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1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二十八章:跳跳
    “找死!惜君弄死他。”我咬咬牙,拿出了从张栋梁那里敲诈来的红色水管,做好战斗准备。

    齐海兴是气炸了,本来几个人都能凭借美女赵茜的指点安全路过悬棺阵。可这一搅和,顿时就成了飞尸大战。

    这些飞尸不同活尸,他没有多余的脂肪,只有骨头和几乎看起来跟没有一样的皮肉,速度都比一般的走尸要快不知多少倍,甚至连同等的血尸估计都要慢上它们半分。

    而给人称为飞尸,估计是因为他们足够的轻,弹跳力和爆发力惊人,因此腾跃时跟飞翔一样,不过这些飞尸也并不是很难对付,只要能借法,几下子就能把飞尸打死了。

    但这也是一对一的情况,如果是一对二,一对十呢?

    漫天的飞尸跟飞机一样跳来跳去,还没掉下来的棺椁也蹦跶出了飞尸来,从很高的位置飞仙一样扑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个飞尸小男孩因为身体轻盈。更是迅捷,不过在惜君面前就太慢了,嘭一声,就给打成了散架。

    看来就跳得厉害,实际实力也就到初级血尸这个级别。

    我高兴坏了,这么容易就干掉了一只,那我的水管不是能够派上用场了么?挥舞着水管,我就想过去扎一两头试试,结果赵茜直接就拉住了我的衣服:“天哥不要轻敌,这些跳尸里,肯定还养有很厉害的跳尸。”

    看赵茜神情认真,我差点没将她和女居士融合一体,这小美女越来越靠谱了。进修之后,好像比以前厉害了很多嘛,连刚才谁乱喊是飞尸都给她直接叫破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在一边借法?”我说道,就要拿蓝符的样子。共阵长才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没进地宫,天哥可以先积蓄力量。后面应该还有更厉害的要对付。”赵茜笑着看我逗她,没有半点的不快。

    专门养尸之地,养十头总有一两具是特别厉害的,这百几十具的棺材里,当然也有厉害无比的跳尸,这些跳尸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智,速度更快,力量更强,也更狡猾,不断的在树上飞来飞去,不时把人往树上扯。刚才来的好几个没死在一般的跳尸手里,却给这几头特别厉害的跳尸弄得节节败退,好几个人给剥了肚子的皮,肠子漏了一地,惨状吓得赵茜面色都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诡异的是,小姑娘居然只是脸色发白罢了,她之前发誓以后不哭了,难道真不哭了?

    我们这几个的阵容还是很强大的,齐海兴也不愧是齐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,借法干净利落。有名家指点过的痕迹,匠气浓厚,打得跳尸毫无还手的余地,连稍强的跳尸都不敢单独面对他。

    李破晓和孙重阳都是寻道期的巅峰,齐海兴则是寻道后期,相差并不太远,这是我接触了周善后,逐渐才把他们的等级划分清楚。

    赵茜除了拿着罗盘,并没有动用桃木剑,只是看着我的鬼将私下里保护我们,击杀跳尸,我觉得她还有留力,但应该没有多强。

    我的鬼将速度更快,实力更强,就算是面对强大的跳尸,都能迅速击杀。而有了新的魂瓮,我也不担心她们因为力量过强而弄破了魂瓮。现在还没加持血衣,几个鬼将就强大成这样,众人都惊讶得很,我心中志得意满起来。

    陈小波看我手都没动,一**的跳尸就给拆成了两半,不禁面露羡慕之色,而齐海兴则是深深的忌惮,应该是听过我的传闻了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要纵情大笑,可赵茜忽然的拉了我衣服一下,瞬间把我的傲气扯了回来,我猛然想起了心魔,惊得额上全是冷汗,差一点我就让心魔给抓住了机会!

    我感激的看了眼赵茜,赵茜却指向了地面一个个坑洞,这些坑洞里,徐徐的飞出了一只只的鬼魂,实力最低都是厉鬼级别,居然还有为数不少的鬼将。

    这些鬼全都是脑袋碎裂的样子,男女老幼,不一而同,看了一眼,我就猜出了这群鬼生前应该都是殉葬的,给重物打碎了脑壳,死在了墓穴地宫里的,现在阴魂不散,经过多年,成了鬼将和厉鬼。

