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1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三十七章:无奈
    这盒子绝对不能留我这,居然能感染心魔,还好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生了心魔,要是赵茜或者其他朋友接触了盒子。岂不是都要遭殃了?我继续放在四小仙道观,绝对是蠢事一件,还想把它用来做连接阴阳的桥梁,这回脑门的洞开得太大了,差点闹出大事来。

    “行吧老人家,我立即上阳间把盒子给你拿来,还好我已经加封了几层咒符,现在感染力应该没这么强了。”说着我就要告别丘存之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丘存之点点头,说道:“嗯,看来你也是知道这东西的厉害,能用咒符把它封印,难能可贵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如果不是老人家提醒,我也不知道会有这么麻烦的事,我这就用阴阳令借道回去吧,您在这稍等。我去去就回。”说着我拿出了阴阳令,借道回了阳间。

    我是早上去的阴间,睡了一觉,现在回到四小仙的道观里,已经是夜里了,突然出现在广场里也没工人注意,看了眼周围,宝马车已经开出去了,这赵昱肯定是带了廖氏兄弟和尸王童三斤一起去的,不过为了确认下,我还是拨通了廖钊的电话。共巨布号。

    “一天?你睡醒了?我们现在在夜总会那里了。”廖钊那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童三斤呢?有没有其他的异常?”我直奔主题,生怕童三斤没给赵昱镇住。

    “老童在呢,赵昱现在把他收归自己的手下,没事还叫他丁力。他把自己代入成上海滩老大许文强了。”廖钊说道。

    “强哥,这有烟。”电话那头,童三斤的声音从廖钊旁边传来。我额上多了几条黑线,这就真成小弟了?还把赵昱叫强哥了,这古代人忒有趣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两具尸王没事,我也没多说什么,又聊了几句要省钱些的话,就打电话给了赵茜,问问她那边的情况怎样。现在我还是很缺钱的,卖出的钱还是要投入做生意的,其他犯罪的事我不会去做,但夜总会只是娱乐场所,为民消去无聊时光,排解忧愁,那是好事呀。

    “茜?今天陈叔陈志学来了么?张小飞去了没?交易做得如何了?”我忙问了几个问题,因为我看到后院那边工人正聚集扎堆,似乎在聊些什么事情,出事了?这让我有些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哥呀。我刚才打了你好几次电话呢,张小飞今天来了,身上还没好利索,陈叔叔带了几个鉴定师来,看过珠宝了,不过资金面比较大,说是明天钱才能到账,我已经全卖出去了,有八千多万呢,陈叔叔说明天会打入你的帐号。”赵茜有些兴奋的告诉我,她自己也没见过这么多的钱。

    “很好,多谢你了,我这还有点急事,就不和你说了。”我挂了电话,就往后院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我找了个看起来挺好说话的工人。

    “您是?”那工人有些疑虑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是四小仙道观的主人夏一天,李庆和今天没来过这里么?”我搬出了李庆和的大名。

    “哦,李总应该去了医院了,这里出了点小问题,也没什么事,老板这么晚了还来散步呀?”那工人立即热情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去了医院?工人受伤了?什么伤呢?严不严重?”我还是挺关心的,毕竟人家给自己修房子受了伤,于心不忍呀。

    “唉,都是小林,午觉过后起来开工,就自言自语说自己梦到了仙人点化,说是后山那边有宝藏,挖了就能发大财了,肯定一辈子衣食无忧,享尽荣华富贵,啧,我们都当他放屁,可小林却着了魔似的,趁着休息的挡头拿了铁锹去了后山捣鼓起来。”那工人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我听完,冷汗都冒了出来,赶紧的往后山那边跑,一边看了阴阳眼去扫盒子还在不在。

    结果显而易见,盒子根本不在了,早就给人挖走了,自己是来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我吓坏了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开始考虑怎么去应付那丘存之,那老头不会一怒之下把自己杀了吧?

