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0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二十六章:禁地
    除了张小飞的电话,还有不少的短信,还有一串的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我扫了一眼短信内容,有张小飞的。也有陌生号码的,前面的信息隐晦告诉了我他已经到达了目的地,中间那段是人员已经聚集齐了,说是就等我了。

    随后短信是张玉忠发来的,我点击了进去,原来这趟张玉忠也是望风的,说是张小飞和张大飞下去后,就没有了信息。

    我赶紧的再翻下去,后面的情况就更加的危及了,张玉忠有些恐惧,他们张家有特别的联络方式,但这次居然联络不上了,墓穴里似乎鬼气冲天,好像还传来了一些古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拨通了张玉忠的电话,电话立刻就接通了。对方好像此时此刻正拿着手机想要求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一边的问话,一边的快步走向了越野车停放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一天,你可算来电话了,小飞和大飞都出事了,我……我现在很害怕,都跑回了麻林村的村里了,你快点来呀,没有你我们张家就完了!老祖宗那头我也联系上了,正在派人来支援,可我觉得这次非比寻常……”张玉忠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张家继承人出了问题,他难辞其咎,所以感到害怕也算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位置在哪?为什么没等我就下去了?”我也有些担心张小飞,毕竟怎么说都是我爽约才造成的。不过按照这时间,不应该进展到盗墓这么快吧?

    “唉,别说了,我们张家是盗墓的苦工,解谜坟墓和破陷阱的另有其人,这次你还不在,场子没镇住,他们这两家联合了市里的一家厉害的玄门高手,立刻就和我们闹了矛盾,结果就自己跑进去了,我们拦都拦不住。张小飞和张大飞不忿,就跟了进去。”张玉忠诉苦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开了车子就往回赶:“把现在位置发短信给我,我准备下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如果出事,拖了这么久,张小飞早就死了,如果没死,肯定是被困住了,暂时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吧?我心里宽慰自己。

    到了家里,我看到赵茜和苗小狸都坐在铺面里,身边有两个登山的背包,一副要去爬山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来两人都得知了张小飞出事的消息,准备和我去支援呢。

    “天哥,魂瓮出炉了,成功了三个。”郁小雪捧出了魂瓮给我。

    我接了过来,说了几句话就匆匆的上了二楼。为了防止有人中途误闯坏了仪式,就反锁了门,自己摆下了红布和各种器物,把旧魂瓮也拿了出来,进行鬼将的搬家仪式。

    给宋婉仪和黑毛犼,江寒搬家一遍。她们都十分的高兴,不过时间比较紧,我也没有和她们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中间张玉忠又来了电话,说是张玉芳到了,正准备去救人了,我让他制止了张老太下去,说即刻就赶去。

    我下了楼,这次没想到要带赵茜去,之前盗墓本来就不好带上她,现在去救人,那是危险的事,同样也不能带上她。

    “天哥,你要去救人吧?那好,把我也带去吧,风水墓穴我很擅长,这个不用我告诉你了吧?”赵茜坚定不移。

    “那里很危险,你还是别去了,要是出了事,你爸爸那边我不好交代。”我冷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让我去我也知道位置,你就不怕我自己开车去么?”赵茜这次有些不愿意了,盗墓对风水学十分的依赖,有时候实力甚至还是次要的。

    我看了她一眼,觉得扯皮下去也没用,就说道:“行吧,那你上来吧,苗小狸就呆在家里吧。”

    苗小狸气呼呼的看着我,说道: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你们两个都别去了。”我说着,看向了赵茜。

    赵茜很识趣的对苗小狸点点头,她的话苗小狸还是听的,那是她老板,不过她仍对我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和赵茜就开车赶往了麻林村的地方,那里是临县往北两三百里的地界,地处比较偏僻,山路也十分的陡峭,到了后半段,几乎是要跋山涉水了,好几次越野车的底盘都给刮中了。共引助划。

