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0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一十九章:心魔
    我心中迷惑,想起了正宗道门出来的女居士,可她已经没有了,所以周边也没有可问之人。只能深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身边不乏至交好友,却对修炼一窍不通,海师兄是散修,阴阳家道统尽是挑了逃跑那方向走的,修为也就停留在寻道期而已,修炼的书籍还丢在阳间,找不到关于心魔的说明。

    况且我这个心魔好像不一样,寻道期就能跑出来嘲笑我,如果进了入道期,岂不是能来找我打架了?

    心中惶恐之极,看着时间还早,我拿出了朱砂的毛笔,迅速的写好了一道通神符,咬破了舌尖,一口精血喷到了纸符上。符成,贴在了胸口。

    “江寒,宋婉仪,你们去外面帮我护法。顺便消化下昨天升级后带来的不协调吧,我要入梦一会,如果时间超过五个小时,记得叫醒我。”我嘱咐几个鬼将后,就躺在了石床上。

    “哦。那哥哥我能和你一起睡么?”惜君调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去吧。你和王胭一起玩吧。”我拒绝了,这是要见媳妇姐姐,又不是上街买菜。

    惜君瘪着嘴,有点想哭的感觉,我也不好理她,就示意了乖小孩王胭去陪惜君。

    入了梦中,泼墨一样的血雾铺面而来。我往旁边闪过,寻找媳妇姐姐的踪影。

    每次又是一番的找寻,才让我找到她,所以次次说上话时,全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媳妇呀,媳妇你在哪啊?”我一路的搜寻,拨开了血雾,心中总是一丝的期盼。

    媳妇姐姐双目自然的合着,优雅的跪坐在那里,双手放在了膝盖上,似乎早就等我多时。

    我赶紧的走过去,她伸出了无暇如凝脂的手,让我在她面前坐下。

    “坐而论道?”我自言自语,跪坐什么的我不大习惯,就盘膝坐在了她眼前:“媳妇,不好了,我产生了心魔,这可怎么办?那东西晚上睡觉吸收鬼气就自己跑出来跟我笑,这是什么缘故?”

    “世间万物有阴阳两极,相互制衡,难分难解。人亦有正反之分,你是你,心魔亦是你,心思端正,则心魔弱,心思不正,则心魔强,你欲行逆天之举,翻天之事,心魔则生。”媳妇姐姐跟教书一样的教导我。

    “就是说他是我的阴暗面,根本就不能消除?那可怎么办啊,我要是成魔了,岂不是迷失了心智了?”我心生惧意,这心魔消灭不了,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怎么办?巨厅农巴。

    “修炼无分正邪,人心却有善恶,若用自身修炼所得去干坏事,则心魔生,若用来做善事,则正气凛然,心魔如何能生?”媳妇姐姐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,我已经很接近魔道了,是我做事太逆天了,还是我做的都是错的?”我越发的感到迷惑。

    “是非对错皆是表象,生灵都有自己的行事法则,逾越生异,行差便踏错。好比你如今的能力愈强,若不约束你的性子,任性胡为,心魔也便来了,这是你急功近利的结果,你强了,心魔的诱惑力就越强,现在可以在你梦里出现,以后如果不约束自己行为,到了一定阶段,它便成为主导,那样,你便是入了魔道,万劫迎来。”

    媳妇姐姐一挥手,血雾凝聚,化作人影,那人影朝着朝着我笑着,彷如之前所见,可她蹙眉间,血雾消散,人影就如梦幻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那我到底该如何做呢,是不是我慢慢修炼,能力亦步亦趋的增长,心魔就不来了?”你是轻松搞定了,但我却感到头绪全无。

    “遇弱则弱,遇强则强,修为的强弱并不妨碍他成为你的主导,就算你是个凡人,心术不正,它也会潜移默化,使你追求自己所想,或是金钱,或是欲念,或是权利,凡人受限制更多,心魔难现,修炼之人,能力强大,越容易自我膨胀,不受控制,他容易出来罢了。它会催促你加快修行,行更逆天,更极端之事,若想压制心魔,只能行善积德,心中凛然正气。”媳妇姐姐伸出双手,把我的手抬了起来,一瞬间,我的手上全是血气,宛如沾满了血腥似的,我顿时觉得自己之前所作所为,尽是恶贯满盈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做的那些不好,眼下该如何去做?”我深感迷惑,别人来杀我,我去复仇,这应当天经地义,可眼下心魔催生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该如何行事?

