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1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三十一章:郎君
    “赐予你?你要一具人类皮囊做甚么,也罢,那就赐予你了。”齐夫人皱了皱眉,摆摆手就直接把孙重阳送阮玫了。

    我面色一白。还好那阮玫没看上我,要不然就糟糕了,孙重阳也算是命运多舛,红颜命薄了,男人喜欢他,女人也喜欢他,唉,希望别给玩坏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夫人赏赐,末将定会好好珍惜的。”阮玫喜不自禁,赶紧跪下谢恩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吧,杀了我吧……”孙重阳眼泪真冒出来了,这是距上次给我拍照后,第二次掉泪了,这小子果然没有李破晓硬气,或许出身世家,性格使然吧。

    反观李破晓这人其实就好得多了。李瑞中之死,女居士之死,这小子也都敢来上香了,真是个不怕死的,比孙重阳硬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李破晓也会跑,上次小义屯遇到小侄子就逃了。

    “齐夫人,你们给人偷了东西,到底是什么东西?只要跟我说一声,我必然能够发动人脉鬼脉,阴阳两道四下里探索,竭尽全力给你们找来消息。”我也不管她答应没答应过我,反正先说出来看看。

    果然,那齐夫人看了我一眼,就觉得我很靠谱。就说道:“本夫人也不知道是何东西,乃是牧王平日里就贴身藏好之物,是个红色的雕云方盒。我等未曾得见里边的东西,不过此物关系重大,你可得给我们找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还用说。”我果断的就答应了下来,找东西而已,还发了工资,先保住小命再说。

    “哼。答应得那么快,恐怕有诈吧?你别想着要诓骗我们了,这一出我牧王宫,怕就远遁其他地方了吧!”高夫人气哼哼的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要不你们可以派人来监督我,也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东西,如果找到了人或者东西,还能指认出来,如何?”我说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,那监视之事就由阮侍卫长来负责如何?”齐夫人说着,看向了阮玫。

    阮玫怔怔看着孙重阳出神。孙重阳缩成小虾米似的,哆哆嗦嗦的偷偷看着阮玫,泪光闪闪委屈得狠,这辈子,难道他和尸类有缘么?

    “阮侍卫长!”齐夫人不悦的又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阮玫这才从花痴状态回过神来,立马转身跪下: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监事之事由你来可好!”齐夫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监视?他?好!我定然好好监视此人,绝对不会让他出问题的。”阮玫看向了孙重阳,还以为齐夫人要监视孙重阳呢。

    “混账!本夫人说的是他!”齐夫人指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啊?”阮玫愕然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不如此事就由童侍卫长来担任好了,阮侍卫长如今给这狐媚儿脸的男人迷得左右不分了,新婚燕尔还要有段时间,我们何不成人之美?”高夫人阴阳怪气的说道,却是指使童三斤去的。

    童三斤表现得很高兴,立马跪下说道:“末将定不辱命!好好的监视此人!绝不会让他去而不返!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童三斤却阴鸷的看向我,我见此尸王看似斯文,但眉宇中有些戾气藏着,应该是喜怒无常,凶戾暴戾的脾气,没准还是个虐待狂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不过我可不怕这鬼东西,她们不知道我有血衣和王胭,一旦出了地宫打起来,谁生谁死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几个尸王有不能出地宫的理由,要不然现在也不会都留在这里吧,这也是我屡次尝试谈判这一途径的原因。

    齐夫人和高夫人一个唱白脸,一个唱黑脸,配合得倒是不错,不过这种欲擒故纵的小把戏,对我来说都不是事儿。

    “光是监视你,我也不大放心,这样吧,你把你身边的那位女子留下当人质,然后每隔一段时间,定期送食物来给她好了。”齐夫人想了想,指向了赵茜。

    “齐夫人,我是抱着合作的诚意跟你谈这事的,要求别太过分了吧?把我的女人留在这里,你觉得我心思还在调查的东西身上么?整日里也会浑浑噩噩的和阮侍卫长一样了吧?”我听罢,立刻就拒绝了,赵茜我可不能弄丢了。

    “天哥……”赵茜虽然知道我肯定不会丢下她,但没想到我把她说成自己女人,表情顿时跟吃了蜜似的。

    “此言甚是。”阮玫也嘀咕了一句,结果齐夫人就瞪了她一眼,吓得她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总得留下个人来吧?”齐夫人面色不好看,赵茜她不要了,就扫向了齐海兴和陈小波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别呀,我家老头子在家里等着我呢……您看一千万……”陈小波立刻就贿赂我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夏爷,咱们都是兄弟,有话好好说,我也不能留着吧?帮了我齐海兴,就是帮我齐家,以后有用得着的,我齐海兴绝不皱眉。”齐海兴苦着脸,他没这么多钱贿赂我,但表现出了一腔热血,意思很明白,我要是不指着留他,就欠我大人情。

    齐海兴和陈小波一路跟着我来了,也没犯什么大错,来救唐治,那是兄弟义气,算个汉子,我何必难为他们?

