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0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二十一章:亲戚
    人群的背后的屋子里,背着符箓袋,面色阴沉的老者走了出来,这次他并没有穿太青门的道袍。或许俗世走动时,也入乡随俗了。

    我震惊至极,如果没有女居士以死击伤祝玉萍,我根本不能把她拘入城隍,她们太青门弟子的厉害我现在还感到心悸,更别说眼前这位就是太青门的指导道长了,这得多高深的实力?

    “走尸匠祝玉萍罪恶滔天,已经伏法了,给我拘入了城隍,由城隍爷亲自操刀凌迟,用的就是她本人平时拿来虐杀别人的小刀,嘿嘿,那一片片肉,剐得跟生鱼片似的,完了肉身还给我家小侄子张天思吃了个干净。魂给押解孽镜台放了下电影,最后捏成了碎渣,这个答案,不知道樊道长觉得满意么?”我冷笑起来。心中却暗暗警惕。

    吴正气和吴家新老一辈尽皆惊容满布,太青门的弟子各个都厉害无比,樊虚问是指导道长,只能算半个师父,所以弟子不会太弱了。

    樊虚问眉心跳了下。他不知道真假。毕竟逼我说出来太轻松了,但听细节如此残酷,他也有点动容: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难道还有假的?道长肯定不知道吧,大龙县城隍爷是当众把她凌迟的,如果你觉得我骗你,可以问我一些祝玉萍**之处的特征,这个假不了吧?啧啧。她整过的脸皮都给城隍爷翻了起来,我为此吐了好几次,凌迟完了还取大腿骨一根,肋骨两条,用秘法给我家小侄子做成了新的骨刺和骨剑,下次没准你还能品味到。”我阴森森的说道,怎么刺激怎么来,杀走尸匠搭上了女居士,周璇坐收渔人之利,狠狠用阴阳令坑了我这大表哥一把,如今怎么都要拉她下水,单打独斗太亏了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樊虚问一拍身边的桌子,震得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:“好!好!好一个当众凌迟!签了生死契约打完了,我再找你问话!小子,有些人能够动,有些人动了就会翻天!”

    “是么?这句话我同样还给你,别以为你是道门的我就怕了,当众凌迟怎么了?之前祝玉萍还给老子饱打了一顿!”对樊虚问本就不需要周旋,这种人不会因为我示弱就会放过我。

    “好!有意思!”樊虚问气得七窍生烟,双手握着拳头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我心中暗笑,这老家伙给激怒了。

    “吴正气,生死契这种小孩子玩意我不知道你怎么想出来的,还找了我的仇家做保人,你觉得不好笑么?亏你还临县世家的头目,幼稚就罢了,偏偏还无耻,干脆你们一起上吧,省得我杀得费劲!临县玄门的,哪家不怕死的就他娘站出来,我立马招鬼扎死了!”我皱眉扫了一眼前面所有人,目光冰冷无情。

    我带上了鬼面,鬼气一瞬间就渲泄而出,玄门中人里,有阴阳眼的都是表情震惊。

    魂瓮中所有的鬼将都跑了出来,一张蓝符飞到了我手上,快速的念咒后,甩手而出的就是经过鬼面具双倍加持后的鬼道借法血衣。

    惜君身穿红裙,在凛冽的鬼气下,裙摆猎猎飘舞,宛如红色的火团,十指尖锐如刀,双目红得和烈日一般,与傍晚的余辉互相辉映,实力提升直至鬼王。

    血衣之下,宋婉仪、江寒、黑毛犼全从后期鬼将拔高都成了大后期的鬼将,阵容豪华,其他不想惹事的世家的都在威慑下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吴正气倒吸一口冷气,面露尴尬之色,心中没准对自己没有签生死契庆幸之极,这等恐怖的阵容,要单挑简直就是自己找死。

    眼看吴家不敢动手,也没有签契约的意思,樊虚问气坏了,冷冷的就道:“吴正气,你当初苦求我,要我主持公道的决心哪里去了?临阵畏畏缩缩不敢上前,不觉得自己太懦弱了?”

