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3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四十九章:诬陷
    “听说邪修养鬼为祸,招了男鬼力大无穷,给他打架害人,趁人不备就掳走女性修士。奸淫之后杀了,拘魂用秘法炼成豢养鬼,除了受其控制,助纣为虐外,还供其淫乐,你两个妙龄女子居然还与他在一起,不怕他引你们上当,害了你们性命吗?到时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。”来人又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证据充分,我哥哥可不会乱说。”其中的小女童说道。

    “养鬼为祸,肯定是坏人了!”还有一小子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的人顿时都乱成了一团,我转过头,脸都黑了下来,刘聪轻蹙了眉,退步看向着我,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欧阳晗若也惊呆了。吓得退了好几步,一副厌恶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?胡言乱语,欲盖拟彰,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?如果说的是我,已经足够让我动手了!”这构陷来的十分的突然,这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青年两道剑眉,五官倒也精致,冷笑一声说道:“我会不知道你是谁?你不正是大龙县鼎鼎大名的散修夏一天么?身边除了刚才持戟拿盾的鬼将,另有女鬼及女童鬼将一名。这总错不了吧?”

    “找茬的是吧?嘴巴倒是挺厉害,说说叫什么名字?”我皱起了眉,这类人见过不少,但敢当面站出来这么大声吼的,还没几个。

    “呵呵,已经想要杀人灭口了么?行呀,我叫姬臣。有本事现在就放鬼出来咬我。没本事就在这看着,我这里倒是有个录像,能落实你的罪行!”姬臣拿出了一块数据存储器晃了晃,走到了会场的公用电脑区域,插到了槽位上。

    刚才的造势已经引起了大部分人的关注,输给我钱的真不少,一群人都起哄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姬臣兄弟,夏一天敢要动你。老子立马就招来天兵天将碾死他!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说了,今天我老贺也豁出去了,你这人我保了!我最喜欢视频里什么门,什么门的了,这个应该可以叫女鬼门了!”

    一群人护着姬臣,我脸色很不好看,连刘聪和欧阳晗若都难以置信,刚才三人还在一起侃侃而谈,现在却成了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在姬臣的操纵下,视频很快就出来了,我的声音和农国富的声音也出现在了那里,连江寒和宋婉仪都露面了。

    “以前有点道行的邪修,都喜欢用这个来豢养抓来的女鬼,充作小妾或侍女,你知道,鬼嘛,都玩不坏,怎么摆弄都行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农国富介绍那手链的视频,这视频一出来,所有的散修都盯住了里面的场景,其中还有个淡淡的小女鬼影子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,我要了!”紧接着是我掷地有声的砍价声。

    然后是一轮的砍价声,还有成交的声音,视频剪辑过,是农国富联合这姬臣做出来的?

    “大家都看到了么?这如意手链的名声,各位有点阅历在身的应该都听说过了吧?豢养的女鬼,扣上了就跑不了了,任其百般蹂躏,而这夏一天,居然是对一个小女鬼这般作为,啧啧啧,实在有些荒唐,这何止是病态,简直就是变态!”姬臣指着我,虽说没有含半句脏话,但却十分毒辣!

    “你视频作假,诬陷了我倒无所谓,但把我的鬼将糊弄上,今天就死在这里吧,我看谁敢拦着!”我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就知道你敢,在大龙县郊外,杀上百玄门中人,灭了世家王家满门,厉害得很!大家都看清楚这魔头!”姬臣指着我,拔出了数据存储器。

    “是呀,他就是夏一天!也就是把鬼召出来而已,除了鬼,还有啥本事!”姬臣身边的童子指着我,这十来岁的女童也是尖牙利齿,长大了也不知如何了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你养鬼害人,丧心病狂,我哥哥早就知道你的罪恶,但却义不容辞指出来,就算因此招来报复,难道会怕了?”小男童也没有落后,这绝对是演练过的吧?

    手伸入了口袋里,我摸了摸魂瓮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你若当众杀人,堕落成魔,到时候无论起因对错,我只管除魔卫道便是!”

    正当考虑如何应对之时,李破晓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我脸色一僵,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默默的转过身,我也懒得去搭理这姬臣了,纵使他说的天花乱坠如何?回到了大龙县,我还是我自己,难道头上还能长两只角?

    我这行为直接让所有人愣住了,如果我敢动手,他们肯定群起围攻,可现在我走开,难道还拉住了不成?

