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1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三十四章:玉佩
    “你娘的哪来的破浪货!划伤我的座驾,本王这就爆了你菊花!”赵昱古剑一指,快得离谱的速度冲向了童三斤!

    我额上满是黑线,赵昱最近混迹欢场太多。话里话外都透着现代邪恶气息了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何谓爆菊花?”童三斤愣了一下,他或许也没想到就蹭到那么点划痕,居然让这家伙暴怒成这样,但他毕竟是位侍卫,深悉对敌之道,枪头就调向了赵昱。

    “骂本王狗东西,搞不死你!”赵昱看这小小侍卫居然敢反抗,更是生气了,古剑朝这侍卫劈来。

    童三斤阴沉一笑,长枪撞向了宝剑。

    我看那车门的细微划痕其实上层车蜡就好了,应该不是什么大事,不过把宝马视为二奶的赵昱,估计就不那么想了吧?

    赵尸王身宽体胖,果然力大无穷,这调转的枪头那可能拦得住他。哐当一声就把长枪死死押回了童三斤那!

    童三斤顿时吓了一跳,就算同是尸王,他这等同等级却高出别人一截的力量委实恐怖,所以表情也是大变,真没想到一对上就是块这么厉害的铁板。

    赵昱是尸王之王,没准也就牧王宫里没醒那位才打得过他吧。

    童三斤立马变招,开始施展了浑身解数,把枪舞得密不透风,甚至有攻有守起来。

    赵昱可不管这么多,他气坏了,宝剑大开大合,不愧有一方霸主的气势,剑枪相交,火星溅得到处都是。这把古剑肯定没事,但银枪就不好说了,反正童三斤已经一步步的退后。眼里全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加上他刚才给卡车刚碾过去两回,难免力有不逮,很快就被这赵昱压制住,虽然等级差不多,不过南越王的存在有点特殊,因此成了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。

    赵昱趁着童三斤力不从心,轻松把其打倒在地了。不依不饶的皮鞋踏在对方脸上,古剑锋利的刃搭在对手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破浪货,长得挺俊的,就他娘的不识趣,本王先把你摆弄服帖了,见吾皇敢不称皇,见本王还敢坏本王座驾,真心找死来的!”最近赵昱似乎火点低了很多,打了这童三斤好一顿也没爆菊花的意思,换了之前早压地上了。不过也不排除这家伙已经见惯帅哥了,也只有孙重阳这种才提得起兴趣吧?

    我看他想要把对方头颅割下来,就立刻阻止了:“慢着,这家伙我还有用,先别杀了。”

    走了过去,我在童三斤的软甲里面摸了起来,找那枚齐夫人给的黑色的玉佩。

    “吾皇,你若想要玩兔儿爷,赵昱可以介绍你个好去处,何以如此性急?此侍卫实非美艳,若吾皇欲行不轨……赵昱可代劳之。”赵昱露出暧昧的表情,在那深思熟虑。

    “一边去,我找东西!”我瞪了赵昱一眼,从童三斤怀里搜出了玉佩。

    赵昱看了眼玉佩,也露出贪婪之色,这东西鬼气冲天,应该是童三斤的命符之类的玩意,没有这玉佩,恐怕离开地宫不能多久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童三斤看到我抢了他玉佩,猛地挣扎起来,不过赵昱把他按的死死的,不给他动弹分毫。

    “哼,再敢乱动,我就弄碎了这玉佩!你是武将,我也不跟你啰嗦,这玉佩是什么玩意?牧王又是什么东西,牧王又有什么目的?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今天我童三斤算栽在你手上!不过牧王我肯定不能出卖,玉佩是我的一半命符,没有这个我也不能出牧王宫。”童三斤说着,又挣脱了下,结果当然是没办法从赵昱手中逃脱。

    “先放了他。”我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吾皇,此人死罪可免,但放不得。”赵昱还是有些不爽,这宝马可是他用命攒了好几次钱才凑够的,爱若娇妻,给刮花了点,就跟在自己女人脸上动刀子这么狠,那个气呀,简直不能忍。

    我瞪了赵昱一眼,这家伙还不打算放,我也算是服他了。不过算了,他就是头尸王,没啥文化,我可不能跟他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“你不出卖牧王,算你还有点衷心,那我换个法子问你,那雕云盒子到底有啥用,有没有什么危险?”近的问了没什么用,童三斤也是刚刚从石棺里醒来,很多事情都不清楚,这里只有一半的命牌,还有一半应该在牧王手里,怪不得这家伙不敢出卖牧王,而我说他忠诚,也是先稳住他的借口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对人……当然还是有点影响的,毕竟它聚拢地底下的鬼气,供我们这些死了的尸类修炼,如果你们人类接触久了,当然不是生病就肯定会死亡,不过反过来对我们而言,日积月累之下我们的修为也不断的增强,具体我也就知道这些,末将猜想,现在牧王也应该仅差一步之遥就能够延醒了。”童三斤说道。

