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2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四十七章:黑马
    那位鉴定宝物的专家也是一愣,拿了我一袋的宝石检查了起来,结果刚开了袋子就吓坏了。

    他赶紧的拉来了几位同事,紧张的进行鉴定。我这袋宝石也没多少,二三十颗而已,只是送了点吃的给孙重阳,阮玫才假公实私给的。

    很快,一群专家给出的价格是五百万,就问我要押注哪位。

    周围几个赌鬼都惊呆了,刚才观察了我好一会,没看错我,就是那逢赌必输的夏一天,诡异的一次就没赢过的冤大头,就算换了谁,就算是蒙也能蒙对一次吧?这家伙太倒霉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的眼光,指定这次我压了谁,他们是要压另一个的。

    “兄弟,不错呀,这次居然要压五百万?打算压李破晓么?”颇有钱的都围了过来。毕竟这比前面几次两三百万的都要多,难免引起注意。

    李破晓和茹志兴都一齐过来了,正在签保险呢,完了就上擂台,看到我们都无比的热情,两人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特别是茹志兴,更是对我压谁好奇无比。特意走了过来,和我握了下手:“兄弟,我是扶水县玄门第一散修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好。”我客气的握了手,跟旁边的妹子说道:“把五百万全压到李破晓那。”

    顿时,周围爆发出一阵哄笑声,茹志兴愣了两三秒还没反映过来,抽了手,一巴掌就拍在了台上:“夏一天!你觉得我会输?你哪知眼睛看到我会输?怪不得你逢赌必输了!你简直是傻子!”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,冷笑起来:“老子压谁关你屁事,你认识我,我却不认识你,识趣的赶紧滚,闹我不高兴了,管你是不是第一散修!”

    “杠上了。杠上了!茹志兴,这头炮给他抢了,但你放心,我压你,三百万!”

    “哈哈!茹哥,你管他干什么,我们压你,一百万吧,刷卡的!”

    “我扶水县的,为了证明茹哥实力,下三百万吧。”

    很快,一群人都是上百万的给茹志兴加注,看来他这名头果然大得离谱,很快赌注就超过了李破晓这边很多。

    李破晓看了我一眼。摇摇头,也不理我直接就去台上做准备。

    看来又给李破晓看不起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看到李破晓穿得破烂,几乎是光棍上阵,全都把钱压在了茹志兴那头,赌注的比例很快就高达了五比一,这几乎成了大会悬殊最大的赌局了。

   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散修和一个县里最厉害的散修,就是傻子都知道谁会赢。

    我的五百万虽说比例也不大,不过要是这群人赢了。也能分得不少,所以下注的人多不胜数,一些打输了比赛的,都开始转换了心态,把钱都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到了后面,李破晓这边除了我的五百万,只有两三个人下了三五百块算是陪衬的,十分的寒酸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茹志兴得逞的笑起来,十分的宽慰。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,确实是少了点,我心中有些不忿了,拿了银行卡,跟下注的美女说道:“卡里刷五百万,下李破晓。”

    众人瞬间石化了,直接一千万的赌注,引爆了全场,赌注的比例也直接从五比一变成了四比一,摊平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在大龙县的名声我是知道的,大家都是各自县里的散修名人,这么下我的面子,真的好?几个意思?”茹志兴咬牙切齿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几个意思?就这个意思,我压谁关你什么事?管得太宽了吧?”我有些火了,这茹志兴有毛病吧,我赌钱,他打架,管我这下注的干什么?

    “好!我现金不多,我把这把七百年桃木剑和三个宝石戒指压这里,赌我自己赢!”茹志兴大觉面子过不去,气呼呼的把好几件装备丢在了检货台上。

    几个鉴定师当即七手八脚的检验了起来,结果爆出了七百万的高价,看没凑够一千万,这茹志兴跺了跺脚,又从包里摸出了很多东西,最后终于凑够了一千万。

    这一回,赌注直接飙升回了原位,又反超了好些,不过茹志兴也因此差不多光棍了。

    看到茹志兴摊薄了我那一千万的纯利润,大家都不大高兴,但也没办法,现在再押注也没多大意思,不是谁都能拿出一千万来的。

    “哼,怎么样?”茹志兴冷冷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耸耸肩,无奈的说道:“没怎么样呀,你有钱,我就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知道就好!”茹志兴这才满意起来,往擂台上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太冲动了,就算那李破晓跟你是兄弟,但这一千万也是大数目,这下子好了,给一群狼给拿去分了,你看看我,我虽然觉得你够义气,想要顶你,但也只是下了几百块。”散修里也不乏好心人,就摇头说可惜。