    苦思了一下,我就说道:“请问之前可有盗墓者来过这里?如果来过这里,应该也给两位夫人拿下了吧?我们就是为了救他们而来,既然能第一次来救人,那就会有第二次,要不把他们中的某些人留下可好?我们也会来定期送东西的,况且这里金银珠宝,玄门法器数不胜数,两位夫人也答应了每次来都会赐下些金银宝物,就算不为了人,我也会过来汇报情况吧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也好,把他们几个闯入地宫的人带上来。”三管齐下,齐夫人也不怕我不回来,就痛快的叫属下带了盗墓闯进这里的人来。

    陈小波和齐海兴感激的看向了我,纷纷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出一会功夫,几个机关暗室打开,张小飞,张大飞,唐治都给拖出来了,这几位给打得鼻青脸肿,还严刑逼供过了的,现在虽然不死,可也只剩半条命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天哥!你可算来了!不愧是我张小飞的兄弟!他娘的,那些血尸揍我,您可以帮兄弟报仇呀。”张小飞哭着鼻子,给几具血尸丢下后,赶紧的朝着我爬过来,这凄凉的劲,我看着都想掉眼泪了,看来张跑跑本事还不够,这次跑不了栽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别说话了,也不看看场合。”我看他挺惨,都说胡话了,这么多尸王,还要我报仇?不是你和赵茜,我早遁入阴间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两位夫人全都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要不是合作意向达成,没准直接杀了张小飞了。

    张大飞也朝着我爬过来,他和我年纪相仿,前段时间怀了小鬼,也是我救的,现在对我更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唐治实力还是很强的,寻道后期了,可现在惨兮兮的,跟乞丐似的衣服全烂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还有好几位,都是外县的人,我不认识,就指向了包括唐治以内的外县人:“我两个兄弟快给打死了,要不先让我带回去治疗吧,其他人都留在这好了。”

    唐治一听,身体没站稳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,他苦着脸看向了陈小波和齐海兴。

    “夏哥,别呀,至少让我们把唐治哥救出去吧?孙兄都给留这里了,唐治哥现在受伤,也不好留在这里呀。”陈小波给说着好话。

    “是呀,唐家一日不能没有唐治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要不留你?这个不行那个不好,由不得挑吧?”我看了眼齐海兴,要知道之前是唐治自己擅自决定进入地宫夺宝,才引得众人尾随,不留他下来受苦,留谁?

    “呵呵,人多了我们还闲麻烦,就留这人就行,他出不去地宫,这里也没什么东西给他吃的,别忘了带吃的来。”齐夫人摆摆手,眼不见为净,怕是觉得牧王未醒,地宫不宜太多人来寻仇的原因,所以手指向了孙重阳。

    一群人全都愣住了,不过很快都明白过来,孙重阳虽说是赐下给了阮玫,但终归是我们这边的人,我们不可能不救。

    听齐夫人要饿自己郎君,阮玫苦着脸看向了她,随后恶狠狠的看向了我。共团何弟。

    我就知道这齐夫人说一不二了,要是饿死了孙重阳,我恐怕要给这板斧尸王追得上天入地才行。

    我咬咬牙,本来打算是恶意的想让唐治无声无息死这的,但如果换成孙重阳,那就不行了,这家伙甚至还牵扯着太极门,孙家这种市里强大的玄门,又和李破晓是兄弟,到时候饿死了,我真扛不住,况且说其他的,他孙重阳也够惨了,现在还要留这饿肚子,我良心过不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,而唐治因为我刚才指定要留他下来,目光里立即闪过一抹恨意来,我回瞪了一眼,虱子多了不怕痒,这趟害我跑地宫一趟,扛下了这么大的事情,这家伙就是罪魁祸首,敢来寻仇,就让他有的倒霉的。

    “大家把身上吃的和喝的留给孙重阳,然后赶紧的出去吧。”我和所有人说道,自己先把包包里的两瓶矿泉水和五包压缩干粮拿出来,放在了瑟瑟发抖的孙重阳眼前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