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1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三十三章:格调
    大龙县离麻林村很远,反倒离临县有两三百里,而且苗小狸还在母亲那里,怎么的都要回去一趟。童三斤就不乐意了,幽幽的眼睛冒着青光,一副我不务正业就要杀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惜君反坐在我怀里,盯着后座位的童三斤,同样报以怒目,外带嗤牙欲噬的表情。

    赵茜虽然害怕,不过她相信我的决策,只是手中摸着一张蓝符,在那翻来覆去,难道赵茜已经可以借法了?她借法我感觉有点悬,不知道威力怎样,要是童三斤暴起攻击,她能不能阻止?

    凌晨时段,快到收费站的时候,童三斤终于发飙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去周围调查偷我们宝物的人,却带着我往别处走。是为何事?别以为两位夫人给你调查自便的命令,你就能远离此处,再如此远离牧王宫,我便索性将你击杀!”童三斤看我上了高速路,却在地宫那边没有停留,脸色也不好看了,摸着那根捅到天窗搁置着的银枪,似乎随时都想要杀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个蠢尸,看你斯斯文文像是智将,难道不知道贼偷重宝,远遁他乡的说法?收起你那武将作风,你当是是你纸上谈兵,行军打仗么?”我开着车,眉心都拧了起来。这童三斤是又蠢又反动怎么的?

    “你敢和本将再说一次试试?本将这就将你就地斩首!”童三斤嘭一下拍了后排的副手,直接把副手拍掉了。

    我咬咬牙,娘的。这蠢尸王是怎么个回事?天生暴脾气吧?看起来挺斯文的,没想到离开了主子就拉不住了,反倒是阮玫五大三粗却心思细腻,识趣得很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童三斤,老子敢把你带出来,就没怕过你!”我就知道这尸王不打一顿指定不听话,所以言语中也没准备和他客气。童三斤属于持强临弱的类型,你跟他畏畏缩缩,他就往死里欺负你。

    高速路上我打了双闪灯,直接急刹车就要到旁边停车。

    “童将军,天哥也是为了找到宝物不是,如果他都找不到,你们找其他人也没什么用吧?况且两位夫人都觉得天哥行,当然也有她们的道理,你就看他怎么找好不好?”赵茜劝解起来。

    “此人诡计多端,绕东绕西。实非牢靠之人,本将可不相信他,你再聒噪,便将你也一并杀了。”童三斤瞪了赵茜。

    “行呀童三斤,好能耐,欺负起女人来了!来来来,老子这就弄死你,看地宫两具女尸能拿我怎样!”开门下车时,我摸了魂瓮,把江寒和宋婉仪、黑毛犼都放了出来,手里也扣着鬼棺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点意思,就这点兵马,就敢和我叫板?”童三斤怒极反笑,提着长枪就站在了马路中央,一把长枪舞得滴水不透,真不愧是千年前的猛将。

    “天哥,这里是收费站路段啊,车来车往的,你还是快上车了吧?”赵茜吓了一跳,伸出手要拉下车的我,俯下身时我已经下车了,我回头看了眼,鼻血差点没飙出来,若隐若现的一小片白啊。

    赵茜发现我眼有异样,立刻遮了下领口,我也尴尬之极,正是这样脾气也消得差不多了,往车边靠了靠,准备就这样算了。

    “童将军,您还是上车来吧,调查宝物的时一时半会没消息很正常,要不然也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还没等赵茜说完,一道亮光闪过,卡车就从我身边疾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缓缓的抬起头,朝着碰撞的声音看去,却眼睁睁的见到黑色的人影飞上了天空,转悠了两圈,才啪嗒的一声掉在了地上,直接不动了,那把银色长枪在天上也飞起来掉绿化隔离带去了。

    “童尸王?童侍卫长?您没事吧……”我瞬间就石化了,出车祸了,妈的,司机还肇事逃逸了!

    前面不远就是收费站,这个时间段,那卡车司机怕是疲劳驾驶了,撞了人吓醒后,直接就冲了卡,收费站那边也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天哥……这好像……”赵茜惊愕当场,花容失色了。

    老实说我也吓坏了,赶紧的上了车子,这里是禁止停车的路段,真出了车祸,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刚开了车门,就看到童三斤挣扎着要站起来,四肢着地的浑身打摆子,看来伤得不轻,连起来都难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他要是死在这,肯定就不能去地宫了,孙重阳也救不来吧?就想着要不要派速度快的黑毛犼去救他。

    结果刚吱声,一声喇叭长鸣就把我的声音掩盖了过去,二十几个轮子的超大卡车又过来了,嘭的一声刹车不及的朝童三斤碾了过去!

