我说着,就把一堆的宝贝倒进了洞中。

    黛眉嘴都合不拢了:“军师大人道运非凡,居然有此运气,借来这么多金银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运气,作死得来的,来路也不明,你小心点看着销赃,千万别让人追查到我们,还有,最近收集点消息,看看哪路的鬼将鬼王丢了东西正四处搜寻,打听到了告诉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我坏事做尽,太过肆无忌惮,现在彻底成了无恶不作的魔头,因果也多得自己都数不清,现在不是不报,而是时辰未到而已,可我没办法不一条道走到黑。

    加上经历了这么多生生死死的事,我明白落后就要挨打的事实,这才不择手段都要提升实力。所以尽管业力缠身,果报来临,也只能见招拆招,慢慢周旋而已。

    我极力的自我慰藉。

    黛眉面色一变,但她也不好说什么:“好,把洞府建起来,我们也有了安僧地。”

    交代了黛眉一些事情,我放出了所有鬼将自由活动,自己就倒在了石床上,睡了过去,两天一夜不睡,我累坏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梦中,一个和我等身高的人影莫名其妙的站在了我面前,阴沉沉的笑着,我喝问他,他也不说话,我吓得惊醒了起来,结果浑身都是冷汗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笑声代表了什么,但却能体会到对方得逞的味道。

    我霎那间明白了过来,随着修炼的加深,我有了心魔,那个黑影其实就是我的心魔。

    随后,我忽然想起了李破晓,他在姚龙的茶楼里,在小义村里说的那句话,我养鬼为祸,终有一天,会自食恶果。

    宋婉仪和惜君都飘了过来,看着我抱膝坐在石床上发着冷汗,都安慰起我来。

    自从引凤镇出来,我的实力增强到了连海师兄都不是对手的时候,没有人引路的我渐渐偏离了轨道,变得冷酷和残暴起来,为了达到目的,甚至开始不择手段,连盗墓这些以前我就嗤之以鼻的事,现在也参与了进去,再长此下去,我会变成什么样的人?

    我心中震惊,不知不觉,我似乎沉迷了,彻底变得麻木不仁。

    寻道寻道,我的道就是魔道么?

    我会成魔?给正道剿杀?吴家这趟送来的帖子,难道就是个开端?敲响了我的丧钟?

    寻道中期里就产生了心魔,我还能走多远?能进入入道期么?

    一时间,我觉得自己没有了方向感,做事全凭着自己的一时喜怒,一时好恶,纠集了一群狐朋狗友,自以为是,我以前的初衷去了哪里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