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2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四十一章:端倪
    “我不想见到的人是夏瑞泽么?”我平静的问道,实则心态已随之变化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游少跟我说了,夏老大这次是虽说万金之躯。不过也会到玄门大会打打酱油,你作为夏家庶出的子弟,肯定不会希望撞上夏老大吧?况且还是要在玄门大会里,在夏老大面前大出风头什么的,人家夏老大会喜欢?”陈小波有些试探性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这次算是明白游江飞的想法了,他认为我是夏瑞泽的同父异母的兄弟,而夏瑞泽是原配夫人的老大,我则是庶出的小弟什么的,这年头亲兄弟都未必搭把手,何况是争家产的同父异母的兄弟?肯定是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了,就抱着两边不得罪的目的。

    加上我最近时常混迹大龙县,偶尔才去趟南市搅和一下,这就让游江飞他们自以为是了,毕竟一个人能强到我这个地步,肯定是大世家隐藏的一枚暗棋,他们不敢动。是怕翻错了世家的棋盘暗子。

    这就解释了之前齐海兴和陈小波在地宫时,全都小心翼翼陪着我的情况,还有唐治翻脸却也不敢拿我怎样,甚至也没带着人前来四小仙道观寻仇的事。想想也是,这些世家子弟哪个受得了欺负?除非欺负他们的是背景更狠的。否则一个小虾米,早上闹事是活不过晚上的。

    夏瑞泽是万金之躯,这夏家一个长子,都能给市里游江飞这样的少爷老大提鞋都不配,背景没准恐怖到省会这个阶段了。

    我不敢多问夏瑞泽的情况,至少如今微妙的平衡还能持续到世家大会,如今该借势还得借,否则连世家大会的邀请函,游江飞团伙怕都不会给我做。

    挂了陈小波的电话,我花了好几个小时开车到了大龙县,来回奔波,人困马乏。

    一路上童三斤没和我吭声,到了四小仙道观的时候,他自己就去了道观睡觉了,现在养成了和朝九晚五反过来的生活。我去了廖氏兄弟的房间,让廖钊收了这童三斤的玉佩。就离开道观。

    我能用阴阳令借道阴间,童三斤知道拿我没办法,这段时间来也就没了要控制我的**。和赵昱居然还成了一伙,整日里花天酒地,以至于自甘堕落了。

    和师父学习了一星期的时间,手机也因为之前常常拿出来看一眼,给师父责令丢在一旁,专心无二后,我自身的修为等级虽说没有提升,但软实力大涨。

    师父说,阴阳家的法术强大无比,练到极致,能开阴阳,亦能破昏晓,厉害到逆天了,是少数几种能到道法极致的道统,即为九重天,而他这个程度,已经修炼到五重了,至于我自己,经过了师父的提点,已经有了二重的本事,我很高兴。

    我就在想鬼道也应该是九重的道统,加上最近都在日夜修炼鬼道,应该也有个三重了吧,兴冲冲的测试后,却同样是二重的道统,至于外婆那个,应该不会低于师父的五重。

    这些影响法力的存在,果然不是光靠修炼得来的,需要不断的去使用和修炼,不断的去沟通道统的大神,道统之力才能有所提升,施法的威力和速度才能变得又快又强,甚至到了后面,借法时蓝符都能不需要,也是有达成的一天。

    师父对于其他大龙县的道统也十分的了解,已经到了窥一斑而知全豹的程度,他说四小仙的比较弱小,只有七重左右,巢祖也有八重,已经是十分稀罕的道统了。

    除了阴阳道和鬼道,四小仙的道统之力是二重,剩下的巢祖道统却只有一重左右,看来是沟通不够,使用和修炼得比较少的缘故。

    修炼漫漫长路,九重何其之难,到了九重,怕都到太一大神这种程度了。

    我不禁在想,会有人能修炼到十重天么?是道法自然?