    我脸都绿了,这童侍卫长还活着么?

    “黑毛犼,看好没车子就把他叼回来吧,唉……这都什么事呀。”我嘴巴张大得都能塞下拳头了,童侍卫长都给碾扁了,不知道还能活不?

    黑毛犼立刻就跑去把童三斤给衔了回来,丢在了地上,赵茜看这童三斤也不动了,吓得面色苍白起来:“天哥……咋办呀,都碾得快成照片了,要不我们送他去医院吧?”

    “医院不治这个吧?算了,黑毛犼,先把他丢后备箱吧,回去再说。”我摇摇头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黑毛犼把童三斤扔到后备箱后就进了魂瓮。

    惜君咯咯的笑了起来,搂着我的脖子不放,宋婉仪也用袖摆掩嘴偷笑,江寒没吭声,身体笑得抖起来。

    我却苦着脸,真要埋了他?那可就回不去了,看来下次去地宫,还是带着童三斤吧,反正又不是我打死的,给车碾过去我能有啥办法?不作死不会死,这些嚣张的家伙怎么就不知道收敛点?

    没有了童三斤在后边骂骂咧咧,车子安静了好多,美女赵茜在旁边和我轻快的聊着天,时间就过得很快,到了临县的时候天也大亮了,我接了苗小狸后,和母亲、郁小雪寒暄了下就打道回府了。

    赵茜和苗小狸还住在别墅里,四小仙道观现在情况比较复杂,有赵昱和赶尸兄弟在,不敢让女孩子去住。

    又是熬夜,又是救人,我现在也累坏了,就马不停蹄的赶往道观。

    到了道观,我熄了火下车,准备去叫廖氏兄弟准备蛇皮水泥袋,把童三斤扛下来后先埋后院里,毕竟四小仙道观现在是施工地,到处都是工人,给看到尸体多不好。

    结果后备箱忽然就咚的一声,吓了我一跳。

    童三斤还活着?

    咚咚!

    童三斤又是大力的敲了几下后备箱的门,震得声音很响,看来这家伙真的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怕把车子弄坏了,我赶紧叫出了惜君和黑毛犼等鬼将,接着按了后备箱解锁的按键,打开了后备箱的门。

    门还没完全打开,童三斤嗖一下就跳了出来,脸色铁青,瞪着我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,大吼起来:“你敢暗算我!本将杀了你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辆高级的宝马轿车从外边公路那头开了进来,车子开着窗,大声的放着歌,牛气轰天。

    “浪奔,浪流,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!淘尽了,世间事,混作滔滔一片潮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海滩?”挺这粤语歌曲耳熟得很,我怔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童三斤听到这歌,一时也愣住了,看向了宝马车。

    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小广场那,廖钊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快速的从副驾驶位那跑下来,到了后面车门那开了门,还伸出手掌挡在了门沿那,完全就是个专业开车门的车童。

    车门缓缓打开,赵昱带着墨镜,手里叼着一根古巴雪茄,穿着一身笔挺韩版的白色西装,披着黑色的狐裘,牛逼闪闪的从车子里下来了。

    配合这歌,这格调,差点闪瞎我的眼睛,还以为回到了当年风起云涌的上海滩,赵昱立马就成了发哥饰演的许文强了。

    “一天,你看这,唉……前天我们看了《上海滩》,成这样了。”廖钊尴尬无比的看着我,老脸都红了,可他没法子呀,不干就挨揍了。

    廖宏下了车,也是一身的黑西装,拍了拍衣服上的污渍,比他哥站得笔直多了,似乎抱着让我检验成果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老子今天弄不死你!”童侍卫长正火头上,虽说有这么一段小插曲,但也不影响他杀我的决定,给卡车碾过去两回,差点没死了,气打算都撒在我头上了。共团记亡。

    “吾皇,谁呀这是?”赵昱双手抬了下,狐裘掉了下来,廖宏熟练的接了去,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“嘿嘿,南越王赵昱听命!护驾!”我看这家伙黑社会装得倒挺像回事的,演上海滩男主角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赵昱还有些不大乐意,丢了手上抽了半截的雪茄,啐了一口唾沫踩了两脚,拿下了半拉墨镜看了一眼童三斤,嘴角露出不屑。

    童三斤却从后备箱拿出了银枪,耍了几下花样,结果枪头蹭到地上的石头,那小石子嗖一下砸到了宝马车车门崭新的漆面上,留下了一道划痕。

    这下子赵昱怔了,缓缓扭头看向车上那道细微的划痕,脾气蹭蹭就上来了,獠牙都冒了出来,气冲冲的走到了后备箱,抽出了古剑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