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2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二十九章:近墨
    师父就是师父,言辞总会激励人积极向上,也犀利无比,虽说我给说的脸红心跳。但却没半点的怨恨他,海师兄只是师兄,说不了我,我可以说是没有了师父的劣徒,在外边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可他说的我都知道,但有什么办法去担当?如今的世界已经不一样了,不是他那个年代,万事都离不开理字。现在我所经历,所见识,有几次是正常的?雄鹰展翅高飞,可也得让人飞起来才行,放眼看去,饿狼野狗都等着嚼食我的骨肉,不成为狡猾的狐狸,怎么躲过饿狼的攻击?

    如果我有能力,我能做到。并为之去担当,我自然会尽量的去做去担当,可我实力不济,去了就是送死,真要我去抓那心魔,我岂不是要枉死了,李破晓力敌不过尚且要逃,我不逃怎么办?

    遇到一些真正的恶人,坏人杀我,我又该怎么办?难道站着给他捅个透心凉,感化对方,卫道而亡?

    “师父呀,如果我实力强大,我肯定能把一切事情都揽下来。可问题是我无萍无根,实力确实低微得可以,别人来杀我。我该如何是好?真要给别人宰了,我也不愿意,您也不愿意自己弟子给人轻易杀了吧?这些人都是一**的来,一**的给我打走了,中间我做的事确实有错,可他们做得事,也真不是人能干的。你瞅瞅我,就这点微末本事,能祸害人到哪儿去?碰到个鬼王,随时都能了账呀。”看着师父丘存之,我脸皱成了苦瓜,你揍我,也得教我怎么办才是吧?

    丘存之愣了下,没想到我吐出这理由了,一时也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师父,盒子里的魔。以你的本事尚且搞了半辈子,我就这点水平,拿着这破盒子,屁颠屁颠的跑去要封魔,那还不是给魔送菜去了?你说弟子笨,弟子可以学,但蠢得去送死,那还学得了么?”我苦巴巴的瞅着丘存之,心中是百感交集,做什么事也要看什么能力吧,我要能拯救世界,我就不躲阴间里睡觉了,还不是怕半夜里给仇家刀子捅了?担当我也有,我站在自己人的前面时,谁曾见我退后一步?

    “那你做错了何以逃跑不敢认账?”玄门本来就不是开善堂,杀不了别人,别人就来杀你,打不过时就逃,这些事情他自己都经历过,只是看自己弟子诡计多端,遇事撂担子,他才一时气急罢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就是光用眼睛看,我也看出你比我强多了,随便给你砰一下就死,还谈什么担当,承认错误?而且人做错了事,当然怕死,不逃不能吧?您如果是我,如此境况难道不逃?你擅长阴阳之数,随便算一算就知道了,我从小也就给人陷害了,五阴齐聚,生来就招了厉鬼,后来是外婆给我逆天改命,本来以为以后能过个好日子了,谁想到有人却害了我外婆,一屯的人都死了,当时什么道法都不会,全靠逃命,一路就这么逃下来了,外边的人还给我取了夏跑跑的外号,可我能有啥办法呢?跌跌撞撞,连海师兄都给人打得阴阳法术都借不来了,是可忍孰不可忍呀。”我继续的说道,归结来去,还不是自己的能力不够,要真天下无敌了,我当然去拯救世界了,何必在凡尘俗世里浪里白条似的?

    “唉,如此说来,这也真怪不得你,你心性是不坏,可实在太滑头了点,如果不是我实力比你要强很多,改变了周围的阳气,刚才确实就拿不下你了,能在我手上做到如此程度的着实不多,你师兄怕也没你这等头脑,可惜,正是因此,缺乏了对人对事的执着和坚持。”丘存之叹了口气,觉得这弟子别看实力微末,但逃跑的本事上,确实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比自己的大弟子海老叔还厉害很多,可自己这么强,怎么两个弟子都没学到自己多少,反而都是逃跑的行家了?