    吴正气脸色一白,看样子他们之间关系也一般。恐怕他起先确实也没指望能请到樊虚问。

    毕竟对方是道门高人,只怕只有面缘而已,这次肯来,全是因为对方有意无意透露了对我的兴趣,他猜或许樊虚问对我有着其他的目,才尝试邀请了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居然成功的兜搭上了他,还是和我结仇的,虽说这情况正符合了他的猜想,可现在问题又来了,我手底下有鬼王级别的豢养鬼物,还有三个大后期巅峰的存在,和他原来得到的情报相去甚远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几个其他玄门世家的家主都在,他难免有点骑虎难下,要是我猛攻他的阵营,他很可能就要溃败,打肯定是死路一条,不打,得罪了樊虚问,还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道长的私仇,我们又怎敢逾越了,不如您先解决了私仇,我们吴家再跟他算旧账好了。”这导致吴正气咬咬牙,面对樊虚问的喝问,也抱着只要对方开打,他才会考虑动手的态度。

    樊虚问阴沉一笑,拿出了一张蓝符,嘴里一阵的念叨,迅速的借法起来。巨在低圾。

    “惜君和黑毛犼分两翼攻击,江寒掩护我,婉仪远程。”我一挥手命令起来,立刻的也拿出了一张蓝符,借法起来。

    “水火不侵,元灵散开,太青借法,御盾!”

    樊虚问念咒的时候,实力等级瞬间也暴露了出来,远比张栋梁、祝玉萍更强大的实力展现无疑,青光熊熊燃烧,应该是施展木系法术的高手。

    因为看过孽镜台里他曾经战斗过的一幕,知道其更加的擅长邪门外道,所以才没有让惜君直接的进行近身攻击。

    惜君张开的嘴巴,远比以往还要猛烈的光簇轰向了对手,樊虚问一手蓝符,另一手还是蓝符,借法已经发出,这股妖异的青光形成了盾牌,轻松弹飞了远程的攻击。

    宋婉仪的风刃也在他的这青光盾下弹飞开来。

    第一波攻击结束,樊虚问的法术却没有消失,而是以一张灵符的模样诡异飘在空中。

    黑毛犼狂吼一声,浑身红光闪现,忽然从后面跳出要撕咬樊虚问,而我的借法同样也在这个时候完成,阴阳借法的神压,只要压住了对方的防御,黑毛犼就能趁乱得逞。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神压!”我手掌一伸,反手一压,磅礴的气压轰然压下!

    樊虚问皱眉,却视而不见,他快速抛出灵符,虚空遥指,一点那枚画满咒符的符纸,再次借来法术:“先天之气,通达天地,太青借法,咒亡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声巨响,以樊虚问身体为中心,那张满是咒印的符纸爆炸了,瞬间炸得黑毛犼撞到了旁边的栅栏上,滚了好几下,而我的神压也在爆炸中消失!

    惜君狂喷出能量球体,跟着吐向了樊虚问。

    樊虚问冷笑一声,快得离谱的拿出了另一张符箓,想要依样炸飞光球,但宋婉仪和惜君在战斗里配合早就娴熟无比,光球未到,风刃先打中了球体,爆炸响起,轰碎了樊虚问的防御,数道流光溅射,樊虚问的衣服和毛发也烧灼起来。

    樊虚问错愕难免,但两指一捻,嘴里默念有词后,他全身就青光大盛起来,直接浇灭了法术,但伤痕肯定是存在着的。

    第二波攻击结束了,黑毛犼短暂失去攻击能力,而樊虚问也受了不大不小的伤痕。我已经进阶寻道中期,借法速度和威力的提升,能量的充裕程度,加上宋婉仪,江寒,黑毛犼的全面升级,当然和之前对付祝玉萍时的半吊子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有点本事,我爱徒死得不冤!吴正气,你还没看清楚局势么?若我一走,此子安然无恙时,就是你们吴家死无葬僧地的时候!现在还是考虑其他玄门世家看法的时候么?”樊虚问怂恿吴正气,直接想要玩群殴。

    吴正气一怔,顿时醒悟过来,知道不能留着我,得趁着有强援杀死我才是上上之选,因此拿出了特制的蓝符,大手结印,快速的在空中画了什么,随后双手一合符纸,剑指向我:“九天雷亟,奉我敕令,全真借法,雷咒!”

    天空雨点密密麻麻,云层也重叠一般黑玄玄的,夜晚来临,便是雷罚惩戒的时候!

    我心中一颤,只要媳妇姐姐拉拉我的衣角,不得已就算不美观,我也只能驴打滚了。

    看到吴正气发力借雷法,樊虚问冷笑的点头:“很好,我们两方合作,先把这臭小子拿下了再说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天空雷光一闪,骤然就轰向了樊虚问!

    樊虚问似乎反应不过来,雷亟加身,他整个人弹飞了出去,滚到了泥水里,好几圈才停下来!

    我愕然当场,连吴正气都吓得脸色惨白!这道雷居然好死不死的没轰向我,而是炸飞了樊虚问!

    连冰雪聪明的宋婉仪都瞪大了双目看着我,以为是我出了什么阴招。

    我自己倒是莫名其妙,还暗想是不是老天显灵,要轰死这老妖道了?难道长得不讨喜的人,真容易给雷劈?

    “吴正气!你是不是玩无间道呢?其实是我家远房亲戚吧!?”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