    几个输得惨,脾气虎的,还真打算这么干了,我转过了头,瞪了追来几人一眼:“受人蛊惑是蠢,傻了吧唧的跑来惹我,是嫌命长了吧?”

    几人脸色一变,愣在了原地,有的则咬牙切齿,恨不能生吞活剥,但单打独斗又觉得不是我对手,欺软怕硬可见一斑,散修终究不如世家的团结。共厅土巴。

    姬臣看到激怒不了我,又纠集了好几个自诽正道的开始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“开饭了!开饭了!”

    组委会那边有广播声响起,我看了看手机,现在已经是中午的时段了,那边开盘的小姑娘也齐刷刷站起来,分别带着一组人去用餐了。

    欧阳晗若和刘聪俩姐妹已经不理我了,唉,可惜了我在两位美人儿心目中刚竖立起的光辉形象,给姬臣一下子扫没了。

    一路跟着美女领队拐入了另一条路,去了农家乐那边,这里已经准备好了伙食,还算得丰富。

    我拿了个盘子,就去点了菜色。

    结果我一跑去盛菜,想要规规矩矩的排队,结果大家全跑我后面去了,连欧阳晗若和刘聪都跑得远远的,我彻底成了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这里的农家乐已经是包场了,范围很大,桌子不少。

    我简单的点了一些肉和蔬菜,回过头,大家都三五成群的落座,原本独行侠也都临时凑一桌了。

    看那边两位开盘的小美女坐一桌,我就想凑过去好好解释下,结果刚坐下,美女都跑了,看来这视频给我的名誉冲击挺大。

    姬臣带这两个童子,看向了我这边,轻哼一声,表示我活该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,夏瑞泽居然也很平民的拿了盘子自己去点餐,这有钱的暖男也算一本正经了。

    李破晓已经盛好菜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免费的,他盛的饭很多,几乎占满了一个盆,而另一个盘子全部装了肉和菜,很夸张。

    最后他去了一个小桌子那边吃了起来,身体背对着众人,似乎没有要理会别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一个人吃显得太孤单,就厚着脸端了盘子去了李破晓的前面,李破晓看了我一眼,也没说话,拿起筷子快速的吃起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多谢呀。”我说了一句,自己也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破晓完全没反映,自顾自硬是沉得住气,没理我。

    刘聪和欧阳晗若也盛了饭,刘聪朝我这边走了几步,估计想要问我刚才的事情,结果欧阳晗若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,两人表情都有些古怪,最后都走开了。

    我黑着脸吃了一半,却有个人到了我身边,我面色一僵,回过头看这人,心中砰砰的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他娘的,夏瑞泽来了!

    “夏一天,我是夏瑞泽,介不介意我和你们两人坐在一起?”夏瑞泽淡淡一笑,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我点了下头,这夏瑞泽是自来熟吧?居然跑我这桌来了,我好像不认识他才是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,我没法子只能伸手和夏瑞泽握了下。

    母亲那边不敢提夏家,周善大舅公也不敢说,好了,现在那边的长子来了,还和我握了手,回去给母亲说一说,会不会砍了我的爪子?

    “下一场你和姬臣的对战可要加油呀,视频我也看了,智者见智,仁者见仁吧,我觉得应该是你的小鬼将想要那漂亮的手链吧,这并不是你的问题,人言可畏而已,小鬼撒娇,要你买这么贵的手链,眼睛都不眨就买了,可见你还是很心疼她的。”夏瑞泽阳光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夏瑞泽,你到底抱着什么目的来的?我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?弯子就不用绕了,有什么就说什么吧。”我皱起了眉,这夏瑞泽怎么看怎么像好人,可我偏偏就和他亲近不起来呀。

    “你的事情我当然知道,有朋友说起来,问我是不是有个弟弟,我还挺好奇,就去调查了你,你知道豪门世家的长辈对此类恩怨都忌讳如深,我就算在家里有点话语权,但问及此事,答案也并非想知道就知道的,所以我很好奇你的出身,也有意想和你做个鉴定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?或你去做,或我去做都行。”夏瑞泽诚恳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有点犯迷糊了,这便宜大哥这么好说话?犹豫了下,我其实还是很好奇我和他关系的,就说道:“也好,不过我不信你,鉴定由我来做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名片,如果你找到了可以信任的医生,就打我电话,我会随叫随到的。”夏瑞泽把名片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