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0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二十二章:双簧
    “胡扯!”吴正气看着自己双手,还没想通怎么回事,这么近的距离,就是睁眼瞎也能轰中目标吧。怎么没打中我,反而轰飞了樊虚问了?

    周围玄门世家的都扭头看向了他,也不知道吴家打得什么主意,怎么瞬间就掉了枪头了?

    樊虚问这一次可不大妙吧?

    我心中高兴坏了,只剩下吴正气的话,分分钟能搞定他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我高兴多久,泥水里的樊虚问浑身抖动着要爬起来,抽出身子底下的手时,赫然出现了一张给轰烂的符纸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凉,暗道坏事,这张纸符没准是防雷符之类的东西,要不然看他伤势怎么会这么轻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,吴正气,你敢和此子狼狈为奸!”樊虚问嘴角吐出一口泥水,咬牙切齿的看着吴正气这老头。

    樊虚问要比吴正气大得多。实力也更强了很多,背后代表的势力更不是区区世俗玄门世家能够抵御的。

    这一喝问,把吴正气吓得面皮青灰,魂如升天:“此为手误!完全不是道长想象的那样!”

    “那是哪样!”樊虚问也很疑惑。吴正气没事把雷轰自己身上算什么事?不合道理不是?

    “吴叔公,既然事情已经败露了,我们就别装了,这老妖道这么精明,我们瞒不过他。”我赶紧的加了一句。一副给樊虚问识破的样子。

    吴正气听完差点没吐出血来:“他娘的!你找死!”

    为了能快速洗清自己的嫌疑。吴正气再次的借来雷法,迅速无比的剑指指向我,天空雷声阵阵,光芒一闪,一道雷再次打了下来!

    这一次媳妇姐姐还是没有拉我衣角,雷又轰向了樊虚问!

    樊虚问早就有所准备,手中又拿了一张避雷符。巨响之下,他只是身体歪了歪,却没有倒下,但浑身也冒起了青烟,符纸也是废了。

    “叔公,不行了,暗着不行,咱们只能明着干了!”我高兴坏了,立刻指挥鬼将趁机进行第三波攻势,这一次如果再平手,我将要把杀手锏也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!你这贼子,果然是陷害于我!”樊虚问指着吴正气,他彻底的给摆了乌龙,原先的不信到现在满满变成了愤恨。

    樊虚问来这里时间应该不长,最近才跑这边的,估计和吴正气也不怎么熟,就是打听祝玉萍下落,借世家势力而已,想到这里趁机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老吴这两下天雷轰的漂亮,这下终于把他诳住了。

    “叔公,你这苦肉计真顶用啊,老妖道这傻缺居然真信我们了!”我激动得眼泪花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借力打力!”吴正气也是不知其所以然,但却没理会我的挑拨,快速的转动脑筋想要搞清楚这其中的关窍,但他也不敢再轻易借来雷罚,生怕又炸中樊虚问,把事情弄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“叔公,都撕破脸了,咱们合力搞死他得了,回头把这几个非我们吴家的世家弄死,太青门也找不到我们灭杀他的痕迹!”我祸水东引,趁着惜君她们去攻击樊虚问,又黑了吴正气一把。

    几个不属于吴家的人都面露恐惧,生怕吴家的人真要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“很好!我不知道你在我身上放了什么东西,但我借不了雷,其他人未必不能!”吴正气一退开,立马就丢出了一张符纸,我正开着阴阳眼,结果符纸就闪出了白光,吓得我躲在了江寒的后面!

    好一会没见媳妇姐姐拉我衣角,天空却雷声滚滚,我知道这应该是什么暗号,让埋伏在山腰或者哪里的吴家强援借雷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这次媳妇姐姐肯定要提醒了吧,要不然这暗中帮助我的人实在也太厉害了吧!

    轰隆!轰隆!轰隆!

    三道雷电直接轰击到了樊虚问的身上和周边,一道雷命中,另外一道似乎没引导正确,打到了旁边,再一道雷是我身边不远。

    我立即明白了过来,是有人故意偏离了三道雷的位置,因为三道雷轰击的间隔太靠近,所以第一道雷引导成功,轰到了樊虚问的身上,第二道雷却没来得及做好迎接准备,所以只准备到了目标附近就时间不够了,剩下第三道间距更短,所以仅能把雷引开我身边而已。

    樊虚问单膝跪在地上,这次是虽说给轰到,但聪明的他还是看出了事情的端倪,这雷罚并不是吴家针对他的,而是给人故意引到他身上的!