    艰辛的准备到了目的地,看着山脚下三不管的山谷小村,我看向了赵茜。

    赵茜拿出风水罗盘,在那看来看去,最后又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闹不明白,也没去问,毕竟说出来的专业术语我肯定不懂,看了看手机,信号只剩下一格了,在这种手机信号村村通的年代,这种情况不多见,一般都要到屯里才会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村口张玉芳带着几个张家人,包括张玉忠都等待多时了,还有几个看起来有些好奇的年轻人,其中有一个我看着有些面熟,正怔怔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,瞪了几个人一眼,这几个人面色一变转过了身,随后在旁边议论纷纷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什么人?”我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市里玄门的一些子弟,姓什么的都有,准备等我们后结伴下去的,都是和你一样来救人的,现在还要等一个厉害的破阵高手,现在人正在路上,准备到了。”张玉忠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等了,事不宜迟,直接去救人吧。”我有破阵的江寒,还等什么高手,赶紧救人要紧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一会你负责攻坚破阵,我布阵和留下后路,赵家的小丫头吧?你在后面跟着我们就行。”张玉芳和我斗过法,我最近在大龙县名气大,她相信我的能力,不过赵茜嘛,她就有点信不过了,毕竟听过赵家小丫头能用道法,可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赵茜对张玉芳还是挺尊敬的,毕竟到了家主这个层面,都是实力得到家族肯定的。

    “带路。”

    张玉忠就带着我们前往朝着村子后面走,说是村子,房子其实没几间,周边估计连附属屯都没有,而现在是夜里的十点,月光高悬,山路看起来很清楚,但因此也变得恐怖起来,夜里去墓穴里救人,想想都很凶险。

    这里环境好比是小义屯外的林子,夜里很是阴凉,树影婆娑,阴风徐徐,我们一行人有九个,张家三个,加上我和赵茜一共五个。

    剩下的是市里世家的援军了,这几个小年轻别看一副纨绔模样,实际还是有点实力的,其中一个甚至是寻道后期的,而那个我看起来面熟的人,也有寻道中期的实力。

    因为都有各自要救的人,所以一行人都隐隐分成了两个团伙,我们是要去救张小飞,他们则是去救另外两家的人,互相就一前一后的走着。

    手电筒的光也在四处的乱晃,也不知道是谁,电筒忽然晃荡到了大树上,一阵白影嗖的就闪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世家的几个人顿时传来了惊呼声。

    我阴阳眼看了过去,也没发现什么东西,就没在意了,这林子里野鸟多,偶尔有猫头鹰什么的飞过也正常。

    “离盗洞口还有多远。”走了一段时间,我有些不耐起来。

    “很快了,就前面了,我们在那面的位置,开了洞,在昨天打雷的时候引爆了炸药,地宫给炸开了。”张玉忠示意我哪个方向。

    还别说,张玉忠虽然是望风的,但对盗墓看多了,还是有点门道的。

    正想着到了墓穴该怎么探入里面,回过头时,那五个人却少了两个,另三个人似乎还没察觉的样子,正用电筒朝着前方照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赵茜则拿着罗盘定位,背着千年桃木剑,一副小女居士的模样,我甚至产生了错觉,她好像很沉稳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风水的水准比赵熙差不了多少,小时候就研究了,还得到了赵老的真传,寻龙点穴有自己的一套。

    加上定星罗盘,能找到墓穴的位置就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但她拿着罗盘的手也在这个时候抖了下,指着前面愕然的说道:“天哥,那边是养尸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怔了下,还没弄懂这几个人怎么回事,就到了养尸地,这算哪门子事?

    ‘养尸地’这三个字都传入另外三个人耳中,他们全往周围看去,却发现两个小伙伴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黄哥和小刘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像不见了。”实力较强的拉着稍弱的,就跑向了我这边,似乎对我很信任的模样,我心中就惊疑不定了,我夏老魔什么时候名声这么好,居然有人信任我?

    “一天……那边才是墓穴……赵小姐说的养尸地那边,我们之前查过,没什么危险。”张玉忠却指着另一个方向说道,和养尸地是不同的位置,他也很惊奇什么养尸地的事。

    我混乱了下,一个是养尸地,一个是地宫的盗洞,还有两个人莫名其妙的消失,一系列的事情,都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摸了下魂瓮,我放出了惜君等鬼将。

    “警戒下,既然是养尸地,肯定会有尸类,宋婉仪和黑毛犼负责保护赵茜。”我没有看向盗洞,反而看向了养尸地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看,一道闪电从天空划过,远处一整片的树林里,一口口的腐朽棺木就吊在了树上。

    这些棺材在风中招摇,就跟挂在门口的风铃,有几口撞到了树干上,发出了咚咚的响声,木屑在我的想象中,似乎也飞扬而下。

    悬棺?

    好像也不对,一条条的锁链,把上百口的棺材吊在了树上,这意味着什么?养尸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