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2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四十四章:行善
    “几百万?夏哥,你看你这……你资金缺口多少?”陈小波吓了一跳,这么高的酬劳,也让他浑身都打了鸡血一样。

    “没多少。七千万就行。”我一听陈小波有借钱的意向,心中也颇为高兴。

    “七千万?!天哥,我这哪有这么多钱呢……我这不还欠着你一千万现在都凑不齐给你么,我一会先跟我爸拿几百万凑一凑数,把欠款打给你吧,余下的钱你再去想想办法,不行明天就按照组委会指定的去参加预赛吧。”陈小波心跳都加速了,一两千万他还能凑出来,但这么大的数目,他肯定没法子了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就没地借钱了,本来想和陈小波的爸爸借一借的念头也消了,这么大笔的资金问谁好?想了半天,实在想不出有人会借钱给我。

    “那个预赛什么条件?要打几个?”

    借钱不行,只能打了。

    “也没几个,打赢三个散修就能进去了。不过夏哥,散修敢来参赛的只有两类人,一类是傻不拉唧不懂死字怎么写的,还有一类就是你这种,同等级里也是拔尖的角色。”只要是不是问他借钱。陈小波还是愿意回答的。

    “行吧,看来也只能打了,明天我就去南市应战吧。”我无奈的说道,短短一天,我找不了这么大的资金。

    如果资金账户里有一亿斗法就免了,连消耗也不用,现在看来只能应战,时间就是明天早上七点,我有些觉得心里发虚,会遇到什么人?

    我挂断了陈小波的电话,就给剩下的三位跑跑去电说了参赛的事情,这三位都深表同情,可实在是拿不出钱来呀,比我还要穷,至少我还有三千万。

    没法子的我只能回了阴间。继续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为了防止参加预赛前。出现不必要的事,我决定提前十几个小时去预赛的现场。

    高速路上,夜黑风高。开到了大半的路程也没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后半段路程时,前面忽然就出现了个黑影,正疾驰在高速路的护栏上。

    他速度快得离谱,虽说没有孙重阳的神行快,但也算极有能耐了,至少比我这双腿要快得多了。

    我默默的减缓了速度,跟了好一段的时间,发现这人速度虽然快,但也需要停停跑跑,而且经常要擦拭身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难道是半夜里锻炼的苦修士?看来颇为有缘,自己在大龙县虽然也有不少朋友,但外面的朋友却还没有一个,何不结交认识一下?

    “喂,兄弟,大家都是玄门的修士,我挺佩服你的,深更半夜还在高速路上修炼,要不我们结识一下如何?”我打开了旁边的车窗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正当我想着对方会是多大年纪时,那人回过了头,我这一看,差点没把车子撞到护栏那头!

    他娘的,是李破晓!

    我尴尬得很,李破晓居然深更半夜跑在高速上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打了双闪灯,我开向了高速路的隔离带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”李破晓皱起了眉,脸色有些不好看,不过他仍然一副宗师的气魄,一甩道袍的摆子,笔直的站在护栏上。

    原本断掉的一半袖子,现在另一半也给去掉了,看起来倒没有那么糟糕,那身道袍血迹都没了,现在洗得发白,好久不见,他头发长了很多,用橡皮圈扎了发髻,有那么点道士的模样。

    看他如此着重打扮,也不知道要去哪儿。

    “李破晓!”我也叫了一声他的名字,本能的摸了摸魂瓮。

    李破晓咬咬牙,恨恨的说道:“夏一天,你养鬼为祸,如今还打算去何处作恶!虽然我自知如今拿不下你,但也不会轻易放过你,或许再过一段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李破晓,看你的情况也不像是修炼吧?你这是去哪里呢?我带你一程吧,你要拿我的事,要不往后再说?”综合了他的打扮,我提出了建议,他应该是没钱了,穷得车票都买不起了吧?

    “除魔卫道,责无旁贷,不过既然你我此刻没有交集,就此别过了,他日我再来时,定是要取你命之刻。”李破晓估计和我仇怨到一定程度了,对我的滑头也早有见识,并不打算搭我的顺风车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借身还魂,是魔还是非魔?别告诉我,你还是我的兄弟张一蛋,另外,我和你也无冤无仇,你自己跑来杀我,你又觉得你是魔还是非魔?”其实看着他晒得黝黑的面孔,我还是想起了那个儿时的伙伴张一蛋,他是死了,不过身体还活着,以另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“好,我此趟是去往南市,若是顺风,我今日便与你争辩一番,给你个原因理由,好让你知道,到底是谁执拗。”李破晓考虑了下,就朝我走来。

    他背后的剑鞘也不背了,那剑鞘也是古董,或许给他典当了换口饭吃了,我该让赵茜去古董市场找找,没准能找到。

    “上来吧。”我坐上了驾驶位,李破晓也跟着坐了上来。

    启动了车子,李破晓也没有什么异动,我一只手摸着惜君的魂瓮,一边的开起车子来。

    “我先说说我吧,听我说完,大家都要开诚布公,最后再认定对错如何?”我建议道。共扑团扛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李破晓也很光棍。

    “我从小时候起,就给人算计了……”我就在路上把自己的身世,还有所见所遇都说了起来,从小义屯的事,一直说到了大龙县遇到他的事,再把之后很长的一段经历都说了出来,还说起了阴间遇到师父甘道子丘存之,并接受了教育的事。

    其中当然也有所隐瞒,比如媳妇姐姐,这事情我就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李破晓一直的听着,果然没吭半句,但时不时说到危险的事情,他的眉毛也挑了下,似乎对我的经历也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而说到了周璇和张一蛋的事情,他也有些动容起来,有些触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保证,我说的一切都不是虚言,大家都是明白人,给师父教训后,我发誓我不会滥杀无辜,也不会为恶作怪了,他是鼎鼎大名的阴阳家,既然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世间,我就不会为祸人间,不过,周璇为了自己的夫君能够入土为安,决定让我来拿你下阴间的事,我同样也会说到做到,这么吧,为了两人都不为难,你也自诽正道,就不该霸占一个死了的人身体了吧,早早进入六道轮回转生去如何?”我安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破晓还是不语,到了后面,他看向了我,说道:“个人经历不同,你何以能说我借尸还魂便是错了?我借身于他时,他便已不存人世,生前他如何,我亦然不知,但我却并非夺舍于他,而是和他身体合而为一,与他行惩恶扬善之举而已,你如何断定我行的是不轨之事?顶多逆天而已,修道之人,何人不逆天?你又是如何?况且周璇要你缉拿我,你却又怎知她要让张元义入土为安?”

    我听罢,觉得李破晓说的似乎真有那么点道理,他借身,是为了行善,却并非为恶,那我该如何断定他的错?

    如果张元义张一蛋还存在世间,难道我就能断定一蛋一世为人也能和李破晓那样惩恶扬善?

    一路上,谁也争辩不过谁,他咬着大义,我说着道理,又点出了许多的事实,可这李破晓出身名门,什么上善若水,万物至善之类的也懂得极多。

    到了南市,两人都说不过对方,只能默默的进了收费站,李破晓就提出在这和我道别。

    我问起他要去哪里,他却没说,洒然离去。

    我很是无语,只能前往世家组委会约定的会场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