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2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三十八章:教徒
    “小子!还想要逃?”丘存之看我弄出了泼天大祸,回头把盒子丢给了他撂了担子,气得是须发都张扬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头,你也别怪我了。有这时间还不如去抓那魔头呢,况且这个情况我不逃,难道还真等着你来抓?哼,别送我了,也别等我,这段时间我肯定不会来这里了。”我说罢,就念了咒语,借道阳间了。

    结果那丘存之大喝一声,身上气息磅礴的飞溅起来,我借道的位置忽然就空间扭曲了,正准备飞上阳间,丘存之的气息又大了一圈,我就像给什么揪住了一般,生生就给扯出了借道的空间。

    我脸色一变,这老头太厉害了吧!再次摸了阴阳令,我直接愣住。周围已经无法借道了,我赶紧的把魂瓮里的鬼将全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江寒扛着银枪骨盾固守,惜君如临大敌,宋婉仪和黛眉,黑毛犼都是一副愕然,显然对方的实力已经超出了她们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诡计多端,打不过就只知道逃,今日我便……替你师父教训教训你!”丘存之白色的头发和胡子都飘了起来,俨然一派宗师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打不过还不能逃?难道还跑去送死?”我看逃不了,心中害怕极了,这丘存之厉害透了,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,把这块地方的阳气弄得这么重。

    “狡辩!如此担当,岂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?”丘存之指着我。也没有开始攻击,居然真在那教训起我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,行。担当是吧,那这事我扛下来了,只要你不杀我几个鬼将,不杀这洞府任何的工人,我给你打杂,要不给你当徒弟得了吧!”我气坏了,这老头子倒是虎。担当谁不会呀,可也不能蠢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吧?

    “你!你这混小子,谁收你当徒弟,不得倒了八辈子霉才行!打杂都不要你!”丘存之气得七窍生烟,不过他这家伙居然没有杀心,我倒是奇了怪了,偏偏还厉害得一塌糊涂,我阴阳眼看过去,他修为都超过鬼王了!还在噌噌噌的往上冒,我都看不出他修为了!

    忽然。一连串的东西让我联想起了什么来,我惊得差点没咬掉舌头,能轻松控制阴阳,能隐介藏形,还知道封住阴阳借道的法术,并反其道而行的加入到自己的藏宝室里!

    “师师……师父……”我顿时怔在了原地,这丘存之,不是师兄说的那位九十三岁英年早逝师父么?

    我顿时泪流满面,这坑谁不好,坑到自己师父了,完了,这下好玩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乱叫什么!我阴阳家丘存之顶天立地,收的弟子也是干干净净,不说是敢于殉道,但也不会像你这样撂担子就跑路的!”我在那瞎叫,丘存之都快气疯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呀!我是夏一天呀,我真是您弟子呀!海老叔是我师兄呀,前段时间代您收徒,我还给你上了好几扎香呀!给太一大神上香的时候,无时无刻不念着你的好呀!”我噗通的直接就跪下了,这的的确确可是师父丘存之啊!

    “啊?不!绝无可能,小海怎么可能会代我收了你那么个徒弟!就算是,你居然不知道我的名字?”丘存之差点没给我气哭了,心里没准想这小子给自己吓疯了吧,怎么认自己做师父?

    我想到什么,赶紧从包里拿出了一本最近在看的阴阳家道术,摆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丘存之一看,整个人都愣在当场,就差没化石了。

    “阴阳消长,五行转移,阴阳借法,五仙!”我拿出了符纸,快速的打了法诀,借来了太一大神的五仙。

    这一下丘存之直接要哭昏过去了,他上辈子作的什么孽呀?死了还收了如此诡异的弟子,该如何面对列祖?

    “真是我的弟子?”丘存之已经信了大半,就算不是,现在展示了阴阳道术,也是一个系统里的一员,他可不能随意动手。

    “是呀!我真是您的弟子呀,海师兄代师收徒,把我收入了阴阳家道统里了,师父呀!我能见到您真面,真是祖上积德了!”我赶紧的嚎了起来,这可是绝对的大腿呀,有了师父,我夏一天可不是什么漂泊大海的浮萍了。

    “弟子偷了师父的钱,又放了师父花了半生才拿下的心魔,你……哎哟,这算什么事呀!盒子给人开了,立刻就撂担子跑路,这是谁教你的?有担当,却只为自己人而担当,道义大义全然不顾,谁教你的?没其他师父教你何谓道?何谓正道?”丘存之听罢,欲哭无泪,祸害都祸害到自己师父头上了,这徒弟还没个正行,做事没担当,一切都为了自己私欲,这真是自己弟子?

    听罢,我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我有你这样的弟子,你确定是我弟子?海老叔是你师兄?”丘存之愁得脸都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再上,弟子绝对是您的弟子,现在说的话里也没有半点的忽悠!”我信誓旦旦,但师父丘存之的话此时却撞击着我的心灵。

    “跪好!把手伸出来!”丘存之看我还是没有正形的样子,气得须发都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点什么,丘存之忽然在地上捡起了条树枝朝我走过来,我脸色一白,但借道又借道不了,想要逃肯定是没法子了。

    惜君嗤牙咧嘴,她虽然害怕,但看到丘存之走来,也十分的警惕,江寒不知该怎么办,站在那看了我一眼,又看了丘存之。

    “都退下吧。”我赶紧的让惜君她们都退到一边,就算不退,我也打不过这都九十岁了的师父吧。

    我看他拿鞭子来揍我,我面色有些尴尬,看来师父是怒了,做了这么多坏事,还是对自己师父做出来的,看来是真活该。

    啪!我感觉手辣辣的疼,这鞭子抽得,钻心的痛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我喊了一声,结果丘存之面善,但鞭子可不善,又是好几鞭打到了我手上,痛得我死去活来,只想手起手来。

    “你知错么!”丘存之气呼呼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知错了!”我不知错也不行吧,忽悠到师父头上了,肯定是要挨揍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错!你知道的只是没逃出我的手心,没躲过这一劫的错!”丘存之又抽了起来,真的是没有留有余力。共巨来号。

    我额上汗津津的,但现在师父在教训着,我也只能老实的跪着了。

    惜君还要来帮我,结果宋婉仪拦住了她,江寒在一边无奈的看着,黛眉也很心疼,但现在这老人家可不是一般的鬼物,实力就摆在那里,打不过呀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,有些东西必须担当,你却不担当,有些事,不该去做,你非要去做了,还沾沾自喜,是不是总以为别人不知道,你就能躲过去了?是不是别人是坏人,你也能是坏人,雄鹰能展翅高飞,却霸气凛然,乌鸦也能展翅高飞,但却不讨人喜,这是何故?一个猎蛇而食,一个却吃腐肉,这便是不同,你一个好好的青年,做事专门往小聪明那里跑,是我们阴阳家的作风么?丢人呀,丢了大人了!”丘存之气急败坏,老脸都涨红了。

    “这仅仅是我见到的冰山一角吧?除了我遇到的,别人或许遇到的更多,我不知道你哪里学来的痞里痞气,哪里学来的言行不一的行事风格,再这么下去,岂不是成了第二个魔?人有所为,有所不能为!”

    看着他的表情,听着他教训我的话,我老脸通红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