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0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两百二十三章:飞符
    群鬼对群尸,还是一群消失了又能出现的女鬼,樊虚问也有些惊讶了,眼看这尸群给抵御得不能前进。他也有了逃离的想法。

    尸王我家里还有一只,还是尸王中的王,自作聪明到能去买宝马车那种,这无脑发疯的女尸王,根本不能拿我家鬼将如何。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,神压!”我也没有浪费半点的时间,虽说摊分了王胭的鬼气,但也要不断的借法,否则尸群一扑上来,世家的人都会死,到时候孤家寡人,我就不是樊虚问的对手。

    神压是范围攻击,尸群都给重压打倒在地,两具尸王也给打得摇了一下,但正是这点影响。让惜君得了巧,快速栖身,一爪子就罩到了对方的脑门上!

    结果尸王的躯壳都僵硬无比,惜君的手指插进去半分就给拦在了颅骨那。弹开后,惜君也只能用光簇和光弹进行攻击了。

    大威力的法术攻击还是挺有效果,围攻之下打得尸王也很是郁闷,不过想要对尸王造成彻底的破坏显然不可能,除非力量远超过对方。

    惜君虽然从鬼将巅峰以血衣冲上鬼王。但实力是有了。招数却没有,尸王却有强劲的躯壳,足以抵抗对方的攻击,虽说打多了会死,可持久战免不了。

    黑毛犼让宋婉仪用特殊的联系方法叫回来,半山腰上的吴家子弟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所以当我陷入苦战,想着是不是要逃跑的时候。雷亟又轰了下来,不断的攻击尸群,尸群给天雷轰到,魂都给炸飞了,冒着一股股的青烟倒下,连尸王给打中,都愣一会。

    吴正气也不断借着有小女鬼的帮助,借了好几道雷轰到了男尸王那,打得对方差点没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雷是玄门修士对付尸类的绝好武器,不过雷法消耗却不小,就算是吴正气现在也够呛了,两眼圈发黑,面带死气,嘴角淌着鲜血,连借法的手指都颤抖不已,挥动起来慢了很多。

    而尸王仍然左冲右突,兴奋劲没有丝毫的减退似的。

    “吴正气!带着你的徒子徒孙走吧!这里我断后!要不都死在这里!”我看吴正气那头已经死了一半人了,也不能不准备借道阴阳的后路。

    吴正气回头看向了我,脸色有些变化,其实他半条腿现在都跨进鬼门关了,就算我不杀他,再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条,可我居然除了派出小女鬼拦住大部分的血尸,还准备让自己离开,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你也不用骗我,想要自己逃就说,别整这些没用的话来诓我!”吴正气犹自不信。

    “妈的,老匹夫,你爱信不信,带着你的徒子徒孙滚蛋,不过以后别再来找我麻烦,要不然别怪我以后找回场子!”我气急败坏的说道,吴正气这老头果然疑心重。

    我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吴正气也不敢再久留,他确确实实撑不住了,别说是尸王了,要是换成其他世家,几头血尸都难对付。

    吴家的人和临县玄门世家的人冲出了山路夺路而逃,战场的重心一下子就压在了我身上,我赶紧手摸魂瓮和阴阳令,准备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但忽然这个时候,汽车的轰鸣声从山路那头传来,随后我回头时,一辆辆四轮装甲车和警用车辆从外面闯了进来,吓得吴正气等人都避到了路边。

    装甲车停了下来后,一**玄警冲了进来,领头有三人,张栋梁赫然在首领的位置!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全灭了!”张栋梁习惯性的咳嗽了下,这咳嗽声让我回忆起了往昔给他追得上天入地的感觉。

    二三十个玄警都有些实力,对付群尸根本不成问题,常年的训练使得他们如同机器一样的熟悉对付血尸的办法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这年代防民之口防得厉害,但网上还能经常看到警察对抗僵尸的不少传闻,可见并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张栋梁身边两个实力相当的玄警也站了出来,迅速的朝着男女尸王冲过去,看来也有对付尸王的办法。巨史大扛。

    剩下张栋梁一个站在了庄园的门口,他看到了我,我也看到了他,不过仅仅是冷笑了一声,他就看向了樊虚问。

    樊虚问重伤,随便一道雷霆打在身上怕他都消受不起,手里还本能拿着两张避雷符,但看到张栋梁,他阴沉沉一笑,伸手摸进了符纸包。

    张栋梁朝着我们走进来,就跟逛园子似的轻松,随着玄警的到来,尸群的消灭,我逐步收起了王胭,只留下了惜君和宋婉仪等鬼将。

    “北山移谷,东海扬尘,云门借法!泼天!”张栋梁迅速的摸出了蓝符,在上面虚画几个法印,忽然的朝着樊虚问掷去!

