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2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四十三章:借钱
    玄门比斗,生死都难测,除了好战者,谁都不想参加。我对玄门世家大会同样没多大的兴趣,只是古籍和盒子都有可能出现在那里,孙重阳要救,外婆的血云棺还等着我去破,现在没有资格我也得闯进去。

    有了资格似乎还不够,依照玄门道具消耗钱财的速度,这点钱进拍卖会,怕还不够塞牙缝的,所以照着王元一的情报,还得在斗法里凑够钱才行。

    目标是有了,但只能一步步赢下去才行,我们几个的世家都穷,不参赛什么都买不下,李庆和虽然成了家主,但钱也不会太多,因此参加斗法大赛也就势在必行。大家约定好后,就散了聚会,去准备该准备的东西。

    大赛当前,我觉得也该去准备下才行,而且上次四小仙道观遇走尸匠。让廖氏兄弟去和农国富赊账还没还钱,今天电话里未接来电就有他的,虽说我同样有一部分阵旗还在他那没取货,但赊账总不能不还。

    时间刚好是晚上,开着车子我就去了黑巷子口,那间鬼店刚开门,我直接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农国富看到我来,怔了一下,但很快就恢复那那张奸商的表情,对我一阵的客气和追捧。

    我当然没理会这些,跟他算起了账面上的东西,结果他给我报了近三百万的数额来,我皱了皱眉,一张单子看了一遍又一遍,廖宏这不要命的。补充起来真狠,他们兄弟两人今天的量我看都补充齐了。

    拿出了手机。问了农国富的帐号,就把钱打了过去,这精确到了小数点后面两位数的账单。连打折了多少都标明的帐,我当然知道没得聊,也只能干脆的付款了。

    回过头,我就和他说起了参加玄门世家大会的事情。

    农国富一惊,随后就是大喜,这表明大生意要来了,他顿时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法器的介绍给我看。

    现在这年头,宝物也要靠包装才好卖,这些法器全都用照相机照了下来,经过了艺术的加工。

    好比一件铜钱剑,就写了是用多古老的铜钱,配合了什么东西,再由谁加工,谁开光而成,十分的系统和明白。

    我捧着这厚厚的书,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夏一天,这次我代理下来的牌子肯定没问题,都是得到的高人亲自开光,大师手段,完美无缺,价格也平易近人,这把铜钱剑咱打折后只要两百万就好,你只要带上,别说斗法,人家听说你要斗法都得跑!”农国富没有现货,但指着铜钱剑一页,却是说得口沫横飞,好似他自己就用过了似的,要不是知道我厉害,我怀疑都要逼着强买强卖了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刚结清了赊账就认为我很有钱,我都快穷得叮当响了,除了这些法器,还有没有什么鬼用的装备?给我看看吧。”我皱起了眉,随手翻了几下,全都是桃木剑,铜钱剑,拂尘等类奇怪法器的,师父丘存之都是单手战斗,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对我有加持效果,也就没去花这冤枉钱。

    农国富很失望,不过很快就拿出了一本古怪的书给我看,我拿在手里认真翻看,并不时露出惊疑后,他就得意的笑起来:“我就知道你对这些没多大兴趣,上次你走后,我就专门留意了下这类的供货商,嘿嘿,没想到真给我找到了,你是养鬼道的传人,要给自己的鬼将武装吧?这就合适你。”

    我确实给这上面一件件的宝物给吸引了,这本古怪的书是全黑色的页面,上面的宝物则是以白色的曝光形态展现,看来为了照出鬼能用的东西,代理商用了特别的相机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魂瓮,把惜君和宋婉仪等鬼将都叫了出来,让她们也一起来看这本书上面介绍的宝物。

    可惜江寒看了一遍就表示不需要,现在他的银枪骨盾得来不易,目前也难有超越的,书里倾向装扮一类的小玩意,所以他直接就回了魂瓮。

    农国富没见过我的鬼将,这次见了宋婉仪手中那枚手镯,才明白我为何之前选了这东西了。

    惜君看到书里的小玩意,喜不自禁,而宋婉仪身为女儿身,也对书中道具很有兴趣,开始挑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经销商来头就不小,在阴间有自己的渠道,所以有些东西都来自底下,当然,大部分还是自己制作的,是个制作鬼器的高人。”农国富告诉我。

