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0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二十五章:爽约
    母亲神色有些凝重,对我提出这些陈年旧事有些不悦,坐在桌子上时,她甚至对我蹙起了眉。

    严肃的氛围让我有点无所适从。我不知道这夏家有什么不能提的。

    “妈,今天我又遇到了张栋梁,上次他追捕我事情平息后,我就觉得有夏家在后面插手,我既然姓夏,你得跟我说起我爸的事情吧?而且你也知道了,以我现在的脚步,很快就会跟夏家扯上关系,这夏瑞泽是谁?夏家在市里是不是很有实力?我如果遇上他们,我要如何应对,该是合作关系,利用关系,还是敌对关系?”我看她好像不太想说的样子,我就替她说了出来,经过我这段时间的揣测和整理。已经有了大概的框架,现在就差没有正面的和夏家碰上了。

    我有必要知道以前母亲的经历,也有必要知道我父亲是谁吧?

    “什么夏家?你父亲是老实巴交的生意人,刚怀上你的那会就车祸死了,你说的那个夏家会不会是认错你了?夏瑞泽……嗯,我没听说过呀?要不我往周家那打个电话给你问问?玄门的事情妈也不太懂,你要小心,最近有人冒充熟人,专门骗钱什么的。”母亲直接来了个太极,把事情打了回来。共每见划。

    说到钱,上次让韩珊珊带给她的一百万她好像也没问我什么,对我进入玄门的事情更是持有早就知道的态度。而且诡异的是,母亲似乎能看到鬼魂,是有阴阳眼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不回答,难道是不到时候?那什么时候她才肯告诉我?

    “妈。我的实力你也看到了,就算打不过我也能跑,你要是不说,我也会去亲自调查,好奇心害死猫,你就不怕我不小心翻出了夏家的陈年旧账,闯下弥天大祸?比如我的身世……”我有些语带威胁的笑道。

    母亲蹙着的眉藏不住,她在担忧。但承继了外婆精明的她很快就说道:“当年你妈和你爸一起做生意,相识相恋,直至你父亲出了车祸后,夏家就把事情怪在了你妈的头上,所以什么夏家不夏家,早就不认识了,你的身世能有什么稀奇的?不过是普通的孩子,至于玄门的事。我不懂,但你外婆既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,你也走了你想走的路,我能有什么好说的?只能叮嘱你好好的别乱惹事,要是因为救了你外婆,而闹下泼天的祸事,就断绝了一切外界联系,隐居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目瞪口呆,心思却急转起来,难道话中有话?

    “好吧,你不愿意说,那我就不问了。”看来情报还不够,母亲和外婆,包括和我都一个性子,情报不足时拿她没办法,对付她就跟对付我自己一样,到处都是无力感。

    不过兀然的,我想起了周善之前提起夏家的事情,就说道:“大舅公说过,夏家很厉害,那爸爸不是也很强?你们是私奔的吧?要不然为什么周家和夏家都不待见你们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听说这事的?”母亲十分奇怪的问我,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一看她的表情,有些意外,也有些心脏悬空的感觉:“就三四天前?”

    “做梦的吧,周家发丧,大舅公去世十多天了,那时候电话通知的我,我知道你忙,就没通知你,我自己回去了。”母亲叹了口气,有些难过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脑子一时转不过来,那这王家底下的周善是什么东西?周家不会玩这么一出装死的戏码吧?

    “大舅公死了?怎么可能?”我心中震惊,周家发了丧,果然把血云棺的事情撇的干干净净了,官方也不会再去烦周家,周善这死遁术非常高明。

    越聊越离谱了,我感觉周善也没有在王家祠堂下那么和蔼了,这其中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?

    “生老病死,这还能骗人?公安局那都开了死亡证明了,家主也选好了,是最近周家呼声最高的周峰,年轻人掌权,或许也能给周家的没落带来一股生气,我下去开门吧,阿茜好像回来了。”母亲摆摆手,就不愿意和我多说了,拿了钥匙下去开门。

    我努力消化这事情,现在周家的年轻一代周峰掌权,周善假死转入了幕后,这预示着周家肯定有大动作,母亲是要提醒我什么?

