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2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四十五章:接济
    在南市的收费站又走了一阵的机场高速,随后转入了一条小道后,才到了约定的会场,此时天还很黑。停车场只有稀落的几辆车摆在那里,会场的台子已经摆好了,要不这样,我还不能确认这就是了。

    看来世家也不大重视散修,夜深人静,我放出了黑毛犼警戒,就自个爬去了后座睡觉,等待约定时间的到来。

    直到天蒙蒙亮,我才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会场陆续集聚了不少的玄门修士,大多是四十岁以下的,没有区别的,都是散修,不过散修相见也不全部都是友好团结的,好几拨人自主汇聚在一起,各自为战。

    这就是世家团结,散修支离破碎的原因。没有规矩,连方圆都成不了。

    看台那边,已经摆了几方小台子,三个穿得跟一代宗师似的中年人就坐在那里记着名单。

    一群人在那插着队报名,约摸也有上百人左右,我叹了口气,抓紧时间又睡了下。醒来时,时间已经到了九点钟了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报名都结束,我才下车慢悠悠的去填上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夏一天?”三个人凝神看向了我,齐刷刷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有些意外,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夏公子辛苦了,夏大公子也来了,就在里面,今次可真是豪门盛宴啊。”其中一个笑了起来,伸出手要和我握手。

    “夏大毕业那个?”我笑了笑,只能和他握了手,这夏瑞泽又跑出来给我提高档次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尴尬一笑,把话题引导向了他处,他们对我的名字都研究透了,都以为和坊间传闻一样。我和夏瑞泽不搭调,现在看来,果然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不过夏公子毕竟是夏公子,结交好了,没准能留条日后说话的线,庶出小公子逆袭的事太多了,没准不经意间就真的成功了呢?

    看来我越是撇清关系,别人就越以为是,这夏家的实力果然很强,俗话说得好,无形装逼最为致命,夏家不说话,却每一举一动,都显现着气派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中年人带着我去了后边的会场。一路上和我介绍起来:“夏公子,你不为所动,居然亲自参加选拔,实在是我们这些人的榜样,换着其他人,没准就直接抬出身份,或者用银行账户就过去了,啧啧。真是小细节里见大文章呀。”共见亚圾。

    我差点心脏没笑停了,他娘的,老子是真没钱了!要有钱,会参加你这唠什子世家选拔大会么?

    这赶猴儿卖艺的事,我真不想参加!

    “是呀,你说的是。”我表面平静,真真假假,由得他们说罢,反正档次撑起来再说。

    中年人看了我一身普通的衣服,又是羡慕起来:“夏公子仪表非凡,穿着却和我们这些平凡人差不多,人还很好说话,比夏大公子亲民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我虽然不缺钱,可实在太忙了,身上穿的也只是百几十块的路摊货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就走出了小路,到了会场的集散地,一群的玄门修士果然都站在这里,扎堆的有,落单的也不少。

    我扫了一眼,给一群扎堆的人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这群人穿着的衣服料子都不错,都是名牌衣服,也别看他们是玄门散修,也有不少没有评上世家,却在自己县城或者市里有一定实力的,这些人用卧虎藏龙来形容,也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“连个臭要饭的都来参加玄门世家大会了,以为斗法都是儿戏么?”人群里忽然有个声音比较高的传到了众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大会门槛也太低了点,看这身道袍,两个袖子都是自己拆的吧?烂成这样还穿,玩非主流么?”穿得和公子哥似的家伙伸出手想要去砰里面道人的衣服,结果手给拍了开来。

    我走近一看,这不是李破晓么?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玄门世家大会会不会给些施舍,都穷成这样了,要不是有金兄,蓝兄在,我还以为走错地,来到卖菜行了。”一群人围着李破晓在那奚落。

    不过李破晓确实是个特意人士,一身断了两个袖子的道袍,连衣摆都戳了几个洞眼,别人当他乞丐不知道,我却知道那是经过血战的,还有些位置明显的跟我的鬼将有关联,就是不知他哪捡来的橡皮筋,居然扎起了头发,我看他也真是够了。

    想起他蓝符和法盐应该是没有了,估摸黄符都拿不出来,我心中却顿生凄凉。

    然而李破晓站在人群里,纵是破落,却没有因此产生任何自卑之心,仿佛在听别人说无关自己的事似的,气度之卓然,让人不禁钦佩。

    “李兄。”我走了过去,伸手和他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李破晓点点头,就不理我了,傲然的等待组委会的分组斗法名单。

