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3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五十六章:绑架
    那位叫徐天真的黄衣师弟脚底黄光闪闪,手里拿了把小剑转悠了两下,露出了腼腆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你诡计多端。我和刘师姐早就看穿你了,最好别有些奇怪的想法。”欧阳晗若冷笑道。

    就知道孙重阳这事情没完,现在我身体还没恢复干净,不敢直接违逆她们,到时候孙重阳恩将仇报要杀我,我也只能伺机逃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都准备好了,嘿,那我就跟你们的车吧,免得伤了和气。”我说着,摊手上了她们商务车已经准备好的中间空位上。

    “爽快。”闫世豪就去了副驾驶的位置,车子启动,很快就转出了道观。共司吐扛。

    他娘的,给太极门绑架了,我心里恨恨的想着,现在夹着自己身边的有两人,身前身后都有人。这团团包饺子,要逃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一路上,闫世豪又介绍了他的师弟师妹,不过我只记住了入道期的三个人,一个是徐天真,另外两个就是刘聪和欧阳晗若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美女,嘿嘿,想不到你们会屈尊跑来调查我,我实在是受宠若惊,现在又参与了围堵,着实辛苦了。”我好后面的刘聪和欧阳晗若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。师命难违,当然要调查下你这人了,结果不出所料,阴险狡猾,外带卑鄙无耻。”欧阳晗若冷哼一声,直接把我的形象拉到底了。

    我挺无语。不过我对太极门的大小美女都没兴趣,就算在她们心里我就是恶魔,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晗若,有些事情,我们也要深入调查才行,不能光看事情的表面。”刘聪考虑得挺周道,所以之前博彩的时候就回本了,晗若这小姑娘就输惨了。

    “刘美人说得在理,我也不全是坏人嘛。”我干笑一声。对刘聪另眼相待。

    “刘师姐,这还有什么好看表面的,你看着他现在这样子。”欧阳晗若朝我怀中的惜君努了努嘴,十足不信任的样子。

    惜君根本不搭理她,她现在是鬼王了,当然有鬼王的尊严,轻易不理一般人了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没反驳,惜君就坐在我腿上,手里舔着一根棒棒糖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的时候,我们就到了麻林村,最近外来人不少,村民习以为常,不过六个天师道袍的道士来此,还是让他们惊讶的。

    一行人都各自有准备干粮和水,直接就去了地宫那边。

    我找到了之前的入口。就告诉了闫世豪。

    闫世豪没有犹豫,就带着师弟师妹进入了地宫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之前给我们孙师弟送过吃食,那你应该知晓这里面的机关吧?带路吧,我相信你会按照正确的路线走的。”闫世豪说道,面色威严,由不得我不去做。

    蛇给捏住了七寸,再挣扎也没用,我只能硬着头皮带着几人走了进去,一会尸王发狂,真出什么问题,我再趁乱逃了就好。

    因为童三斤带过一次路,地宫现在也不难走,绕了两个多小时,我也没触发任何机关,这时候闫世豪等人面色才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也不全是阴险狡诈,是给我孙师弟送过吃的,要不然,哼哼,刚才我就狠狠的揍你一顿。”欧阳晗若有些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我和你们孙师弟其实就是有点误会,但最近早就化敌为友了,要不然我干嘛会去送东西给他?”我叹了口气,能修炼到这个程度,天资和头脑都很聪明,想要她们相信,还得有七成是真才行。

    “世家确实把我们师弟丢在了地宫里,要不是他们身份复杂,师父不让审问,我们也不会这么被动。”徐天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太极门挺聪明,世家得罪不起,就跑来得罪我了?还以为你们能有多正经,他们阴险,你们倒是狡猾。”我不满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夏兄弟,我们也是没其他的办法,玄门世家有他们的规矩,我们道门也一样,井水不犯河水,所以只能是委屈你了。”闫世豪也不打算说点什么逃避责任,就这么明明白白的告诉我。

    “挺好,你们道门世家避重就轻,是挺委屈我的。”我阴阳怪气的哼道,这就是有实力和没实力的区别,如果自己厉害,没人能胁迫,确实怪不了别人。

    几个太极门的人也无话可说,毕竟她们是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欧阳晗若和刘聪也不说话了,原本还高傲的头颅此时也变得有些低沉,可惜她们却都把这归咎到了师命难违上,似乎对我的境况没有半点的同情。

    又沉默的走了一段路,忽然在甬道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,一群人全都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孙师弟?”闫世豪似乎听出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?是大师兄么?”真的是孙重阳的声音从里边传来了。

    我脸色一变,他出来会不会把之前在地宫的事抖出来?到时候我可就任由太极门蹂躏了。

    可我刚想把手伸进了口袋,准备扣住阴阳令,徐天真就紧紧盯着我,一抹笑容让我异动不得。

    我心中憋屈,这徐天真,真有一步神行的能力?我心中阴晴不定,这种想逃又逃不了的感觉极其难受,这类能封住阴阳令的人,都上了我的首杀名单!

    “大家快走!我没事,后面马上有尸王追上来了,我好容易骗了一个女尸王离开!”孙重阳在黑暗里的声音原来越近,很快身形显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太极门果然擅长神行术,居然能快到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孙重阳看到我,脸色一凝,皱起了眉:“夏一天!是你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是我,带了你的师兄师姐来救你了,我对你也够兄弟义气了吧,你那群世家的朋友连看都不看你一眼,之前还丢下你,没我送给你的吃食,你也活不到现在吧?”我赶紧封住孙重阳的嘴,又接着说道:“孙重阳,阮玫呢?”

    孙重阳还想反驳我,结果我问起了阮玫,他直接就翻脸了:“睡了!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敢说这几天和阮玫恩爱如夫妻一般,我还是能抓住孙重阳爱面子的心里的,要是他跟说出点别的对我不利的言行,我立刻在他师兄和师姐面前爆出他给尸王爆菊花,还和女尸王睡觉的事实,到时候大家一拍两散,各自都不好受。

    孙重阳是聪明人,我提起阮玫他就知道我想干什么了,所以才翻脸堵住我的嘴。

    但其他师兄师姐不知道呀,我给他的一群师兄师姐弄得很不爽,他也别想高兴得起来!

    “师弟,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底下的尸王有几具?我和你的师兄师姐这次都带了不少天师符来,定可以将这群尸类一网打尽,就算不行,也能给你出口恶气。”闫世豪看到自己师弟一副落魄的模样,走过去拍了拍师弟肩膀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这些尸类太多了,好几具尸王呢,其中一具听说是叫牧王的,厉害无比,我已经从其中一具看守我的女尸王口中探出了一些情况,如今这牧王不在棺椁里,这棺椁根本就是一处大阵,而牧王藏僧所却在别处,只缺一些力量就能够觉醒复活,这些尸类守着他的同时,还是他的养分,一旦我们杀死足够的数量,这牧王同样可以复活,唉,其实我也闹不明白其中关窍,反正那女尸王说只要她们出事,牧王就会延醒,到时候,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”孙重阳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弟你何以对此事如此明了?这女尸王难道已经和你成为了同盟?”徐天真赶紧的问道。

    孙重阳给问的脸色通红:“这尸王被我骗了……”

    给自己人问得阵脚大乱,我不禁笑出来声,不过孙重阳立刻白了我一眼,气得牙齿咬得嘎嘎响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