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2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四十章:堕落
    我跟着童三斤走入了地道,这一次地宫的机关又翻了回去,恢复了神秘人解开之前的状态。

    不过童三斤好像当年参与了地宫的建造,对所有陷阱都十分的了解。我跟着他一路跳来跳去,还算是安全,就是有些赶不上童三斤的脚步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时间,我还是召出了陈善芸,让她跟着对方。

    过了两个多小时,我们就回到了之前地宫的甬道,进入了核心的位置。

    地宫里,棺椁还摆在原地,主棺椁已经盖好了,两座副棺椁也盖起了盖子,毕竟尸王也是要休息恢复鬼气的。

    齐夫人和高夫人是主棺椁旁边那两座,现在没了动静,剩下的百余座全都盖好了,我们的到来也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似的。共围杂扛。

    “童侍卫长,这是是怎么回事?”我有些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以为你是谁呀?还想要两位夫人亲迎大驾?”童三斤没了赵昱。根本没想过要鸟我。

    在这里我也不能那他怎样,玉佩也暂时交还到他手上了,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借道阴阳而已。

    “小童,赵昱那反货好像把你整理得挺干净的,你可以多这样一些。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吧。”我冷笑起来,也没再说什么,气得童三斤不住冷哼。

    “孙重阳!?重阳兄!”我低声叫了下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叫呢?喊魂呢?我告诉你夏一天,我孙重阳在这里过得挺好,也不用你多担心,我也不是没朋友!”

    我正疑惑孙重阳会不会给阮玫压棺材里了,就听到他的声音从一处石室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愣了下,孙重阳没事?那就太好了,之前我听了师父的话,觉得自己做得确实有些过分了,这次来也抱有和孙重阳重归于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师父说孙重阳这人似乎不坏,大家互相斗法,那缘于不理解,没准好好说几句话,什么都解决了呢?

    所以我觉得。男人说话,肯定需要酒和肉。因此买了三斤的烧鸭,两打啤酒就下来了,想和孙重阳聊聊人生理想。李破晓能和他成朋友,我将心比心,愿意起来总也不会差吧?

    可谁知道,孙重阳直接就下了我面子。

    算了,谁在这关了七八天,脾气都有点的,我总不能指望他现在高高兴兴和阮玫你侬我侬吧?

    “好吧,知道你孙重阳朋友遍天下,那我可走了?”我详装要离开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你有任务来的吧?我虽然不算过得多悲惨,但东西还是要吃的!都拿了什么来?”孙重阳从黑暗里走了出来,眼圈黑漆漆的,看起来也不知道是给阮玫折腾的还是因为地宫没有睡,没洗澡光顾着在地板上打滚睡觉了。

    “就一些压缩干粮,矿泉水。”我说到,就把刚才超市里买的背包从背后取来,放到了孙重阳的面前。

    阮玫也从他后面现出了身影,她还是黝黑无比,腰围粗得跟水桶似的。

    看着两把板斧,我脸色一变,这女尸王可一直跟着孙重阳呢,难道已经混得很熟了,一切都听孙重阳的了?

    “你带什么消息来了?”阮玫问我。

    “没消息,下了阴间好些天,都没得到有用的消息。”我随后回答,其他尸王都在静修,看来就让俩‘夫妻’接待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继续调查吧。”阮玫淡淡的说道,似乎早就知道这一次肯定是无功而返,她也更愿意这样。

    “重阳兄,那多保重,我先走了,下次回来你想让我带点什么么?我就算得不到消息,也会尽量满足你的胃口。”我看这孙重阳从一个偏偏美男子成了如此境况,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记得……下次带点酒肉来。”孙重阳犹豫了下说道。

    地宫的长明灯晦暗,看不清楚我塑料袋里提着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但肉香味很快就漂了出来,让孙重阳抽了抽鼻子:“慢着,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藏着掖着?这可不好吧,是正道人士所为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孙重阳是彻底毁了?自甘堕落了吧?

    “既然拿了酒肉来,为何还要躲躲藏藏?快拿来。”孙重阳死死盯着我手里的袋子,我吓得够呛的,那眼珠子直勾勾的跟尸王似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之下,我只能把塑料袋里的东西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孙重阳,我敬你算条好汉,除了必备的生活用品,我还特意拿了酒肉给你,这次把你留在这里算是我的错,我给你道歉,这还有两打啤酒,要不我们一醉泯恩仇如何?”我诚挚的说道。

    孙重阳直接给我摆摆手,让我快点离开,根本就没打算理我:“我和阮玫在这过得挺好,哼,需要你夏一天同情么?”

