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3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五十五章:围堵
    这些人四男二女,除了黄色的天师道袍,全都背着一把拂尘,这打扮我熟悉得很。和孙重阳一模一样,只是没有孙重阳长相妖孽。

    然而这六个人脸上的正气却更甚于孙重阳,估摸着就是太极门的高人了。

    我立刻开了阴阳眼,这一看,差点急刹车要掉头跑路。

    四个入道期,三个寻道大后期巅峰,这阵容,换谁都要吓得面无人色吧。不过回头一想,太极门神行术厉害得无边了,都蹲守在四小仙道观了,我逃得了和尚,还逃得了庙?

    关键是,刘聪和欧阳晗若也在这里面,我怔了一下,给算计了,之前两位美女可不是白贴上我的。居然是隐藏了身份在世家大会预赛上接近和调查我的。

    我警惕的开进了四小仙道观,这几位也不着急过来找我麻烦。

    下了车的我朝着两间客房看去,赵昱和童三斤都没有回来,我心中就有些焦虑起来,要打肯定是逃命的份,孙重阳够厉害了,几个师兄师姐都来了,我肯定抵死打不过。

    太极门的人看到我进了道观,一齐商量了什么,就分出了一个看似队长的人朝我走来,我详装淡定。心想孙重阳反正也不是我弄丢的,他们也不能拿我如何吧?

    就是看到两位太极门美女尴尬呀,昨天给姬臣搅合了下,现在她们俩个对我的印象可不好,现在连话都不想说的样子,远远的看着。

    关键是我还带着实体的惜君下车的。这两位美女立刻都皱起了眉,坐实了那如意手链的事,我老脸一红,不过现在所有解释全是掩饰了,谁会信你?

    “请问兄弟是否就是夏一天?我们是道门太极门的七玄子,既都是孙重阳的师兄,我叫闫世豪,七玄子之首。”这人脸色很认真,一板一眼。更甚李破晓。

    “淹死好?”我脸色一变,这名字很有特色。

    “闫世豪,第二音,第四音,第二音。”闫世豪浓重的方言纠正成了标准的普通话,并斧正了我调侃似的发音。

    看来不是要来杀人的,我点点头:“世豪哥,您这次来是问我要人的吧?我不知道你听谁说孙重阳在我这里,但我可没藏着他。”

    孙重阳给赵昱菊爆了,这事他肯定不敢和闫世豪等师兄师姐们说,太丢人,那我和他本身就不存在难解的仇怨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问过了一些最后知道孙师弟行踪的人,最后目标都指向了你,我们几个来,也是奉了师命。如果夏兄弟有他的消息,不妨和我们直言,我们也好对师父有所交代。”闫世豪客气的说着,但神色有了一些严峻,看来这些暴露我行踪的人,其中还掺杂了一些个人的情感,让这几位太极门的大哥大姐都十分的愤怒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说就要开打逼供对吧?”我皱了皱眉,见不得这些家伙软枪带棒的威胁。

    这群太极门的都厉害透了,这闫世豪三十几岁,年纪最大,看起来也是这群人中最强的,其他的倒是和孙重阳差不多,但现在刘聪和欧阳晗若此时没有隐藏实力,直接是入道期的修为,我吃了一惊,之前只打了一场的我完全没留心两人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不过她们现在都先入为主把我当成坏人了,我好言好语反而显得软弱,倒不如唬唬她们,让她们不敢有所异动。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会呢,夏兄弟就算是真做了什么事,只要我们孙师弟此刻平安无事,我们都不会责怪你的。”闫世豪干笑了两声,还是那个样子,威慑里加了点糖果。

    威胁也不成?看来这闫世豪背后的势力还十分庞大,让他到了无所畏惧的程度,怪不得一群世家的子弟最后把祸水都引到了我这里,却没敢告诉太极门的大哥大姐把孙重阳丢在地宫里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们问过的人给我加了什么料,说了我什么坏话,不过我可以和你们保证,孙重阳还平安无恙,只不过身陷囫囵而已,前两天,我还给他送了酒肉和干粮,他现状挺好。”我隔着远远的说道,我还是挺害怕这群专业道门修士的。

    “哦?身陷囫囵?请详细说说此事可好?”闫世豪一听这话,就着急的问了起来,其余的几个同门也赶紧凑了过来,但刘聪和欧阳晗若却没打算过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就从之前盗墓的事情说开,把唐治等人做得坏事都抖了出来,然后到我去救人,然后孙重阳来援唐治,却给地宫尸王留下当人质的事重点说了下,只隐瞒了他被齐夫人送给阮玫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几个人在一起,立刻就推敲讨论了起来,好在我说的话里九分真一分隐瞒,倒也真实可信,这几个人里不明真相的顿时对这群世家子弟声讨了起来。

    都说唐治等人不顾义气,把救他之人落在地宫里,之前问起还躲躲闪闪,把祸事引到了我身上。

    而且我表现得不卑不亢,又说了送饭时候的细节,闫世豪顿时对我的行为理解了许多,可惜,就算说得天花乱坠,估计那欧阳晗若也不会信我。

    “之前因为一些事情,我和重阳兄有点误会,导致大家交锋过两三次,不过尸类和人类毕竟不同,有些事我们还是要区分清楚的对吧?人还是要救的,所以这段时间我都在做着努力。”我又开始了游说。

    “你所言在理不过,不过我也听说你给一位叫做童三斤的尸王押送了回来,不知道这尸王何在?我们七玄子这次来也是为了顺道斗一斗他的。”闫世豪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娘的,把自己的尸王绕进去了,想了想就说道:“或许你们也从这些家伙口中听说了,我是养鬼道的传人,不过我和几个朋友对尸类也有所研究,被这尸王押解到这里时,联合朋友已经把他趁机收服了,倒是不用各位担忧,如今还是救助重阳兄要紧,地宫尸王不少,各位有何救人策略?”

    唐治他们知道祸水东引,我也不是笨蛋,现在不是惦记着地宫宝藏的时候,把孙重阳救出来也好,免得夜长梦多,孙重阳死了的话,道门的太极门怕是要源源不断报复我的,有钱没命花,要钱来干什么?

    “嗯,是这个理,那是否能劳烦夏兄弟一场,前往救援我孙师弟呢?”闫世豪改变了态度,客气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这个没问题,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?”我不带路不行,闫世豪不会罢休,现在就是绑也要把我绑走的。共丸司技。

    就怕去了地宫,孙重阳来个翻脸不认人,带了六个师兄师姐揍我,那就惨了,而且几率还不小,孙重阳再宽容,给菊爆这么大的事,也会睚疵必报的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只是不知道夏兄弟方便么?”闫世豪笑着问我,他其他的师弟师妹都上了一辆商务面包车,明白着咱们这就得走。

    “当然方便了。”我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那一起坐我们的车子?七座的,刚好够位置。”闫世豪伸手做了个请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自己开车吧。”我立刻拒绝了提议,上了自己的车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还是上我们的车吧,我们还有一些话要和你在路上说。”结果闫世豪眼神直接冰冷了下来,手放到了身后的拂尘上,淡淡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几个师弟和师妹也往左右散开,要围堵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开自己的车也不行?”我脸也晦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有阴阳令的事情我们都打听到了,不过我这里有个师弟叫徐天真的,专修了我们太极门的一步神行绝技,如果你觉得能快过他这一步,尽可以试试,我们也拭目以待你的咒语能快得过他。”闫世豪十分干脆的回答我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