    “吴正气!让你的几个兄弟对准点!同时放雷!这次我先信你了!”樊虚问一边手扣着避雷符,一边手拿着蓝符单手借法,对付我的鬼将围攻,这家伙厉害得很,居然能够玩两面三刀,还一心几用。

    “数到五,同时放雷!”吴正气仰天大吼一声,别看他一把年纪,实际中气十足,而他喊起来后,家族里嗓门大的也跟着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下,我是有点害怕了,三道雷同时下来,暗中帮助我的小伙伴怕是不能控制呀,这时只能借助媳妇姐姐了。

    “鬼道借法!血衣!”我借法再次完成,这次把鬼将再次拉到了巅峰状态,黑毛犼也从受伤变得更加的凶猛。

    我低声和宋婉仪说了几句,让她吩咐黑毛犼去把山腰上借法的弄残,宋婉仪乖乖的照做了,甜甜的声音‘汪汪’的小叫了两声,黑毛犼快速的窜了出去,同等级黑毛犼速度比惜君要快,现在虽然修为落后了点,但也跟飞了似的。

    黑毛犼估计还要准备时间,我没有太青门专业的避雷符,除了驴打滚,没别的方法。

    可正当我怀疑这次是不是就要滚泥水的时候,轰隆隆的三道雷电炸了下来,却直接把樊虚问轰飞了出去!

    这三道雷没有一道是偏离了位置,居然都无一例外打中了,这一下我震惊了,我还是小看了我背后的高人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老妖道,给忽悠惨了吧,我叔公是什么人,就是拿今年奥斯卡影帝都不难,你居然还真信了,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脑残了,一次就算了,两次能反应过来也还算正常人!这都第三次了,还那么执迷不悟的相信,这样吧,再来三道,让你彻底灰飞烟灭吧!”我大笑起来,樊虚问有秘法能硬抗天雷,但这么多道下来,终归也半死不活了吧。

    “别借雷法了!都停手!用其他**!”吴正气已经吓惨了,这么多次借雷,好死不死全打到了另一个目标身上,这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连吴家的人都一副不解的看着他,似乎给绕晕过去了,现在不知道吴正气是站在哪一边,都觉得家主是不是暗中和我有协定,正在装蒜呢。

    “叔公,差不多就可以了,人都给你坑死了,咱们要不光明正大埋了他得了?”我冷笑的看着从地上一跃而起,躲避惜君光弹的樊虚问。

    樊虚问现在全身是血,浑身上下冒着烟,没一处好的,我都怀疑是不是外焦里嫩了,深吸一口气,看着他狰狞的脸给炸烂了还不死,几乎觉得是神仙降临!

    吴正气看到樊虚问给布阵偷袭下几乎枉死,脸上阴晴不定,一个道门的高人居然都给欺负成这样了,到底对付我是不是对的,已经值得他深思了。

    然而正是吴正气表情的一瞬凝滞,彻底火头上的樊虚问,已然相信了我和吴正气正在合唱双簧的策略。

    樊虚问不在有任何的顾虑,摸出了怀中的一串铃铛,如同跳大神一样的摇了起来!

    我一听魂铃声,脸都白了!

    一只只红色的眼睛忽然从山涧里睁开,看这规模,足有几十只!

    随着两声破窗声,一男一女的尸王从屋子里跳了出来,双目绿油油的等着我和吴正气,这一下,连吴正气都粗喘着气息。

    几十具血尸,两具尸王,如此阵容,把在场所有人都吓得汗毛竖起。

    “道长!你把两具尸王藏在我的房子里,是准备对付我么?”吴正气冷冷的说道,走尸的没好人,这跟赶尸可不一样,制作走尸的通常性格要残忍多了。

    看来吴正气也是有点见识的,而樊虚问此时招出这么多走尸,也算是大家撕破脸,不需要再装纯情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今天这里的人都得死!特别是夏一天,把我弄成这个惨状,我肯定会凌迟了你!”没有痛昏过去,看来樊虚问是用了什么麻醉神经的法术或者药品。巨在讽血。

    “便宜叔公,你带着族里的亲戚对付男尸王,女尸王我来对付!樊虚问重伤成这样,这么多血尸围着他,不清理一遍,没法下手呀!或者你让你上面三位兄弟用雷继续轰他?”一群血尸围在樊虚问的身边,我一时也拿他没办法,只能赶紧的后退,命令惜君等鬼将收拾了尸王。

    吴正气虽说生气局面居然会到这个程度,但他自保之下也不能不按照我的办法来,让族里的人传令用雷法轰击樊虚问后,就联合所有人对抗尸王和血尸。

    僵尸大战开始了,吴家的人借法都慢,只是几个眨眼睛就如同被潮水淹过一样,好几个直接给活活咬死,剩下的负隅顽抗,躲在了房子里。

    我看情况不对,但不忍就此离去,就招来了王胭和四十八个小女鬼,抵御群尸,让吴家的人能够抽出时间来借法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