    听罢,我表情凝固了,怎么和自己之前在连城山打靶场的阴间里,得到的那个盒子这么像?同样是鬼气冲天的。

    “那东西具体什么样子,描述下。”我赶紧问了下,事关阴间得来的盒子,不能马虎。

    “血红的,方形,有很多云纹,小子,我实在不好描述!见了才知晓吧!”童三斤冷冷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敢叫吾皇小子?那本王不是你孙子了?找死!你怕本王不敢打你吧?”赵昱看他还敢这爆脾气,立马又是踩又是揍的,打了一顿再说,我也没说什么,谁让这童三斤不讨人喜欢,也就是个样子货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王呀!难道比我们牧王还大!”童三斤也气坏了,恨得牙痒痒,偏偏他打不过赵昱,给打得是抱着脑袋滚来滚去!

    “本王乃是大汉南越王,生前坐拥沃野数千里,你那什么牧王算个鸟东西,不过小小诸侯,瞅你就桀骜不驯,这姓牧的必定也下梁不正上梁歪,还敢和本王显摆?”赵昱又踩了好几下,这简直就是痞子打架,谁的拳头硬谁就有道理,打得童三斤不敢吭声后,赵昱对我说道:“吾皇,请让此贼子看看我的印章,也好告诉他我的身份哩。”

    给赵昱这一强词夺理,童三斤愣了下,我也有些不好意思,就拿出了赵昱的印玺来,心里暗道你赵昱好像没资格说别人吧……

    印玺做不得假,古代的将领就信这个,童三斤也只能是信了,看来当年还是赵昱厉害点的,要不然也不能轻易把自己打成这样。

    看两人又打又骂的,我也失去了兴趣,把黑色玉佩丢给了廖氏兄弟暂时保管,严令赵昱和童三斤不能触碰,然后就自己去了四小仙祖师爷那。

    觉得后院埋着的盒子看来还得好好研究下,没准就是牧王宫里的那个,不过照这么说的话,时间对得上么?看那玩意像是很久前就放在阴间了吧?

    或者还有一个同样聚拢地下鬼气的宝物?

    我真怕查来查去查到自己,盒子我可不想还回去。

    从越野车里拿出了之前的小抽屉大小的箱子,我拨弄了下,宝石算起来有两三百颗左右,好些是红宝石、蓝宝石、祖母绿,也有色泽纯正的古玉器等,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我把它们装进袋子里,放进裤兜里,给张小飞打了电话,联系陈小波的父亲陈志学。

    之前交易过一次,老人家还是挺靠谱的。

    张小飞还躺在病床上,不过还是帮我联系上了,并嘱咐对方找来宝石鉴定专家,陈志学很高兴,决定立刻赶来,而从市里来这里也要时间,因此约定了中午的时候在龙渊小区八号别墅见面。

    做了销赃的准备后,我想起了前几天前,那位帮太一大神和四小仙祖师画像的画师,这必须要联系一下才行。

    打电话给全画师时,她说已经准备好了,约我去城北那边的办公室拿画像,我答应了下来,就开车先去城北路那边,至于龙渊小区一会交易完画像再去。

    城北路是主干道,县城最大的地产中华城就坐落在那里,办公楼有三十多层,我乘着电梯一路就上去了。

    门开了,中等身材的美女开了门,偏瘦,性格有些淡,看了阴阳眼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全画师好,我的画像?”美女我是见惯了,赵茜和郁小雪都是,更有媳妇姐姐镇场子,所以也没有特别的在意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全画师看了我一眼,就转身走进了里面,在上等布匹画出来的神像前停下来,示意我自己看。

    太一大神果然和圣斗士一样英气威武,而四小仙祖师也是栩栩如生,画工很让我惊讶,想不到是出自一位二十来岁少女之手。

    “全画师,这两幅画多少钱?”我不禁问道,看这手艺,似乎应该挺贵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有人给你结账过了。”全画师说道,看着我又看了眼门口。

    我知道我打扰到她了,小姑娘看来不大喜欢男人,处处透着神秘,我赶紧说了几句客气话离开了这里,心里想着或许是李庆和给付过款了。

    开车返回龙渊小区,赵茜很好奇为什么我今早刚离开现在又回来了,觉得是不是那童三斤救不活了。共女私亡。

    我就说了一遍童三斤的事,然后把宝石交给了她出售,并让她代劳接待陈志学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