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1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三十章:卫道
    “孙兄?”这里说话,隔着很远的走道那头都能听到,反之亦然,齐海兴惊讶的看向了通道的入口。

    琢磨齐海兴的表情。我算是明白了,姓孙的强援敢情就是孙重阳这二货!好呀,他好死不死的,在我准备一石三四鸟的时候跑出来!

    “邪恶尸类?此人居然称呼我们为邪恶尸类?童爱卿!身为侍卫长,你也给本夫人出来,都给拿下统统杀了!”那个能谈判的皱起了眉,另一个早就不想谈的马上叫了自己这方的大将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孙重阳,你狠你牛,你去降妖除魔吧!”我是气坏了,这孙重阳现在看到尸类就上火怎么的?这趟我就应该把赵昱带来给他泄泄火!

    “夏一天!你胆小如鼠,连个人都算不上!有本事我们先光明正大斗一场,再斗那群低级血尸如何?别玩儿阴谋诡计!”

    我不敢和这傻子继续对话下去,怕一会给传染成笨蛋了。

    阮侍卫长和童侍卫长的棺椁分在了百具石棺两边的前方位置,棺椁远比其他石棺要豪华,给两位夫人一喊,就抖动了起来。其中一座轰的巨响,棺椁盖子飞到了一边,一只模样凶狠,五大三粗的尸王站着仰天咆哮了起来!

    这尸王背着两把大斧,脸色黝黑,跟黑炭头野猪似的,跟他打斗,难免会给他先声夺人。

    “阮侍卫长!你叫甚么?不知是在宫城之中么?惊动了吾王该当何罪?”为首的夫人怒斥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齐夫人?”那位阮侍卫长赶紧闭了嘴,青幽幽的双眼开始往我们这边扫来,随后跨出了棺椁,来到了主棺椁的前面,跪在了地上:“末将阮玫见过牧王,见过齐夫人,见过高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阮玫。你起来吧。”刚才怒斥他的齐夫人率先发话,这位站在左手边,应该是牧王的原配了。

    另一个眼角含霜。冷冷的扫过齐夫人,她是不大和我们对付的那位高夫人。

    左边的那座棺椁也缓缓的打开,一个看起来斯文,却英姿勃发的青年将领站了起来,晃动了几下脖子,伸了下懒腰,才从棺椁里拿出了一把银光闪闪的长矛。

    这位应该是童姓的侍卫长了。看起来就二十七八的壮年,可谓少年得志,而且是武艺高超的类型,从他随手耍了下花枪就能看出。

    这童侍卫长见双斧的阮侍卫长已经出来了,嘴角出现一抹似笑非笑的讥讽,随后才缓步朝两位夫人那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末将童三斤见过牧王,齐夫人,高夫人。”简单的行了参拜礼,齐夫人却很高兴,让他先起来。

    阮玫和童三斤一见面。眼神之间立马就不对付了,互相应该还有一段仇怨。

    “你俩速去拿下这些闯入此处的人!敢骂我们邪恶尸类,也好,非我族类,全处死得了。”齐夫人指向了正在看热闹的我们。

    “齐夫人!通道里那个跟我不是一伙的呀!我们也没拿地宫里任何东西,咱们刚才说好的合作不谈了?我肯定能帮你们找到偷东西的人呀!”我一听心中不禁大骂孙重阳,这货几句话果然把对方彻底激怒了,现在变成了人类和尸类的对决了,合作什么就别谈了。

    齐夫人犹豫了下,结果孙重阳的声音又从后面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你还敢和这群邪恶尸类合作?养了鬼难道还打算养尸么?”孙重阳终于从走道里现身了,还是一身脱尘的黄衣,还是一副倾国倾城的胡媚儿脸。

    连我看到都以为哪来的美人儿,一口气卡喉咙都喘不过来差点窒息了,这傻缺肯定是见外面那群活蹦乱跳的跳尸死了一地,觉得下边也实力不济,以为全都这种货色还是怎么的?

    四个尸王,上百的血尸,这些尸王明显还不是樊虚问带来的疯子尸王可比,那是会说话的,这个时候黑压压的朝着我们冲过来!

    我拉了赵茜,立刻往外面跑起来,孙重阳拿着拂尘,才出了甬道,就看到一群穿铠甲的尸类,顿时张口结舌,吓得也是面有菜色。

    “去吧,重阳真人,去降妖除魔吧,老子不伺候你了!你要真能,先灭了这四具尸王,对了,还有一百多血尸,最好连主棺椁里那具牧王一并斩了吧。”我气急冷笑。

    赵茜也眉心拧了下,对这孙重阳心中没准摇着头呢。

    “孙兄,快跑吧,唉……”齐海兴也是垂头丧气的看着孙重阳,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呀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去了,孙兄自便……除魔卫道,我陈小波由衷佩服。”陈小波一溜烟的跑过孙重阳身边,不忘了挖苦一阵。

    本来好好的事,给这孙重阳一搅合,立马成了杀场,任谁都心中不快。

    孙重阳看着我们四个人一个个从他身边跑过,而他前面还有上百的尸类,吓傻了,两脚都哆嗦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孙重阳可不是全真教的创教始祖王重阳,能以一敌百,他**凡胎的,你让他血拼一百只养尸地里养了不知多少年的尸体,这不是难为他么?