    “你是你,我是我,一切事物,皆顺其自然,心魔是劫,修炼是逆天之举,应劫而生,应劫而亡罢了。”媳妇姐姐站了起来,后退一步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是呀,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,媳妇层次就是高深莫测,随口说一说,论下道理,就把我忽悠得一愣一愣的,以后我要多增加点见识,免得和她搭不上话了。

    我站在血雾里好半响,觉得媳妇的意思是该修炼的修炼,该应劫的应劫,有些东西躲不掉就会自己来,生就生,死就死,皆运道而已。

    对对错错皆是本心,心魔的到来,是应劫而生,它要引我入魔道,让我更冷酷自私,我就要防备好,做事做人,但求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所以心魔如今就出现,似乎不是什么坏事,能让我悬崖勒马,回头是岸。

    “媳妇?我想通了,我们再坐一会,论一论以后的人生大事好不好?”我赶紧的追着她的背影而去。

    可不一会就有光线临身,让我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睡醒过来,我身上的鬼气再次充盈无比,在阴间睡觉也算是一种修炼吧,还能见一见媳妇姐姐。

    可眼下的问题来了,吴家老头子要找我单挑,我该怎么做?

    张小飞提议的盗墓我要不要去?听张小飞所言,这诸侯王恶贯满盈,抢劫了这么多的人,我去盗墓难道不是为民除害?所谓为富不仁,你要是墓穴里只有萝卜白菜,谁会去偷你家的东西?

    而且吴家也不是什么好鸟,为贪图宝物不惜害人,我最多是能做到得饶人处且饶人罢了,不是大恶之人就放走吧,以后报复什么的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,可他们敢生出杀心,我必以雷霆来反杀之。

    至于盗墓嘛,先去了当地打听看看,好人就算了,坏人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关键的还是要尽量避免杀业,可就算如此,我不杀人,别人却未必会这么想,玄门中人,哪个不是瞅准了机会就让别人死无葬僧地的?

    我把鬼将都收了起来,把陈善芸叫来,上了轿子,赶往阴阳路,借道还阳。

    吴家老头子约战的地方是观音山,我回到四小仙道观,开走了越野车,三个小时以后,我出现在了临县,把越野车停在了母亲店面的门口,走进了家门。

    进入了店面,却看到母亲正和赵茜、郁小雪聊着天,我有种头晕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天哥!你可来了。”赵茜有些高兴。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在家么?”最后还是没听我的自己跑来了,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到的,居然比我都要早,就有些担心她又有别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那边是家,这不是家么?”赵茜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想说是在你家呀,可我没敢说,就笑了笑表示认同,进去准备洗把脸,结果碰到了苗小狸正从厕所里出来,撞了我个满怀。

    苗小狸惊讶的叫了起来,但看到我就止住了叫声,反而凶凶的问我:“你干嘛呀!”

    “没干嘛呀,想洗个手。”看来她也是刚洗手出来,倒是我唐突佳人了。

    “茜姐说要在这里待两天,这两天她心情有点低落,你可不能赶走她们。”郁小雪偷偷的告诉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有些不高兴,这两个小丫头,看是追着我来的,不过算了,女居士刚刚去世,她们留在那边总会想点滴滴来,徒增伤感,倒不如跟母亲和郁小雪住几天,让记忆淡化一些好了。

    “天哥你吃饭了没?我们给你煮馄饨面,你吃不吃?”郁小雪问我。

    我看时间离约定还有一段时间,就点了点头,满心期待起来。

    赵茜听说我要吃馄饨面,高兴的就忙前忙后起来,看着她近日渐渐稍瘦的身影,我心中有些感慨,这段时间她也算很拼了。

    女居士是高人,或许算出自己不久将面临劫难,所以日夜要把所学传授给赵茜。

    赵茜手艺很不错,馄饨面汤也清甜,我连汤水都没剩下,道了谢,我就赶着时间出门了,中途还陪母亲唠叨了一会。

    观音山位置偏郊外,本来是处名胜古迹,不过因为是小县城,大家去多了也腻味了,平日也不见有几个人爬上。

    我开车绕了一圈,没发现什么埋伏,把车停到了没人的地方,用阴阳令借道阴间。

    我总得知晓观音山底下是什么情况,别到时候出现在阴河里或者别的危险地方才好。

    一阵青烟后,我站在在了一座城门口,一群的鬼将则快速的朝我围了过来,反映迅速。

    对方速度太快,我脸色一变,阴阳令准备需要时间,我只能摸了下魂瓮,瞬间江寒和黑毛犼就从里面跑了出来,撞飞了好几个鬼将。

    解了围,我拿着阴阳令,念了咒语,想再次借道阳间。

    “令来。”可一个声音传来,阴阳令就把握不住,居然脱手飞了。

    我脸色有些铁青起来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