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1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三十六章:失主
    想走肯定不行,老头能在我进入阴间就知晓,不解决这个问题以后他没准天天就来找你。

    除非我放弃现在花费了巨资建设好的洞府,可我舍不得呀。惜君和王胭在豪华大床上都睡着了,一间间漂亮的房子,宋婉仪和江寒也挑好自己的住所,喜欢着呢。

    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,我摸了摸阴阳令,老办法,见一次,不行就只能逃了。

    “军师大人,你看怎样?”黛眉很是担忧,现在老人在外面等着,也没看见对自己怎样。

    “你随时躲入之前的小木人,关键时刻我会借道阳间。”我说着,就把惜君等所有鬼将全收入了魂瓮和鬼棺中。

    “也好,那我们还是得见上一面了。”黛眉请我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的的一处凉亭里,白发的老人就站在了那里,我走近一看。心里平静了下来,这并不是孽镜台上面显示的老者,而是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鹤发童颜,目光清澈,宛如没有一丝的杂质,只有得道高人才能达到如此程度,可看他现在的实力,却顶多就是一具阴魂。

    而我带着鬼面具,已经有鬼将中期的实力了,和我个人的实力已然挂钩,如果是正常点的阴魂,也不会跑来见一个鬼将吧,根本就是吃撑了找死。

    “洞主好忙,老朽三番五次前来拜访。可都扑了空,这趟又准备去何处云游呀?”老者声音不高不低,语气正好让人听得让人舒服。怪不得黛眉说这老者很会说话。

    “别绕弯子了,你到底来这里想干什么?就你一个阴魂野鬼,敢乱闯有这么多施工鬼将的洞府,可是很容易被吃掉的,到时候就当不成邻居了。”我讥讽道,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“哈哈,我只是一句又老又丑的阴魂。就算是鬼也要挑上一挑吧?”老者也不生气,反而笑着和我胡侃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传音入密,隐介藏形,你是什么鬼东西我心里没底,既然没底,我肯定也不会相信你,所来何事,不说清楚那恕我不接待了,再想找到我……嘿嘿。难。”我阴冷的看着他,如果稍有异动,我就跑得没踪没影。

    “和聪明的人说话就是方便,老朽当然会直言不讳,只不过希望能和洞主单独说说话,是以不能把事情扩散出去,所以……这位是洞主的鬼妻?”老者看向了黛眉。

    黛眉眼珠子转了下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不是,黛眉,你先离开下吧,我有点事和他说说。”我示意黛眉离开。

    黛眉只能幽幽看了我一眼,飞去了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说罢。”我心中惊疑不定起来,看老头的态势,就是来找宝物的,要不然也不会找出邻居这种蹩脚理由吧,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宝藏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洞主,你是不是拿了不该拿的东西了?”老者笑吟吟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眼皮一挑,暗道来了,看来这老头肯定发现了蛛丝马迹,要不然绝不会这么说道,是黛眉销赃的时候出的问题?讨债天经地义,这钱都花得差不多了,现在这种情况实在不大好办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证据没?”虽说看对方一副你既然拿了,我也不怪你的表情,但我脸皮厚,如果对方没什么证据,我也不能主动承认吧?况且他一个老头子,弄一个诡异无比的盒子,还不知在何处贪墨来这么多金银珠宝,怎么想都不会是好鬼吧?

    “证据?你的管家虽说小心翼翼,不过老头子想要追查自己的东西,好像也不需要其他的窍门吧?认出来,也就跟来了。”老者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巨惊,黛眉已经是鬼将大后期了,心思细腻是值得信任的,老头本事不小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证明东西就是你的?我借道阴间,不小心捡到了,也没写上你的名字,难道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了?我也可以说是你从我手上拿去的,这你又怎么说?”我笑道,有没有摄像头,也没写着宝物是谁,要赖谁不会呢?

