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4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六十三章:团伙
    “哥哥,你看,惜君也上了电视哟。”惜君指着视频里的她,吃吃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。你就是上面的那个小孩子喔。你看到没。你正在和你的主人玩那羞羞的事情。哈哈,快把你现身人间的如意手链展示给大家看看好不好?”姬臣走过来,高兴无比的要去拿起惜君的手,要检查她手链在哪。

    惜君吃了那手链,鬼气全没了。有的只是阳间的气息,跟人间小孩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什么手链呀?惜君没有带手链喔。”惜君一只手舔着棒棒糖,另一只手伸了出来。在人前甩了甩,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实则她已经是鬼王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没有手链?不可能!脚上!对,肯定是脚上了!”姬臣惊讶之后,又想到了坏主意,不在手上,肯定在脚下了。

    “脚上也没有唷。”惜君萌萌的拉起了一截裙子,露出了脚踝来。

    洁白如玉的脚踝穿着一双红色的布鞋,搭配她可爱的表情,看起来跟小公主一样,看到的事实的人群开始转向了惜君,不少人开始帮着说话。

    “反正不是鬼,也是小孩,视频都显示了,这夏一天就是畜生!整天都和这小女孩睡在一起,如果是一两岁,或者亲生父亲也就罢了,可我们去公安局调查过了,他根本没有妹妹!哈哈!”

    “对!对!这还有假,肯定就是这样!这夏一天简直就是人中渣渣,生物里的败类呀!”

    几个姬臣的亲友团急了,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这姬臣简直就是没事找事,不过现在这情况也不能把他怎样,实在是让人心情郁结,这家伙视频也不知道哪里来,还有技术员来给他半夜剪辑好,手底能人多,怪不得敢和我我叫板。

    “姬臣,上次预选赛的时候大家已经扯平了吧,一人胜了一筹,想想也就是没和你对决一场而已,现在你三番四次的设计陷害我,想来也是为了要和我打一架而已,那边就有个擂台,不如我们和工作人员说一声,私下里把这事办了怎样?”我冷笑指着那边的擂台。

    参与大会的都是全省市、县、镇里世家的人,数量非常的多,出身世家的孩子,多少都有点纨绔和少爷公主脾气,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太多了,约战平台就应运而生了。

    组委会也不会去刻意阻止,甚至还会开盘口进行博彩,当然,作为回报,他们也负责给约架的双方上保险,死了伤了也会照保单来赔偿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!有意思,你这傻货想要打了?现在想要打了?他娘的,之前倒是嚣张坏了,高兴了拍拍屁股就走人,嘿嘿,老子现在告诉你,老子今天太高兴了,也凭什么和你打?就你这脑袋瓜子称不够一两的,还要和我对打?觉得可能么?你真不配!”

    姬臣早就计划好了,激怒了我,用来还之前预选赛上,我不和他打擂台之仇。

    此人睚疵必报,居然到了如此程度,病态都不能形容他了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不作死就不会死,私自安装这类的监视器来调查我们大会的客人,涉嫌扰乱大会秩序,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么?你是叫姬臣吧?”

    正在我忍耐到了极限的时候,夏瑞泽从人群里走了出来,脸色冷得可怕,目光紧紧盯着姬臣。

    我感激的看了夏瑞泽一眼,夏瑞泽对我抱以微笑,他一身笔挺的西装,处处彰显了完美精致的细节,宛如另一个位面世界的我,白璧无瑕。

    姬臣脸色一白,但他敢这么做,也不会没有自己的反制措施:“呵呵,这怎可能是我安装的摄像头?这数据存储器压根也不是我的,我来的时候,存储器就插在了这里不停播放了,就算你要说我起哄,我顶多是凑热闹而已,你虽然是组委会的审查官,可也不能凭空诬赖我吧?”

    “对呀!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们的存储器?有什么证据表明我们安装了摄像头?不能血口喷人吧?”

    “这位哥哥,你不要以为能包庇自己亲戚到什么程度,组委会可不是只有你一个审查官!”

    姬臣的两个童子立刻跳出来反驳起来,还有亲友团也组队参加了这场辩论,人多对人少,这境况,我看还真不如让惜君把他拘魂了,且看我这便宜大哥怎么面对这场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“少和我装神弄鬼!把你的显形纸人收回去,再有一次用腹语混淆视听,我便灭了她们!”夏瑞泽冷喝一声,姬臣背后两个童子都退了几步,最后变成了等身高的纸扎娃娃。

    轻喝就喝退了纸扎人,夏瑞泽的实力让我心中巨震,两个童子之前看起来和人无异,原来竟然是纸扎的,怪不得我说两个童子怎么通过大会的,这姬臣也有点实力。

    给叫破了法术,姬臣脸色红白交替,不过仍然是硬着脖子撑着:“没有证据,那就什么都别说了,你也留不住我,贺力,白尚,我们走!”