    这些鬼的数量比养尸地的棺椁还要多,全都飞了出来,。

    我立即从单肩背包里拿出了阵旗,让惜君和黑毛犼攻击扑来的鬼将,自己在周围布起了避鬼阵,先保证张玉芳这远程攻击者的安全,还有实力低微的张玉忠再说。

    布阵完毕,我把包里的防尸粉洒了一地,防鬼和防尸两不误。

    跳尸似乎找不到我们的气息,全都跑去了其他的地方,而地表的空洞里,虽然源源不断的鬼还从地宫飞出来,但都是去找刚才那些捣乱的人,要把他们撕个粉碎。

    果然,不出一盏茶的功夫,那些人全死得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只剩下赵茜,张玉芳和张玉忠。至于齐海兴和陈小波,两人本来就不弱,躲到了我的避鬼阵后,同样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一群的鬼和跳尸就在周围晃悠,稍微有一两只飞虫叫了下,都给它们群起围攻,死得不能再死了,但鬼和尸却很有默契似的,没有走出悬棺阵的范围。

    张玉忠吓尿了,几百的厉鬼和少量鬼将,还有上百的跳尸,这种阵容他真没见过。

    盗墓本来就是辛苦的活,还得有头脑,有的墓穴能盗,有些墓却盗不得,这一次偷牧王的坟墓,是踢到铁板了,对方是玄门的高手,知道养尸,养厉鬼来保护自己的坟墓,现在如果没有大阵,一群人怕早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可这大阵能保护自己,但不出去,谈什么救张小飞?所以张玉忠考虑良久,脸色也变了好几回。

    张玉芳也是如此,她是张家现任的家主,退休已经迫在眉睫,只等着下任的家主张小飞成长起来而已。

    可如今张小飞深陷生死之地,她觉得自己不能固守,再拖下去恐怕只能等来冰冷的尸体。

    她果断的从背后的包裹里拿出了空竹,摆放在了法案上,拿出了竹篾,打在了空竹上,唱起了鞭挞歌。

    空竹响起了古怪的咚咚声,张玉芳的嘴角也念叨起了咒语,周围的鬼魂都晕头转向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,救出我的张家的未来家主,我在这扛着就好,上次你救我一次,这次你能来,也算是救我一次,甚至救了我张家一次,我张玉芳就欠你三次人情,足够用命来抵!这次张小飞鲁莽了,但他还年轻,你和他肝胆相照我早有所闻,你救出他后,替老婆子好好的管教他!”张玉芳英气凌然的说道,那一股家主才有的气魄,让我敬佩难当。

    鞭挞歌敌我不分,先伤己后伤敌,上次张玉芳用了一次,这次又来一次,就算能挡住跳尸和鬼魂一时片刻,但怕也是死路一条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面露凝重之色,老太婆也真是够拼了,为了后辈,居然连命都要报销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苦笑一声:“张玉芳,你也太看得起我了,真要去教育张小飞,你还是自己来吧,我又不是圣人,和张小飞只是过命交情的狐朋狗友,闲时就吹吹牛喝喝酒,能教他什么?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王胭的鬼棺,四十九个女鬼立即从里面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全灭了!”我冷冷的挥了手。

    有鞭挞歌在,这么多的厉鬼和鬼将都昏昏沉沉,虽然不至于全部受控,但实力也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我施展了招鬼术的控制法门,趁机夺取了许多厉鬼的行动力,反过来去杀那些没法子控制的。

    赵茜好久没看到我的战斗方式,这次见到不由得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除了对付张栋梁这类施展经验丰富,又出身名门的修士,其他的我还没放在眼里,王胭一出,也就是狂风扫落叶,没有悬念可言。

    加上惜君和宋婉仪的主动出击,一**的敌人快速的消失着,而我的招鬼术能控制的厉鬼虽然就三五十之数,但窝里反后,效果也相当的不错,厉鬼们灵智不高,吃亏后就不分敌我了,互相的攻击起来。

    不出几会功夫,一群的鬼和尸类都给打没了。

    众人全放松下来,但我脸色也有些白了,王胭的能量又没了,光靠我鬼气的补充,根本不够消耗的,现在还是地宫之外,进了里面呢?

    “一天,路也带到了,要不我还是不进去了……我这点微末本事,还不够一个厉鬼填牙缝的……”张玉忠觉得自己是完成任务了,这次要撂担子不干了。

    我早知道这家伙会这样,也没勉强他,就说道:“行,剩下的交给我,你带着张玉芳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张玉芳看我直呼她名讳,也没有生气,她知道我还记挂着她破了四小仙大阵的事,正是那件事让刘方远间接的死了。

    张玉忠差点没泪流满面,连连道谢,负责扶张玉芳回麻林村。

    我和陈小波,齐海兴在赵茜的定星罗盘指点下,找到了一个坑洞,这不是盗洞,而不知道是谁挖出来的走道。

    看着阴森森的走道和深不见底的地宫,赵茜却坚定不移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我决定闯入地宫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