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2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四十六章:博彩
    身穿西装,素面朝天的青年面带微笑,抬步而来,他就是夏瑞泽?

    我浑身震了一下。如果说长相,我确实和他有几分相似,怪不得别人一眼看向我,就觉得我像是夏家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和我不像的地方其实更多,比如气质,他的气质更加的阳光,活脱脱一个暖男,而我相对他而言,显得有点寒酸了,也更加的平民。

    他一身让人折服的气势,和嘴角挂着的平淡笑容,无不感染着所有人,不光如此,我开了阴阳眼,这家伙气势庞大的惊人,宛如实质一样。连之前樊虚问都没有如此功力,把下方的玄门修士压得情悄悄的。

    相对人群里的藏着的我,却完全没任何特殊,如果不是沾了夏瑞泽的光,恐怕待遇比李破晓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杂音全没了,如果游江飞、陈小波这些市玄门少爷和他比,只能是打杂的。那我大龙县四大跑跑,面对夏瑞泽这样顶级玄门世家的贵族,说是土包子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一个只是大我三五岁的青年,居然能修炼到如此强大,又有世家的强大底蕴,这力量到底何其恐怖?

    “美女主持李琴也介绍我了,我自己就不介绍自己了,就随便说说吧,今年大会比往届热闹,好多高手涌现,大家也热情高涨,可惜人太多,世家组委会的组织能力也有限,不得不限制参赛规模,前面大会时。出现过邪修擂台打死人的事情,交易时诈骗宝物的情况,因此临时加赛和检验人品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大家千万别见怪。”夏瑞泽始终微笑,举手投足的贵器浑然天成,我看着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娘的,这简直是老子夏老魔的高贵版呀!哪天我也能这般指点江山么?我满怀恶意的心里想到。

    “大家门派出身各不相同,所以规矩很宽松,也很简单,公平竞赛,点到为止就行,规则这部分,我们抽签分了几个组别。每个组别积胜最多的出线,大家如果不明白,那我再说得简单些,只要自己胜了一场,就可在电脑上拿到下一次的对手名单,大概全胜三场,就能直接出线了,至于失败的。则直接淘汰出局,胜负鉴定方法是以对手投降或者被打出场地为准。”夏瑞泽扫了一眼底下的人,最后在我的位置停了下来,朝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左右看了一眼,几个人全都让开了一边,我不禁皱起了眉,这夏瑞泽难道真注意上我了?

    “夏爷!我的招数都是刚猛的杀招,不动手就算了,动手了刹不住脚,碰一下都厉害得不行,万一这对手弱不经风,给我刮中一下死了咋整?”底下很快就有人喊了起来,这也怪不得人,不问清楚,大家也不好出全力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大家交流为主,既然是杀招,那还是少用为妙,当然,大家能够到这里,都是经过一些背景调查的,敢来的,自信的一面还是有的吧?所以,也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,如果一个杀招都挡不住,那也怪不得谁了,至于出了事故,我们组委会虽说也有一定的赔偿,但保险买的不是很多,希望大家还是要注意收敛点,也不要让保险公司赔得太惨了。”

    夏瑞泽说完,场下也传来一片笑声,对这位幽默风趣的世家贵族,大家由衷的喜欢。

    “细规则方面,大家可以去那边柜台领取,评委也会按照组别来划分,大家不要以为我好说话,如果不按规矩出牌,我可不会客气。”夏瑞泽朝着那边柜台指了下,就拱手和大家告别。

    正当我们要散去的时候,夏瑞泽又转过身,神秘的说道:“夏某忘了说,其实还有个神秘竞猜环节,如果大家想要进行一些博彩,对自己压点彩头,倒也不失一种激励自己的方法,这次由国内正规注册的博彩公司操持,大家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干脆不失风趣,如果是首次见面,夏瑞泽可以说在众人面前拿得印象分不少。

    我去拿了一张规则单子,还有押注的单子,就到了树底下乘凉,并研究起来,国内赌博就没正规的,所以他这个正不正规我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那边一群人就开始围了起来,我也开始准备挑选下注。

    组委会那边的人鱼贯而出,至少有二十多人,全都坐在了柜台那边,柜台上都是触摸的平板电脑,以便所有人下注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公开的赌博,我兴趣就来了,开始看博彩的单子。

