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3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五十一章:剑符
    惊讶李破晓的熟练的借法和速度,我沉默了下,就转身拿了票据去柜台那边结账。

    我赌注大,也算是贵宾了。刚才的美女因为我这一注抽水不少,很爽快的就给我算了钱,然后把钱打入了我的帐号。

    正打算和美女问点事,那姬臣带着俩童子来了,阴沉着脸:“夏一天,你好样的,我这人从没豪赌过,这次给你赢了一局,不过下一局就是我俩的对决了,嘿嘿,敢不敢赌一赌?这次再玩一次一分钟内打赢对方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多少钱能下注?”我看了他一眼,心里犹豫了下,这家伙我很想揍他一顿,居然敢诬陷我,害欧阳晗若和刘聪都不理我了,这仇太他娘的大了。

    “哼。这把桃木剑是我刚买的,价值一百万!你敢不敢赌?”姬臣咬牙说道,刚才的赌局已经让他赔到想哭,现在只有身上的桃木剑还值点钱。

    “就一百万?就那点钱还是留着回家给你后面两个小孩子买奶粉吧,输了就成穷光蛋了,童子都养不起。”我冷笑着看向他身后两个小童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姬臣和后面的两个童子几乎异口同声,看来都气坏了,脸色涨红起来,哪受得了这等羞辱。

    “还需要重复一遍?难道说了你还能带俩孩子咬我?”

    “好!一会上了台!我打得你满脸桃花!”姬臣恶狠狠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美女。我事情多,不想斗法了,想验资走人。”我说着,把卡片拿给了押注的美女。

    姬臣直接石化当场。

    其实我刚才就净赚了两千六百多万,本金三千万,加上陈小波昨晚给我打过来的一千万,还有早上赢的一大笔钱钱。超过了一亿的资金。

    美女愕然了会。她是知道我今天赢了不少钱,但中途验资的事还没听过,就把目光投向了夏瑞泽。

    我也看向了夏瑞泽,结果这家伙居然点头了。

    美女拨通了一个电话,最后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,就进行了验资,很快就给我办了通过的手续。

    我心里很高兴,拿回了卡片,想了想又在李破晓的第三场对决下了两千万的注。票据也不要了,赢了让美女打入我帐号就行。

    我在姬臣的眼前晃了晃银行卡,这姬臣脸都快憋出血了。

    刘聪小赢一把,算是拿回了点本钱,这欧阳晗若又输了一万,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刘聪还想要和我说几句话,我却没心思理会俩美女,把卡片收进了口袋里,大步离开,心中却暗道这小子和农国富肯定有交集,回去找他去。

    启动了越野车,我往大龙县赶回去,回到大龙县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,逛到了鬼店那边,没开门,看来农国富都是晚上才开店,我就折转回四小仙道观休息去。

    开到了郊外时已经七八点了,天黑了下来,我打开了车灯,可忽然发现一块大石头挡在了路中央,我停了车子,看向了周围,除了树林也没什么人,就下车去搬石头。

    “好些天不见了,小子,你活得挺滋润的嘛,去了四小仙道观找你也找不到你,还差点给两具尸王给堵住了,这下总算把你等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忽然,从树林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,我吓了一跳,听声音这么熟悉,是谁?

    “天清地明,显圣神灵,太青借法,神符!”树林里的人轻喝一声,借来了法术!

    这石头有诈!

    搬动石头后,兀然,我感觉周边阳气重了很多,看来启动了某种加强阳气的大阵,阴阳令在这里已经失效了,对方看来很了解我,是准备要在这里绝杀我了。

    我神情一凝,念了咒语把江寒她们全叫了出来,一张蓝符放在手上,快速的写好了咒语:“英魂末路,横天戾血,鬼道借法!血衣!”

    惜君一身红裙飘在了空中,裙边金光闪闪,鬼王的气息弥漫开来,江寒扛着巨大的骨盾,狂吼一声将撞向了对方借来的法术,一张符撞到了盾牌上,疯狂的爆炸起来,直接把江寒连鬼带盾炸飞了出去!

    黑毛犼脚踏红云,冲过去就把受伤江寒顶了下来,而身躯一闪,自己就消失在黑暗中!

    宋婉仪莲花指连点,十几枚黑沉沉的阴锥高速的旋转,冲入了丛林之中!速度快得只见黑光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树木倒了一片,宋婉仪现在的远程攻击已经十分的犀利了,完全不是当时只能骚扰,就算是树林里的人也要飞遁躲开。

    另一片树林里,满脸包着血布的老者从林中走出来,阴沉着脸,腰间挎着两个袋,这次有备而来,连身上都早早加持了之前和我对敌时的防御法术,太青借法‘御盾’。

    江寒快速的跑去捡回了自己的盾牌,跳回了我的身前!