    我没吭声,要挑选阴间的,去城隍那边最合适,叫出自家的鬼将来,是因为这里面多是首饰之类的东西,没准自己家的鬼喜欢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最后,惜君在最后一页挑选了一条手链,我看上面写着这项链用途也写得不清楚,就是装饰用的,就没怎么在意,随口问起了这东西的价格。

    农国富沉吟了下,往经销商那边打了电话,问起了这东西的底价来。

    结果报回来的数字让我吃了一惊。共扑助才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要一千万?压轴也不能这么坑吧?不要了。”我合起了本子,直接就要带惜君走。

    可惜君咬着手指头,好像不肯走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夏兄弟呀,我刚才问过经销商,也觉得不大可能,不过没法子呀,这链子好像有点来头,是件古器,以前邪修用来豢养鬼禁脔用的玩意,嘿嘿。”农国富脸色暧昧,看了一眼惜君。

    结果惜君似乎听得懂,牙齿都冒了出来,吓得他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皱起了眉,看来这东西有点来历。

    “就是带上它,你家的鬼可就不是鬼了,鬼气能掩藏得一丝都没有,白天也能出来活动,跟人没什么区别,以前有点道行的邪修,都喜欢用这个来豢养抓来的女鬼,充作小妾或侍女,你知道,鬼嘛,都玩不坏,怎么摆弄都行……”农国富尴尬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他说话,我脸色都黑了下来,这收敛名声果然很邪恶,价格又高的离谱,我犹豫三番,并看向了惜君。

    惜君一副说不出来的喜欢样子,我觉得这东西似乎远不止这个作用,就决定贵一点也买下来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,我要了。”我开了价,但看到农国富的暧昧表情,我真想好好抽他一顿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……不好吧,这东西的作用很不错的,除了你的小女鬼,刚才不是还有个大的么?两个都能用,要不咱们就不少了吧?”农国富一副你既然想通了要用,就不要舍不得钱的样子,况且小的可以用,大得更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我一听,脸色冰凝起来:“农国富,再敢往那方面说,你信不信我立刻拆了你的店?”

    “别呀,我肯定便宜你,这打电话问个底价,唉,都怎么回事呢,敢用又怕人说,我不说得了,不用拆店吧?你也知道我保密工作做得好的。”农国富歪了歪嘴,就拿出电话打去问价钱。

    一砍就是一半的价格,代理商也不愿意,最后熬了好久,软磨硬泡下终于七百万成交了,这么一来连带还钱,今天就花了一千万。

    毕竟没有现货,农国富就收了我部分的定金,约定货物到了他就立即通知我,我也没有逗留,临走补充了点蓝符和法盐,连带借道阴阳的消耗道具也补充了不少。

    开车去了三岔路口的坟地,我借道阴阳,去阴间修炼起来,并且趁机睡了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第二天借道回了阳间,打开手机时,发现陈小波的邮件发过来了,我兴奋的点开,看了一会我就有些不高兴起来,拨通了陈小波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加赛是什么意思?申请时你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夏哥,你先别生气,我之前也好奇,怎么的你也是夏家的人,应该是提了申请,就能加你进去,可他们偏偏定位你是散修,我和游少因此还费了不少的功夫,往上面送了许多好处,上边的人才松口了,可为了鉴定你的参赛的实力和能力,决定要加个预赛,这里面不是写了么?有两个条件,一个是你账户上必须有一亿的资金,一个是你必须通过预赛,我觉得吧,你之前应该和我爸交易过好几次了吧?最大一次就有八千万了,加起来一亿的银行户头,应该难不住你吧,就替你答应了下来。”陈小波倒是自以为做了好人,不过听我这口气,似乎这事还真难倒我了,一时也有点难堪。

    我顿时噎住了,之前确实有差不多一亿资金,但花个来回,只有三千万了,这世家组委会够牛的,要参赛还得有钱才行,是怕我下不起赌注吧?

    其实往细里面想想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,组委会也不是吃干饭的,人家世家,你是散修,想要世家带你玩儿,要么参赛散修得有实力,能打得精彩创造大会人气,要么就得是肥羊,是下得起赌注的大老板,不然谁鸟你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老实说吧,我现在钱有点不够,陈小波,要不借我先凑凑数,认证完了我再给还你,大不了给你几百万的酬劳怎样?”看组委会的邮件,时间就在明天了,我哪凑钱去,老脸一红,就借起了钱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