    我满头的黑线,都落魄成那样了,你还这么傲然,真活该招人奚落。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傲也是要有资本的,没有资本的傲,那是装逼,一群人在那逗弄他也并非没有原因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兄弟,这是你朋友?你还是劝他快点走吧,世家玄门大会门槛可不低,就这样凭着一腔热血跑来,一会儿给打死了怎么办啊?”其中一个男子看我居然认识李破晓,就凑过来劝我。

    其实别看我一身简单的衣着,但这单肩包可不简单,牌子货,防水的,里面东西涨的都快炸出来了,可见法器多得数不清,明眼人一看都能惊呆了,没准心里都在骂我装。

    单肩包是赵茜送的,价格不菲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小子不会是和他一样是来组委会混盒饭的吧?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都让开道,什么混盒饭的?知道他是谁么?什么话呢!”带我进来的中年人脖子上挂着牌子,直接就把一群子弟推开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想要发作,但看是工作人员,就闭了嘴,开始讨论我是谁来。

    我不在理会这群人,到了李破晓那边,说道:“李兄,这样吧,今天我俩保不齐会有一战,你这装备,实在觉得公平不起来,我给你蓝符和法盐,必须的东西你挑几个,如果我俩要打,差不多点能拼个痛快,谁都别有遗憾,你看如何?就当是之前我夺你桃木剑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李破晓看了我一眼,犹豫了下:“可以,不过你的人情我并不会领,往后大义之前,我也不会手软,如此,你还要接济我么?”

    “又如何,我不懂你的大义,我只知道现在我该这么做。”我眉心也紧蹙了起来,李破晓是除魔卫道的极致,飞蛾扑火的典型,我和他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我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小盒蓝符和一小袋的法盐给了他,李破晓接了过来,本能想要揣进袖子暗袋,却发现自己没袖子了,一时也有些尴尬,就收进了裤兜里。

    “还不开始呢?都什么时间了!快点呀!就今年事多,还搞这个什么预赛,看不起我们大米镇刘家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开盘啊,等好久勒!”

    “搞什么呀,还不开,等的我都烦了,快点我要干死刘凯东!”

    “草你娘的,还不知谁干死谁呢,你雷达龙也配来参加,信不信老子拿你人头垫脚!”

    我给李破晓东西的时候,下边的人群已经嚷嚷起来,工作人员看情况有点失控,拿了话筒开始劝诫起来。

    结果根本没效果,人群因为时间的推移,开始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七点多就来的,那时候我还在睡觉,现在都十点了,散修也都有脾气,世家不守时,大家脾气也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电视墙上就显示了一组的报幕来,紧接着一个二十几岁,穿低胸装的女人拿着话筒慌张的跑上了台:“大家安静下,我是组委会的主持人李琴,大会马上开始,因为赛程是临时的加赛,所以名单上变动比较大,不过现在对战表也完成了,大家可以去领取下,心中打个底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主持人也挺聪明,直接把人引向了对战表,工作人员也赶紧抱了一叠的表格出来,分发给不断插队推诺的人群。

    这其中还有几段小插曲,有人使了阴招,也有人放出了虫子,下了咒什么的,骂骂咧咧,甚至扬言要打起来,不过都给组委会弹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全领完了,李破晓和我几乎是同时起步的,都前去拿对战表,而除了我们两个,还有三四个人也是慢吞吞的,看来养气功夫不错。

    领了对战表,发现上面的名字后面连门派都没有,实力评估也没标示,就是知道了下自己的比赛次序而已,我和李破晓没在一组,都岔开了。

    只是首次对上的人叫雷达龙,我有点撞大运的感觉,其实是没听说过,疑心的看了下周围,却发现好几个人看向了我,原来很多人认识我,我却不认识他们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拿到了对战表,那现在我就请出组委会的特邀评委夏瑞泽,夏先生,来代表评委会为大家介绍下比赛的规则。”主持人李琴青春艳丽的外表总能吸引大家的注意,很快就把人群的眼睛全吸到她胸前去了。

    听说夏瑞泽出场,我心脏顿时狂跳起来,而台上有好几位全齐刷刷的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