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4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六十二章:脑补
    好比我报名了领队,前一场可以和李庆和,张小飞组队,下一场。也能和赵茜,王元一组队,只有我这队长不能换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在昨晚吃饭的时候已经和李庆和她们商量好了,单人赛各自报名,而团队赛是全体都参加,所以我就去了最大的接待吧台那里,出示了身份证,以队长的身份报名。

    单人赛是随便报名的,而团体赛报名就需要所有队员一起,我拨通了赵茜等人的电话,一边也在吧台那边排起了队。

    不一会,李庆和,张小飞,赵茜,孔立都陆续来了。

    最后是个萌妹子接待了我们,长得挺可爱。我和李庆和报名了单人赛,这都是既定的,李庆和要出名,我则是为了博彩赌钱,赵茜和张小飞、孔立是凑人数,做替补的。

    团体赛的报名倒很方便,我们五个人的身份证都验过了一下,就填了资料签下了大名,确认了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前三名的报酬,我们兴趣也不大,虽然资金量足够让我们吃惊的。

    一切事情都按照昨晚吃饭时商量的来。但赵茜要参加单人赛却出乎了我们的意料,也不顾我们的劝诫,真不知道她哪来的胆子。

    “天哥,你就放心吧,最多打不赢我就认输好了。”赵茜如是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记得别逞能。虽然你说是历练,但也要注意实力,如果差距太大,就直接认输吧,要不然我会担心的。”我其实很担心,女居士的嘱托历历在目,我不能让赵茜出事。

    报名完了,我们拿了参赛的一本规则册子,一起去餐厅那边商量着册子里的规则。以及战术的事情。

    商量的时间很长,因为还讨论到了战术应对的问题,大概到了傍晚才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我回到了公寓的第十三号房间,打开房门后,本能的抬起头,就发现李破晓在公寓顶的护栏上迎风站着,背手望着天空的夕阳。

    摸了摸手里那块黑色的令牌,我心脏颤了一下,李破晓呀李破晓,你说我该不该按照周璇所说,把你弄进阴间?

    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,但我现在真的很为难。

    如果我不按照周璇的来,很快就能见到催命的小侄子了,虽说我不怕他,但也不想得罪亲戚不是?

    想了想。我还是关起了门,从楼梯上了楼顶。

    周围全是树林,我站在这里时,风也有点大,看着李破晓迎着夕阳,心情却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破晓!”可惜我和李破晓终究不大对称,他也视我如邪魔外道,我的热血也因此有了一丝冰冷掺杂在里面。

    李破晓回过了头,那身破烂的道袍还穿在身上,肚子的位置却鼓了不少,看来他刚才免费午餐吃的挺饱。

    我差点没笑出声,不过有些事还是要说清楚的:“周璇要我把你弄下去,你可有什么遗言要说的?”

    “夏一天,我本来还以为你有点良知存在,却想不到你已经和这擅杀大龙县城隍爷,为恶作怪的妖魔鬼怪狼狈为奸了。”李破晓冷冷的喝问我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惊了下,原来李破晓是知道周璇的来历的。

    “哼,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,居然就给这等妖魔做杂役,真是可笑。”李破晓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这些东西就不说了,她就算杀死了原来的城隍,那也不关我的事,谁让她现在有正式的册封?而且我也有不得不把你带下阴间给周璇的理由,同样,你也别反驳我,我知道你有惩恶扬善的出发点,你我两相对抗,各凭本事吧,我就想问问你,你还有什么遗言没有?”我耸了耸肩,和李破晓说理,在高速路上都说过一通了,他坚持己见已经到了刚愎自用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遗言?哈哈,降妖除魔何须遗言,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罢了。”李破晓光棍到让我浑身发毛。

    我沉默了下,如果不是知道李破晓是二愣子,我根本不会相信这种话,偏偏他说出来却是要去做的,真有些难为我了。

    摸着令牌的手抽了出来,我转身下了楼,看来实在看不清,那只能等到看清的时候了,师父的教导,我不能挂在嘴边,有些时候该承担一些东西的时候,也要去承担。

    周璇到底想要干什么?我心里一直顾虑着,这小表妹已经疯了,随时能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我总不能老是纵容她。

    房间里,我摸出了阴阳令,念了借道阴阳的咒语,下了阴间,这才睁开眼,噗通一声我就掉下了阴森森的海水里!