    我给噎得没话说,这孙重阳不会疯了吧?看来还是想点办法快些救他出来,不然真把大好青年毁了。

    孙重阳没理会我的惊愕,启开了啤酒,咕噜噜的把酒灌入喉咙。

    “孙郎,你慢点吃。”阮玫不知哪里取了杯子,从孙重阳那接过了啤酒。

    “好,就该如此,小玫你越来越贤惠了。”孙重阳接过了酒杯,一口喝完。

    阮玫温柔的笑了笑,加了块肥嘟嘟的烧鸭放到了孙重阳嘴里,我看着整个人都不好了,这孙重阳看来是堕落了!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还不快滚蛋?这次什么任务都没完成,难道还想要留在这讨赏么?”孙重阳摆手送客,牛气哄哄的跟这里主人似的。

    我就像给天雷打过了似的雷得不轻,也不知道这孙重阳为何脾气大变,不过我看过一些电视剧,说是人在长时间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呆的久了,难免精神会出现点问题,我看这孙重阳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心中担忧之下,就开始狂想着怎么把他救出来,结果这孙重阳直接丢了块骨头砸中了我。

    我吓得够呛,连忙说道:“重阳兄,保重,我会尽快把你救赎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孙重阳完全没理会我,自己光顾着在那吃肉喝酒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夫人还在休息,你来得早了,过两天再来。”阮玫说着,丢了一袋宝石给我,算是打发我的路费。

    我接了过来,但却没多高兴。

    没办法之下,我只能带着童三斤走出了地宫,这次比约定的十天来一次早了两天,两个夫人都在休息,事情没处商量。

    到底那云纹的盒子谁偷走的?时间已经有点紧迫了,再这么下去,孙重阳就真疯了,他这人没什么不好,就是爱装,喜欢作死,正义感肯定是不缺的,不该是这个结局。

    想了想,我打电话给了陈小波。

    “夏哥?怎么突然想到找我了?”陈小波语气有点冷淡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不过很快想起了刚和他爸做了笔八千万的生意,陈小波肯定认为东西就是地宫里拿到的,大家只拿了几块马蹄金,就我拿了八千万的宝石。

    “陈小波,那宝石的事你知道了吧?确实我这次不厚道,不过分给你们的东西,价值至少也得三四千万吧?如果你们觉得还不够,要不我把你爸转给我的钱给你?不过,盒子的事由你扛着,你看怎样?我这还有一具尸王跟丧门星一样跟着我,现在也一并给一送一?”我也没生气,一箱子的金银珠宝,我分得什么都没了,结果底下有一层宝石,这出乎意料,但也是我应得的。

    “夏哥,说哪里话,这事情我怎么扛得来……我这不什么都没说么。”陈小波顿时吓了一跳,这么多尸王,不是谁说扛就能扛的。

    “哼,你知道就好,陈小波,我就是看你人不错,以为你能帮我,顺便看看能不能弄到世家大会邀请函,或用这八千万买或如何都好,拿到了盒子也好救出孙重阳,可你现在这态度,看来你们一伙人是不大想救人的吧?嘿嘿,孙重阳什么后台不用我说吧?这事情捂不住。”我冷哼道,陈小波肯定和唐治,游江飞他们回去后商量过怎么对付我了,现在正打算探我的底呢。

    陈小波倒吸一口冷气,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:“我知道了,我这就和游少打电话,马上就打给你。”

    毕竟年轻,陈小波还不如唐治或者齐海兴、游江飞那般沉稳,给我这么一诳,果然暴露了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肯定没敢把孙重阳给关在地宫的事说出来,要不然现在孙家和太极门早就乱套了,他们同样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太极门是大派,孙家更是不小的市里玄门世家,孙重阳这次落难,消息根本没敢外传,也可怜了孙重阳,关键时刻,一帮的朋友一个都没指望上,连齐海兴都撂了担子装不知道,只有我送了酒肉去探他。

    可悲。

    我开了车子往大龙县赶,还要送童三斤回去,然后找机会混入南市的玄门大会才行。

    半路的时候,陈小波似乎和其他几位重要伙伴商量好了,给我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夏哥,邀请函我发你邮箱了,你填好了发给我,我转给上面,按照上面的时间到场,不过具体下一步还得世家的表决,游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,他说以个人和你的关系,也不大希望你来参加,不过既然你坚持,他也不会阻拦你,但有些人,你肯定不希望见到。”

    我听罢,愣住了,不想见到的人是夏瑞泽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