    我看向好心的少女,露出了微笑:“谁说李破晓是我兄弟?他是我对家,我经常和他一言不合就开揍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顿时哑口无言,看着我好一会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新县的散修欧阳晗若,久仰大名,夏一天。”欧阳晗若说着,又拉了旁边的姐妹来:“这是我的好姐妹,叫刘聪,刚才跟着下了五百块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初见,夏一天。”刘聪跟我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初见,初见。”我连忙回礼,周边县市的散修汇聚,当然男女都有,不过大部分长得都不怎样,这两位美女长相却很漂亮。

    欧阳晗若是比较开朗活泼的类型,刘聪就没那么多话的样子,冷冷的,给两美女搭讪,我还是相当的高兴的。

    不过也直接把茹志兴又震了回来,刚才好容易拉回了面子,这两个美女居然投了反对票,现在很多人就跟被打脸一样,难受起来。共沟协才。

    大家有开始了一波下注,吓得一群投票美女眼睛都瞪大了。

    茹志兴这次赌得大了,又摸出了好几件宝贝,丢在了鉴定师面前,至于其他有点钱的,又加了注码。

    虽然李破晓这边下注的也多了点,不过相对而言少得可怜,最终赔率居然拉到了七比一点几左右。

    比赛也不得不延迟了好几分钟,最后茹志兴才拖拖拉拉的上了场,李破晓一副混不在意的模样,我不知道他参加这次大会的目的,不过他这样的人,能让他专门而来,必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茹志兴把身上的法器都赌光了,和李破晓现在的状况差不多。

    两人这次没有法器,肯定也有一场大战,因为阴阳眼里,茹志兴已经是寻道后期了,而李破晓敢打光棍来参加大会,用似乎用法术隐藏了气息,只有寻到中期和后期之间,不过这段时间恢复正常的话,伤势应该也好了才对。

    两个寻道后期相遇,必然是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你觉得两人谁的胜算大点?”欧阳晗若问道。

    “李破晓,我和他打过很多次,伯仲之间吧,至于茹志兴……嘿嘿。”我笑了下,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附议,李破晓,他的气息很纯,凝聚不散。”刘聪说了一句话,把我惊得愣住了,气息还有纯度?

    “什么是气息纯度?”

    “修为精纯,没有杂念,力量不散,法术威力必然强横。”刘聪看了我一眼,一副你居然不知道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可这茹志兴是扶水县第一散修,名声在外,你们倒是看得开,我只是附庸你们下的注,赔了我会不高兴喔。”欧阳晗若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有两位美女陪着,我是挺高兴的,就说道:“放心,赔不了,这小子厉害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话没说完,,一个黑影直接给借法轰中,打飞下了擂台!

    所有人都怔住了,只有李破晓甩手丢开一张燃烧的蓝符,飒然走下擂台。

    秒杀!

    入道期!

    我吓坏了,李破晓凝而不发,结果一发不可收拾,直接就把对方打下了擂台,气息释放的一瞬间,我居然发现他已经是入道期了。

    “入道期!怪不得气息如此精纯,却隐而不发。”刘聪面色也变了,对这李破晓似乎十分的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连欧阳晗若都有些崇拜起李破晓来。

    李破晓这家伙,居然玩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的把戏!我还跑去给他送了蓝符!

    怪不得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,空手就敢来打预赛。

    自称扶水县第一散修连借法都没使出就给他秒杀了,入道期的李破晓,实在太妖孽了点吧!这下好玩了,给对手送了蓝符法盐,我只能祈祷正式对战的时候别跟他对上了。

    七比一点几,我也赢钱了,可怎么都高兴不起来,给李破晓狠狠的摆了一道。

    惜君能跟他比么?

    我拿着票据过去结了账,净赚了好几千万,茹志兴昏过去了,给抬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组委会也并未因这场大战而停止运转,继续开着赛,这一次,终于轮到我了。

    一群人都愤恨的看着我,刚才因为我的煽风点火,直接和间接的让大家输了不少钱,这次我轮到我比赛,当然是押注了雷达龙。

    结果刘聪和欧阳晗若两个女子都压了我赢,这次下注好几千,俩女子的拉仇恨手段实在是高明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