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1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二十九章:破坏
    陈小波和齐海兴都对这走道很好奇,谁挖出来的?为什么挖得这么准,直接到达了地宫的主要干道?

    看情况还是最近的手段,难道张小飞和唐治给困在里面。并非是地宫造成的,而是人为的?他们走漏了消息,给人先行一步?

    刚才控制的厉鬼还有不少,我立刻用招鬼术控制他们探路,而黑毛犼皮糙肉厚,又是鬼体,一般的陷阱根本拿它没法子,就让它驱策了厉鬼走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可一路上陷阱翻了很多,却没有血迹,这让我十分的惊讶,难道有高人进入了里面?到底是谁?为什么机关全开了,但那人办点事都没?

    有人开路,我们走得很快,但越走越心惊,有好多奇思妙想的陷阱,连我们都没想到。如果只是靠黑毛犼和厉鬼探路,那也要死一半的人才行。共阵乒亡。

    赵茜在这里是我们的主心骨,这时也显得有些无奈:“不知道这位高人是谁,居然破了所有的陷阱,要不是墓主本人,或者设计者和熟读设计图的人,根本不能这么准确翻开每个陷阱,犹如是给我们量身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路的走,似乎有很长一段路都是要圈子,赵茜用手指掐算了下规模,给出了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概念,这就是地宫的宽度。

    而这地宫并非是平面的,而应该是漏斗或者倒三角形的。听赵茜说,照着这样走下去,到了底部才会是主棺椁。

    一直的摸索着,越走越深入,约摸好几个小时后,我们就到了一处泥土封盖之地。我摸了摸泥土,发现是新泥,立刻就想起了之前塌方的事情,这新泥掩盖的上方,应该就是张玉忠炸开的到盗洞了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会的功夫,走道变得宽大了一倍,而前面,我们四人看到黑色的污水从走道那边缓缓的流动到我们这边来。

    别说是污水,就是尸油我自己都见多了,我直接就想要往前走过去,可细心的赵茜立刻就制止了我。指着前面跑得最快的几滴‘水’,似乎极力的掩饰内心的恐怖:“天哥,都是蛇。”

    我听完脸色也变了,黑毛犼还在那对着一群密密麻麻的蛇卖萌的跳来跳去,它是没见过这么好玩的东西,但我是吓坏了,赶紧命令它全部压死了。

    黑毛犼苦着脸,但宋婉仪继续传达了不可抗拒的命令,让这憨货打滚着把一群小蛇弄死了。

    结果这些蛇源源不断,还越逼越紧。看起来无法消灭赶紧的样子,怕是有毒,我赶紧往后退,结果这流体速度飞快,眼看就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连身后的江寒都忍不住把我扛了起来:“主公,后面也有蛇。”

    跟前一看全是蛇,层层叠叠的,连墙壁上都爬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施展了阴阳借法的神压,前面很大一片黑色直接压死了,可还是没完没了的来,这可麻烦了。

    难道我们触及了什么机关?还是有什么人把蛇赶了出来?早知道把苗小狸带出来了,这小姑娘对付这种毒虫小蛇最有办法,都是自己脸皮薄,怕别人说三妻四妾,带着老婆们游山玩水。

    赵茜也吓坏了,想着是不是要借法来对付。

    结果陈小波看我实在没办法了,蛇也越靠越近,就果断拿出了一包黄色的粉末,开始的洒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看就翻起了白眼:“你娘的,有雄黄也不早说!害我出多大的丑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夏哥……我这不以为你有办法么?”陈小波一边尴尬的说道,一边的洒雄黄划开界限,把毒蛇都隔离开,并引入了排水道。

    我们都松了口气,看来准备来盗墓的都有完全的准备,毕竟林子里什么蛇虫鼠蚁都有,雄黄之类的还是要带一些的,晚上睡觉用得到。

    “我说是谁动了我探路的蠕蛇呢,原来这里还有一群小鬼头!”

    一个尖厉的女声从走道深处传来,我们四人全都吓了一跳,连我们的面都没见过,就先称呼我们为小鬼头,那这位女子岂不是老太婆级别的?

    在地宫外面都够我们受的了,地宫里肯定藏龙卧虎吧?

    而且很有可能把陷阱全掀开的,就是这老太婆!