    老头却摆摆手,微笑道:“你能进我密室,实也非我所料,之前我的藏宝室为了避开阴阳借道,还是下了点功夫的,至于阴阳令这等阴司的宝物,也只有官职在身的鬼差方能使用,鬼差嘛,借道要寻官方既定的位置,却不能胡乱的使用,所以我也不担忧,偏偏你就是个特例,居然寻好了我藏宝室的位置,用阴阳令借道下来,如此不遵循阴司法典,出乎意料的同时,与我也算是非常有缘了,至于我为何知道?宝物众多,全部出售光实非易事,几次三番也就找到此地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,老人家,你看这样吧,东西我都卖了,钱呢……也花得差不多了,要不我先把剩下的给你,其余的给你打个欠条好不好?我现在是还不起的了。”我看没法子隐瞒了,倒也光棍,欠债还钱而已。

    谁想到老头一摆手,直接就说道:“老朽不是来讨要金银珠宝的,钱财身外之物而已,你有缘金银,不还都不是问题,就当老朽送你的就是,不过却有一物我不能送你,这东西极端的危险,对你这样的生人而言,也是能惹来强横祸事之物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本来盒子我是用来做借道洞府的连接宝物的,现在要我还回去不舍得呀?可老头都给了我一大笔金银了,我总不能贪婪霸道,其实还了也就还了,就当没捡到过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可老头是隐介藏形的高手,我也实在不知道他真实的实力,如果还了宝物他就杀我,我怎么办?我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,宝物还在阳间,他肯定找不到,但带下来,怕立马就是灭门之祸!

    “唉,不瞒老人家,我本来不知这盒子如此重要,虽说看起来像个宝物,但鬼气实在是重得可怕,对于鬼将鬼王而言,是不可多得的聚拢鬼气的宝物,因此缺钱之下,就把它卖掉了,我欠下城隍爷三个亿,拿去抵债了。”我假装摇头叹息,看向了老头。

    那老头顿时哈哈大笑:“啧啧啧,小家伙,忽悠起我丘存之来了,你是不是怕我拿了宝物,转过头就对付你?贪图宝藏人之常情,你不知其害而藏之,实为给自己留下祸根而已,我若有心要这样做,大可不必来寻你这么多次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丘……丘存之?这名字好熟悉。”我嘟囔了一句,一时也想不起来在哪听过了,不过我也没在意,听过的人名多了去了,还比齐海兴和陈小波,不说我哪指导,更别说知道丘存之是谁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现在表明自己不只阴魂的实力,我就有些忌惮起来:“好吧,那个盒子我知道肯定是祸事,不过我也得好好开来鉴定下,最近我给一群尸类用一位朋友的小命威胁,也是为了找一个盒子,没准和你那个封了符条,脏兮兮的盒子就是同一个宝物,所以老人家,你还是先等上一等可好。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,万万不可呀!这盒子开不得!”丘存之连连摆手,吓得满脸惊容。

    “哦?为什么呢?我很好奇呀老人家,我这人脾气有点怪,什么都想要试试,要不然也不会掉你的藏宝室里了,要不我还是开一开?”我看丘存之这么害怕,作死的心态又钻出来了,觉得要不开来看看好了,反正老头能封一次,第二次应该不是问题吧?

    “小伙子,洞主先生,可不能这样呀,这盒子里面是封着一个厉害的魔,你若是放他出来,那可就是泼天大祸啰。”丘存之劝诱起来。

    “啥魔那么厉害,我有鬼王和好些尸王伙伴,难道还对付不了?”我试探性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,里面封着的魔可不是鬼王和尸王能够对付得了的,一旦出来害人,非大能者不能把他封印了,所以千万别揭开封印!”

    丘存之直接否定了我的实力,而且说起鬼王和尸王,他并没有半点表情波动,仿佛我说阴魂厉鬼一样,我觉得这丘存之是不是强过头了?

    “魔就是鬼?”我有些不解起来。

    “魔是心魔而来,绝非鬼物,这东西厉害了,力量恐怖不说,其一缕魔气即可感染生人,人生了心魔,你说能随便斩掉么?让它魂飞魄散容易,让他一缕不不剩就难啊,所以只要人心中有恶念,魔便能附身,源源再生,厉害无比,盒子里的魔已非寻常,没了容纳的器,他便化身成真正的魔,也只有盒子能暂时封住,但一放出来,怕就抓不住他了,到时候浩劫也就来了,而且这东西,沾上因果,就会随身而来,我害怕你也会这样,生出心魔来。”丘存之告诉我。共巨有技。

    我一听脸都绿了,妈呀,老子当时就是拿了这个盒子才生了心魔!太坑了!

    丘存之看我表情,也明白了过来:“没事,你只是受到了引诱,若一心为善,魔可不灭自去。”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