    珠宝都能不要,盒子丢了,我这次可就玩完了。

    我黑着脸回过头,心中想着谁挖了这东西,没准还有线索,就赶紧的跑回去拉住了工人:“是不是挖出了个什么,东西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啊?盒子在那边,她们都围着不是,难道是老板您的东西?”工人有些感到惊讶的问道,毕竟后山都是老板的,当然挖出什么古董老板都想要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顿时高兴了起来,赶紧的跑去找那木盒,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十几个工人围在那里,都是议论纷纷的样子,正在商量怎么处理挖出来的宝物呢。

    “都让让,老板来了!”那个好说话的工人好像还是个小工头,说了句,人群都让开了。

    盒子的封印全给撕开了,看得我脸色发白,鬼气也没多少了,看起来里面封印的东西早就跑了,难道真是丘存之说的魔?

    我脸色很不好看:“奇怪了,哪来的日本货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工人赶紧的制止:“老板小心,小林起先就是打开了这日本玩意倒地的,没准是小日本当年留下的毒气盒呢!”

    众人看这小年轻这么说,都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我心中顿时满意起来,工人脑补得不错,随后我捡起了地上丢着的手套带上,走过去拿起了盒子:“嗯,我先带去警局那调查,小林在中医院?李庆和是不是已经过去了?”

    “李总接了电话,说马上过去的。”工人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事不宜迟,赶紧先打电话警告李庆和再说,就拨了电话:“庆和,中医院那边的事你别搀和了,我这就过去亲自处理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那边就吵吵嚷嚷起来,李庆和在那边忙着喊‘按住小林,按住小林’之类的话,总之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啪一声,我连李庆和的声音都没听到,就知道肯定出事了,那魔上了小林的身,现在发疯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小林。”我挂了电话,赶紧的拿走了盒子,跑去开越野车。

    一群工人全都报于感慨的眼神,工头更是啧啧称道,觉得能有这样关心工人的老板,他们再不卖力,那就真是白眼狼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的驱车前往中医院,在传染科那边,李庆和鼻青脸肿的坐在椅子上,看到我赶紧的跑了过来:“后山那出了问题,工人好像给鬼借身了,发了疯似的,我用了几招驱鬼的法术,全然没有用,那工人小林几个人都按不住,挣脱了,打了几个工友,连我都给揍了,法术什么对他似乎没用呀!这事看来还得你来呀,可人不见了,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人跑了?”我脸都白了,苦思办法,结果看了眼盒子,咬了咬牙,这事儿自己扛不下了,下了阴间只能老实说。

    “跟工人做好保密工作,发几天工钱,先放假几天吧,钱由我来出,我去趟阴间,这里面的事情你尽量别搀和进来,会死人。”我和李庆和不需要那么客气。

    李庆和看了我手里已经打包好的东西,立即明白了这祸事的根源没准就是我,就说道:“行,我先安抚下工人,这小林发疯也算他命不好,这小子在工地里就好吃懒做,经常和工友发生矛盾,好多人都巴不得他出事呢。”

    我想想也觉得是,毕竟心魔不是谁都能有幸见到的,如果不是心怀不轨之事,魔也不会轻易入梦。

    倒霉到这个程度也没法子,魔还得丘存之这老头去解决,我现在都有心魔了,正是那魔的最好借身容器,当时它还给封印着,现在封印解了,保不齐照面功夫我就给上身了,到时候欲哭无泪怕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,我当机立断的摸了阴阳令,借道了阴间,丘存之这老头正在凉亭那等着我,拿起茶杯一口口的舔着,旁边的黛眉正和老头闲聊着,不时有笑声。

    “哟,洞主回来了。”看到我来了,丘存之面露微笑,看我手中的包裹,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我二话不说,念了几句咒语,把愕然的黛眉收进了小木人里,盒子直接丢到了丘存之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您也别怪我不老实,这次我真没办法,盒子里的东西给人开出来了,有道是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,这魔不魔的,还是您去再麻烦一次去封了吧,小的人小力弱,无法胜任除魔卫道的事,这就拜拜啦!”我说完,赶紧的急退了十几步,离得老头子远远的。

    丘存之看着盒子咕噜噜的滚在地上,已经是打开的状态,脸直接绿了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你你!你把盒子打开了!把魔放出来了!”这下子丘存之脾气再好都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不管你信不信,还真不是我开的,都是误会,你也别怪我,我打不过这东西,所以我也怕,可就先躲了。”我面带尴尬之色,这事做得不光彩,可真不是我干的,老头看样子要杀人了,我当然要逃了,难道还等着他过来?摸了摸阴阳令,我立刻就准备借道阴阳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