    赵茜回来了,不过脸色有点不大对劲,很累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弄得满头大汗的?”我奇怪的问她,拿了纸巾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赵茜微笑挂在脸上,说道:“天哥,还说呢,上次你要做的魂瓮不是只成功了一个么?那个电炉温度不好控制,所以我下午一直就和小狸跑去找新电炉去了,回来后,我们两个把电炉搬下来,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谢谢你了,我正想着是不是要换一个呢,你就给我想到了。”之前那个电炉是便宜货,或许控温没那么好,失败率就有些高。

    门口崭新的电炉让我有些高兴,跑去琢磨了下,果然不错,赵茜还过来给我介绍起电炉的功能和设定。苗小狸则看了我一眼,就进去了,愣是没打算理我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脾气怪,我也拿她没辙,就不理她了,研究了下就打算趁夜去跟魏子灵拿阴土制作新魂瓮,顺便在城隍府找个地方睡觉就好,我现在一刻都不能停止修炼,就算睡觉也是。

    和几个女孩儿又聊了一些,我就驾车去了观音山那边,找了阴气重的坟地借道城隍府。

    我带着鬼面具,周围的厉鬼都没理会我,我顺利的下了阴间。

    召唤了陈善芸前往城隍,门口守卫那边出示了金光闪闪的阴阳令,守门的阴兵都客气的让路了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,魏子灵也不问我怎么就来了,只管叫了酒肉上来和我喝上了,席间大吐苦水,说这城隍怎么怎么难当,还不如他当年在引凤镇后山当土匪呢。

    我做了他思想工作,抽空就问他要了阴土,魏子灵果断叫来了鬼将,差遣去拉了一车。

    这些阴土也不知道他哪来的,比大龙县城隍那边的差不多,我要得不多,装了大半袋。

    手机的时间显示到了半夜两三点,我扛不住就和魏子灵说要借地方睡觉,他爽快的让鬼将带我去了客房。

    调好了闹钟,放出了惜君等鬼将自由活动,我抓紧时间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醒来后和魏子灵道了别,他派黑白无常送我从阳间道返回。

    把阴土交给赵茜和郁小雪制作魂瓮,我自己就拿出了书籍在旁边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位女孩已经有了默契,也不需要我多说,自己就制作了起来,中途就聊些女孩子的私密事情。

    我坐着远,也没注意两人,就听到偶尔传来一些笑声,苗小狸在一旁看了我一眼,就去捣鼓自己的虫子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安逸的下午,我坐在靠椅上,感觉好久没这么轻松了,所以眼皮打着架,就准备睡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一个电话让我醒了过来,是张小飞的。

    “喂,天哥,你那边有空了没?我们即刻出发?”张小飞打通电话就直接问了我。

    “还没,可能要后天才有时间,唉,其实小飞,我对这个盗墓……”制成魂瓮需要时间,现在只有惜君的魂瓮是安全的,其他的魂瓮都到了崩碎的边缘。

    同时我对盗墓这件事也不是特别的热衷了,心魔就是想让我不择手段,盗墓这种阴鸷的事情,实在有些过了,所以一直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“昨天那场大战我听说了,你神威大显,不是没事么?我们先去那边等你,你可一定要来好不好?我指望你了,我们张家这次想翻盘呢……”张小飞奇怪我怎么去了趟临县,就有了不大想盗墓的口气,赶紧的打断了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行吧,你先去吧,我好好考虑下,如果我去就一个人去吧,赵茜我就不带去了,这事我带上她不好,因果循环,怕遭报应。”我说着,看向了不远处因为刻画符文汗流浃背的赵茜,心中有些愧疚,之前居然还想让她和我去盗墓,这简直强人所难,换是别人,怕早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行,你来就好,到时候我电话告诉在哪个县城,回头立即开车去接你吧。”张小飞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口气,这次变数确实让他有些措不及防,我答应过他,却又不能因为畏惧心魔而失信与他,所以十分为难。

    魂瓮胚子制作好已经是下午了,这次放进去了八个,我心里底线是成功两个,调好了时间,剩下得就是听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里左右没有很重要的事,为了犒劳功臣赵茜和郁小雪,我就开车和她们去了趟公园游玩,母亲和苗小狸也去了,因为大家都是过命的交情了,一起时就像是一家人一样,让我难得的休息了一整天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我因为修炼的缘故,又继续借道去了阴间,顺道和魏子灵喝酒聊天。

    阴司城隍爷事情多,但魏子灵早就撂了担子,事物全权交给了二十四司和黑白无常,现在天天都很无聊,看我又下来,乐坏了,拉着我要跟我彻夜聊天。

    醉生梦死一晚上,下午的时候我才醒来,看手机显示的时间,吓得我酒醒大半,和魏子灵道别后赶紧的跑回了阳间。

    电话有了信号后,果然蹦出了一大串的未接来电,我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