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3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五十二章:效死
    发完了剑符,樊虚问已经是强弩之末,摇摇欲坠的身体却好像有什么力量坚持着似的,一道符纸又掐在了手里。嘴角疯狂的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主公,看来是要永别了……”江寒趴在地上,魂体淡的快要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别!江寒!”我热泪盈眶,脸色苍白得可怕,惜君跟如同闪电一样扑向了樊虚问,双目已经放射渗人的红光,头发也炸了起来,狂暴了!

    裂开到耳边的嘴全是鱼鳞牙,细小的十指全是尖厉的指甲,嗖的一下就飞到了樊虚问的跟前,迅猛的拍向对手!

    “四海之内,仙真符降,太青借法,灵符!”樊虚问描绘密密麻麻红字的符纸丢出,借法再次降临,这次。是太青借法的灵符!

    太青门符法强大离谱,而樊虚问这次已经抱着死志,不是他死就是我亡!

    蓝色的光雾笼罩着他前面,宛如星海一样扑向了惜君,惜君疯狂的尖啸起来,冲入了雾海之中!

    “血炼神光,鬼道御临,鬼道借法!御身!媳妇!请救江寒!”我咬破舌尖,一口血喷在了蓝符上。瞬间,以我为中心,血海狂卷,鬼气纵横!

    浓缩的血雾一阵狂卷后,血色凤冠,血色霞帔,媳妇姐姐出现在我的身前!

    鬼气全给鬼棺抽空的我脸色惨白。跑过去捧起江寒那一抹残魂。泪水淌了下来:“江寒!你撑着!”

    强大的剑符威力庞大,猛烈的剑光不断的腐蚀江寒的灵魂,他快要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鬼道!血衣!”媳妇姐姐叹了口气,手指往江寒那一点,汹涌的血海从地面冲向天空!

    江寒的残魂给血气一撞,瞬间就庞大了起来,渐渐的形成了江寒的鬼影,我高兴坏了,差点没给媳妇姐姐磕头。如果江寒要消失了,我真不知道得伤心多久。

    他是我的盾,每次都会拼死的保护我,就跟自己亲兄弟似的。

    一个血衣补不全江寒的躯体,剑符依然快速的蚕食他的灵魂,我吓坏了,咬掉了中指一小块肉,不断的挤出精血给江寒服用。

    江寒服食着鬼道精血,迅猛的恢复起来,而剑符也在挣扎要吞噬他的灵魂!

    对抗之后,足足喝了一小杯左右的精血,江寒才恢复了过来,我浑身已经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五鬼!”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五仙!”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神压!”

    媳妇姐姐连续的施展着法术,惜君和宋婉仪,黑毛犼都在血衣下恢复了过来,再次结阵攻击!

    已经半死的状态的樊虚问根本无法抵挡,媳妇姐姐的借法连咒语都不需要念,随手就能借来,一连串的轰击后,樊虚问给惜君的五指穿透胸膛,因为使用法术的过度,鬼王级别的虚弱残魂给惜君扯了出来!

    一阵大嚼之后,樊虚问给惜君吞噬进肚中。

    惜君浑身上下金光大放,衣裙如同狂风卷过一般绽放开来。

    吃了一个鬼王,本来已经到了鬼将巅峰的惜君晋级了,双目的最后一圈白色给填补起来,全部变成了红色,她身体也响起了骨骼扩展的声音,除了进阶鬼王,她又长大了一些!

    原本还是小厉鬼的时候,她不过是六七岁的小孩儿,现在,至少也是**岁左右,圆圆的脸已经尖了一些,秀目更加的清晰,嘴唇的红色变得更加的浓重,形象变得更加的动人。

    我一时愣住,而宋婉仪皱起了眉,江寒虽然刚才也看到惜君因为自己快要灭亡而暴怒,但此刻也显出了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黑毛犼鼻子不禁抽动了下,快速的跑回了宋婉仪那里。共在刚圾。

    媳妇姐姐完全没有半点的顾虑,漂浮在我身边,转过身看着我:“成长总伴随着牺牲,这次之后你还护得住她们几次?如果我再迟刹那出现,你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鬼将们全都匍匐在地,惜君虽然进阶鬼王,但此时也老实无比的趴在地上,依然是那副颤抖的样子。

    黑毛犼不敢看,两只蒲扇一样的爪子遮着大脑袋,滚了两圈就仰在地上了,这是它很高兴的时候才做的动作,我和媳妇都挺喜欢这大狗卖萌。

    惜君跪坐在地,礼数周全,江寒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连鬼王都是这般,媳妇姐姐的真身到底会达到什么程度,我猜不出来,或许她的真身是古神级别的,这也未曾得知。

    “媳妇,多亏了你,这次的教训我谨记于心,以后我肯定会好好修炼,再也不懒惰了。”我感激之极,去握她细致的手掌。

    媳妇姐姐没有阻止我,因为我摸上去时,也是一团的血云而已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说道:“你很努力了,能做到把鬼当成人,也和她们产生了友情,她们也肯为你付出生命,在养鬼道里,也算是十分的出色了,如非这样,我也不会出来相救,但你还是切记吧,你的实力,差着她们太远,每一次都未必会这么幸运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住了……”我心中一凉,这次媳妇姐姐是有些不高兴了,江寒差点因为我而死,看来她也觉得我实力太差了。

    也不等我说完后,媳妇姐姐就化作血龙卷消失不见,我累得一屁股坐倒在地,惜君飞奔过来抱住我:“哥哥,哥哥,惜君又长大了,太好了哟。”

    “嗯,长大就好。”我看着她腻腻的表情,抚摸着她的脑袋,心中宽慰,她就算进阶鬼王,也没有对我有丝毫的反叛之心,对媳妇姐姐也敬畏如昔,看来以前我的顾虑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宋婉仪跪坐在我身边,脸色凄凉:“主人,都是婉仪实力太差,婉仪拖累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没有你一样不行,多亏了你,谢谢。”我握着婉仪伸过来的手,真正的感受到鬼将的忠诚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要抱抱主人。”宋婉仪得寸进尺,眼泪汪汪的看着我,伸出手来索抱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我不禁苦笑,宋婉仪这女鬼,也真会找机会呀,害怕媳妇姐姐生气,这拥抱也就别想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再造魂体之恩,江寒没齿难忘,将来也会一如既往,为主公效生死!”江寒对我喂食了他一杯的精血感动莫名,我这般做法,彻底让他感动了。

    “唉,是我实力不济,要不然怎会让你们受伤这么重。”我心中一痛,以往看来还要多努力一些,修炼的时候还要让她们化作鬼气进入身体里,让她们快速成长再行。

    “我真怕你们有什么危险,如果你们觉得好,要不我就想方设法把你们的魂瓮定位在四小仙道观下的洞府里好了,你们在那里也能自由自在的生活,在阳间的走动,我一个人便可。”我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何出此言?我们既然已经服侍左右,焉能再有他心?如果要在洞府里呆着,我还不如死了算了!”宋婉仪干脆无比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!哥哥!山鬼好阴险,抢着我先说了,我现在都是鬼王了,所以以后我要先说话,她才能说。”惜君萌萌的扑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,这惜君等级观念还挺强的:“惜君,在我们家里,只论年龄和辈分,就算你鬼王大后期,你也要听大人说话,你还是女孩子孩子,不能任意妄为,除非你不想当孩子了,到时候就别腻着我,也不能靠我太近。”

    惜君一听,顿时委屈极了:“鬼王了都不行么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为了以后她不会凭借实力欺负其他的鬼将,我还是要警告她一下,否则真的会成为真正的吞神鬼将,到时候恐怕我就再也控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