    “师父,您可说道点子上了,我这本事自己都觉得给师门丢人,要不你还是教教我不逃跑的本事如何?”我立马补了一句,说明师父已经正视我现在的状况了,现在我这种实力,确实是见人就逃的份。

    “也罢,魔我追了半辈子,直到死前才封了它,现在却给放了出来,或许是因果,或许也是种机缘,而我甘道子丘存之莫名多了你这个弟子,也有责任把你带往好的一面,至于传授阴阳法术,讲解要点,自然责无旁贷,可我还是决定重点给你讲些责任道理,免得你日后堕入心魔,成为彻头彻尾的魔头。”丘存之说着,就开始问我一些学习阴阳法术上的疑难。

    我端坐在师父的面前,也开始说起了修炼上的事情来,一来二去的讲解和解答,我获益很大,而一切自我创作出来的窍门,也给师父提了一下,结果给抹平了棱角,变得更为的熟练,丘存之不愧是被人称谓甘道子的高人,十分的擅长讲道,一些事情说起来让我受益颇多,更加坚定了我心中的一些本已存在的好想法,去除了许多戾气。

    他把对付心魔的情况和我说了一遍,我既是惊讶又是反思,封印在盒子里的魔,实际并非是他的心魔,而是另一个修炼者中的高手,心魔夺体,彻底成了魔,他一生除魔卫道,自己给自己的评价却不高,只是平常而已,光这一点,让我敬佩至极。

    我同样和师父说了我心魔的事,他并没有半点要我斩杀心魔的准备,和媳妇姐姐的说法大同小异,他能和媳妇见解相同,可见其方向是正确无比的,怪不得能够活到了九十多岁而不自误。

    因为连接着四小仙道观,闲暇师父不讲道,我就会上去拿生活必需品,看着上边暂时没发生什么事,我就专心的和师父学习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飞快,约摸一周后,师父把阴阳道法的难点讲解得差不多了,就准备启程去离开了,至于那封魔的盒子,直接丢给了我,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把那魔给封入了盒子,还教了我他半生研究出来的封魔的手段。

    我拿着这同样是雕刻云纹的盒子,你还说我撂担子,自己现在把担子交给我更快吧?我也就学了你的一点本事,结果却要做这么一件性命攸关的大事,亏大了。

    借道了阳间,我看着日子也临近给孙重阳送吃的了,就开车出了门,到超市去准备干粮。

    路上打了电话给李庆和,李庆和说那个工人小林彻底没了消息,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,霍大东那边也给不出个调查结果来。

    李庆和现在已经成了李家家主,剥离了玄警的系统,不过王元一职位还是老样子,同样调查不到什么。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,事情变复杂了,但也算是预料之中,魔已经寄身小林,早晚出来祸害人间,也只能等待他出手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打了电话给廖氏兄弟,还在县城泡澡,没回来呢。

    我很无奈,这两头尸王我拿它们没多大办法,只能先养着而已,钱能解决的问题都是小问题,他们喜欢上人间的生活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,只要不给我惹祸就好。

    说了要接童三斤回去,廖氏兄弟没意见,赵昱却意见大了,跟我说起了他现在和童三斤关系如何如何铁,一起怎么怎么的玩儿来。

    我直接跟他说了印玺,他直接不吱声了,完了就把童三斤卖了,交还了给我。

    我去超市买了不少的东西,还买了点熟菜和啤酒,再去桑拿会所的门口把童三斤接了,就打算一个人前往牧王宫。

    童三斤彻底和现代人没什么区别了,看我临时要把他带去牧王宫,他衣服和武器都懒得拿的样子,不过为了对牧王表达自己的忠诚,也为了剩下的半块命牌玉佩,他也不能真这么去了,在车上换了衣服,我们就开车离开,半路发现他武器还在四小仙道观,结果就在街角那头,童三斤买了根竹竿包了布装成差不多就了当了。共共共扛。

    我看着童三斤利落的作风,真是佩服死赵昱了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古人诚,不欺我。

    一路上童三斤和我话不投机,大家也没喝过酒,没啥交情,上次还让他给车子碾过去两次,回头让赵昱揍了一顿,罪魁祸首是我,赵昱这反货哪能不瞅准机会给我穿小鞋,虽说不敢太直白,但敌人的敌人就是同伙,两人一拍即合,这上海滩二人组就拼凑起来了,我成了大反派冯敬尧了。

    不过算了,和两具尸王没法去说理,只要他们现在乖乖听话就好。

    地宫上面没什么变化,不过树上的棺材和尸体全都消失不见了,地面也填平了起来,地宫的地道也封死了,有欲盖拟彰的嫌疑,我看向了童三斤。

    童三斤就走到了一棵树前面,施展了什么法术,地面就震响了起来,是一条直通地宫的暗道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