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1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三十二章:邀请
    孙重阳和我死敌了,恨不能把我往死里整,可惜他和李破晓不一样,李破晓是纯粹的正道中人。应该是从小出生在门派里,这孙重阳是孙家的人,去了太极门拜师学艺,所以还是有世家里的一股子世家子弟气息。

    看我给他留下干粮,孙重阳可怜巴巴的望着我,却没敢说哀求的话。

    要是个人,谁会敢一个人呆在全是尸体的地宫里,连吃的都没有,虽说有长明灯照着路,可那是坟墓,阴森森的也极其的恐怖了。

    “天哥,要不……”赵茜还是挺善良的,有些不忍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,现在不是救人的时候,先让他呆着吧。”我站了起来,制止了赵茜说下去。

    赵茜只能把行李包里的食物全部拿了出来。给孙重阳留下。

    “孙兄,保重……我们一定会尽快赶来的。”齐海兴拿出了自己带着救急的各种东西,包括伤药也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小波也把东西全部倒在了地上,虽说刚才因为孙重阳差点害得所有人都给抓起来,但对方下场也挺惨的,不好再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其他人现在都差点给剥光了,法器和包裹更是什么都没了,也就给不了孙重阳什么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每个人准备两到三天的食物分量加起来也就能能让正常人熬个十天,十天我就得送东西下来,要不然孙重阳就得饿肚子了。

    张小飞总算爬到我身边了,我赶紧把他扶起来:“你说你冲什么冲,东西是你的,别人还能夺了?好了。什么都别说了,跟我出去吧,你家老祖宗还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嗯,我以后再盗墓,肯定小心一百倍才行,天哥,回去我请大家喝酒,压惊。”张小飞感激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直接无语了,这辈子是别指望张小飞改行了。

    “是非之地。别说话了,事情我扛下来就行。”我说着,把他的手挂在了脖子上,搀扶着这鼻青脸肿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好,咱兄弟啥都不说了。”张小飞感动得直掉泪。

    “这箱珠宝算是定钱,我们耐心没有多少,要是发现你假公济私,童侍卫长会格杀你当场!”齐夫人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高夫人也是阴寒的看着我们,随后朝着童三斤招招手,拿了快黑色的玉牌出来:“童侍卫长。这次出去要小心谨慎,这孩子要是敢忤逆我们,就立刻把他杀死,这玉佩能让你离开牧王,在外面支撑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童三斤赶紧拜谢,双手接过这枚黑玉佩。

    我暗道果然如此,这群尸体虽然强大,但也不能轻易的离开地宫,牧王没醒来,看来还缺了些什么,难道童三斤出来,也是抱着一些让牧王醒来的目的?这两个夫人配合无间,红白脸一起来,都为了能让牧王醒来吧?

    不过揣测终究是揣测,事实如何,还是出去再说了。

    我带着张小飞和赵茜,立刻就离开地宫,而童三斤拿着把银枪跟着来了,一路上就像押着犯人一样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倒是没觉得怎样,就当多带了一个鬼将,只要他不为难我就行。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被盗走的那个云纹盒子是个什么东西?大家有没有见过类似的玩意?或者之前有没有人把消息泄漏了出去,泄漏给谁了?都说说,事儿我给你们扛下了,金银珠宝我也不贪心,来,说出来后,这盒金银珠宝大家也都分了吧,当然,说出来我肯定不追究责任,但不说的,嘿嘿,别说宝物没有,以后要是让我查出和他有关联,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那箱金银珠宝大概有抽屉那么大小,打开后,一片的金光,在电筒的照射下十分的骇人,其实我是嫌弃太重了,真正的玄门宝物一样都没混上,就给这堆东西打发了,看来没点成绩,对方也不会给真正的好处。

    起先就进去盗墓的,包括张小飞在内的人东西全丢了,说是去偷东西,结果东西没偷到,反而损失惨重,现在满满一箱黄金,能分到的,立马就把本返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还以为这些人都和张小飞一样守口如瓶,不是面谈肯定不会说半句真话,结果让我意外的是,这群人全都招供了!