    “婆婆,我们无意冒犯,只是我们的好友给人怂恿,误闯了墓穴,我们只是想要救他出去,之后立刻会原路返回,绝不会有丝毫觊觎此地任何东西的心思。”赵茜深吸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好,婆婆呀,说得太妙了!”另一个声音也从深处传来,有别刚才的声音,这声音虽然尖锐,但却更加的嚣张。

    “住口,贱妇,轮不到你来说我!”先前的声音十分的生气,听着都动了杀气。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,赵茜尴尬之极,而齐海兴和陈小波齐齐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进去!都走到了这里,好几个小时的路程,如果对方强,你们觉得逃得掉?如果对方弱,嘿嘿……”我阴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齐海兴和陈小波全都愕然当场,他们也没想到我会这么果断,并且决断如此的干脆。

    赵茜习惯了我自作主张,也跟在了我屁股后面。

    走道怕要到头了,虽说大部分的蠕蛇都给引走,但零星的还是有的,里面两个女人的声音除了吵架,并没有合作起来,或许因为知道我们正在朝着里面走来。

    正走了一半,窸窸窣窣的一阵声音在前方传来,黑毛犼低声的咆哮起来,惜君也有些警惕了。

    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张小飞,但却沿着全部给开启机关的走道,来到了主墓室里了!

    一座小型停车场一样规模的主墓室呈现我们眼前,宏伟,雕云画龙的棺椁在一层层的金字塔阶梯之上摆放着,而两个穿着雍容华贵的中年女尸站在了棺椁的左右!

    我们四人吓了一跳,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这两具中年的女尸都是尸王级别的,一副护卫着棺椁的模样,我左右看去,根本没有那个掀开所有机关,引着我们进来的神秘人的身影!

    一切都太神秘了,人呢?

    棺椁的后面的黑暗处,还有一排排的棺椁,这些棺椁足有上百副,我们四个人面面相觑,心中震惊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,敢要侵入我牧王城,实在是胆大包天,主将何在!”站在左边的女人上前一步,气势雄浑的一甩手。

    后面的百副石棺立刻就传来咯咯的石板挪动声。

    我注意的却是牧王的棺椁,这棺椁气魄雄伟,然而却像是给人打开过一样,棺盖子都没盖好,棺椁的旁边还散乱了一些物件,似乎是找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棺椁四周,有许多口的箱子,全部都打开了,金银珠宝掉了满地,也是搜查过了的痕迹,但似乎没有被洗劫,因为值钱的东西全都在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书架,各种生活的器具,古铜器,古乐器等,一应而全,这里已经让牧王建造成了自己的皇宫,皇宫里有什么这里都有。

    除了赵茜,我们三个男人对眼前的凶险似乎混不在意,全在钱字上面了。

    张小飞他们这些盗墓贼肯定没来过这里,要不然面对这些值钱的东西,早就搬空了,那进来盗宝,却全身而退的人到底想要搜寻什么?

    “全杀了,敢动我牧王城,全都留下来吧!”另一个女尸王也发话了。

    上百具穿着锈迹斑斑,拿着古代宝剑的将领尸体,陆续的从石棺中爬出来,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慢着!我们不想惹麻烦,要不这样吧,我们这就退出去,回头我帮你们调查谁偷了你们墓穴宝物的人如何?”我看对方阵容强大,立即有些忌惮了,两头尸王,一百头等级不一的血尸,这将是一股十分恐怖的势力!

    两个女尸王立刻就对望了一眼,不过另一具显然更聪明一些:“笑话,连我们都不知道是谁,你这小家伙也配说自己行?”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我鬼将众多,肯定能够给你们暗中查出点什么道道来!”我尽量的安抚着对方,没准她们能指导张小飞去了哪里,到时候也好换回张小飞!

    “阮爱卿,去把这四个小东西拿下,重刑伺候。”剩下的女尸王直接表示不信,一群装备精良,实力强劲的血尸再次逼近我们。

    “我在人间人脉宽广,鬼将不行,人脉肯定也没问题了吧?”我没有放弃三寸不烂之舌。

    结果女尸王犹豫了下,摆摆手让血尸们停了下来:“此话当真?也好,你们来此无非是金银珠宝,若能给我们查出谁人作此丧心病狂之事,此地的财宝,你尽可以每次来都取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夏一天!你不但养鬼为祸!还要帮一群邪恶尸类打杂么!李道友果然没有说错!你这个人简直是不可理喻!是我等正道修士所不容的邪修!我孙重阳就算拼了,也要拿下你送到玄门法庭!”

    正当事情快要圆满的结束,即将可以救出张小飞,也将能让我成为大富豪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从外面吼了进来,瞬间把我的诸般激情浇灭了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