    好在我水性不错,吓了一跳后就游了起来,并来到了水面上。

    看了周围一片汪洋,我脸色大变,要借道阴阳,也要看这什么地方才行!正准备要再念咒语,媳妇姐姐忽然的拽了我衣角一下,我下了一跳,这地方怎么滚?

    我赶紧摸了所有鬼将的魂瓮,把所有鬼将都召唤了出来!

    忽然一阵海浪的汹涌!我如同小鸡一样给宋婉仪拽到了空中!

    一只巨大无比的鬼兽从水底咆哮而出,巨大的獠牙在那闪闪发光!

    念了借道阳间的咒语,我湿漉漉的回到了房间里,画了阵法,把惜君她们全都召唤回来。

    底下居然就是阴森森的鬼海,还有鬼兽这种诡异的东西存在,刚才水面上也一望无际,这十万大山底下,居然就是十方海水,想要使用阴阳令也要好好想想了。

    把鬼将全部收进了魂瓮,我感觉冰冷彻骨,赶紧开了热水,好好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书籍,下阴间修炼是不可能了,只能在人间好好睡个觉,等待明天的比赛。

    房间不大,二十多平米,睡觉的时候我把床给分了出来,床垫放在了地上,床板则垫了毯子,在阳间睡觉我不放心,人比鬼可怕多了。

    做完一切,我把除了命牌的所有鬼将都放了出来。惜君看了下周边的环境,有些陌生,不过似乎只要有我在,她就很高兴,因此就扑到了我身上,在洞府的一段时间,她和王胭已经习惯了和我一起睡了。

    宋婉仪羡慕的跪在床垫上看着我,却无可奈何,谁让小孩子有优势,只能是躺在床垫上,盖了一床毯子。

    江寒从柜里拿了一床被子,找了个地板铺上就躺着睡了,他负责守门口。

    宋婉仪她们习惯了我每天晚上用养鬼道带她们升级,今晚不修炼,也就当是过回了人的日子,倒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我睁开了眼睛,却吓了一跳,宋婉仪不知什么时候起就飘在了我的身上,正睁着大眼睛看着我,一缕缕的发丝从空中垂下来,在我的呼吸下摆动着。

    惜君抱着我的手臂,棒棒糖已经掉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可醒了。”宋婉仪揉了揉眼睛,极尽媚态,害得我浑身都血气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醒了,去大会吧。”我脸色尴尬,昨晚睡得太死,居然没发现她飘在我身上睡呢。

    我把惜君叫起来,收入了魂瓮就去了大会的现场。

    赵茜和李庆和她们约好在会场的博彩区等我了,可我去了那里,却看到有好多人围着,不知道在凑什么热闹。

    外围,我一眼就看到赵茜正在着急的等待我,我走过去事,她立刻就跑来拉着我去了人群那里。估向扔圾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天哥,你这趟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,你看看这人录下的视频!简直就是无中生有!”赵茜一句话就把我唬住了,我还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!

    李庆和看我来了,走过来说道:“哈哈,这下子大兄弟可出名了,昨晚上英雄美人,享尽齐人之福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皱了皱眉,连李庆和都这么说,难道这群人看的又是剪辑好诬陷我的视频。

    “天哥,和鬼睡觉,到底什么感觉?我觉得你还是注意身体一些,今天要上场比赛呢。”张小飞有些担忧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让开!没看到视频正主来了么?让他现身说法一下嘛,围着算什么事呢?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冷笑着驱赶人群。

    人群闪开后,那人终于显出了真面目,居然是姬臣!

    我脸色阴暗了下来,又是这小子,上次就应该把他杀了,居然有了妇人之仁,让他跑到大会上来闹腾了。

    “养鬼为祸就算了,居然还和鬼同睡一床,做那羞人的事情,哈哈。”姬臣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我面色一沉,看向了公用的播放视频用的大屏幕。

    摄像头应该是安装在外面树上的,四十五度俯视录像,还有夜视放大的效果,之前因为是落地窗,害怕晚上出什么事我来不及应对,窗帘并没有拉上。

    视频是剪辑过了,大致内容是宋婉仪无聊的时候,从床垫上飘了起来,最后飞到了我正上方,然后好像还有好几次用手轻抚了我的脸颊,上下鉴赏着。

    结果这、几个动作连贯在视频里剪辑重复后,却成了十分邪恶的重叠!经过了大家的脑补,看起来像是在做女上男下的羞羞事。而关键是惜君还搂着我的手,微妙的组合,可就把所有人看得欲火焚身了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