    反正泄露给了很多人,朋友,亲戚,身边的老婆孩子弟弟妹妹哥哥姐姐,气得我差点没抬脚踹死他们。

    至于那红色的云纹盒子,这群人得到的消息并不多,毕竟地宫被盗不久,大家没见过也属正常。

    不过陈小波给我的消息却让我在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夏哥,玄门世家大会听说过没?每四年都会有那么一次,其中囊括了斗法,斗宝,斗各种事物,到时候如果有重宝,肯定会现世的,而且我觉得吧,那人能单枪匹马闯进地宫,还掀翻了所有的陷阱,却什么东西都没拿,你不觉得很奇怪么?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,但同样的,一个诸侯王最大的宝物能有多厉害?反正我觉得不会上天,但一定是贵重,比里面所有的金银珠宝都贵重,那时候是出手的好时机。”陈小波不愧是古董倒卖的行家,立马联系到了相关宝物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嗯,小波这么说,确实也是,他们陈家是古董倒卖的行家,又是我们市里几个玄门世家的供货商,如果是这个等级的宝物,肯定会邀请到他们家族的人去参加,到时候只要去查一查,没准就能查出来了,就算查不出,里面这么多行家,问一问没准都能找到蛛丝马迹。”齐海兴也顺手解释了下,然后接过了我丢给他的一锭金子,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居然还有这么一种大会,倒是新鲜,不过不是世家好像也没法子参加,我得找点切入点才行。

    童三斤听到我们都在商量云纹盒子,也不吭声的仔细听着,不过傲慢的表情还是挂在脸上,不过也怪不得他,他一具尸王,就算是对付我们一群人,也是随手就能干掉的。

    金子都丢给这群人了,等到最后薄薄的一层时,我怔了一下就没再翻下去,众人也没注意我的表情,其实我心中翻天巨浪,这底下居然全是宝石,五彩斑斓的,我不知道价值几何,但肯定是不菲的。

    “世家大会那个,陈小波,你能给我找张邀请函么?”我颇有兴趣参加,有了这么多宝石,我也有了点底气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陈小波看向了齐海兴和唐治,没敢答应。

    “不是世家,你参加个毛呀?就你这穷酸东西,还要参加世家大会?”唐治终于爆发了,他刚才就看我老大不爽了,看起来就他娘的寻道中期,偏偏大家都一副小心翼翼陪着笑的样子,还拿了一盒金银珠宝到处乱发,什么玩意?

    “呵呵,童侍卫长,您看……”我冷笑看着童三斤。

    童三斤也冷笑着看向我,一副你算什么东西,指望命令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很没面子,皱起了眉:“童三斤,你不想要查宝物去向了?你家的主子还等着东西复活呢!没准可就在玄门世家大会里,没邀请函,老子去不了大会,你还混个屁!你现在也就他娘能嚣张几天!”

    童三斤阴沉着脸,一个尸王,居然给我吩咐完了又呵斥一顿,这酸爽,简直绝了:“小家伙,说话注意点,你要是没其他的办法去参加世家大会,那我就杀了你,就说你没本事完成任务好了,相信两位夫人权衡下,也会默认本将的做法,嘿嘿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气乐了,别说他什么牧王和你童三斤,老子家里那只南越王不是白养的,一会回到家,看老子怎么是收拾你这虾兵蟹将。

    “咳咳,这邀请函也不是我们发的,夏兄,不是我们不给你弄,而是不是世家的人,没有信誉的前提下,也不能发不是,要不这么办吧夏兄,您和夏家是不是沟通下,从你自己的本家那里弄一张?”齐海兴建议起来,之前他就看我脸熟,后面给游江飞提醒了下,就觉得我就是夏家的人,因此就有些恭谦。

    至于那唐治就没这种顾虑了,他做事也没这么多路数,想得通透,反正我就算是夏家的,现在夏家也没表明出来,没准就只是像而已。共团住血。

    我没反对,也没答应,看来这邀请函还是很难弄到的,还必须是世家的人,要不然真没其他办法拿到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帮你找找其他办法吧,我电话你记一下,到时候我们单线联系。”陈小波赶紧的也圆场起来。

    唐治还要制止,结果齐海兴拉了他衣角一下,让他别说话。

    看来游江飞的一群小弟也不是吃素的,各种的滑头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东扯西扯,一群人都有自己的交通工具,最后都分头回去了,死了的那些具体怎么处理,也终究会有相关的人来。

    我带着赵茜,张小飞和张大飞回到了村子,交接给了张玉芳,张玉芳自然感激无尽,不过我和张小飞都是兄弟,也没这么多客气话要说。

    一路上,本来还因为救出张小飞而高兴,结果却全因为童三斤搅了兴致,这家伙谱摆得挺大,四处找麻烦,气得我牙痒痒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