    师父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,这次对道统之力全面的认识对我帮助很大。

    我取出了太一大神和四小仙祖师的画像,在祖师爷房间里,用朱砂和毛笔为两张画像分别写了开光咒语。

    认真的写了几遍的草稿,觉得彻底连贯后,迅速的在祖师爷的画像后面一气呵成,并且拜坛请神,给他们分别开了光。

    现在我已经有巢祖大神的古画像,现在增加了太一大神和四小仙祖师,就有三张,全画师是高手,这画像请神时,来得很容易,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有其他来头,不过这些不好太过注意,她可是个青春正艾的少女,调查多了,没准有些误会。

    只有鬼道目前还没有画像,看来还要请全画师一趟的,不过为了画像而叫出媳妇姐姐,似乎不大可能的样子。

    挨个烧香,诚挚无比的拜了一遍各位祖师爷,得了不少的道统之力,看来我画像的行为得到他们的首肯了。

    鬼道的道统就难办点,目前只能靠修炼和使用了,着急不来。

    不过也因此拉下了不少的事情。拿出了手机,回翻之前六七天以来的一条条的信息,以及未接来电,我准备分出轻重缓急逐条去处理。

    母亲那边并没有特别的事情,她似乎很放心我的安全状况,连电话都没来半个。

    紧接着是我们四大跑跑的事,我自己就不用说了,另外三个兄弟也都很能折腾,李庆和电话比较多,短信没有,我打算一会再给他电话,盒子还在我手上,魔的事情他也在调查。

    王元一也有电话来,暂时不清楚是什么事,我很怀疑和血云棺有关。

    张小飞短信说要约我吃饭,感谢我专门去地宫救他。

    赵茜和韩珊珊都有电话过来,韩珊珊还特别来了短信,雷青电话比较多,有好几个。看了韩珊珊的短信,说是问我还要不要之前的消息,如果要,就要立即打电话给她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就打了电话给韩珊珊:“姗姗?”

    “喂?你谁呀?打错电话了吧?”那边韩珊珊酸溜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珊珊,这段时间没给你回电话,实在是对不起你。”我诚实的道歉了。

    “哼,你还认识姐呀,这两天打了你多少电话,就不回我。”韩珊珊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师父来了,都陪着他老人家呢,谁都没敢理,不信你可以问赵茜。”我老实的解释了下,不解释她肯定要刨根问底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早说嘛,吓死人知道么,我打电话问过才知道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呀,对了,之前说的那些事有线索么?”我直接问道,要是换了其他人,我还不敢在电话里说,韩珊珊反侦察能力很强,不怕给窃听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特别的发现,就是外婆给讲的这故事,好奇怪,什么科技这么厉害,居然能缺了角恢复,花纹也不是对称的啊,乱七八糟没规律啊,不是外星人科技吧,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……姗姗姐,我服你了,回头请你吃饭,我这还有点事情。”我赶紧的让她打住,这小姑娘脑洞开得太大,有时候有意想不到的想法,但大部分情况下都要过滤下的,不过她调查应该已经很仔细了,她说花纹全部不对称,从这点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我挂了韩珊珊的电话,打了电话给王元一:“兄弟,那个事情调查得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撂担子了,不是兄弟不愿意帮你,这事真弄不来,我把那些照片的花纹独立拿了出来,给了几个要好的朋友过目,其中一个我觉得最有可能知晓这事的却死了,我记得他说过,他有本书上有类似的花纹,我好像在他之前的藏书里也见过类似的,这才给他帮忙找找,结果才半天功夫不到,还没回话呢,时间到电话去找他就发现他死了,别说那本书了,连我给的照片样板都没了。”王元一有些揪心的说道,在电话那头呼了一口气,应该是在抽烟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之前在车上你像是见过了,我知道了,赔偿费用我来出吧。”我叹了口气,血云棺的事情真的太过恐怖,而且调查的也不止是我们,别人同样在进行研究,甚至想要驾驭血云棺,争夺之下,死人也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“你真愿意赔偿?”王元一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嗯,除了赔偿,如果有孩子,我还愿意给他一笔钱,供他读书。”手里有血云棺的书籍,本来就是揣着炸药包,可毕竟也是为了我的事死的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,什么都不付出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就是想再确认下,对了,我们调查过了,死法和李瑞中是一样的,都是瞬间给人夺了魂,死前没有丝毫反抗,我们逐一排查了下我朋友的收藏册目录,丢的书,果然是本古籍的下册。”王元一似乎不大相信我会这么好的样子,他这人记仇。

    “李庆和知道这事么?”我有些惊讶,这事悬乎了,难道李瑞中的死,和古籍中册有关?收集了中下册,那拥有上册的我岂不是很危险?

    “知道,就是这样我们俩最近才想找你好好聊聊,结果你没接电话,不过这趟玄门大会,古籍肯定会出现的,你最好小心点吧。”王元一说道。共围鸟号。

    “啧,你怎么知道我要去玄门世家大会?”我啐了一句,有些他管得太宽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嘿嘿,因为我也去呀,你不是提交申请了么?我看到你名字了。”王元一笑道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