    樊虚问并没有半点吃惊,走尸这种事情给玄警发现,那也是重罪一条,要不然他也不会把走尸隐匿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了,张栋梁的借法当然也激起了他的凶念:“四海之内,仙真符降,太青借法,灵符!”

    两位入道期的高人立即符法对轰起来,我阴阳眼里,这张栋梁的法术雷光隐隐,海啸山崩,真有泼天之势,连绵不绝的撞向了樊虚问!

    而樊虚问重伤之下,虽然行动不便,但刚才已经准备就绪,这次也借来了太青灵符,一张密密麻麻写满红字的蓝符丢出,一阵的诡异烟雾凝聚成符纸,朝张栋梁贴去。

    两种法术撞在一起,都让各自急退几步,张栋梁立刻面色潮红起来,怕受了一些内伤。

    樊虚问有血尸的护卫,直接止住了身形,再次双手交叉,手指做剑,快速的凝练出更强大的法术来。

    这次他搬出了十来张文字简练的蓝符,一字排开在地上,手里握了一大把蓝色的法盐,每枚符纸都放一撮,最后念起咒语:“遇咒者死,道咒者亡,太青借法,飞符!”

    做法完毕,法盐寻梦燃烧起来,随后符纸跟活了一样飞向了空中,真如飞天百符,冲向了张栋梁。

    看到飞符绝学,我想起当时女居士对决祝玉萍时,正是用这招打得对方重伤,心中也有些暗惊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飞符每一张都蕴含莫大威力,碰到的人难免要给炸飞,算是太青门借法里相当厉害的招数了,不过当时我看到女居士使用时,飞符的数量比这个还要多,或许女居士的法术更为精妙吧。

    看着精彩的斗法,旁边的男女尸王和几十具血尸给高手解决的过程就没那么精彩了。

    血尸群都中了符箓,直接给打趴下,男女尸王用符箓解决不了,就让两个高手用镇尸兵器戳穿了要害,再以符箓定了身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场面确实一边倒了,我把鬼将全收到了魂瓮中,只留下了惜君坐在我的肩膀上警戒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,好一招传说中的天外飞符,今天还是第一次见,我云门没别的招对付,师弟,和我用灼雷!黄道三,也要靠你的符法了,御雷奔腾,地火勾动,云门借法!灼雷!”张栋梁脸上也少有露出了凝重,快速的借法起来,一副要对轰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位干掉尸王的玄警赶紧的上前,一位比张栋梁年轻一些的修士也借了同样的法术,而剩下那位叫黄道三的,同样也拿出了一沓的符纸来,如同盘花一样盘成圆,快速的咬破指尖,然后进行了借法。

    雷电轰鸣,风火交加,同时对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张栋梁和樊虚问实力就在伯仲之间,黄道三和张栋梁师弟就差了一筹,不过三人借法远不是一人能对付的,况且还是重伤之人,樊虚问的天外飞符虽强,但在张栋梁等三人的轰击下,炸得全部消散不见,对方余下的力量也把他炸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拿下了!”张栋梁对着后面的一群玄警说道。

    樊虚问给玄警们拉起来,用手铐拷上,嘴角却含着一抹微笑:“张栋梁,想不到今天终于栽在了你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的事上面还在查,现在捉拿你归案,我也算是暂时了了一桩任务,你弄出了这么多的血尸,这次等死吧,道门那边我们也已经沟通过了,你的事她们不管了,生杀由我们官方来。”张栋梁这老头得意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呢?他不也是你们通缉的对象么?你抓了我,我认,这小子杀了这么多人,总该和我一起给拿进去吧?”樊虚问黑着脸看我还在那站着,一副看热闹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?他背景比你厚得多,我是想要抓他,但之前申请到的拘捕令却作废了,几次申请都申请不下来呀,啧啧啧,话说樊虚问,你年纪比他大了三倍,本事和根却不如这小家伙呀。”樊虚问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张老,这次不是来拿我的?嘿嘿,那我就不逃了,正想问问你点事儿。”我一听这张栋梁没有要抓我的意思,虽说疑问重重,但有些东西我更想从他嘴里知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子,你胆子很肥,阴阳令的事情没让你完蛋?又蹦跶起来了?”张栋梁冷笑的看着我,似乎知晓阴阳令耗钱的事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