    我们一路的跑,心中都怕极了,也不知道他重阳真人怕不怕?

    结果喊杀声没听到,孙重阳的借法声却传来了:“脚踏五行,千军横扫,太极借法!神行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阵黄色的气浪就从我身边飞过,那孙重阳跑得跟飞似的,逃命的速度简直一流!

    “妈的,孙重阳!你有本事别逃呀!算个男人呀?算个除魔卫道的正义修士呀?”我气坏了,这孙重阳跑得比我都快!

    正说着话,一阵黑烟嗖一下就飞过了我身边,速度更是快得离谱,我脸都绿了,赶紧一把拉住了赵茜:“妈的,不逃了,逃不过呀!”

    果然,转过身,后面那长得跟野猪一样壮实的阮玫就堵在了甬道里,我表情尴尬:“我和你们夫人有要事相商,大家都别动手好吧?”

    “哦?好,你带他们全来,我去问问。”阮玫招招手,自己往回走。

    这阮玫似乎脾气挺好的嘛,怎么看他膀大腰圆的,样子是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“我和那童三斤不同,他太阴险。”阮玫说着,也不回头看我们,似乎不怕我们逃走。

    “多谢阮哥理解。”我赶紧谢道。共纵狂圾。

    说完话,那阮玫却双只大腿粗的手摸到了两把斧子上,转过身,两只眼睛绿得跟什么似的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阮哥……不,阮爷!”我哆嗦了下,看这架势,他这是要杀我呀,看来这是位好面子的爷呀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阮玫大怒,一个高跳,旋风斧就砸了过来,江寒吓得拿起了盾牌挡在了我面前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江寒扛着盾牌都退了一步,那巨大的短柄斧头弹回了阮玫的手中!

    然而阮玫还是和发狂的野猪似的,拿着两把斧头朝我砍来,江寒扛着盾牌也几乎撑不住了,把我挤到了墙边。

    “叫爷也不行?那我叫你阮老祖?阮爷爷?不管叫啥,您老吱声就是了!”我吓坏了,再这么砍下去,骨盾也要废了。

    爷爷都叫了,这阮玫还是发疯似的,结果赵茜捂住了我的嘴,叫道:“阮姐姐!”

    我瞬间石化了,姐姐?这是位姐姐?我的天呀!

    “对!阮姐姐!是软妹姐姐!”我赶忙纠正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看在你女人的份上,今次先饶你一命!”阮玫重重的哼了一声,就收了斧头,对赵茜点头示好。

    “多谢姐姐,天哥是近视眼,在远处看不清楚人,经常能把女孩子认成男的。”赵茜连忙给她鞠了下躬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你也不用谢,你男人既有眼疾,就带他去治一治。”阮玫说道。

    齐海兴和陈小波眼也瞪大了,他们同情的看着我,我则面露尴尬,谁让你一出来就更个男人一样到处乱吼,身体就跟层次分明的泳圈似的,把我吓坏了好么!不过多亏了赵茜眼尖,要不然这次就冤死我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知道逃无可逃,就只能往回走,正走着,就听到后面孙重阳的喊声,随后我们走到出口的时候,孙重阳就衣衫不整的给那童三斤跟拖死狗一样拖回来了。

    真正的尸王可不是说笑的,当时孙重阳神行都给赵昱逮着玩弄了一顿,现在同样逃不过擅长速度的童三斤的捉拿。

    最后孙重阳给丢到了齐夫人和高夫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回来的可以留,那个逃跑的,杀了就好,我不喜欢胡媚儿脸还怕死的男人,恶心。”高夫人吭声了。

    “别呀,别杀我好吧?”孙重阳脸都白了,他不是李破晓这纯二愣子,看着阮玫拿起了两把板斧走过来,差点没尿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孙重阳,你敢不那么怕死么?横竖就是一斧头,投胎二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,回头我给你孙家和太极门捎信,说你是除魔卫道而死的就行!”我边说着,边拿出了三星手机,开了录像功能在孙重阳眼前晃了下。

    孙重阳顿时眼泪巴拉起来:“别呀……夏一天,我都快要死了,你还捉弄我算啥子好汉呀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面露同情之色,不过要不是刚才孙重阳在那大吼大叫,局面哪能成这样?

    “夫人,要不咱们不杀此人了,夫人还是把他赐予我可好?”阮玫瞅着孙重阳好一会都没下得去手,我顿时生出了些异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