    几位亲友团马上就准备跑路了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这次之后,看来又要伺机寻机会才能报复这姬臣了。

    “还想走?我刚才已经让人把视频准备好了,看完能不能走还不一定。”夏瑞泽一摆手,就有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走上前,拿出了数据存储器插进了大屏幕里。

    下一刻,原版未剪辑的视频就出来了,惜君和宋婉仪昨晚的一举一动全都一清二楚了,虽说是有些小暧昧,但都是因为过于喜欢主人才会这样,而我跟死猪一样安心的睡在了床上,什么事都没做,这彻底给众人解了惑。

    不过我仍脸色尴尬,因为习惯了鬼将的保护,我已经缺乏了防范的意识,看来以后在陌生的环境,还是有必要关窗才行,这高倍率的摄像头还是很多的,如果不关窗帘,一举一动都在大会的监视之下。估坑女号。

    人间险恶,还是阴间好啊,那里虽然阴森森的看起来就像黑白的世界,不过花草树木也一样不缺,还有电视里看不到的鬼兽,鬼物,让人生出探险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工号四个八的审查官,夏瑞泽是吧?我姬臣就是凑热闹的而已,你给我这段视频想表示什么?你既然给你亲戚洗地,那就洗呗,关我什么事?这样吧,我还有事呢,就不陪你们在这看洗地板的戏码了。”姬臣仍抱着没有证据拿不住他的心态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是夏瑞泽,你在预选赛里应该也打听过我的为人,所以证据什么的,相信你也知道我能找出来,在这里我给你两个选择,第一,你破坏了组委会定下的规矩,立刻离开会场,第二,和受害者私下里协商,平息了这次的事端。”夏瑞泽严肃的盯着姬臣,义正言辞,容不得对方反驳。

    姬臣咬牙切齿道:“很好,有这么强的后台,这事我认栽,不过充其量只是我们之间的纠纷而已,现在顶多就那十几二十人看到,论法理,至多是赔点钱了事吧?”

    “虽然是纠纷,但也损害了我的名誉,我不缺你那百几十万的,这点名誉补偿,看来只能斗法解决了!鸡兄,你看怎样?”我笑道,这家伙不揍一顿难解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“斗法?你说是要斗法!?”姬臣不可思议的看着我,他还真以为我要他赔点钱而已,但没想到我居然要和他斗法!

    看他这兴奋的表情,我在一瞬间里,甚至以为自己选择错误了,阴阳眼扫了下,寻道后期巅峰!擅长的应该是纸扎人,我刚花了折合好几千万人民币来武装了自己的四大鬼将,应该能打赢他才是呀?

    可怎么看他这表情,就跟大人要揍我这孩子似的?真有这么强?

    李庆和和张小飞他们全都和我一样的表情,看来这姬臣应该有些什么厉害的招数吧,要不然没那么自信。

    “拿我装备武器来下,老贺。”姬臣冷笑一声,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贺力从布包里就拿了一把不知年份的桃木剑过来,上次他输了一把百年左右的,这次不知哪买来的新剑。

    他腰间还挂有几个小袋子,鼓鼓的,自信真不是无中生有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夏一天,我就陪你玩两招,早知道你好几个鬼将大后期的帮手,如果是预选赛的时候,怕还只能险胜,现在……嘿嘿。”姬臣阴险的激将法又用了起来,我怀疑这家伙天生就是使用这招的。

    去了约战擂台,我们各自签名画押,很快擂台上的好几个大屏幕都点亮了,全都显示了我们俩刚才的签名和签名时拍的照片,系统化一条龙的组委会博彩就这么开始了。

    视频区的显示器也一个个跟着点亮,这会所里有不少提前来的大款,都是经过另一种身份验资的,身价以上亿甚至更多来计算,就是远在千里之外不能来的都没问题,因为无论什么赛事,均有一小时的押注准备时间,组委会会给她们发送邮件通知,然后让人远程下注。

    当然,大部分有钱人,还是到了会场中心进行观看了,所以陆陆续续的,一群一群男女老少也在领队的引领下从别墅区那边出来,这些人不是参赛者,都是一些特殊的群体,来参观和赌博的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