    看完了规则,我把目光投向了赛场,场地也不大,几十平米,真打起来,跑是肯定跑不了了,对我这跑跑流限制实在不小。

    我和李破晓不在一个组,没有交集,我放心之下就去了柜台那边,找了个美女,打算问问最少一注要多少钱。

    结果不用我问,大家都在踊跃下注,最少的一百元,到最高的一沓人民币不等,我虽然没赌博的习惯,但这次倒是有意向试试了。

    组委会肯定是故意只安排了个场地,方便大家无聊后进行博彩,我和雷达龙的战斗要排到第十几场后,所以现在这闲工夫,怎么消遣时间就很重要了。

    押注的电脑上都有人员的照片,以及来自那个地方,其余信息,全部保密,几乎是靠蒙的。

    两个对战的人一个姓欧阳,一个姓骆,看起来欧阳那个很厉害,强壮得很。

    姓骆的就差了点,所以很快在五分钟的时间里,大家大部分把钱压在了姓欧阳的身上,赌注的赔率也节节高升,很快和那姓骆的就达到了一比三左右的赔率。

    因为旁边还有不少义务讲解员,吹嘘着姓欧阳的在自己县里多能打,曾经一个打了十个玄门修士,很厉害,我给说动了,拿出了钱包,抽出了一千块,想了想,还是保险的压在了姓欧阳的身上,大家的选择应该不会错。

    美女收了钱,迅速的给我下了注,并把正规的票据给了我。

    拿了票据,看了那准备上场的欧阳飞正在捏着拳头,整理一身的蓝符和法器,我顿时高兴坏了,这家伙靠谱。

    旁边果断又有几个他的同伴吹嘘了起来,听说前几天这欧阳飞还打傻了几个高手什么的,我听完这小道消息,高兴坏了,立刻又掏了五百块钱,给美女加了注,这一下,我一共在姓欧阳身上下了一千五百块的现金。共见医划。

    “妈的,欧阳飞,你可一定给我争气呀,我一辈子就赌这一次,一千五百的现金都在你身上了。”我嘴里碎碎念起来,虽说身价上千万,但那些都看不见,这次带上来五千多,看看钱包扁了好些,也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比赛很快就开始了,欧阳飞上了场,瘦得跟猴儿似的骆白也爬了上来,我看着差点笑抽了,这架势,欧阳飞不把骆白打出屎就怪鸟了。

    骆白谐音等于落败嘛,这小子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结果出乎我意料的是,那欧阳飞个大腰圆是不错,可这骆白却厉害得不行,打斗的过程根本不惊心动魄,只是一下对轰,这欧阳飞就给骆白打飞了出去,全场顿时爆发出了一阵的唏嘘声。

    好吧,我这次博彩直接就输了,一千五打了水漂,这次我冷静了许多,看来样子货也不抵事嘛,我也不能听信那些围观者的怂恿了。

    然而事与愿违,好几次押注,我居然全输!五千块钱全没了!

    我脸色大变,差点没拿出一章定魂符烧了合水吃下,这也太倒霉了吧?

    看来博彩是大忌呀,你看人家李破晓,就站在树底下没有半点要来玩一把的打算。

    我这次决定淡定点,没下注,就目测一个看好的,心里想着我就押他个空头支票好几亿先吧,这回不会输了吧?

    最后没有悬念,我押注那位给打得牙齿都崩了好几颗滚下台来,顿时我捏着眉心,欲哭无泪,光是想都要输,还好我没压钱,不然就亏大发了。

    打到了中午,赌注已经越下越大了,已经有不少下到十万的了,这些赌徒,有时候的确疯狂之极,没钱的,连宝物都押了上去了,组委会似乎也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出现,有好几个宝物专家出来鉴定价钱,并且由组委会拨出了资金,进行押注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赌博的饕餮盛宴,组委会虽然不直接参赌,但收的差额足够赚得盆满钵满了,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,开这么一场世家玄门大会,不玩这一手转不来,玄门斗法花销巨大。

    现在是博彩比斗法要热闹多了,起哄的也多,怪不得这大会开在了人烟渺渺之地。

    电视墙上,李破晓的名字终于出现在了屏幕上。

    对战的是一个叫茹志兴的中年人,这中年人腰胯两个符文包,手上拿着一把几百年的桃木剑,另一只手是一串串的小铃铛法器,十个手指带了五个戒指,俩个黑玉扳指,看起来十分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是茹志兴!是茹志兴!看到没!扶水县第一玄门散修!百宝门传人!”一群人看了显示器,上面除了照片,还写了一排的自我介绍,上面的介绍确实写着扶水县第一散修茹志兴。

    怪不得人群爆发出了惊呼声了。

    我一看茹志兴一身精良装备,再看看李破晓这破落户,果断把一袋宝石都放在鉴定专家那边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