    “樊虚问!”我猜到是他,但没猜到他居然会在这里堵住了我,用的大阵还是当时张栋梁用的!

    难道张栋梁已经和这老东西朋比为奸了么!我恨得咬咬牙,官方看来也很不靠谱!

    惜君有了目标,手持两枚红色的能量炸弹,飞快的冲向了樊虚问!

    “先天之气,通达天地,太青借法,咒亡!”樊虚问狞笑一声,伸出一只手,把符纸丢出,在符纸还没落地之时已经画完咒语,手掌一推,百道光芒轰向了惜君!

    惜君不敢硬抗,把能量炸弹扔了出去,剧烈的爆炸过后,余下的光芒仍扑向惜君!

    最后一个能量炸弹也留不住了,惜君很果断的又扔了一枚,自己借着爆炸的气浪腾空而起,跳到了树上!

    我震惊之极,就算是李破晓,也做不到樊虚问那么潇洒,这种一气呵成,以一敌四的实力,足够我学不知多少年了。

    不过樊虚问似乎伤势未愈,挡住了惜君之后,嘴角就溢出了一道血丝来。

    “吼!吼吼!”黑毛犼从另一头的树林中快如闪电的冲出来,一巴掌就拍向了樊虚问,我同时施法完成,一章蓝符丢出,借了阴阳道法:“阴阳借法!神压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致命的压力轰然砸向了樊虚问,只要他有丝毫的凝滞,黑毛犼立刻就能趁机把他拍成重伤!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我愕然了,樊虚问一把符纸撒开,一口鲜血就喷到了这把蓝符上,念起了百符来:“遇咒者死,道咒者亡,太青借法,百符!”

    符纸本来在地心惯性之下往下飘着,但沾上了吐出的精血,暮然间就盘旋而上,跟龙卷风一样在樊虚问的身边快速扩散旋转起来!

    黑毛犼刹不住脚,撞上了其中的一张,直接就炸飞出去,魂体淡的几乎不稳了!入道期的高人全力攻击,黑毛犼也不过鬼将的巅峰,就算皮坚肉实也抵挡不住,滚在地上连声都不吭了。

    而我的神压也在几张飞得最高的符纸爆炸中湮灭了,我心下大骇,樊虚问要拼命了!

    不敢轻敌的我看着周围阴气衰减,阳气大振,也只能摸出了鬼棺,咬开了中指,念动了巢祖的借法:“七魄不死,三魂不灭,巢祖借法,鬼命!”

    轰!小铜棺往前方一照,映出了红凛凛的棺材,四十九个小女鬼从里面飞出,尖啸着拖着一条条的猩红缎带列阵冲往了樊虚问!

    王胭手中拿着断魂锥,也跟着瞬移出现在了樊虚问那边!

    鬼气迅猛无比的消耗着,我的鬼将不敢上前,百符之下,就是惜君都要给炸飞!宋婉仪不停的放着阴锥和风刃,不过樊虚问速度也快如疾风,到了他们这个程度,无论身法和法术,已经不是我现在能够想象的。

    不过小女鬼全都有瞬移的能力,好些出现在了樊虚问的身边,直接就举起了尖锥子扎向了他!樊虚问阴险一笑,双手一合就把分出去的符箓招过来一道,放在了自己面前!

    果然,一阵剧烈的爆炸,连樊虚问都给余波炸得飞了出去,而十几个小女鬼也同样灰飞烟灭了!

    樊虚问身上防御法术也给炸得消失不见,包裹伤口的纱布全部溢出了血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根本没有停顿,诡异的笑着,一口鲜血喷到了手上,在两道蓝符上挪出了人形,法术不停的施展:“道神唯一,太上无停,太青借法,剑符!”

    一道青光冲锋剑骤然出现在他眼前,跟龙卷风一样旋转起来,搅得一群女鬼都烟消云散了,鬼棺的能量支持不住,忽然就消失了!

    那枚剑符嗖一下就冲向了我,龙卷狂舞之下,我心中大骇,然而关键时刻,哐哐哐的金铁交鸣响起,江寒的骨盾抵在了我面前,爆发出无数的火星!

    媳妇姐姐猛扯我的衣角,我脸色发白的滚到一旁,嘭的一声闷响,江寒的盾牌破裂,剑符穿透他的身体,轰击到了后面的地上,还炸开了一窝巨坑!

    剑符威力,何其的恐怖!

    江寒噗通的跪倒在地,灵魂不稳,蒸腾的要消散而去!

    我双目欲裂,以最快的速度打着法印,要以最快的速度施展法术,想要替鬼将们施法恢复!共在页亡。

    惜君冲向了樊虚问,而宋婉仪也快速的用远程攻击掩护我!

    我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,因为江寒快要消失了!

    这是数次救我于死亡的麾下大将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